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激将法很受用
酌酒2020-04-22 16:322,701

  东华坐在软榻上,表情极其欠揍。而钟舍拿他没办法的样子,抱头抓狂的模样让其兴趣十足。东华懒散的斜靠在软榻上支着胳膊撑着头,平和的打量嘴里缓慢的说:“脸,是靠自己挣得,此事儿我也只是听天帝的意思,就辛苦你多操心些。”

  钟舍闻声更是抓狂,抱着头恶狠狠地看了一眼东华,可看顾若槐也这样看着自己心底七上八下的。

  “不知是何模样的灵宠,让尊神如此上心。”钟舍挠着头,心底颤颤巍巍的,从逐鹿卯兔星君口中所描述,则应该就是一只普通的兔子。

  可一只普通的兔子……着实不至于让其如此大费周章。因为天帝说,不可告诉旁人自己给一个肉体凡胎兔子度灵力的事情,因为这实在有失他天帝的颜面。所以此时钟舍还不知,曾经的普通白团子,已经不普通了。

  “就这个。”东华伸手指了指在自己身侧哪一只毛彤彤,白彤彤的肉球表示如你所见,就是这只不用怀疑你的眼睛。

  “……”

  钟舍自己看着,心里一阵骂街,这不就是一种普通的兔子吗?这顾若槐不会真的是疯了吧,为了一只兔子就要往生果?

  “那个,尊神,东华我不是说,这一般肉体凡胎的兔子,活着的时候吃了往生果她也成不了神……毕竟是没有灵根的种,若想修成灵根仙体,总起码要有一千年的灵力打底,还需要在……”钟舍心想自己主要把事情说的清楚,这二位会不会就打消这个主意。

  这东华和顾若槐还没回答,卯兔星君着急了,猛地上前贴着冥府帝君的耳朵小声言语,意思就是这兔子已经由了灵根了,而且是几位大人物一切给的灵力,并且此办不好天帝会因此发怒到时,都难。

  钟舍听着不可思议,怎么一只兔子竟有如此大的威慑?

  钟舍百思不得其解,紧紧的盯着那只兔子,起初看不出子丑寅某来直到他想起自己是冥府帝君啊,时刻看灵力来源和灵根属性的。

  钟舍气沉甘田,眼睛散出一股淡绿的光,锁定在那小团子身上。

  钟舍见首先看到的,是一股温和但十分磅礴的灵气,相当夸张且这股灵气竟然与顾若槐如初一折,虽然不多但看得出也是几百年的底蕴对于一直兔子这灵力相当于让其脱胎换骨了一番。而紧随其后与这股灵力相缠绕的虽显然不及前一股,但这灵力的气息实在太过于稍有,金色的灵力配合着那龙族的气脉,钟舍傻眼了。

  他的下巴机会要掉下来时,猛地摇头自己不会是眼下了吧,这股灵力不用在思考也知道是谁的分明就是天上那九五之尊之人的……

  龙族的灵力与旁人不同,自带一种冲击力,钟舍看着那一团肉乎乎憨憨大睡的白团子,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开口问,这兔子是不是得了天帝恩赐。

  钟舍打量铜镜对面的顾若槐与东华,思索再三还是将到了嘴边的话,狠狠的咽了回去。其心想这兔子也实在命好的过了些,一直普通的兔子连的两位大人的灵力,再看看东华此时对那兔子的态度,着实心中有些嫉妒。

  他堂堂一届冥府帝君,都没得过这样的好处,也从未让这几位睁眼瞧过。

  “怎么?你可看清楚了?这件事儿你打算如何?”东华自然是知道,天帝那两千年的灵力是瞒不住钟舍的,但看其也是聪明没有将此话讲出来还是有些脑子不知与憨傻的部分轻重。

  钟舍讪讪一笑,有些尴尬这忙他可怎么帮?真要去找那几只怪物打架?自己肯定是不至于给自己送死了,但也会伤的不轻。以东华这老家伙的属性定是不会好好道谢,一定又是会冷嘲热讽一番。

  钟舍心里苦啊,可这白团子的忙显然是不帮,就是跟天帝作对。钟舍表情纠结,来回在铜镜面前踱步,顾若槐看着,微微挑眉。

  其最烦人在面前转来转去,本来他就是为了找个理由,把天帝的邀请给拒之门外这冥府帝君不答应便是最好的应了他的心思,可又想想白团子又觉得可惜,已经得了两千多年的灵力就这么放弃也甚是可惜。

  顾若槐思考着,嘴角一笑这定是又有了什么坏心思。

  顾若槐轻声:“冥府帝君,此时不急于一时,你大可好好思量时间还有的,都是神仙不怕你拖的久一点认真思索,这白团子得我一口气想去你冥府报道,最少也要百年了我自是等得起。”

  顾若槐此言一出,东华也跟着一笑,这老石头果然是老奸巨猾,若是钟舍磨叽过了时辰,那这宴会自然是不用去了。且不但如此他家白团子还白得了天帝两千年的灵力,这话让任何神仙精怪妖魔听了都够震慑,可谓是一举好几得。

  不但白捡便宜,还转了颜面,给这白团子得了一副灵根。

  东华缓缓的看了一眼,老谋深算的顾若槐,不禁佩服他还真是一直糖公鸡,这不拔毛也就算了还得从别人身上拔点好处,不知天帝听了会不会气晕过去。

  卯兔星君一听急了:“上神不可不可,这可是会误了大事儿的,小的没法和天帝交代。”卯兔星君对着铜镜对面的东华和顾若槐惊恐的说道。

  “卯兔,难不成你害怕东华公保不了你的乌纱帽?”顾若槐若有所思,带着几分挑衅和严肃对卯兔星君说道。

  “况且,卯兔你要知道是误了天帝,等我和东华给你求情好呢?还是我这白团子,一日不成,不可言语你来我长白山给我当兔与翻译好呢?”顾若槐笑的十分诡异,让卯兔星君一身的汗毛耸立。

  “东华公,你倒是帮帮小的这天帝……意思您是知道的,我若是处理不好我没法交差啊。”卯兔星君将最后一丝丝希望寄托在了东华身上,祈祷着他老人家能体量一下自己做小仙的苦楚。

  东华点点头,表示理解看向顾若槐:“要不先给卯兔星君求个情,就说这差事实在不好办,就算了吧。你也不知道要求难了些,可这话一出就不能收回,顾此那约定作罢如何?那往生果你要想,回头自己去一趟相比也就是两三下事情。”东华的言语轻松,一副此事对它们二人相当轻松。

  东华知道顾若槐心中的小九九,他自然也是不想参加小辈热闹的所以就算体恤卯兔星君自然也是不会答应卯兔的请求的。

  而钟舍站在一旁听着三人你一眼我一语的这样来回扯皮,有些烦?这是已经把他当电灯泡摆着了?说的轻巧他们这两尊大神很容易他就很难的样子,身为一代冥府的帝君竟被如此小巧还真是气煞他也。

  卯兔星君听着统建对面两尊大神,你一言我一语完全忽略他的问题着了急,赶忙上前拉住冥府帝君。

  “帝君,小的求你东华和顾若槐上神很容易能办到事情,若我这都求不来您相助……这……”

  钟舍听卯兔如此说,眼睛怒瞪:“老子还不信了,你们少瞧不起我不就是往生果吗?老子去!东华我告诉你,你少瞧不起我!你可别忘了我可是能与你对打上千招的钟舍!冥府的帝君,我自己地盘上我输不了!你给我等着老子就给你抢一颗果子回来,老子抢回来,你就跟我比试,我赢了你把我的那宝贝全都还给我!”

  伴随着钟舍的怒吼声,东华笑了笑手一挥关掉了铜镜。而逐鹿则心里叹气,冥府帝君啊您还真是经不起帝君的激,这下子好了东华公和顾若槐上神只需要等着收果子便好了。

  而卯兔星君,则对钟舍投去崇拜的目光,仿佛自己得到了拯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