第3章 又一起案子
阿硫比斯2020-03-31 11:032,829

  高飞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又有人出事了吧,赶紧问

  “慢点说,出什么事了?”

  “总线那边又打来电话,文诚路欣怡家园小区发现一具男性尸体,让咱们赶紧过去”

  怎么都赶一块儿了,高飞心里暗骂该死,不过还好不是这里,要不然这么多围观的人还真是够麻烦,高飞迅速整理了一下思路,问道

  “建龙还没到吗”

  “到了,他和小凯一块刚到的,他俩已经坐电梯上去找你们了”

  “好,一会晓燕询问完目击者你和她一起在这里找跟周晴平时要好的同事了解情况,看看死者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行为,她的人际关系是什么样的,然后找物业要一下这边的监控录像,我和建龙去文诚路那边”

  “收到!”

  刚挂上电话走回门口,高飞就看到孙建龙和技术员黄亚凯从电梯里走出来,还没等二人开口,高飞就一把拽过建龙,对他俩说

  “刚刚接到消息,文诚路那边又有个案子,这边由徐波和晓燕负责,建龙你跟我去那边”

  建龙木木的点了点头,好像也是没睡醒就被硬叫起来,现在还出于发懵的状态

  “小凯,在12楼找到死者的包,可能是案发现场,我要赶去那边的现场,来不及上去了,你上去勘察一下,尸体已经运回去了,你回去的时候去找陈良要一下死者的物品做一下检查,等这边完事立即去那边与我们汇合”

  “放心吧,我尽快把这边搞定,然后过去找你们” 小凯自信的说道

  高飞对小凯是绝对放心的,身为技术员,小凯有着极其敏锐的观察力,从不放过任何细节,高飞甚至有过把他转为侦查员的想法,但小凯表示自己喜欢干这个,不想出外勤,尽管高飞多次游说,但还没有让他转变过想法,不过小凯依旧是高飞最信赖的人之一,于是拍了拍小凯的肩膀,说了句 “辛苦了”,随即带着建龙转身走向电梯

  当高飞把车开到欣怡家园小区门口的时候,发现根本不需要找是哪栋楼,老远就看到其中一个单元门口黑压压挤满了看热闹的人

  “呦呵,头儿,周杰伦来了也不过如此吧” 孙建龙操着浑厚的嗓音打趣道

  “哼,人嘛,就是爱凑热闹,看热闹不嫌事大”

  孙建龙看了一下表

  “都下午一点十分了,他们不吃午饭啊”

  “那你觉得是吃饭有意思还是看死人有意思”

  孙建龙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这么个道理,他从小就看热闹,村里谁家有个新鲜事他准是第一个到,要是谁家死人了,那更是能激起他强烈的兴趣,谁不想长大后却从事了天天跟死人打交道的行业,现在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死人,倒不是他有多善心,希望世界和平什么的,只是单纯的希望能多睡几个懒觉而已

  高飞把车停在了单元门口一百米处,和孙建龙一前一后走进了1号楼四单元的大门

  案发地点在三楼,当高飞二人走进302室的时候,陈良已经在客厅里检查尸体,看到他们后,陈良还是用没有感情色彩的语调简单的打了个招呼 “你来了”

  “你怎么在这?”高飞感到十分诧异,他在上一个案发现场上楼的时候陈良应该已经回局里才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感到不解,但很快他便反应过来,肯定是徐波给陈良打的电话

  “你以为我想在这里么,我正开车回局里,徐波打来电话,告诉我这边又出了个案子,让我来这边,我午饭还没吃,就得赶过来干活”

  高飞赶忙安慰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大法医你辛苦了,赶紧把这个弄完咱也好休息不是”

  陈良从鼻子里挤出了一个“哼”,便转过身继续检查尸体,高飞可是见过陈良在解剖室一边吃午饭一边扒拉着尸体给他讲解疑点,那之后高飞便发誓再也不在饭点去解剖室找陈良

  高飞也蹲下来查看尸体,死者是一个50岁左右的男人,身体已经发福,身着家居服,头发蓬乱,面目显得有些狰狞,嘴边有白沫状液体,双臂张开侧卧在地上

  “他是怎么死的”

  “中毒”

  “氰化物么”

  “应该不是,估计是别的什么毒药,具体还要回去化验才知道”

  “有没有别的外伤”

  “除了一些磕碰伤,没有其它的,应该是中毒时候折腾的”

  “他死多久了”

  “初步估计三个小时之前”

  “回去后尽快给我具体时间哈”

  “嗯”

  “诶,他这种症状,中毒的时候会大声喊叫么”

  陈良斜了他一眼

  “那得看他还有没有那个力气了”

  高飞不解

  “怎么说”

  “如果中毒轻,短期内服毒者会腹部剧烈疼痛,那时他很可能会大喊大叫,但如果是重度中毒者,会在短时间内大脑失去意识,甚至出现幻觉,我估计他是后者”

  如果是这样,那邻居很可能没听到什么有用的东西,高飞拍了拍陈良的肩膀,站起来冲着孙建龙说道

  “建龙,你去把报案人找来,再找人来确认下他的身份”

  “好” 孙建龙痛快的转身走出了门

  利用这个间隙,高飞粗略检查了一下这个地方,一共是三室一厅,还有一个书房和衣帽间,面积大概200多平,即便在三室的户型中也算是相当大的,客厅一面的墙上有死者工作的照片,这里应该就是他的家,照片上的他正低头聚精会神的写着什么,按照死者的岁数以及家庭条件来看,应该已经结婚才对,但屋里除了那一张工作照并没有其他家庭合照之类的照片,高飞觉得这个人不是单身就是离异,否则不会照片只有他自己,除非他是一个嫉妒自恋的人,旁边的液晶电视看样子得有50多寸,高飞还从没看过这么大的电视,屋子的装修风格很符合死者这个年纪,颜色和布局跟高飞快60的父母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家里东西的价格可就不是高飞能承受的了

  这时高飞看到靠边的桌子上有两个盛着红酒的高脚杯,一个技术员正在采集指纹,“估计死者就是喝了这个,里面应该能查出来毒物,既然有两个杯子,那就是案发时应该还有另一个人,会是谁呢”,高飞又注意到桌子上还有一瓶已经起开的红酒,现在里面只剩下半瓶,便示意技术员把这些东西都打包拿回去检查,然后他又在屋子里翻了一会儿,就见孙建龙领着一男一女走进了屋子

  “头儿,这位是门卫张大爷,他认识死者,也是报案人,这位是小区的清洁工赵娟,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这位是我们队长,这个案子的负责人”

  孙建龙给双方做了介绍

  高飞打量着来的这两个人,男的大约60来岁,头发已经白了一大半,皮肤黝黑,干瘦干瘦的,身上保安的制服显得极为不合身,并且还有些驼背,通过他手指甲封里的黑色淤泥,他觉得这个人平时的卫生习惯一定令人极度担忧。女的有50岁左右,穿着灰色的工作服,四肢较短,但看着很有力量,嘴一直微张着,很紧张的样子,高飞一般都会想办法先让对方冷静下来,否则会遗漏很多重要的细节

  “两位别紧张,我就是问你们一些事,知道什么就说什么,不要害怕,尽量说详细些” 高飞故意让自己的面部表情看起来很轻松,多年的办案习惯,使得他看人的眼神变得异常锐利,大多数的审讯就是在对方看到这双漆黑深邃的眼睛后就宣告结束,所以,高飞时不时的就要隐藏下自己,生怕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锋芒会给旁人带来压力,话虽如此,但面对气场强大的高飞,赵娟的紧张并没有因此有所减弱,虽然因为紧张让她的脸微微泛红,但还是点了点头,示意明白。旁边的张大爷看起来就好很多,显得比较淡定,于是便让张大爷第一个开始叙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乌鸦之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乌鸦之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