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太岁头上动土?
酌酒2020-04-22 16:322,783

  长白山树林繁茂、杂草掩盖的僻静之处,伴随着沙沙作响的声音晃动的草丛预示着里面要蹦出只活物,具体是什么也没人知道也没人在意。

  猛然一个白团子从草丛里飞了出来,滚了三滚这才稳当落地。定眼一看原来是一只兔子,还是个刚出窝的,想这兔子的爹妈也是心宽丢了孩子都不知道。

  不过仔细想来这也不奇怪,长白山虽是仙山没错,但也不是所有的动物都能生的仙胎灵根,想必这一只恐就是那不凑巧的。

  既不是仙胎,也没有灵根,只是一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兔子。

  这小家伙四处蹦跶,也没个方向。这高处有只不到百年的灵鸟看着无奈,心想这小家伙恐在此地活不了太久,毕竟仙山也依旧遵守着自然的“弱肉强食”。

  “哇!”兔子抬着头看着四周,眼睛里充满了好奇。

  一个月,整整一个月从出生睁开眼,她就住在那黑漆漆的兔子洞里。周围几个兄弟挤着难受的要命,偶尔还要挨上几脚踩过得着实不太愉快,这偷悄悄的跑出来果然明智之举。小家伙心理正美着,却根本不知道自己这勇闯天涯的心是多么的危险。

  长白山虽说是灵山但地形险峻,路少的可怜。问这事何缘由,自然是因为这山顶的长白山上神山顾若槐的一己私心。

  没有路,就没人来访,没有路就没人来找他,扰他的清净。

  长白山在其自由式散养下,也成了人神妖魔鬼怪“和谐”的大家园。

  因为山精野怪其多,这一般人不敢轻易踏入,也就没了旁的仙山那么多寻仙问道的。这位上神躲麻烦的本事也是有一定段位。

  长白山顶云雾缭绕,仙府被藏得严实,只有从高处远望才能看个房子屋顶,具体这上神居所的到底是何模样无人知晓。

  顾若槐同平日一样,拿着酒壶一副衣衫不整带着几分酒意在自己院子里小憩,这一个盹一打就是半晌,直到晌午才清醒。

  而此时天上神仙可没有他这般闲情逸致,修身养性。

  马上就是天孙太子崇化生母瑾绪娘娘的22万岁寿诞,这天宫哪怕小小的仙娥都没得清闲。毕竟这位瑾绪娘娘地位可并非那一般娘娘,是天帝最为看重长孙的生母,也是唯一一位请动了长白山这位石头上神唯一的天族女神仙。

  当年顾若槐现身天族太子册立大典惊了多少神仙,也因此这众神仙都在传,这顾若槐是因倾心瑾绪娘娘才现身太子的册立大典的。只因倾心之人,已是天帝的儿媳妇才无奈放弃。

  而天帝、皇长子敬德上神、瑾绪娘娘都知道,当初他们为了请这位石头上神废了多大力气,甚至还搭上天帝一副至宝才请来了这位上神的大驾光临。

  有小神仙好奇,这一个几乎没有在天宫出现过的野神仙,怎么会有如此地位,其实这得从开天辟地之后说起。

  这都知九重天上还有三清境,而三清净有三位原始天尊,而这之后恐就要排上这位石头上神了,论辈分如今的天帝给其当儿子也是绰绰有余的。

  至于已经退位的扶桑大帝东华公,若算起年纪应该也要差他些万把岁数,至于具体的也没人知道差多少。

  为何?

  这两位四海八荒无人敢得罪的两尊大神,着实是活的太久,他们都不记得自己的岁数,你说这怎么算?只能零零散散差不多约莫个岁数。

  顾若槐这石头,是从长白山出现时就已经在哪儿了,你说他得多大岁数?

  不过要是问谁权利大,谁管的事多,那真的是劳碌命的东华公更辛苦些。

  长白山这位几十万年里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过清闲日的宗旨,也是众上神中一朵奇葩。都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到这位上神身上却调了个完全没有约束性可言。

  九重天,天帝那面积浮夸,装饰浮夸的书房里,天帝他老人家又是扶着额头一脸愁容的模样不知道这又是什么事情惹了老人家。

  “东华公,你倒是出个主意。”天帝看着坐在一旁品茶看折子一脸淡然的东华公言道。

  “天帝,此事何必强求,顾若槐那性子你也知道。之前那利诱的方式只能用一次,第二次就不灵了,毕竟论这心思深沉顾若槐也是天族里数的上的。”

  东华公并不以为然,毕竟他们这一辈老神仙对凑热闹这种事情确实没多少兴致。

  在东华和顾若槐面前,天帝若真论辈分叫这二位一声“叔公”这二位长辈也是受得起的。毕竟那长的可不止万把岁数。

  东华曾经的天地共主,虽然腹黑的属性一直了得,但有些事上他也是懒得麻烦。这一点上他和顾若槐倒是挺投契,若不是因为住在这九重天他也到愿意每日懒散小憩。

  “东华公,这上次太子册立大典他都来了,太子生母寿诞他不来,这着实有失天族的颜面。”

  东华公摇头没说话,心理无奈这不知何时天族的小辈也开始兴起人间这一套虚的,这面子似乎比旁的看的都重。

  东华公摆摆手:“司命,你看着给天帝出个注意,我上了年纪这有些事反而想不出注意,就先回去歇了。”

  天帝见状,起身恭送:“东华公,慢走。”

  “本君提醒天帝,这老石头脾气不好,千万别想在他身上动什么注意。”说完东华东就离开了天帝的书房。

  “去派人给长白山哪位送个信。”

  这刚出了书房的东华公就吩咐贴身的仙使,去给顾若槐通气了,毕竟他不来他也能躲躲,他来了他也得去。赶鸭子上架的事情,他也是烦的很。

  东华公摇头感慨,不知道什么时候,这能不能请到他们这些老人赴宴,成了众小辈攀比的条件。年纪大了过几天清净日子,真难。

  东华公想着也是来气,顾若槐闲的连休清风,若不是那孤僻性子可能都可以长毛了,但他呢?

  这天帝虽说继位日子也够久了,但总有些地方不着调不让他省心,越想他越是头疼。

  想着东华公摆摆衣袖,摇着头念叨着:“还是干脆些,下九重天去寻酒神讨杯忘忧解喝喝吧。”

  长白山天池,顾若槐湿哒哒的从池子里走了出来,光着脚那贴身的内衫沾着水汽有竟有几分诱人。白色内衫因沾了水有些透,看的出这位上了岁数的上神保养的还不错。这一身轻纱衣带满是出浴“美”人的状态。

  方才那只一心闯天涯的白兔子,这一路蹦跶的也是脚力不错,蹦跶着蹦跶着就上了山,然后就到了这顾若槐的仙府,却不知道自己身后跟了个不太友好的朋友。

  其身后,跟着一只万把年的妖怪,面目有些骇人。半人半妖看样子应该是只修行,但显然还没脱胎换骨,但此种状态的妖精武力值都颇高,在加上这是一只白虎精。

  顾若槐这刚出浴,也懒得整理自己这有些不太雅正的外形,拖着湿漉漉的衣衫,湿漉漉的头发就在院里溜达。依照这老人家的性子,是又在估摸着思考今日喝那种佳酿,好继续自己洒脱醉生梦死。

  突然这院墙外一声野兽嘶吼,然后一个白团子掉了下来,紧接着一个妖怪的站在其院墙上似乎是要冲下来吃了这白团子。顾若槐什么脾气怎么会忍着让一个白虎精绕了自己的好性质。

  伴着那滚落的白团子,顾若槐随意的看了一眼,那白团子团成了一个球看不出是什么,瑟瑟发抖的滚了一身水,粘着点泥巴让顾若槐有些嫌弃,不过看那可怜样这上神是动了恻隐之心。

  顾若槐抬头看着那妖怪,有些面生,寻思着应该不是他这长白山上本来的妖怪,外山上来的可能性大些。而这妖怪显然也不知道,自己闯了这四海八荒,最不好惹得上神之一的居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