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话:心怀‘鬼胎’
酌酒2020-04-22 16:322,411

  钟舍看着铜镜回复小巧模样,气得炸裂他这话还没说完,东华就给他掐断了。咬牙切齿中也是无可奈何,谁让东华他谁也得罪不起呢?

  东华看着顾若槐一副吊儿郎当样子,坏笑:“你这心眼还真是坏得很,要是让天帝知道你从初打着这事儿根本就成不了矿他,估计会大发雷霆的与我要说法。”

  顾若槐挑了挑眉毛:“彼此彼此,往生崖那几头凶兽本就是你的手笔,他找你算账也自然是说得过去,这与我无关。”

  顾若槐的心眼子是比旁人不知道多了多少,这算计人的境界四海八荒无人可及,毕竟几十万年的日子不是白过的。用人间说法就是,他老人家吃的盐巴都比他天帝多了几座山。

  “我那理解记得那几十万年前,年少轻狂往那往生崖扔东西事情,不说旁的你可还记得几十万年前你干了啥事情吗?”东华一副自己十分无辜表情,一副一口气吧自己摘得五六七八的干净。

  “东华你与我说这话,我会信吗?是谁能把天上所有神仙的宗元记得滚瓜烂熟的?你连上完神仙的名录记得连名册档案都一清二楚,眼下跟我说你自己事情都不记得?”顾若槐边说着边拿起放在一旁的酒壶往嘴里一灌,甚是享受。

  “看破不说破,你我明了对方都在想什么,非要说个明白多是无趣,拆着明白装糊涂有趣些许不然万把年日子如何过了生动?”东华看着顾若槐那副样子摇摇头,这时候他们两个来人家在这里争执什么,不都是为了免得麻烦不想凑天帝家那点热闹。

  “但似乎冥府那傻小子是不懂你我这一番苦心,你这话半激不激他到已经冲动的陷阵了。恐天帝是要得偿所愿喽。”顾若槐无奈,心里想着现在的小辈还真是不上道,怎么就体会不出他们老人家是纯心的不想参合闲事儿呢?

  “钟舍哪里是有你心眼子生的多,不过这卯兔星君心思不少他应该猜的出你我用意,回头别去天地那里告一状就成,不然我又要烦躁的编个理由圆润过去。”东华边说边看着棋盘,感觉这棋盘的局势又有几分微妙。

  “你还真是,能不能稍微爱幼一点,我这棋与你下了几个天时,还是这幅样子难啊。”东华自己数着自己几个棋子,估摸着自己还输着顾若槐几子。

  东华频频扁嘴,顾若槐看着就知道他是又动了什么歪心思。

  “东华,你可别又打算跑这棋你可是点头要下完的。”顾若槐见其是又要打算逃跑,瞪着东华就出言警告。

  “你别忘了。”顾若槐在此晃动手中蜂蜜罐子,提醒其别忘了我可还拿着你最想要的蜜糖。

  东华看其那副得意模样,很是不爽但那蜜糖他可舍不得,最好是眼下来个人把他叫走,然后这棋可以先放放,等抽个时间找棋圣问问,怎么把老石头赢了。

  东华脑子已经全盘设计的满满当当,这眼下是要生等一个人显然不现实。

  顾若槐见其不说话,心里嘀咕这对面的人不会又在想什么坏主意,顾若槐一副狐疑的神色毕竟他们相识几十万年,对方那点坏心眼子用鼻子都嗅得出来。

  “蜜糖,可是不要了?”顾若槐晃动手中的蜜罐,一副你赶紧想好,我可不等着你。

  顾若槐故意为之的继续说:“这蜜糖做枇杷酱,做蜂蜜藕粉羹可都是垂涎欲滴,对了我听食神那小伙子说,这好蜂蜜若去做糖醋小排更是能提亮光泽加强风味。”

  顾若槐是算死了东华的吃货属性,又是极其喜甜,这种堪比肉放在眼前吃不到这诱惑力可不是他受得住的。

  “你个老石头,那么抠门作甚!等我那日去你府里一定把你的蜜罐搬空。”东华言出必行,谁让顾若槐勾起他的馋虫。

  “一大把年纪,还这么爱吃糖才是真的羞人,万一我不小心走了嘴,你这曾经四海八荒帝君竟是个奶娃娃的口不怕吗?”

  顾若槐深知东华为了自己形象,从来不轻易表露喜好。他除了与其一般喜欢带毛灵兽这一点被明确各路神仙知晓外,旁的可还真瞒的严实。

  毕竟一个几十万岁,在四海八荒看成老祖宗的人没事儿喜欢吃糖,让小辈听了多没品容易让人觉得没有威严。东华为了这种天帝共主的形象,可谓是在外人面前连糖醋鱼,糖醋小排,甜品酥点都不轻易碰一下忍的可是很糟心。

  他就不同了,一个闲散的神仙,对谁都爱答不理的所以也很少有神仙来打探他的喜好,当然这其中是要刨除几位喜欢没事人找无趣的,比如——天帝。

  “你还真是越老越无赖,也不怕自己名声臭了?不惊一大把年纪还是要保留些晚节的,别回头奶娃娃听到你的都被吓破胆。”东华看着顾若槐那副样子,总忍不住想要怼上一番,他们二人这些年岁里也可谓是相爱相杀,毕竟活到他们这个岁数的神仙已经留下的不多,大多数早就烟消云散滋养万物了。

  “彼此彼此,咱俩半斤对八两,谁让人生难得棋逢对手。”

  东华无奈看着那越来越局势堪忧的棋局,心里想着怎么还没来个人,而就在其千思万想只是一个如同救星般的声音想起。

  “东华公,老朽来找您商议今年进阶贤者的名单。”

  这个声音堪称,东华心中的天籁,东华看向顾若槐:“咱这棋局留着,回头继续这事儿来了我总不能耽误了。”

  顾若槐,上下打量东华寻思这棋留着也成,只要他不跑把棋下完,也好歹圆了他这几十万年下不完一盘的心结。

  “你若是耍赖,这蜜就别想了。”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说完东华回了一下衣袖,瞬间便将环境合上。

  此时那前来与东华商议事情的神仙已经进了大堂。

  东华整理一番衣袖,挥动手中的扇子:“进书房来。”

  “小仙吏司,这是今年考核的名单,还请帝君过目,这今天日子紧赶又赶上娘娘寿诞,因此才提前来叨扰帝君,还请帝君见谅。”这吏司是东华坐下的一个小神仙,因为曾是凡人修仙上来的在朝廷上管过吏部官员的事情,因此也被东华安排替自己管理神仙的晋升事务。

  “嗯,今年看来有所长进的人颇多,放下且过几日来取吧。”东华看着文卷表示,其工作尚可且下去等消息就好。

  “那小仙告退。”

  东华见状继续询问:“我记得主管棋术的神仙,那个棋圣与你关系不错,你去寻他来我有事问他。”东华低着头,假装继续查阅问卷。

  “是,小仙告退”

  ……

  顾若槐坐在藤椅上,闭目养神可总觉得东华那样子另有心思,心里想着家伙别是想其他法子来对付他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