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卯兔星君
酌酒2020-04-22 16:322,288

  白团子睡着睡着就入了梦,而这梦好像有点意思。她竟然梦到自己修成了人性,还拜了师傅。白团子使劲儿集中注意力,想要看清自己到底修成人形后长成了什么模样,却不料这梦却越来越不对劲儿。

  猛地一只怪物超化成人形的她扑了上去,将她死死的按在地上,逐渐的化作人形她奄奄一息之时,一个仙气飘飘的神仙降临把她救了,然后关切的问着:“白团子?白团子?你醒醒。”

  猛地一个机灵,兔子一个机灵差点从软榻上掉下去,睁眼一看正是顾若槐叫她。白兔子不解,自己这梦做的可还真是不怎样,她可不要给这么个不正经的上神当徒弟。

  顾若槐看着白团子醒了没事儿,松了口气:“白团子,这可是我第三次救你。也不知道你这是什么命格竟然引了梦魔来吃你。”

  白团子本还美着自己化作人形时多么的美好,却听其说自己又被救了?梦魔是什么?怎么这就欠了三次人情?”

  “或许是我方才给你那一口仙气,毕竟老夫这一口气精怪们不修上千年也得百年,看来你这小命想要消化我给你的这点福气,还得好好养养才行。”说完就一把抱起兔子准备继续泡澡。

  “信,你不看信吗?”白团子看着那早就被仍在一旁的信件,吱吱吱连叫了几声。

  顾若槐是一块石头那里听得懂兔子的话:“白团子,我跟你可不是一个物种,听不懂你什么意思。”说完就边撸着白团子便向天池走去。

  白团子无奈,可怜的信啊,上神估摸着早就把你忘得一干二净了。

  天池,顾若槐这不间断的泡池子的习惯也是绝品,用东华公的话讲:“也不怕泡秃噜皮。”

  白团子被其放在天池边上:“白团子,你自己活动活动,别乱跑小心别再让那个妖怪盯上否则你就欠我四条命了。”

  说着他就开始准备退去身上衣服,白团子瞪眼猛地转身心里一阵尖叫:流氓、混蛋!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如此不知羞!白团子吱吱吱吱叫了好几声,尖锐刺耳顾若槐此时已经进了天池看着背对自己的白团子,伸出魔掌将其抓到了身旁面对自己。

  “这是怎么?饿云了不成?”顾若槐看着其闭着眼的样子,一挥手幻化之术变出了些点心和几根萝卜,与一壶美酒。

  顾若槐将酒倒入杯中,酒香四溢白团子闻香凑上去有些嘴馋,想要偷饮被其拎到一旁:“白团子,这酒可不是你能喝的。这是酒神那里抄来的方子,你这凡胎喝了估计要睡上半个世纪,你命都未必有此长。”说着将一旁的萝卜推到其面前。

  “萝卜,你不是兔子这才是你的吃食。”

  白团子看着自己面前的萝卜,有些气。抠门劲儿的不就是酒吗?等我幻化了一次喝个够!白团子说着恶狠狠地咬了一口萝卜,腮帮子塞满了萝卜气鼓鼓的样子还挺可爱。顾若槐看着忍不住一笑。

  白团子看着一晃神,竟然猛地觉得这顾若槐还有几分好看。白团子使劲晃动脑袋心想自己莫不是傻了竟然觉得面前的家伙好看?

  顾若槐自然是不知道白团子心理在想什么,看着那毛绒绒的身影满是喜爱之色。

  这一吃一喝,画面十分和谐,一晃日子不知道过了多久,顾若槐才想起来自己还没看东华公给他那封信,而此时估计已经过了小半年的人间时光。

  顾若槐拉着白团子回了书房,打开了那已经放的陈旧的信封,这打开来一看,才知道这麻烦事儿来了。

  “天帝,还真是给本尊找事情,盼个清净日子怎就这么难呢?”

  兔子看着那信封上的黑字是完全不知所云,毕竟她可是第一次见着东西,那里认识那里知道信上说的什么。白兔子此时就是一个文盲,她也不怕被嫌弃,她觉得那白纸上黑压压字,还不如她的脚趾印好看。

  顾若槐想着,这估摸着天上的人也就没多久就要下来,这躲麻烦的注意是的好好想想,猛地又看向白团子,心生一计。

  白兔子看着上神那表情,心里猛的一颤,总觉这是有人要倒霉的节奏。

  顾若槐躺在后院的躺椅上,嘴里念叨着“三、二、一。”然后一个身着白衣金丝秀满月的神仙出现。

  “十二星宿卯兔星君,请上神安。”

  “稀客稀客,看来卯兔星君在天宫日子过得无聊,竟来了我这穷乡僻壤之地。”顾若槐懒懒散散象征性的收拾了一下不整的衣衫,话语里满是轻佻一点上神的模样不带着。用他们这一辈老神仙的话讲,顾若槐就是个为老不尊的典范。

  卯兔和顾若槐没打过什么交道,毕竟这位老人家实在是难以亲近的,只有天上的那几次大事儿远处见过。顾若槐那样子还真是尊神里没有的不修边幅……卯兔弯着腰行者礼,余光看着那站在前方的顾若槐,顾若槐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让卯兔觉得脊背发凉有不好事情要发生。

  这老一辈的天神,虽说都是一把年纪但心性却都还有几分孩子的熊劲儿,整人这种事情从东华公那里兔子是早有体验的,就他们十二星宿那个没被整个?

  最惨就属巳蛇星君,当年他不过就是以原型在树梢打盹,竟被东华施法拴在了天帝后宫的大门口的树上,还是个死结!

  当年巳蛇下树可是闹了一个大笑话,以至于巳蛇看到东华就跑,其只要听闻当年之事就暴跳如雷。而卯兔早有耳闻,面前这位上神比东华公是过之而无不及。

  “怎么卯兔星君这是不好意思了?为何沉默不语,若有难处与本尊说来大不了本尊分你套院子,然后跟天帝招呼一声就说卯兔星君这天上的神仙当腻了,要下来陪我这个散仙老人家唠唠嗑。”顾若槐一手捧着白团子,一手端着酒瓶仰头饮着。

  “不不不,上神误会了小仙,这次来是俸了天帝陛下的天旨。”

  “哦?”顾若槐一副自己什么都不知情的模样,想屋内走着,身后卯兔星君就这样跟着进了屋,可其不知道这只是羊入虎口,哦不对是兔如石口的开始。

  “那小东西,让你跟我说什么?”顾若槐往自己那雕花的藤椅上一座,一副找本尊爷爷我啥事儿,没大事儿就闭嘴的架势。

  卯兔星君,嘴角抽搐,小东西?天帝竟被上神称作小东西?这来自灵魂的震惊让卯兔一副嘴巴差点没收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