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意外收获
阿硫比斯2020-04-14 10:432,869

  听到赵一鸣的话,萧木岩觉得汇朋经贸有限公司或许另有隐情,便急忙问道

  “什么意思,之前还有人死了?是谁”

  “我们公司之前的总经理,刘勇,两年前交通肇事,死了”

  萧木岩继续追问

  “他死的时候是白天还是晚上,怎么肇事的”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听他们说是半夜酒驾撞死的”

  “那他平时喝酒么”

  “喝呀,我们有时候还一起来这里喝酒呢”

  “他有酒驾的历史么”

  “没有,据我所知刘总不会酒驾,他平时还奉劝我们千万别酒驾,晚上喝完酒他都是让我们打车回去,不让我们开车,一杯都不行,不过这玩意谁也说不准,我记得那阵子他心情不太好,情绪比较低落,这时候喝完酒再开车也有可能”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呵呵” 赵一鸣苦笑着摇摇头

  “他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正直的人,要是说这辈子有谁能不犯法,那我觉得只有他,做事光明磊落,工作上的事错就是错,责任自己一个人担着,不会推给下面的人,我是真佩服他,可惜,这么好的人早早就没了,哎”

  说完赵一鸣把杯子里的酒一口气干了,然后叫李明浩过来斟满,李明浩端着酒瓶过来给他倒满了酒问道

  “刚才我听到你们俩提到了刘勇是不是”

  “对,怎么,你也知道他”

  “当然晓得,他活着的时候经常来我们这里啊,有时还会给我些小费,真是可惜了”

  “没错,我们刘总在这种事上的确很大方”

  “赵哥说得对,那阵子好像刘老板的确心情不太好,我要是没记错他死的那个晚上就是在我们这里喝完酒走的”

  “那你注没注意,他是开车走的么”

  “那个没注意,就记得那天他来过”

  “是自己一个人还是有别人”

  “我想想……哦对,他来的时候是自己,说一会还有朋友要来,但我没注意他那个朋友来没来,我那天有事,不一会就下班走了,有别人替我的班”

  “替你班的那个人还在么”

  “早就不干啦,他就是一个临时工,一共干了没一个月,现在早就不知道去哪了”

  萧木岩觉得很可惜,要是在就可以好好问一问了,正当他沮丧的时候,又听到李明浩说

  “不过好像半个多月之后吧,有人过来问过刘勇的事”

  “哦?是谁问的,是警察么”

  “我不认识那个人,但肯定不是警察,没有出示过警官证,就记得是个不到40岁的一个壮汉,大概跟你差不多高吧”

  “他都问了什么”

  “他都问了什么……诶呀,时间太久了,记不清了”

  “兄弟你好好想想,这个很重要,你想想他都问过哪些问题,大概就行”

  “大概就是刘勇那天什么时候走的,喝了多少酒,从哪走的这些问题,我也是在旁边听到的,是那个临时工回答的他,这都两年了,实在想不起来太具体的东西”

  赵一鸣此时插话道

  “要我说,刘总那阵子肯定遇到什么事了,要不然也不会情绪低落,心情不好,也就不会喝闷酒,更不会酒后肇事了”

  “那阵子你们公司有发生什么事情?”

  “我们公司?没有啊,那阵子正是我们公司业务最好,开始扩张的时候,所以我纳闷公司情况这么好还有啥是值得他烦心的”

  “你了解他家里的情况么”

  “不了解,就知道刘总一直没结婚,一心扑倒工作上,是一个工作狂人,我想起来了,那阵子刘总跟唐董有过争吵,还不止一次”

  “他们吵些什么你听到了么”

  “没有,是在董事长屋子里吵的,我听不着,但能听出来俩人都很不高兴”

  萧木岩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并示意让李明浩把酒杯满上,李明浩诧异的看着他,不知道为何喝酒的时候这个男人还在笑,只有萧木岩自己知道,他今晚这趟没白来

  第二天早上醒来高飞发现萧木岩正在沙发上呼呼大睡,他记得昨晚他是10点多回来的,那时候萧木岩还没回来,一定是半夜不知道什么时候耍够了才回来睡觉,高飞不满的踢了萧木岩一脚,心想我们这边干的辛苦你倒是出去玩的开心,便加重了踢出去的力量。萧木岩被这一脚踢疼了,嗷的一声从沙发上蹦了起来,看着面无表情的高飞,又气愤又疑惑的问道

  “你干嘛呀,没看着我睡觉呢嘛,有啥事叫我不行么,干嘛下这么重的脚” 一边揉着被高飞踢疼的大腿,一边呲牙咧嘴的又坐回了沙发

  “你几点回来的,我怎么一点声都没听着”

  “12点多吧,我尽量蹑手蹑脚的,就怕给你吵起来,怕你休息不好,你可好,上来就给我这么重的一脚,你以为你是李小龙啊,你大爷的”

  听到他这么说,高飞刚才的怒气消了很多,但嘴上却说

  “半夜三更不回家出去嘚瑟什么,我这也算是给你点教训”

  “你可以拉倒吧你,你就是案子没线索找我撒气”

  听到萧木岩犟嘴还直戳自己的痛楚,高飞瞪起了眼睛,刚要再踢一脚,萧木岩赶紧喊停

  “等等等等,先别踢,你先告诉我昨晚你们有没有什么收获”

  “没有,徐波查过了,她昨天上午的确去了美容院,但案发时间没人看见杨丽去过吸烟室,没有人能证明,建龙那边去查了王雪芬,她坐的地方是个死角,从监控上来看只能看到一点衣角,无法辨认是不是她,她也没点过喝的,没有收据能证明她在那里,店员也完全记不得,而且王雪芬和周晴之间没有任何电话往来,她俩之前应该压根就不认识,或许王雪芬跟周晴的死没有任何关系,晓燕去查了梁鑫羽办事的银行,已经证实案发时她一直在银行,所以,她的作案嫌疑应该可以排除了”

  “那现在还有三个嫌疑人啊”

  “那你说怎么办,杨丽和王雪芬都有疑点,但没办法证明她们犯罪,也没办法证明她们有不在场证明,周晴也是,现场一点痕迹都没有,怎么查,唯一一个疑点就是那个无人注册的手机号,还什么也查不出来,你让我怎么办”

  高飞非常不满,冲着萧木岩大声说道,平时不管高飞心情多不好,他都不会把情绪表现出来,但人就是这样,遇到与自己亲近的人,反而不容易控制情绪,高飞说到底也是个普通人,这火便撒到了萧木岩身上,听完他的话,萧木岩不但没生气,反而乐了,这让高飞莫名其妙

  “你笑什么”

  “高飞,既然现在我们查不出来,只能证明我们手里现有的证据不足以印证我们的推断,也许事实就在那里,只是还没有被我们发现,我们需要换一条路,也许就能找到答案了呢”

  高飞觉得他话里有话,连忙问道

  “换什么路,你是不是有线索了,赶紧告诉我”

  于是萧木岩便把昨天遇到赵一鸣,并在他那里听说的关于刘勇的事跟高飞叙述了一遍,听完他的叙述,高飞看着他试探的问

  “你是觉得这件事跟我们要调查这两起案子的有关?”

  “本来我就觉得两年内他们公司死了仨人这事就很奇怪,其中还有两个是高管,会有这么巧的事么,后来李明浩跟我说有人去问过关于刘勇的事,这个就让我很感兴趣,我觉得这里面的事不简单,不是警察还会有谁对这个感兴趣?”

  “你刚才说刘勇没有结婚,来问的人又不是警察,那对这个事感兴趣的一定就是对刘勇的死有疑问的人”

  “没错,如果刘勇的死并不是交通肇事那么简单,就难保这里面不会有关联”

  高飞虽然依旧觉得两件事关系可能并不大,但这件事也的确很可疑,尤其是刘勇死之前跟唐明国有多次争吵,现在手里的线索也不够,这条线可以尝试一下,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也说不定,于是便把萧木岩从沙发上薅了起来,两人驱车赶往局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乌鸦之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乌鸦之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