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团子有主了
酌酒2020-04-22 16:322,501

  看白虎精凶恶的模样是想发起攻击,顾若槐冷冷一笑,心想着实自不量力。他甩起衣袖水珠凝成冰凌向那妖怪袭去,瞬间便只剩下那妖怪伴随哀嚎的逃窜声。

  顾若槐看着妖怪消失方向:“在敢擅闯冥府帝君,会招待你。”言毕其便走向了白团子。

  “原本以为是个什么活物,原来是只兔子。”顾若槐看着那白乎乎肉嘟嘟的白团子,有些欣喜的笑了笑。顾若槐出名的喜欢一些可爱毛茸茸的动物,这一点上倒是几位上神都这癖好,不过他老人家更痴狂。

  “看着你毛色不错,还绒乎乎的深的我意。相比我之前养的哪些狐狸,老虎、你还不占地方,不错不错!可随身带着甚合本君心意,但这一身泥巴脏得很是应当洗洗。”顾若槐微微皱眉便伸出手揪住那小家伙后脖劲,拎着就走向天池的方向。

  “你这小不点,生的不错就跟我呆在一处,也免得成了外面精怪的口粮。”

  白兔子被拎着,有几分不舒服,这被陌生人提溜这感觉十分不好。其挣扎着吱吱叫唤,奈何却发现根本挣脱不了,心想自己这是着了什么运气,可真是悲哀。

  “噗通!”白团子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如同自由落体一般,掉进了水池中,然后咕噜噜喝了好几口水,心想小命这是要送了。

  顾若槐看着本以为这白团子自己扑腾两下就干净了,结果却发现是个不同水性的。

  无奈其起身走向天池,将手伸了进去把兔子拎了出来:“竟然是个不通水性的,罢了罢了就屈尊本尊给你洗洗。”

  顾若槐朝着其吹了一口仙气:“小东西,你不但命大还是个好气运的。能得本尊一口仙气,也是你几世修来的福分。”

  这一口仙气甚是管用,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白团子立马起了身要跑,被其按住。

  “这刚救了你就想跑?连报恩都不懂?”

  白团子心想着,报恩?你差点要了我的小命。被顾若槐抓着的兔子一脸惊恐,不知道抓着自己究竟是何妖魔,扭着头看向顾若槐。

  其魔掌朝自己袭来,猛地闭上眼睛以为要一命呜呼却不料这身上有几分舒服。

  白团子悄咪咪漏出个眼睛缝,看向吓人的家伙,其正温柔的打理自己那一身皮毛。

  “这皮毛很得本神心意,滑顺柔软当本神的宠物甚好。”

  而此时九重天,十二生肖的兔仙得了命,上天宫见了天帝。

  “你明日下去,将这帖子送给长白山上神,请他务必前来赴宴。”

  “陛下,这……”兔仙闻声猛地一惊。

  “让你去,你去就便是。哪里那么多这这那那,若请不来上神,你也就在长白山待着不用回来了。”天帝这是下了死命令,兔仙心理已是被一阵狂轰乱炸,凄惨哀嚎。

  长白山这位上神是何许人?那里是他这样的小仙请的动的。

  “这还有些光景让消耗,时间充沛你就下去好好陪陪上神,他一孤家寡人难免寂寞就当去给他作伴。上神心情大好或许就来了。”天帝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架势,让兔仙显得越发可怜。

  这分明就是“羊入虎口”,兔仙站着这话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左右艰难。

  “兔仙,你无需为难就下去上神让你作甚你就作甚,绝对能请来他老人家。”司命原本在一旁绷着,看着兔子不上道忍不住开口提醒。

  兔仙看向司命,有些郁闷嘀咕:“又不是你去请,为难的不是你。”

  天帝听得清楚,拍了一把桌子:“还不快去,就这些日子,你时间浪费一刻就少一刻。”

  兔仙无奈,只得领命。忍着心里是百般难受,但终是拿了帖子下去请人了。

  十二生肖的兔仙,论法力并不差,只是生的脾气好性子软。兔仙是个文生,又没立下过什么功绩因此平日的待遇也是一般,这突然的一道天旨意到让他成了众人嘴里的红人。

  可兔仙到宁可不做这个红人,他心想不是生肖之首鼠仙那个机灵鬼也就算了,不是那粘人精的蛇仙罢了,为什么偏偏不已的就是他这个兔子仙。兔仙看着手里帖子畅谈:“做生肖难啊,做兔仙更难啊!”

  而此时,东华公的仙使已经到了长白山仙府大殿之外。

  “东华公坐下,涿鹿求见长白山上神。”

  涿鹿在这殿外已经通报了无数声,就是硬生生不见上神身影有些着急。可看着四周这仙府压根不像有人的样子,就连一个活物都没见到。心想着上神也是可以,竟然一个仙侍都不曾安排。

  涿鹿看着手中信,送不出去来回踱步很是焦躁。东华公吩咐,定要三个时辰内送到其本尊手中,可这马上就要到时辰了。

  “何人?来此何事?”清冷之声响起,顾若槐依旧是那副不修边幅的样子,头发依旧湿着满是水汽。而怀里多了的白团子,正式方才捡的那只兔子。

  “上神”涿鹿见其出现,猛地向其行李。

  “东华公,让我讲此信件交给您,让您看完早做准备。”涿鹿将信双手奉上。

  顾若槐看着涿鹿手中的信:“你知道是什么,大可直接告诉我,我此时正得了新鲜的宠物没心思看。”

  “上神,东华公直说是要紧事,小的不曾知晓。”逐鹿一直就这么呈现着歪腰递文书的姿势回应着。

  “这倒是奇了,东华那小老儿,竟然会给我送信稀奇的很啊。信放下无事你便可以走了。”说完顾若槐就要准备回去打他的神仙觉。

  “不知上神,何事得了灵宠甚是可爱。”涿鹿觉气氛尴尬,看见其怀中的兔子起了话茬子。

  “灵宠?”顾若槐一愣,又想起自己怀里那只兔子。

  “一只普通的兔子罢了,只是皮毛不错,在加上其与我有缘凑巧进了我仙府,就收了当宠物养养。”其说着手抚摸上白团子的毛发,心理甚是舒畅。

  “你还不走?”顾若槐看涿鹿还没走的意思问道。

  “小的这就告退……”这上神都哄人了,再不走就不知趣了,说完便起身化作云烟走了。

  “白团子,陪本尊打个瞌睡去!”说完也不打算看那信件,就躺在那阳光柔和处小憩去了。

  顾若怀万年历,早就掌握了仙府哪里最舒服,哪里合适阳光最好。此时这就是准备去说个神仙觉的意思。

  白团子瞪着大眼睛,一副不可思。

  不是吧,这家伙竟然是上神?这哪里有一个上神样子?在白兔子还在兔子窝的时候耳边总有几个老长辈说上神们是如何如何之了不起的,这……眼前的人着实和那描述对不上好啊。

  可想着没一会儿,白团子就被顾若槐按在怀里摸着毛,抚舒服了一脸享受。其一开始想要挣脱的意思,也渐渐随着睡意没了动静,眼睛开始打架最后变成一条细细的线。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长白山顾若槐的地界虽说是仙府但还是地界,和天上的时差还是有的,他这一觉可谓是地老天荒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