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冥府帝君铁憨憨(上)
酌酒2020-04-22 16:323,136

  顾若槐虽嘴上不说,但自然是知道东华的心思,以东华的性子必然是憋着什么坏,他绝不可能放弃一切产生‘趣味’的活动。

  如果说顾若槐是调皮捣蛋孩子心性,那东华恐就是恶趣味的喜欢寻乐子。

  虽说寻乐子,但也放心;东华好歹是个正经尊神除了会小小的调戏一番下属和小辈神仙,并不会真的让他们抬不起头,毕竟作为曾经天地共主他还是有分寸的。

  至于顾若槐吗?没人招惹他,他就很舒服的在自己长白山那一亩三分地享受惬意的小日子,但有人找事那就怪不得石头出招,辗轧一番。

  顾若槐此时关心只是自家那毛绒绒的白团子,至于东华做什么他并无多大性质干涉,若是他搞了些有意思的也不防看个热闹,全当一场酒足饭饱后的小资八卦。

  他这个神仙,可不比东华为四海八荒操碎了的神。

  他悠闲十几万年没得心气去管旁人的事儿,一嫌麻烦;二他这个神仙吧,就是孤僻野性子,小道消息听个热闹可以若让他插上一杠成了其中角色,那就变得索然无味。

  顾若槐可谓是将吃瓜群众这一点属性,发挥的登峰造极。

  他也算是最不爱多管闲事的一个神仙了,都说老一辈神仙爱教育小辈,到了顾若槐这里却翻了个。偶尔他还得听一耳朵,旁人说他是如何之如何之不修边幅,不问四海八荒正事的。而他呢,依旧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一副闲云野鹤你们爱咋咋地,就算也与天塌了他五官。

  顾若槐看着东华怀里的白团子呼呼大睡,甚是可爱真忍不住想飞天上去撸一把,可终是要淡定一些。东华此时能收了团子,临时养在自己府上,也就说明这事儿十有八九是成了的。旁的他也就不用操心了,至于过程如何那就是东华的安排了,卯兔星君岁可怜些但谁让他和但顾若槐的宠物好歹不歹的是一个品种。

  这其中让顾若槐比较吃惊的,万万没想到的,是天帝。顾若怀怎们都没料算这个九重天最好脸面的天帝竟然会亲自给他家团子这么大的脸面,也是够豁的出去的。

  顾若槐摇头心想,天帝为了请他去赴宴,白送了这肉体凡胎的小团子两千年的灵力,想必是心里很是憋屈。但以天帝奸诈的性子,是绝不会眼巴巴吃这个亏的,想必在别的地方也是会和他讨回来的。

  想到此处顾若槐总觉得自己亏了,于是下意识里棋子在手中,转动了几下这是寻思这如何骗天帝一笔。因为至少这样天帝再跟他提什么要求的时候,他不会显得弱势。

  东华是一眼就看的出顾若槐又开始寻思点子,毕竟天帝这一口灵气顾若槐必定知道不知赴宴这么简单就能了的,想必是还有别的要求。顾若槐只要想事情就转棋子的毛病是改不了了,想必天帝那点心思是白在他身上使唤了。

  顾若槐,放下棋子,心里暗暗的琢磨,他欠了天帝这一个人情必须得想办法提前补了窟窿才成。

  而冥界,以逐鹿和卯兔星君的脚程也差不多到了。眼下他们已经是到了忘川河前冥界地界上一处镇子,这里不比九重天的浮夸倒有几分古色古香的小镇气息,不得不多冥府帝君的品味是要好天帝不少。

  冥府并没有传说中的那种阴森,反而倒是和凡间十分相似。只不过这里并不会遇见凡人,尤其是活着的,除非是修仙的或者吴闯。

  此处最多的便是人间的亡魂也因此,这里也凡间气息最重的地方。

  冥府帝君可以安排,让此处不那么吓人一是免让亡者因为紧张害怕而散了魂魄,二也是了营造一些繁荣的气愤,毕竟冥界这日日复月月,月月复年年的不见太阳的日子着实有些让人抑郁。

  客栈、饭店、当铺、小贩甚至还有花楼……

  冥府帝君还真的好性质,让人不得不感慨。

  一种小鬼忙里偷闲的在此处叫卖,偶尔也能见到些鬼面衙役押送这貌似犯人的亡魂。

  冥界买的东西自然与人间不同,五花八门,奇怪中透着冥界才有的古怪。但这样并不影响镇子的热闹气氛。

  而卯兔星君哪里见过这种阵仗,这活了万年岁数冥界他可是第一次来,被的场景惊的紧跟在逐鹿身后。逐鹿显得淡定不少,不是旁的就是因为自家帝君平日老来,来的理由也是五花八门

  而前些日子,还是因为听闻冥府帝君得了一把神斧,明着欣赏暗着夺人所爱来的。

  冥府帝君是个妖娆的美男子,可性子却是有些傻乎乎的憨憨,感觉不太聪明的直肠子。再加上其有些好花酒,又十分喜欢与美女为伍,导致其余夫人关系如炮仗一般一点就着,可也万把年了打归打二人感情还是不错的。

  不过也因为冥府帝君的这个独特的属性,造就了其夫人四海八荒悍妇醋坛子的美名。

  二人走了一路,这才进了冥府最著名的景观“忘川河”。而河上那做桥正式著名的奈何桥,桥边上那个一脸无聊的美女正式传说中的孟婆。

  “东华公坐下逐鹿与十二星宿卯兔星君求见冥府帝君,烦请船家带我二人过河。”

  忘川两旁是热闹的,毕竟人间的每时每刻都有亡魂下来。但真正进入冥府,那是要登记造册了,毕竟再往里是非亡魂不可入的地界,当然除非你是哪家的神仙或亲戚,亦或者那生死簿上不记名的。

  冥界如其名越往深处骇人的气氛也变越浓些,毕竟这里不止收好人,也收恶人。只不过这恶人死后是要被鬼面压着走奈何桥问前生罪过的。

  而方才镇子上游荡的,也基本上是留恋人间不肯退去的鬼怪,也有不少精怪在此修行一般凡人渡河是必须经忘川奈何桥的,孟婆就在哪儿一人一碗汤谁也别想偷偷跑路。

  至于往来此处的各路神仙,精怪有事过河都需询问船家。

  冥府有规矩,这生死簿不计之人方可坐船,生死簿上有名之人走桥之,而活人不可过,不论是桥还是船。

  船家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伸出手这意思是船费,无这冥府通用的货币就需要提供等价的物品交换。

  逐鹿见状从怀中掏出两枚,仙界和冥界的通货这才上了船。

  而此时二人不知道冥府帝君又招惹了自家媳妇,根本没心情和他们二人白扯,家里的小祖宗发了脾气,他现在忙着熄火都顾不过来。

  冥府帝君是个暴脾气,谁曾想讨了个老婆比自己脾气还大……

  “媳妇啊!你误会了我和那妖精没关系啊,你误会了啊,你听我解释!”冥府帝君此时狼狈不堪,头发乱糟糟的如同鸡窝一般,又跑又蹦被身后的媳妇追着满屋子跑,桌案上的公文压根没心思看。

  “啊?没关系?我眼睛是瞎了?你跟那小妖精都黏一起了你还跟我说没关系?”这夫人显然是气的不轻,手里拿着那泛着电光的鞭子,啪啪啪啪的抽打在地面上电光四射。

  “夫人啊,你消消气,听我说真的是误会。”

  “误会?你是想气死我是不是,这几万年你说说你找了招惹了几个了!啊?你这倒是吃干抹净,怎么这次又想说是替谁背黑锅?”冥府帝君的夫人是魔族的公主,当年也是个叱咤风云的女将军,脾气火爆的厉害再加上对自己这个丈夫占有欲极强,醋坛子属性让冥府帝君没少为此遭罪。

  不过用东华的话讲,这冥府帝君也是活该,谁让他涨了一张骚气妖孽的脸呢?

  “哎呀,你助手!你有玩没玩了这日子还过不过了,你给我留点面子行不行!”冥府帝君说着一个没站稳一屁股坐在地上,痛的脸一拧干脆坐地下开始耍无赖,一副小媳妇受屈的模样。

  “我的祖宗姑奶奶,求你放过行不行咱不要乱吃醋,那就天上一个给我送信的仙娥没站稳,我扶了一把怎么我还眼见这人姑娘脸朝地吗?”

  “我不信!”

  “你爱信不信!”

  两人互相看对方不顺眼,都是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

  而此时二人不知道,这大殿外逐鹿和卯兔星君已经将屋内的‘风景’一懒无余,逐鹿因为跟着东华公见过几次这样的阵仗倒也不奇怪,只是卯兔星君看着眼前的景象有些汗颜,不知道怎么回避才好。

  “咳咳咳”逐鹿咳嗽一声提醒屋内的人,他们已经在门口多时。

  冥府帝君闻声见状,猛的起身回头便看到了逐鹿的身影。

  “哦呦,见笑了见笑了,逐鹿仙使怎么来的这么突然,不如我们去书房商议如何?”冥府帝君使劲儿朝着逐鹿眨巴眼睛求助,然后用手指可怜巴巴的示意逐鹿帮他脱离苦海。

  逐鹿看着冥府帝君那已经炸成鸡窝的头,叹了口气:“东华公派我来请君上帮个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