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冥府帝君铁憨憨(下)
酌酒2020-04-22 16:322,826

  冥府帝君闻声眼睛一亮,拉着逐鹿就要往书房走,却被身后一声鞭子声吓了一跳。

  “钟舍!你要赶走信不信我拆了你的阎王殿,然后回娘家!”这夫人气的正头上,看着其这跑路似的样子就越发是恼怒,手里鞭子随着其那怒火中烧的情绪电光愈演愈烈,在与地面接触是发出吓人的声音。

  “娘娘,我受帝君知名有要事与冥府帝君有要事相商,并非有意打扰您夫妻二人家事,还请见谅。但此事关乎天家之事,小的不敢延误还请夫人行方便让冥府帝君先同我商议,时候夫人若是不快东华公自然也是会出面为您做主。”逐鹿向前一步,朝着怒火中烧的冥府帝君夫人十分恭敬的行礼问候,语气不被不吭温和而平静。

  “东华公还能管他?他花心成性我新的了东华公他老人家,但这个家伙我信不过!”只见其伸着手指狠狠地指着冥府帝君钟舍,仿佛想一口将其吞了。

  “娘娘,东华公说了若冥府帝君日后还不懂检点,他做得了当年证婚人也自然能让二位合理,给您安排一更好的夫家。”逐鹿行万里便展露出一副,如同东华般的神情温文尔雅微微一笑玩世不恭却十分认真,仿佛这话是真的。

  此话一出,卯兔星君紧张的咽了一口吐沫,心想自己没听错吧东华公竟然出了管天上的事儿,这地下面的家务事儿也管真不容易啊。

  而听闻此话的钟舍和其夫人自然是没有想到,一副自己听错了。这被打的钟舍还没开口,其夫人就怂了。

  “那个上仙,你别啊我们只是老夫老妻闹着玩儿,闺房情趣,闺房情趣千万别当真我们感情可好着呢。”其边说着边收起自己手里的鞭子,抿了抿嘴唇整理一下自己凌乱的衣服和头发迈着扭捏的步伐朝三人走去。

  “你说是不是啊钟舍,咱们可好呢,方才只是闹着玩儿上仙上未娶妻不知道这其中乐趣。”钟舍看着自家夫人这样子,似是服软了。

  旁的他不说,她这个夫人还是好的,除了脾气大了点,醋性有点折磨人但他们的感情可是好的。

  他是不知道逐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这媳妇总不能送人,若真被拆了丢人不说,这也实在是太捡了芝麻丢西瓜了。

  毕竟外面的美女再好,也只能是远观不可亵玩眼,自家的就不同了这么是眼皮子下摸得着的,中意得很呢。

  “夫人说的是,夫人说的对,我们感情可好呢!”钟舍陪笑着看向逐鹿,心想自己让逐鹿帮他脱身可没说让东华搅合他们小夫妻啊。

  逐鹿则一副意味深长的模样看向二人:“哦?可刚才我怎么觉得,二位是要拼个你死我活呢?”逐鹿故意以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钟舍那如同窝鸡的头发。

  两人感受到其目光,迅速的展示出一副恩爱,夫人更是边说着便迅速整理钟舍那乱糟糟的形象,小手楼上钟舍的胳膊,一副小女人害羞的样子。

  “所以说你没娶妻不懂,这是闺房情趣。”钟舍补充着,心里却想着逐鹿到底在卖什么呼噜,这必须要圆润过去,逐鹿可千万别小题大做和东华那个老东西说什么他们二人感情不和,以东华那坏心眼子绝对是看热闹不行事大的,真没准给他们来一出,他们可真扛不住。

  钟舍心底一声呐喊,他们小夫妻来感情好着呢!

  “那是逐鹿多心了,娘娘现在是否可以让帝君陪小的去书房一续?毕竟东华公所安排之事,是天帝之意我不敢有所延误,还请……”逐鹿下意识看向钟舍的头顶若有所思的一笑继续说道:“娘娘恕小的打扰了二位的闺房情趣。”

  闻声二人两脸秀红,卯兔星君站在一旁心里七上八下的,逐鹿这胆子也着实大,竟然敢如此戏弄冥府帝君,在加上逐鹿此时的言辞怎都与庞日不同,到显得有几分东华公那坏心眼子的气质。

  “你还真是将东华那一身坏心眼子学的入木三分……”钟舍咬牙小声嘀咕“果然天上的神仙……心都黑。”

  逐鹿听的清楚,但却依旧保持着微笑,一副自己全然不知的模样。

  至于为何如此?这是得了东华的真传的,逐鹿跟着东华公这些年岁里与钟舍这对夫妻打交道的机会不少,从东华公的一些列操作言行中逐鹿总结出,面对这种闹腾对象你越是和事佬,他们就越激动,反而顺着现招拆招,在抛枝叶就能好好收场了。

  “那你们去忙,我去叫人收拾收拾。”说完钟舍夫人看着大殿一片狼藉就红着脸,先走了一副小媳妇羞了的模样。

  终于大殿清净了,逐鹿恢复了往常的样子,常常舒了一口气。

  “帝君,现在可否说正事儿了?”

  钟舍猛地见其回复以往的样子,恍然大悟便伸出手做出一个虚的手势,小心翼翼观察门外夫人是否走远了。

  钟舍来来回回在大门口看了一圈,看不见自己媳妇身影才如释重负般收拾一下一下自己仪容,然后一脸妖孽的坏笑的打量逐鹿。

  “我是真没想到东华那一身骚包的属性你竟学得如此优秀,逐鹿看来我是小瞧了你照猫画虎的本事。来不错不错,是个好材料。”

  钟舍看着逐鹿有回复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挑眉靠近言语道:“我这有几个美女,你还没娶妻不如瞧瞧看看?若感兴趣我介绍给你呀。”钟舍眼睛凉凉的,根本不是在开玩笑一副十分认真的模样。

  逐鹿叹了口气:“帝君,您的小情人们,小的可消受不起,且您也不怕美人伤心?”

  钟舍闻声觉得逐鹿无趣:“你还真是一点玩笑都开不得,什么小情人不过是些红颜知己,你这年纪轻轻的跟着动画那老头,人都学他一副看破红尘的模样如同枯朽真真活的无趣。”钟舍伸了伸胳膊,边说着边撸了撸袖子,拿起一旁的茶户就往嘴里灌了一口。

  “渴死我了,这一天天的……”说完顺手将身旁几个椅子复原。

  “坐吧,先歇会儿,我跟你们说啊这夫妻打架最消耗体力,你们没媳妇不懂。诶?卯兔星君你可娶妻啊?我这里美女的要不要瞧瞧?”

  卯兔星君一听兔子毛都要炸了,连忙又是摆手又是摇头的仿佛,钟舍跟他说了什么大事一样。

  “哎,你们这些天上的神仙,还真是无趣……”钟舍继续一副毫无形象的坐姿,逐鹿说实话是有些嫌弃的,毕竟跟咱身旁看惯了坐有坐相站有站相的东华公,这钟舍的不修边幅到让他想起一个人长白山的顾若槐,只是这二人一个安静一个是真够闹腾。

  逐鹿依旧站着,没有坐下的意思,依旧是那副站的笔直,等钟舍休息够了就赶紧办事儿的模样。

  “你坐下,我看你站着累的慌,我这里没天上那么多规矩。”钟舍看其那一副样子,就十分不爽总让他想起东华那骚包的赖皮。

  “东华公让我向您讨一物,还请帝君行个方便帮个忙。”逐鹿见其这样子耽误事儿,直接开口说道。

  “什么东西?我到好奇了。我冥界鸟不拉屎的地方能有什么好东西,我那些宝贝不都让你家东华那老家伙抢了?”钟舍说着从到底的水果盘里抓了一把葡萄,塞了嘴里一颗嘟囔着看向逐鹿。

  钟舍见其不言语,继续啃着葡萄说:“怎么,他还想拔我皮啊,我现在可没什么宝贝给他。”

  钟舍一想到自己那些刚到手就被东华截胡的宝贝,气就不打一处来。可谁让他每次东华一刺激他他就答应和东华比试,一比试他就输!输了宝贝就没了!这恶性循环可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卯兔星君见状看向钟舍小心翼翼的说:“帝君,这东西只有你冥府有,就是往生果而已。”

  钟舍一听,刚喝进嘴里的水就喷了出来:“什么?”

  钟舍不可思议的看着二人,心里气的差点晕过去,哇东华你也太过分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