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两年前的案子
阿硫比斯2020-04-18 10:423,504

  回到局里,徐波还没有回来,高飞把从李芳慧家拿回来的信封给了晓燕,让她去查一下这个信封上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然后顺着这个找到寄信人,自己则便带着建龙去查李芳慧家附近的监控,高飞想知道,在他们去之前,还有没有人去过她家,萧木岩闲来无事便在警局里溜达,逛到最顶层的时候发现人很少,便在走廊随便找了个长凳躺了上去,正当他闭目养神思考问题的时候,从头顶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

  萧木岩一个激灵连忙从长凳上坐了起来,循着声音看去,发现是一个跟他年龄相仿的戴眼镜男子,萧木岩知道这个人,记得是个法医,高飞管他叫陈良

  “哦,我有点犯困,在这眯一会”

  “你以为这是你家么,说躺就躺”

  “嘿嘿,不好意思啊,我昨晚一边喝酒一边看球,睡得晚” 萧木岩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你看球?” 陈良好奇的打量着他

  一个小时之后高飞打电话给萧木岩,徐波已经回来,让他赶紧过来,一看到萧木岩,高飞诧异的问

  “你去哪了,刚才找你半天,你藏哪去了”

  “哦,我去楼上溜达碰到你们的法医了,就是那个叫陈良的,然后去他办公室跟他喝茶聊天去了”

  萧木岩说完再看其他人,发现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在看他,尤其是徐波,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怎么了,他也没有你们说的那么不好沟通啊,我觉得他人挺健谈的”

  “你确定?” 徐波像看奇葩一样瞅着萧木岩

  “真的,你们不了解他而已,他其实人挺好的” 萧木岩无所谓的说

  “好了,说正事吧” 高飞打住了话头,虽然他也很好奇萧木岩跟陈良聊什么聊了这么久,但他觉得现在应该赶紧谈案子

  “徐波你说说在公司的调查情况”

  “好,我总结的说下吧,鉴于刘勇之前是公司的总经理,我主要调查的是他们公司的高管,据他们的反映,刘勇在公司的时候大情小事都在管,虽然唐明国是董事长,但刘勇在公司的威望极高,大家觉得他才是公司的顶梁柱,有一些人提到,曾听到刘勇和唐明国在办公室有争吵,具体内容不详,但好像是与公司业务有关,他们的销售主管吴越山说,刘勇死之前曾经找他了解过一些关于合同的问题,刘勇觉得这些合同的签约有问题,但因为当时是唐明国直接签署,吴越山说他虽然也有疑问但并没有提出来,还有就是他们的IT主管张成,据张成反映,刘勇曾经找他咨询过是否可以对公司的网络进行监控,但因为还未实施之前刘勇就死了,这事也就不了了之,其他的人也反映过刘勇在死之前情绪并不好,那阵子经常能看到他晚上在小叶酒吧喝酒,刘勇在公司的人缘很好,大多数人都觉得他的死非常可惜,不过没人表现出对他的死有怀疑”

  “我觉得就算有怀疑也不会说,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他们心里都清楚” 萧木岩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但没有人理他

  “我和建龙查了李芳慧家那边的监控,那里是老胡同,根本没有摄像头,最近的一个也不冲着他们胡同口,即使有人到过李芳慧家,也没办法知道是谁了”

  “看来,刘勇死之前的确跟唐明国有过争吵” 晓燕一边看徐波的记录一边说

  “难不成是唐明国杀了刘勇?然后有人雇佣叶洪生去调查这事,结果叶洪生也被唐明国干掉?” 建龙自顾自的说,一抬头发现大家都在看他

  “额,怎么了,都看着我干嘛,我说错什么了么”

  “没有,你说的很好,接着说” 高飞鼓励道

  “我觉得唐明国有可能就是这个雇主杀的” 建龙接着说

  “为什么这么说” 萧木岩觉得孙建龙并不像他表面看起来那样不会思考,反而有时候他想问题的方式很独特

  “你想啊,叶洪生偏偏在调查这个案子的时候出了车祸,而司机两年了还没抓到,会有这么巧的事么,所以我觉得叶洪生的死不仅仅是普通车祸,如果不是普通车祸就是有人故意杀人,谁会杀他?当然就是他正在调查的人,刘勇死之前只跟唐明国有过争吵,自然他就很可疑,假如就是他害死的刘勇,那么当他得知叶洪生在调查这个事的时候自然就要干掉他,防止自己的坏事败露,对不对”

  “那按你所说为什么那个雇主要两年后才杀唐明国,周晴是那个雇主么?她只是个实习生,两年前应该不认识刘勇才对,除非有人雇佣她,但她的所有信息里并没有类似的聊天记录,她本身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这些怎么解释” 徐波对孙建龙的设想提出了疑问

  “这……诶,有没有可能,周晴就是为了调查刘勇的事才来的这个公司,她发现刘勇是唐明国害死的,就把他杀了?” 建龙试探的给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觉得建龙说的也并无道理,现在既然没有第二个嫌疑人,不妨就把唐明国作为两年前案子的主要调查对象” 见高飞这次站到自己这边,建龙得意的朝徐波挑了挑眉,徐波则用皱鼻子回应了他

  “这样,徐波你去查下唐明国两年前那两次交通肇事时在哪,有没有不在场证明,建龙你去查周晴跟刘勇有没有关系,晓燕去查那个寄信人,我去趟交警队,查一下两年前这两起交通事故。当然,这些事明天再弄,最近大家辛苦了,我请你们出去吃点好的,犒劳犒劳你们” 高飞觉得这两天大家都很辛苦,就算是工作也应该保证休息,保证身体,所以他会时不时的带着他们出去吃点不错的,听到这个好消息所有人都欢呼雀跃的讨论着要去吃什么,里面叫的最欢的就是萧木岩

  第二天早上醒来之后高飞便带着萧木岩前往交警队。萧木岩显然是前一晚吃开心了,一路上听着歌摇头摆尾的,高飞恨不得把他一脚踹下去,这小子就是这样,前一秒还愁眉不展,后一秒就能开心到不行,经常这样阴晴不定,高飞懒得理他,自顾自的开车,到达交警队后高飞经过打听,得知当年处理刘勇交通肇事警察叫林军,现在依然在队里,二人在会客室里见到了这个皮肤黝黑的中年交警

  “你好林队长,我是刑警队的高飞,有一个关于两年前的肇事案找你了解下情况” 林军热情的跟高飞握了手

  “你好高队长,有什么你尽管问,知道的我一定告诉你”

  “两年前有一个叫刘勇的人因酒驾死亡,这个人你有印象么”

  “刘勇……” 林军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之中,不过很快他就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哦,想起来了,我记得这个人” 高飞还以为两年之前的案子林军不一定会印象很深,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想起来了

  “这是两年前的案子,你这么快就想起来了”

  “是啊,当时这个人的车冲出了旁边的保护栏,掉到下面去了,也不知道翻了多少翻,轿车鼻子都摔瘪了,为了捞起来废了很大劲,所以对他印象很深”

  “这样啊,那他的确是酒驾么” 高飞尽量不用质问的语气,也不过多的去质疑同行,以免搞得尴尬

  “对,我一靠近他就闻到了一股非常浓重的酒精味,而且没有刹车痕迹,车是直接冲出去的,其他痕迹检测也没问题,就按照正常的交通肇事处理的”

  “尸体最后怎么处理了”

  “有人来领回去了”

  “是谁来领回去的?”

  “这我记不清了,等我我查查哈”

  随后林军拨打了一个电话,让人查了下当时领回尸体的人,挂上电话后他对高飞说

  “记录显示是一个叫唐明国的人,标注是朋友,备注里写明是死者最好的朋友,死者没有亲人,由他领走的”

  听到这个名字高飞并不惊讶,他早想到会是唐明国来领的尸体

  “什么时候领走的”

  “案子没什么疑点,死者家属也没有提出疑问,就没交到刑警队做尸检,走完相关程序,第二天就领走了”

  “车子呢,也是唐明国领走的么”

  “对,一起领走的”

  “嗯,林队长你再回想一下,那段时间有没有人来打听过这个案子”

  “嗯……有,对,没错,半个多月吧,具体时间记不清了,的确有人来打听过”

  “是不是这个人” 高飞拿出叶洪生的照片给林军看

  “就是他,我当时还纳闷为什么有人会来问这个案子,所以记得比较清楚”

  “他都问了什么”

  “好像问过我死者有没有系安全带,死者脚放在什么位置,好像就是这些”

  “还记得当时你是怎么回答他的么”

  “我记得死者的确系着安全带,脚就在油门上放着,没什么可疑的地方”

  “这个人后来还来过么”

  “没有,就这一次,问完就走了”

  “林队长,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 说话的是高飞旁边的萧木岩

  “你说” 林军显得很友好,微笑着看着他

  “事故地点在哪里?”

  “啊,事故地点在东渠路的边上,临近旁边的高速路那里”

  “有人看到前一晚死者刘勇曾经出现在周家路附近的一个酒吧里,从这个酒吧到案发地应该有14,5公里吧,你觉得以他的状态,可能自己开那么远么?”

  林军显然没有料到萧木岩会问这样的问题,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愣在了那里,想了会,林军疑惑的说

  “我之前还真不知道他是从哪开过去的,如果你说是从周家路那边开过去的话,凭经验来说,我觉得很难能开那么远,可能早就出意外了”

  萧木岩看向高飞,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了标致性的坏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乌鸦之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乌鸦之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