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倚老卖老,厚脸皮
酌酒2020-04-22 16:323,263

  东华看着铜镜幻想另一边,一副气到暴走的钟舍露出一副贱贱的表情。

  “我们小朋友,什么事情让你如此气愤?怎么这脸如此红润,莫非是走火入魔了?”东华嘴上功夫依旧是那般气死人不偿命,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样子十分欠揍。

  “你个老东西,那往生果的孽债可是你自己弄得,你不知道吗?”

  钟舍看着东华那一副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若非此时隔着铜镜可能他真的就一把刀冲上去和其干仗了。

  “不是有你吗?我自然是不操心的,毕竟年纪大了操心多了容易长皱纹,那我岂不是亏了。”说着东华就用那十分做作的姿态,搔首弄姿一番,看的人想忍不住打他一巴掌。

  顾若槐在幻境里自然是看的清楚,甚是嫌弃的鄙视一番,这东华真的年纪越大就越发的不要脸面了。

  虽然他也没什么资格说他,毕竟他也算是这神仙圈里厚脸皮系列之最。

  “东华,你这歪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往生果是个什么东西,我才不信你和那老石头不清楚,竟然出如此难题还真是为老不尊你的很。”钟舍双手叉腰,挽着袖子如同圆规一般的姿势配上那凌乱中带着些许喜感的头发,十分滑稽。

  “老石头?”顾若槐虽然与东华隔着幻境,但其实他迈过去就是东华书房,因为钟舍那番话听的十分清楚,再加上其虽然上了岁数但耳朵可是出了名的灵光。

  至于钟舍自然是因为角度问题,并没有看清楚东华幻境对面坐着的人是谁,哪里清楚自己那番言辞,已经被老石头顾若槐听的一清二楚。

  “现在的小辈儿都这么不懂规矩了?当着你的面就感议论前辈?”顾若槐不可思议的看着东华,心想东华这些年也好歹对神仙们的礼法有所管教约束,怎么这个小辈竟敢如此狂言。

  顾若槐是不知道,这俩早就打是亲骂是爱的好些年了,也谁让东华老夺人所爱,态度不好也是正常的。

  “冥府的,不算天族虽是神仙,你也懂的与我们不同,下面向来彪悍些,没那么多礼数。”东华闻声,故作一副早已不指望的模样下了一子棋。

  “东华,你说谁不懂礼法!你到给老子说清楚,这种奇葩的过分的十分可恨的要求你们是怎么想出来的,咋不自己下来试试呢?那几个怪物你自己一手丢进去的,怎么你这是忘了?”钟舍听东华说自己不懂礼法,顿时越发气愤了,怎么他东华糊弄他们小辈的时候怎么就没讲过礼法啊。

  这发火儿怪的了他吗?这不都是他当初做的好事儿?原本好好的往生崖哪里有那几只骇人的怪物,不都是东华他老人家自己善做主张丢进去的?然后还让那原本很简单就能得到的往生果,搞了个奇葩机制,直接变的不可能完成。这前提就是还要那几个怪物的血搭配忘川水,灌溉往生树。

  “还有,我不算天族算什么?你倒是说说?怎么我待在冥界就不是天族的人了,我告诉你啊东华我虽然打不过你,但你也别给我乱放祖宗,我血统纯正就是天族!”钟舍对着东华强调着。

  “哎呦,我怎么记得冥府帝君,你母亲是鬼族一脉的,至于你的祖父好想也是魔界赤骨族,你父亲就不是纯正血统,钟舍你说你是纯正血统的天族好像也有些说不过去吧。”说话并非东华而是顾若槐,虽然他老人家懒的多管闲事,但毕竟活得久见得多,他们这些小辈儿的家族渊源还是清楚的。

  “额,我……我家的事情,你怎会比我清楚。”钟舍不知对面说话是谁,心中有些发虚但嘴上的阵仗定然是不会输得。

  “钟舍,我劝你还是不要和顾若槐这里争辩,你还是没出生我们就已经认识你父母了,别说知道你出子那一脉,若真要盘算起来估摸你这十几万年都和谁有过什么精彩我们都是清楚的。”东华补刀的说着,直接在钟舍头上插了两把大刀。

  钟舍别的不曾注意,唯有顾若槐三个字格外清晰的印在耳朵里。

  “尊神?”钟舍颤颤巍巍的询问,心想自己不会已经把他老人家得罪了吧,毕竟他们这些老神仙脾气向来古怪,尤其是这个出了名古怪的顾若槐。

  因为顾若槐极其不爱与各路神仙来往,又是个孤僻性子所以外界对他这座传奇一般存在的神物,可谓是充满了好奇以致于各种各样谣传版本颇多。

  而钟舍听到版本也是显得最为魔幻的一个,说顾若槐性格古怪,不苟言笑阴冷严肃,对小辈儿都十分苛刻,且礼法思极为重视。据传言曾有一个龙王的子孙得罪了他老人家,被其安排蛮荒呆了一甲子,回来时那个惨啊。

  其中也还有一段绯闻是,其与天地长子,如今天族太子生母,南海小王爷的四角恋,当年有人说其是受很大打击,才多年闭门不出的。

  “嗯,看来冥府帝君气性今日不小,怎么难道不知这往生果是我来要的?”顾若槐出声,东华也是配合将环境的位置调整了一番,这铜镜里的钟舍将二人都看了清楚。

  钟舍闻声尴尬,小心翼翼的低头挑着眼睛,看向铜镜对面的二人。

  钟舍也只见过顾若槐一次,还是东海龙王的宴会上今日在见,心里多少有些小小的激动……可当其一瞬间看到顾若槐,一副出浴‘美人’的样子着实吓了种舍一跳。

  毕竟当初在他面前出现的时候,顾若槐可是一副高冷仙气飘飘的上神,那气质相当不凡,美貌也是超过了女仙娥们的。

  可……

  钟舍上下打量透过铜镜,看着那幻境后的顾若槐差点掉了下巴,

  顾若槐周身是天池旁的景色,泛着天池泉水的雾气,四周满是松柏墨绿。其湿漉漉的长发打着卷,白色长衫隐约的有几分诱惑。

  顾若槐不太规整的衣服,露着些许白皙的皮肤,发梢上的水珠顺利脖颈花落,显得格外吹弹可破。

  “上神……”钟舍有些愣神,然后猛地赶紧谦逊的朝其问安。

  “上神,我只是不解,您为何要往生果,取这往生果十分不易,若非法力高强灵力深厚之人,恐怕三招都挨不过就会命丧往生崖那几只怪物之手,这东华公应该……与您提起过吧,毕竟那几只怪兽可是东华公亲自……”钟舍紧张的解释着,但话还没说完就被东华打断了。

  “你这是怪我年纪大又记性不好?你别说还真是,这活的太久很多事儿早就抛脑后去了。那几只怪物我掂量着没那么恐怖,以你的本事应该可以,不如就陪逐鹿他们走一趟。”东华大言不惭的说着,摆弄着手中的茶杯一副高高在上,你看着办的架势。

  钟舍被东华高高在上的样子气的不打一处来,愤怒瞪了其一眼:“东华我不管你怎么说,就算您二位尊神一起来压榨我,我也不敢啊。我要抗议!您倒是这话说的轻巧,嗷我们不惜命是不是,您觉得那几个怪兽好对付?我可不觉得,你也不想想,您是谁?我们是谁?我就问你我打架赢过你没有。”钟舍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自己确实不是东华的对手,每次都输的惨烈。

  “不对。”东华伸出手摆了摆,意思钟舍说的不对。

  “什么不对?”

  “谁说我打架了,我们上神只斗嘴不打架,打架那是你们小朋友,仙魔才做的事情。你们爱热闹,我们老胳膊老腿的不合适那种剧烈运动。”东华一副自己从未与其对打过的架势,堪比城墙一般的厚脸皮实在让钟舍郁闷。

  “哇,东华你还要点脸不,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去找你干一架!”钟舍气的不打一处来,每次东华都是这样子。

  这一天天,天天每的怎么就没个东西能把他给收了。

  “可别,你要是输了多丢人,毕竟你夫人可是魔界叱咤风云的女将军,输了回去是要跪家法的。”东华继续在其伤口上撒盐,而且撒的是十分欢脱,十分的乐此不疲。

  钟舍的夫人,是个武将家中有一个规定就是打架绝不能输,若是灰溜溜的输了就必须顶着家法跪着,等悟出失败原因才可。

  因为东华关系他钟舍可是没少跪!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他这跪的恐怕都快变成烂泥了。

  “东华你不要脸!倚老卖老不要脸!”钟舍怒吼着,发出一阵阵哀嚎。

  而东华和顾若槐呢,则都一副你奈我们如何,十分气人的一口同声道:“我们就是脸皮厚,倚老卖老也是本事。”

  两人贱兮兮表情,印在钟舍、逐鹿、卯兔星君眼里,分明就是赤裸裸的威胁,赤裸裸的恐吓。

  这两尊大神乍一看,竟然有几分流氓色彩。

  至于卯兔星君早已欲哭无泪,自己这究竟是什么命,为什么会被安排如此难料理的事情。

  那一瞬间卯兔星君竟有几分羡慕顾若槐的白团子,做一只普通兔子也是件美差啊。

  可其也明白,白团子并不普通,毕竟能入顾若槐法眼的,还真是万里挑一的幸运……

  只可惜他卯兔星君是没这个好命,眼下只能被天帝,和两尊大神压得透不过气,真是兔生艰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大腿拿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