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上神的歪理邪说
酌酒2020-04-22 16:323,299

  “咳咳咳咳咳”卯兔星君一阵咳嗽,这大不敬话他就当没听见吧。

  “你这是怎么了?来喝杯酒润润嗓子慢慢说。”顾若槐递给卯兔一个酒杯,兔仙谨慎小心的接着,酒香扑鼻让兔子忍不住嘴馋。

  “上神的酒果真是好酒。”卯兔饮过之后,将酒杯交回。

  “说吧,这小东西找我何事?”顾若槐收起自己那玩世不恭的态度略微显得认真了几分,坐到了正堂之上的位置,挥手幻化一身衣衫退却了刚才那副轻佻的白纱衣衫。此时其衣着确实透出了他上神的气势,一身丝绸透光薄纱质感的浅灰色长炮,绣着云纹在威风中一动便是流水般自然通透。顾若槐的头发也难得干练的被其法术便干,哪怕披着也是要比那半湿不干样子精神不少。顾若槐的虽说是个石头神仙,但确实生的五官极美就算女神仙与其相比都是落了千里的。若真说那位上神拥有与其能比的美貌,恐也只青丘九尾狐一族的那位了。

  当那剑眉星目盯着卯兔星君时,自带的气压由内而外的让卯兔星君感到了压力,包括原本在其袖子里打盹的抱团也感觉了身旁的危险,针扎这露出了脑袋不解的到底发生了何事。

  卯兔看到顾若槐袖子里钻出只自己同族的毛球,心想这是哪里来的不开窍的徒孙竟然敢往上身的袖子里钻,心里想着糟了糟了上神要生气了。

  “上神……那个徒孙们不懂事,您千万千万别生气!”卯兔星君这慌张样子让顾若槐想笑,只是伸手抓住白团子的后脖子,放到自己腿上抚摸起来。

  “你这徒孙命大,被我从白虎精手里救了又得了我一口仙气。”顾若槐十分宠溺的抚摸着白团子的皮毛,柔顺的皮毛经过顾若槐的手指间让其内心的满足感爆棚。

  卯兔兴趣一听,更傻了?心想什么?上神救得?还得了一口上神的仙气?这这这这……这人情欠大发了!

  “都说欠债还钱,这小东西现在可是欠我不少,作为她的同族长辈卯兔星君是不是应该以身作则先把欠我的人情还了?”

  果然,卯兔星君所料,上神在这里等着他呢。

  “不敢不敢,上神有所吩咐,小仙叮当竭尽全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卯兔星君哪里敢拒绝这位尊神的吩咐,虽说他不像东华公和那几位老神仙有着天足的权利,是个野生的上神但论本事老神仙辈分里也是排在牵头的,东华公与之论本事恐也是难分胜负的。

  修行了三十几万年,论道行论心思他们十二星宿连孙子都排不上吧。

  “这话可不得白说。”话音落一张绢纸上,白纸黑字的就印上了方才二人的对话。

  “签字画押,你们天上的神仙都学东华那般耍赖,这前脚的话后脚去找太上老君要个什么丹就忘的干净不做数。在我这可不行,来我这纸上签个字,就算你吃晚他老君的丹药都没得用。”

  卯兔星君嘴角抽搐,这上神们还真是会拿他们小辈神仙开涮。

  签字画押之后顾若槐这才让卯兔星君说了此来的目的。

  “寿诞?”顾若槐听到这词装作很是头疼,一副十分为难的模样。

  “是的,太子母妃的寿诞,天帝陛下希望您能去参加。”卯兔星君,看着顾若槐的样子就知道自己这人物不好完成,可这天旨如此他能怎么办?他总不能把上神绑去吧,毕竟论战斗力他近身靠近这位神尊都是不可能的。

  “不去,什么时候天上也兴起了这套?人界我大可理解,天上搞这些有意思吗?天地是还没上岁数就糊涂了是吗?”顾若槐显然不想去鸟天帝那些破事儿的意思。

  “可上神,天帝的旨意小的我也不能抗旨,还请上神莫要为难小的啊”卯兔星君欲哭无泪,为啥这好事儿总没他呢?

  “你就拿着这东西回去告诉小东西,说你欠我人情,用这个还了我不回去。”顾若槐拿着刚才卯兔星群千字画押的问卷起身塞给卯兔星君。

  “上神!您这不是要小的命吗!要是让天帝知道是因为我家徒孙导致的那小的我就大祸临头了!”卯兔星君,此时吓的兔耳朵都跑出来了,显然是着急了。

  “嗯……”顾若槐思考着,看看自己手掌里的白团子,再看看卯兔星君,然后听着小东西吱吱叫了几声,一脸你说啥我听不懂的意思。

  “上神……”卯兔星君是听明白了,但要不要告诉上神呢?

  突然间,顾若槐灵光一线阴险的看向卯兔星君:“本尊不是不可以去,但有三个条件。第一、东华和那几位老东西都得去不然我会很无聊;第二、去可以但小辈的热闹我不参加,最多喝杯酒就走;第三,你必须来我府上算是我下属,给我当翻译直到这小东西学了人话成了精为止。”

  兔子星君听完傻了,这前两点不难,但这个白团子可是个凡胎啊!

  绝望过后,卯兔星君能如何?自然是没有法子的,只能屁颠屁颠跟在上神身后希望上神能够略微通融,毕竟一个翻台想要修成人性且怎么都要千年的道行,且这团白色的徒孙不说仙胎连点灵根估计都是断的。

  卯兔星君急的快把自己耳朵的兔子毛扒光了,顾若槐捡起一缕那卯兔星君的毛发轻轻一吹完全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

  “我那一口仙气,自是百年的灵力不会费你多少事情,剩下的你去想还有和办法,眼下你的时间课不多了,若不想耽误了寿宴就快去寻来办法让这白团子立个灵根,或许很快就能成个精。”顾若槐这一句提点让卯兔君灵光一线,他这个死脑筋怎么就忘天地让他请上神去,那自然是要提供些帮助给他的。

  思索着卯兔星君看了一眼顾若槐手里拿个白团子:“上神,不知道可够让小仙带走这徒孙几日,寻了办法便立刻回来复命。”

  顾若槐闻声看了一眼卯兔星君,又看了一眼白团子微微皱眉,显然是有些不舍得这绵软的手感。

  “上神,我看您甚是喜欢这只白团子,若您想千百万年的让她陪您作伴,牺牲几日总是可以的吧……”卯兔星君弱弱的问着,毕竟待着这该死的徒孙回去和天地说也有个物证,天帝和那些难交代的老神仙们也好有个参照,不然起步又说是他这只兔子无能随便找理由搪塞都看不清楚。

  “你带她去天上可以,但三日必须送回来,且不能丢了一丝汗毛,否则你知道后果。若这小白团子有个好歹,我就让天帝把你送给我当宠物,和那广寒宫的玉兔一样。”顾若槐那腹黑的性子是觉得干的出来的,卯兔星君听着心里发毛心想这下好了可是找个祖宗,他不要面子的吗?自己还不如一个没成精的徒孙有脸面?

  但这又能怎样?谁让面前这位上神就好这一口,捏住他的尾巴他也只能乖乖的听话回去和天帝请恩赐。

  这凡胎成精,要不是自己有灵根,就是得人度化在经历千年修个模样,但眼下时间是不可能了,那就只能去寻哥宝物找个物件让着小东西迅速的幻化。

  顾若槐将手心里的白团子,交给了卯兔星君,卯兔星君那小心翼翼的模样真实生怕端手里怕掉了,含嘴里怕化了。

  卯兔星君就这样匆匆的,急急慌慌的谨小慎微的和顾若槐拜别,腾云回九重天去了。

  顾若槐看着一溜烟就消失的卯兔星君哈哈大笑,心想这十二生肖最胆小的星君还真是胆子小的很,这方才只是吓吓说白团子出格意外就收了他做宠物,就已经面色惨白。

  顾若槐背手决定巡视一番自己的长白山,虽说他是个嫌麻烦的但今日这莫名的出现是白虎精可不是他喜欢的,毕竟这白虎精可不是他土地上的不寻了问问从何而来,万一绕了他这一山的安宁可就闹腾了。

  顾若槐估摸着此时那白虎精应该伤的不轻,躲在某处处理他留下的伤便伸出手,施法换来了两个土地。

  “那白虎精去了何处?”

  “土地,见过上神,回上神的话那白虎精在山下树林里躲着眼下已经奄奄一息了。”这土地是个年轻人,不想平日里的土地显得老迈,准确的说此人之前是天上的是因为冒犯了一个仙女被贬下来的。

  “行了,你下去吧,另外你是新来吧的你叫什么?”顾若槐看向一旁面生的土地。

  “小的,是刚刚成的仙被分配在此地的。叫……”

  这土地话还没说完就被顾若槐打断了:“行了我也记不住,就当我年纪大了,以后有什么事儿你们自己就看的办吧,至于那只白虎精拿着这东西给他疗伤,另外告诉他在我的地界上不可以胡作非为,本尊的东西敢伤一毫就等着去见冥府帝君。”

  “是……”土地推下,顾若槐有恢复了一副悠闲三人的模样,独自饮酒去了。

  这新来的土地好奇的看向老土地公:“这上神是哪里的,怎么没听过?一副小白脸的没模样。”

  这老土地一听赶忙无助这不知天高地后的同僚:“他老人家可是和东华公同时期的神仙,今年已经三十八万岁了!是不折不扣的祖宗,只是不喜欢管事儿才在这幻化之地当个散仙,顾若槐顾神尊,可是真正上神不可妄言不可妄言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