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白日城
猴戏2020-03-28 17:223,482

  白日城,俞安历三月二十七日。

  小雨淅沥沥的下着,余默坐在门槛上静静的看着屋外,院子中的一颗石榴树已经萌发了绿芽,有了这场雨,想来过上几日,叶子也要长出来了。

  年仅只有五岁的余默,已经懂得了许多事情,比正常同龄人要多许多,这全靠脑袋里时不时闪现出的记忆片段,这些记忆片段包含内容很杂。

  前两天就有一段静坐无名心诀突兀的出现,余默以心诀而修行,整个人的精神都特别的充沛,身上也充满着力气,更有一些玄之又玄的感知。

  比如今天早上,刚起床的余默就心有所感,天气潮湿将要下雨。

  没成想刚吃完早饭,这雨就连绵不绝的下了起来。

  “这是修行。”

  余默在以前的记忆片段,总结出这种玄感的名称。

  在年仅只有五岁的余默眼中,这个世界的修行者很少,他只在热闹的大街上偶尔见到过几次,他(她)们穿着华贵,身配精致或刀或剑,身上散发的气势都让人胆寒。

  有次余默还看到两名修行者飞在半空中追逐,甚是羡慕。

  “不知道,我练的这种心诀以后可不可以飞在半空中。”余默歪着小脑袋嘀咕着。

  语音刚落,余默的眼前模糊了起来,灰蒙蒙的一道看不清相貌的身影,在浩瀚的天际御风而行,身影看不出男女,一瞬而至冲到他的面前,吓得小家伙赶紧闭上眼睛。

  想象中的冲击并没有来临,余默睁开眼睛,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骨碌碌的转着,就在刚才他的记忆又多了。

  这无名心诀果然能让人飞在半空中,余默兴奋的小脸红红的,闭上双眼迫不及待的开始运转无名心诀。

  院门口余父忙碌着收拾面摊上的拉车,余母则是在旁指挥着,这个小家的主要收入都是靠面摊,每天凌晨到午间都会出去卖面,日子过的虽然有些紧巴,但胜在充实。

  “诺,当家的你看,你看啊。”余母拉扯着丈夫让他看儿子。

  余父瞟了一眼就又忙着把大伞固定在拉车上,笑着摇摇头。

  “嘿,你不感觉咱儿子怪怪的,神神叨叨的,也不像其他孩子一样吵闹爱疯,别不是有什么毛病吧。”余母压低声音担忧道。

  余父则不认同,开口宽慰道:“男孩子都这样,我小时候也是不太爱玩,还想着练武成为大侠闯荡江湖,你是瞎担心自己吓自己,等默儿再大点去读书就好了。”

  “……”

  又过了会,两人收拾妥当将要出门,余母隔老远嘱咐儿子别乱跑,见余默不理她刚要去教训一下小家伙,余父赶紧拉着她往外面走。

  耳边听着车轱辘压在路上的声音,余默又把眼睛睁开了,刚才在运行无名心诀的时候,父母两人的对话,他都听的一清二楚,而且记忆中又多了一套拳法,他迫不及待的想练上一练。

  起身、出拳。

  一整套拳法足足打了将近一刻钟,余默像是打了无数次一样顺畅,竟然越打越兴奋,整整打了五六个来回,要不是一拳把石榴树打折成两截,自己吓到自己,他还能打几套拳法。

  这个拳法的名字也是有的,名叫三十六拳,并不是它只有三十六拳,而是一拳比一拳重,很少有人能在此拳硬接上三十六拳的。

  给人的感觉就是,敌人如果挨上一拳,如果不快速抽身,会被动的被后面的拳法一直追击,直至停手。

  这三十六拳感觉挺厉害的,要不要拿隔壁的小胖练练手。

  余默想起了之前小胖推过他一次,随即摇摇头,他想到了石榴树被打成两半的事情了,万一把小胖打两半,父母非揍死他不可。

  就在余默犹豫要不要找小胖练手的时候,门口出现一个鬼鬼祟祟的干瘦老头,当这个干瘦老头看到院中的余默时,那双绿豆眼散发着精光。

  “小朋友,你家里人在不在,我嘴渴的厉害,可不可以让我进来喝点水。”干瘦老头边说边朝着余默走去,双眼还时不时的四处打量。

  直觉告诉余默这干瘦老头不是好人,他刚要阻止,干瘦老头已经走到他的身前,只见他从怀里掏出一些粉末往余默脸上撒去。

  “阿嚏”

  余默打了一个喷嚏,警觉的退后了几步,双眼疑惑的盯着面前的干瘦老头。

  “咦”干瘦老头轻咦出声,嘴里小声嘟囔了几句方言,便眼露凶色的抓向余默。

  这个时候余默已经确定这干瘦老头没安好心了,也不慌张,弓步扭腰一拳就击在干瘦老头的手指上,这个动作很快,基本上就是干瘦老头刚抓了过来,马上余默就击出了这一拳,等干瘦老头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咔嚓”

  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干瘦老头疼的佝偻着腰,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见余默气势汹汹的还要上前揍他,干瘦老头忙用左手打着摆子,口中硬是挤出一丝笑意道:“娃娃的力气可真大,我刚才是给你闹着玩的,老头我就是来借水喝的,不借就不借,老头我走就是了。”

  余默毕竟只有五岁,就算时不时出现的记忆片段,懂的比同龄人要多,但总归还是孩子,听到这个老头这样说,也不好再下狠手了,愣了一下,很不客气的说道:“你出去,不然我还打你。”

  “马上走,马上走。”干瘦老头用左手拖着右肘慌忙的跑了出去。

  见余默没追出来,干瘦老头长出一口气,但马上被手上的疼痛取代,慌忙的驾着停在不远的马车行去,东拐西拐的来到一处偏僻的民居内,刚下车,就有两个壮汉迎了了上来。

  一名壮汉掀开马车眉头一皱道:“张老七,你怎么回事,出去这么久,货呢?”

  被唤作张老七的干瘦老头也不客气嚷道:“还好意思说,你们给我的迷药一点用都没有,害的我被人打断了手臂,我还没找你们算账,你到好意思责怪我了。”

  张老七说完也不理壮汉,“哎呦”着朝着屋里走去。

  另一名壮汉劝道:“你可别惹这张老七,听说他儿子可是上面的人,咱管事的还要敬上三分,听他说,过几天他儿子就会过来。”

  “他儿子真是二十大盗的当家?”

  “我也不太清楚,反正你别惹这老头就行。”

  “……”

  另一边刚摆好摊位的余母,听到几个客人谈论这白日城里失踪了好几个孩子,立马想起来,出门的时候忘记把大门锁上了,忙小跑着回家。

  气喘吁吁的余母看到半关的大门,心里咯噔一下,推开大门看到余默还在那里盘腿闭着眼,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在看到院中折断的石榴树,气马上就上来了。

  “你这熊孩子,装的还挺像样子,这石榴树好好的你干嘛把它折断。”余母掐着腰还有点气喘的说道。

  余默眨眨童真的大眼睛没底气的解释道:“大风刮断的。”

  余母没好气的轻轻拍了几下儿子的后背,说着气话:“风有那么大?怎么没有把你刮跑,别在这里傻坐着了,跟我一起去摊位上吧,听人说最近城里失踪了好几个孩子,娘也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家。”

  余默任由余母拉着他走,心里则是想着干瘦老头之前的所作所为,想来母亲说的城里失踪的孩子,很大可能是和干瘦老头有关系,他在考虑要不要告诉父母。

  最终余默还是不打算说出来了,第一个原因给父母说了,父母除了多担心一点忙都帮不了,第二个原因就在面前。

  此刻余默坐在摊位的小椅子上,余父忙着做面食,而余母则是帮着端面和擦桌子,就在刚才穿着官府衙役捕快衣服的差爷,明目张胆的在这里吃了一顿霸王餐,这报官能有用吗?

  最讽刺的是,有几名帮派来收安全费,这位差爷竟然和那领头的打起了招呼,可真有意思。

  余父则是习惯了一样,也未向差爷要饭钱,那领头的刚来,就把准备好的铜钱递了过去,余母也没多说什么,显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余默眨眨大眼睛,目送这两波人离开,心里堵得慌,但他很安静。

  面摊忙的时候,余默会起身帮忙收拾碗筷和擦桌子,不忙的时候就静坐在椅子上发呆,看着雨落在水洼里,凉风吹着行人瑟瑟发抖,几只鸟儿在屋檐前避雨叽叽喳喳。

  不自觉的无名心诀在身体自动运转,一股股暖流在身体四处游荡,涨的余默小脸红彤彤的。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雨已经停了下来。

  面摊前来了两位特别的人,一位身穿青衫的女子,骑着一头棕红色的骏马,另一位则是白衣白马的男子,两人都手握有佩剑,女的漂亮男的英俊很是般配。

  “女侠少侠吃点什么?”余父开口问道。

  两人点了吃食,便寻了一个桌子坐了下来,小声谈论着什么。

  余默只是起初多看了两人一眼,便没有兴趣了,他们并不是修行者,只是普通的练武人,自从修炼了无名心诀,修行者和练武人在他心里已经区分开了,两者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青衫女侠压低声音道:“师兄,城里失踪了好几个孩子,我们要不要调查一下。”

  白衣少侠轻皱剑眉思考了会才开口道:“师傅和师叔还有几日才来,我们可以调查一下,但千万别打草惊蛇,等师傅来了在出手,咱们这次的目标是二十大盗的残余几盗。”

  青衫女侠马上露出了笑容,随即像是想到什么,脸色又不好看了,恶狠狠的道:“这些官府的人真是一群饭桶,城里失踪了这么多孩子,也只是走走样子随便查一下。”

  “嘘”

  白衣少侠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对师妹道:“那些不是我们管的事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道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道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