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仙魔打架,上神只斗嘴
酌酒2020-04-22 16:322,213

  都说仙魔打架,上神只斗嘴而;此时顾若槐和东华的状态完美应验了眼前这句话。

  东华总是厚脸皮的说什么年纪大了,腿脚不好不喜欢打打杀杀的,可实际呢?

  东华却是四海八荒最能打的那个,而且几乎是寻不到对手的哪一个。

  至于顾若槐打架这种事请从里子上就不合适他,用他的话讲打架多累,动动嘴皮子就能分胜负何苦去让身子跟着受累。

  顾若槐躺在天池里,品着那透光骨瓷酒杯中的琼浆一副享受的表情,半睁半闭的眼睛似有似无的瞄了一眼东华。

  “说吧,找我做什么?”顾若槐打了哈气,一副没事儿你就赶紧放我休息的样子。

  “你说呢?你让总能想出一些折腾人的办法。”说完东华就将那昏昏大睡团子抱进怀里。

  “这小东西你从哪里捡的,我看着不错虽然不怎么有气质,缺乏了威仪但皮毛十分让人满意。你那长白山还真是风水宝地,真是不缺好东西。”东华摸着团子柔顺皮毛,一副享受。至于团子也是心大,自从得了那两千年灵力就睡得不知时辰,仿佛是听不到任何动静。

  “看来小东西在天上过的不错,有你这个老东西在我倒是安心。”顾若槐睁开一支眼看向东华怀里的团子,猛然见那小东西一副安然自得竟还有几分醋意,怎么不见它在他这里如此惬意。

  “天帝两千年的灵力,你这小宠物的命还真是不一般,让若旁的神仙妖精知道估计此时鼻子都气歪了吧。”东华的话刚说完,就听到一段长长的待着节奏感的呼噜声,引得两人都将目光锁定在了团子身上。

  团子躺着肚皮朝上,嘴角冒着泡泡,好想是做了个好梦。

  “它倒真是不认生,虽说两千年的灵力不多,但对于它这个肉体凡胎的兔子还是要消化一阵子的。”顾若槐起身从天池中出来,湿漉漉的往藤椅上一躺询问道:“下盘棋?”

  “可以,但不许耍赖。”东华看一眼顾若槐将棋盘摆在了二人幻镜之中,意味深长的言了一句。

  而顾若槐听东华的声,笑了其看向东华那似笑非笑,若有所思一副耐人寻味的表情说道:“耍赖?东华你觉得这话从你口中说出来好意思吗?”

  二人下棋从过往来看,是分不出胜负的。但并不是因为棋盘上的技术有多么高明,而是东华耍赖的性子,只要看局势不对其就会择个由头跑路。说起这个顾若槐就气的牙根痒痒,他们二人的棋局,这几十万万年历就没有一次下全过

  “东华,君子不可悔棋。”顾若槐在棋盘上落下一字,稍有警告的意思提醒他和小辈儿耍赖那套别拿出来。

  “我何时下棋与你悔过?”东华此言不虚,但却着实说的不要脸些许。

  “是啊,不悔棋但一觉得赢不了就跑,怎么堂堂东华公打遍四海八荒的祖宗就不能跟我这个老石头好好的论个高下?”顾国槐棋子落,示意东华赶紧这才刚开始墨迹个什么劲儿。

  “哎呦,可正不容易你还承认你是个老石头,难得难得。”东华公的嘴属实是得了口子就不饶人的。

  “论资排辈,东华你叫我一声长兄不为过吧?你如此调侃自己的兄长可有些不尊?”

  这二位上神,下棋你来我往可这棋局似乎是都比不过他们嘴上的热闹。

  “我不尊?顾若槐,你看看你分明就是为老不尊,还想管我?”东华公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袖和领口,上下打量顾若槐那副“出浴”美女般的模样。

  “为老不尊?”顾若槐若不是蹦着,恐白眼早已翻了一串。

  “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奶娃娃,吃药怕苦,非要我这长白山上的野花蜜。”顾若槐手轻轻一挥,掌心变出一瓶陶瓷罐。“今年的蜜,比往年稀罕格外香纯,想着东海龙王那玄孙应是喜欢的,回头我写信让他来拿去。”顾若槐边说着边看向东华,一副很好的吃呢,你不乖就不给你的模样。

  东华看着面前的顾若槐气的头疼,这天上都知道他喜欢甜食,尤其爱着蜜饯蜜糖一类的,就连温酒都喜欢放上一勺蜂蜜浓香的别是一番风味,顾若槐竟用他喜甜癖好把他一个十几万岁老神仙比作奶娃娃?竟然还和东海龙王那刚出生不久的玄孙相提并论。

  “怎么东华弟弟?不想要了?”顾若槐这恶魔的性子显然登峰造极,故意挑衅的在其面前晃动手中的蜜罐。、

  “你这兔子我管了,长白山的蜜我包了,你要回不给我就找龙王枪反正他也打不过我。”东华厚脸皮的属性被顾若槐激发了。

  “嘿,我说你还真是越活越发不要脸皮了,你能不能给我们来一辈做个表率?”顾若槐无奈,东华的脸皮现在恐怕是比他这尊石头还厚。

  东华摆手,一副奈我何,你不给我我就去强到时候那东海龙王还能不给他?

  二人这棋不知道下的如何,但这嘴仗可是打的十分火热,以至于东华这一殿的仙侍们都为这两位尊神斗嘴如小孩的模样而汗颜。

  不过了论打嘴仗,东华自然不是顾若槐的对手,毕竟在神仙里有一句话是说死了的,年纪越大的神仙歪理邪说也就越多,最少离老神仙们远点以避免祸及池鱼。

  二人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的斗嘴,东华气的要约架,顾若槐却又拿出一副打架您应了,我认怂的模样。这二人算充分将仙魔打架,上神只斗嘴的优良传统发挥到了极致。

  吵了不知天上多少个时辰,二人也是乏了,口感舌燥了才算正式结束唇枪车站。

  二人嘴累了,可人闲的慌这才想起那下了几枚棋子就抛掷脑后的棋局。

  二人这也才算开始在棋盘上你来我往,而此时逐鹿和卯兔星君已经在去往冥府帝君领地路上了,至于这索取往生果这事儿能不能顺利,东华心里就是一副看卯兔与逐鹿造化的状态。

  毕竟冥府帝君是个奇葩的主,他们老神仙的“传统”他可是样样学的精髓,更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架势。在这也不知道他家里的家务事,可短的清晰了不然他们这二人空是要好好在冥府给那夫妻当一回和稀泥的和事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