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尾声
阿硫比斯2020-04-27 10:353,478

  “哼,好吧,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高论” 李建平不屑的说

  “最开始我只是想从会议室把她推下去,然后伪造成12楼跳下去的假象就好,但等我去定会议室的时候,我突然又有了一个新想法,于是我定了B15会议室,然后提前占用了B14,并装作在打电话,等吴越山他们来的时候我就装作很忙的样子,然后跟他们说换一下就行,我订的会议室就在旁边,他们也没多想,就去了旁边的屋子,毕竟两个会议室里的东西都是一样的,没什么区别,所以等周晴来了之后,我让她在10楼的楼梯口等着,一会我会示意她什么时候上去

  等到了会议室里,她非常焦急询问我为什么唐明国那么痛苦,看样子不像是喝了迷奸药,她的问题很多,一个接着一个,但我很有耐心的听她把所有的问题都听完,虽然她很焦虑,但我却很平静,因为所有的事都在我的计划之中,然后我骗她有警察上来了,趁她趴在窗口看的时候,把她推了下去,之后就带着她的包上了楼,放在那里,伪造了现场,剩下的就是等你们来了”

  李建平做了一个摊手的姿势,示意自己已经把所有的都说完了,这一刻的他似乎没有了刚才讲述时的专注,而是充满了疲惫,高飞感觉一瞬间他好像老了十岁,他从昨晚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休息,李建平不像他,平时经常需要熬夜办案,也不像萧木岩这种经常熬夜看球的人,在高度紧张下熬了一宿,体力也的确吃不消,但高飞不想给他喘息的机会

  “是不是你监听到我们要去找叶洪生家人,然后把小红本拿走的”

  李建平没有说话,只是点了一下头

  “你是怎么知道那个小红本的”

  “当初我和叶洪生会隔一段时间就碰一次面,我见过他每次都是拿着一个小红本给我讲他的收获,所以我觉得有关我的信息也一定会出现在那里,所以当我听到你们要去找叶洪生的时候,我就立刻去他家把小红本偷走了,说实话,他家真的没什么能放东西的地方,很快我就找到那个小本子,但我没有离开,而是在附近看着你们俩来找他妻子”

  “我俩来的时候你就在旁边?”

  他微微点了点头,高飞心想他的胆子可真够大的,这时李建平冲着萧木岩挑衅的说道

  “你刚才想说什么,现在可以说了”

  “你真觉得没有你的指纹我们就查不到你身上么,如果周晴不拿走,那个药瓶上面就不会有她的指纹,毒死唐明国的毒药瓶上只有他自己的指纹,你不觉得这只会加重警方对这件事的怀疑么,警方会怎么想?当然他不会自己毒死自己,所以他的这个瓶子肯定是被掉过包,谁能做到,只有他亲近的人,至少也是身边的人,你跑不掉的,我们早晚会查到你和唐明国以及刘勇之间的关系”

  萧木岩说完,高飞发现李建平的脸色极其难看,但萧木岩显然没有放过他的打算

  “我再说说你在这里面犯的错吧,我们调查过公司里有谁见到过周晴,虽然人不少,但只有你说她上了12楼,也是你主动把会议室的排班提供给警方,如果让警方自己查,你的这个小伎俩一定会被识破,再有,能去调查刘勇死的人一定是他亲近的人,所以你嫌疑最大,当我意识到我们可能被监听之后,我一直在想谁有能力进入唐明国家,你别忘了,这个房子可是你帮忙装修的,你有钥匙的可能性很大,但不管你设计的多巧妙,你终究逃不掉的”

  这一次,高飞再看李建平,他好像老了二十岁……

  会客室里,高飞看着对面的年轻男孩,他坐的笔直,没有抖腿,也没有多余的小动作,双手放在桌子上,握着面前的杯子,目不转睛的看着高飞,他的脸上并没有紧张,相反,有一种解脱在里面

  “唐政,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把你从F市叫回来么”

  唐政点了点头

  “为什么你要每个月给叶洪生的家人寄钱”

  唐政低下了头,他咬着嘴唇,但没有说话,高飞知道他正在跟自己的内心作斗争,便轻声的安慰他

  “没关系,你知道什么就告诉我吧,因为我们已经知道你这么做的原因了”

  唐政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两行热泪从他的眼角滑落,从刚开始的抽泣,慢慢变成了放声大哭,他抱着头,身子似乎不受控制一样的剧烈抖动着,听着他撕心裂肺的哭声,高飞心里非常难受,一个20岁的小伙子在他一个外人面前哭成了泪人,可见这两年来他的内心是多么的煎熬,高飞没有劝他,就这样等着他慢慢平静下来,有时候劝说并不能起到应有的作用,反而会适得其反,等待或许是这个情况下最好的选择,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只有5分钟,但这段时间对于高飞来说尤为漫长,但好在唐政已经慢慢的停止了哭泣,高飞递给他一张纸巾

  “谢谢” 唐政一边擦拭满是泪水的双眼和脸颊一边说

  “两年前,应该是八月中旬,我记得那是在我即将去读大学的前夕,那天我和父母一起吃的晚饭,本身我父亲从小就很少管我,所以我跟他在一起似乎没什么太多的话要说,吃完饭我就回屋了,打会电脑我就困得不行,不一会就睡着了,我也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肚子不舒服想起来上厕所,我刚要出去就听到我父亲一边接电话一边压低声音说 ‘你等下,我找个地方跟你说’,当时我父亲的语气非常奇怪,我听他的脚步声应该是走向了阳台,我便脱下拖鞋,在后面轻声的跟到了阳台外面,我清楚的听到了他冲着电话都说了什么,‘事情办好了么’,‘没出岔子吧’,‘你确定他死了么’,‘那就好,要是跟刘勇死的一样就麻烦了’,‘妈的,你确定他不会被抓到吗’,‘你把他送外地吧,要是发现他保住了就把他也干掉’…… 你知道当我听到这些的时候我有多震惊么,我从小虽然跟父亲交流不多,但他在我心中一直是一个伟大的父亲,他为了我们的家不辞辛劳,在外面奔波就是为了给我们最好的生活,但我从来想不到我父亲竟然会指使人去做杀人的勾当,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刘勇叔的死竟然也跟他有关,回到屋里,我一宿没睡着,满脑子都是我父亲说的话,直到第二天我在新闻上看到有一个叫叶洪生的人被车撞死,司机逃逸,我想,这个应该就是前一晚我父亲他们说的那个人吧,当时我只想着赶快离开这里,我不想在我父亲身边再待哪怕一分钟,他已经不是我心里那个父亲了,他是一个杀人凶手,但让我高发他,我做不到,他毕竟是我的父亲,我是他的儿子,我能做的就是替他赎罪,后来我找到了叶洪生家人的地址,开始每个月给他的家人寄钱,我知道无论怎样也抵不过我父亲曾经犯下的罪恶,但我能做的就是这个了,我还活着一天,我就会为一直替他赎下去……”

  年轻人从始至终没有抬起头,他不敢看高飞的眼睛,他觉得惭愧,他为他的父亲惭愧,高飞拍了拍他的肩膀,像长辈对晚辈一样对他说

  “孩子,我知道你这么做是为了你父亲,你做的很对,但你也要知道,这些东西本不应该都让你一个人来承担,你还是个孩子,假如当初你举报了他,他也就不会继续执迷不悟,更不会再牵连无辜,你是个善良的孩子,是你的父亲对不起你,所以你寄给叶洪生家人的信上用了‘椿伤’这个名字,是不是”

  听到这个,男孩咬着牙想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泪水不争气的又落了下来

  三天后,还是在上次高飞请大家吃饭的那个饭店,大家在这里欢庆案子告破,高飞拿着酒杯站了起来,并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说道

  “这几天为了案子,大家都辛苦了,这一次算上两年前的两起案子,咱们一次破获了四起,高磊和两年前的杀手今天也已经归案,我会跟大队长申请,为大家记功的,咱也就不说那么客套的话了,来,大家一起碰一个,今天咱们不醉不归!”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一起一饮而尽,然后高飞又把杯子甄满,再一次举了起来

  “来,这一杯咱们敬萧木岩,感谢他请大家来这里吃饭!”

  大家听到这个也跟着一起起哄,只有萧木岩拉着脸,满脸写着“不开心”三个字,高飞坏笑着跟所有人又把酒干了个底朝天,然后坐下来安慰萧木岩

  “别拉着脸,你现在照照镜子,你的脸都快拖地了,出来吃饭不高兴点”

  “你滚蛋,少来这套”

  “啧,不就是请吃饭嘛,有啥大不了的”

  “我说高飞,你能不能要点脸,之前说好了你请我吃饭,还说什么请我吃到我走,现在呢,还在这说风凉话,好意思嘛你”

  “诶诶诶,这就是你不对了,愿赌服输是不是,谁让你贪小便宜,非要跟我赌李建平把那个装毒药的小瓶子放哪了,还赌你走之前一天两顿饭,我说你是真贪心啊,是想接上之前的对吧,一日三餐,全让我包了?知道什么叫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吧,我看啊,你就是活该,再说也不是天天让你请,就这一顿,这么多人,表现的好点,省得让人觉得你小气”

  萧木岩撇了撇嘴,拿着酒杯站起来,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

  “大家吃好喝好啊,不用客气……想吃啥吃啥……我……请……”

  高飞乐呵呵的看着他,小样,谁让你那么爱打赌!

  此时的高飞一定不会想到,这次与萧木岩的再次相遇,竟会扯出后面那么多的事,更不会想到,一个尘封了15年的案子将会因此重新浮出水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乌鸦之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乌鸦之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