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汤婆婆(中)
程十三2020-04-10 17:093,295

  萧和顿时手足无措起来。

  “是不是烫到了?还是不好喝?我这就去给您换一碗别的汤,排骨汤怎么样?”

  老人还是在掉泪,也不说话,一边掉泪,一边小口小口的喝汤。

  萧和默默的看着她。

  老人抬起头,舔了舔嘴唇,忽然对他裂开没有牙的嘴,笑了笑。

  “……谢谢你,伢子。”

  她说完这一句话,伸出瘦骨嶙峋的手,很慢很慢的掀开了腿上的被子。

  萧和猛的退后一步,脸色一瞬间就惨白了下来。

  他从没想过,会看到这样一个情景。

  棉被下是一片红褐色的污浊,老人的双腿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团破碎的烂肉和骨头渣。

  而有一条路在她身下缓缓出现,那条路是白色的,发着光的,在夜幕下尤为刺眼,老人拖着身后的一摊血痕,极慢极慢的,爬上了那条路,没多久,便随着那条路一起消失了。

  街道又恢复了寂静,没有老人,没有血污,只有漫天风雪,还有那已经结成了冰没有一丝热气的汤碗。

  萧和转身看俞桑君。

  自始至终,俞桑君都是沉默的,他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他只是静静的看着。

  萧和问道:“你一开始就知道?”

  俞桑君点头,说:“是。”

  “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需要学会分辨人与非人,不然以后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会更多。”

  “这种情况也没什么不好。”萧和道:“如果没有我,她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离开。”

  其实在老人消失的时候,萧和隐约想起来了什么。

  他是听说过这个老人的。

  学校附近的商业街后街有个老乞丐,在一个非常寒冷的夜晚,被车压死了。

  那是一个面包车,司机刚喝了酒,车被他开的横冲直撞,加上老人缩在角落里,司机没注意到她,于是面包车冲到了路边,车轮从老人的双腿上碾过,司机感觉到颠簸,这才发现自己压了人,但他没有将老人送去医院,而是慌慌忙忙的把车开走,逃逸了。

  当时是深夜,没有人经过这条街道,老人拖着被碾碎的腿爬了一段路,但求救无门,最终失血过多,就这么去世了。

  当时这个传闻被传的沸沸扬扬,附近学校的学生都听说了有关老乞丐的故事。

  他们说,死去的老人其实是有孩子的,还是两个,但两个儿子都不孝顺,不愿意赡养老母亲,将老母亲当皮球一样踢来踢去,最后小儿子最先厌烦了,直接将老人赶出了家门。

  寒冬腊月的,老人一个人在街边靠乞讨过活,她冻的要命,有人路过她身边,会出于怜悯给她一些钱,但她都会说上一句,说她不要钱,她太冷了,想喝碗热汤。

  但人们都很忙,给钱都已经是大发善心,谁会浪费自己的时间跑到远处的餐馆里去给一个乞丐买一份汤呢?

  直到她惨死街头,她也没有喝上一碗汤。

  于是那汤,变成了她的执念,她停留在这里,就是想喝上那么一碗汤,了结了愿望,才能安心离开。

  只可惜,没有人能看见她,她便等了好几年,直到这个同样寒冷的夜晚,萧和凭借那双眼睛看到了她,停在她身前,双手递过了那只碗。

  俞桑君道:“往后你再看到这些,要记住,不能随意插手,更不能与灵魂对视。”

  “为什么?它们也许需要帮助,就和刚才的老人一样。”

  “这对你没有好处。”

  “我做这些事从没想过要得到什么好处。”

  萧和莫名觉得心头有些堵,他看着俞桑君,声音淡了下来。

  “神仙都是这样冷漠的么?”

  俞桑君看着他,没有说话。

  萧和第一次不想理会那个神仙,于是他转身快步离开,自己回家了。

  俞桑君在那条街道站了很久,一直低头沉默,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直到一声嬉笑从他身旁响起。

  “他若是改不掉热心肠的这个毛病,迟早有一天会吃亏的。”

  时雨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她站在俞桑君身边,用脚尖在雪地里画圈圈。

  “年轻人火气还是太大了一点,他没弄明白,你这样嘱咐他,是因为担心他。”

  俞桑君微微侧身,看着她。

  “何事?”

  意思是你跑过来又有什么事。

  时雨便想,这人分明刚才对萧和还说了很多话,可到她这里永远都是一两个字,这实在太不公平了一点吧。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玩了吗?”

  俞桑君转身便走。

  时雨连忙跑过去拦他。

  “好啦好啦,有事找你啦。”

  她从口袋中掏出了手机:“都说入乡随俗嘛,虽然可以用神力来传递消息,但人类研究的这个小东西还挺有趣的,我和姐姐都办了个号码,我这次是奉姐姐命令来和你交换联系方式的。”

  俞桑君停顿片刻,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看着俞桑君盯着手机不动,时雨眨了眨眼睛。

  “……你不会是还不知道这个怎么用吧?”

  “……”

  “哎……好歹也是个神仙嘛,怎么接受新事物这么慢,你也太落后了点吧。”

  时雨拿过俞桑君的手机,三两下在手机里输入了两个号码,又把手机还给了俞桑君。

  “哎呦,手机还是最新款,萧和帅哥哥真是人傻钱多,这么好的手机给你用实在是太浪费了一点。”

  俞桑君继续沉默。

  时雨道:“那你总该知道怎么接电话打电话吧?”

  俞桑君想了想,点了点头。

  于是时雨放心了。

  “这样就行了,以后我们就用这个联系哈,我就先走了。”

  时雨蹦蹦哒哒的准备走,忽然又停顿了脚步。

  “……看你这个神情,你似乎是准备去做些事情?”

  俞桑君没说话,似乎是默认了。

  “好吧好吧和我无关,但小心点哈,你可是监察者,别不小心给自己惹了麻烦。”

  俞桑君没有理会时雨这句话,他转过身,几步便消失了身形。

  留下时雨在后面碎碎念。

  “谁说这人最守规矩来着?这分明就是最能乱来的嘛。”

  ——

  萧和有两天的时间没见到俞桑君。

  他其实也是明白的,俞桑君那天说的话是在他的角度考虑的,但当时他就是一股火上来,不管不顾的说了那么一句。

  萧和有点后悔。

  本想亲口道歉的,但俞桑君自那之后一直没有回画室,萧和犹豫又犹豫,最后给俞桑君发了道歉的短信过去,也不知道俞桑君会不会看到。

  因为心里有事,所以萧和画画的时候难得的没有了往常自然闲适的心态。

  期间孟安娜来过一次,一进门就开始四处望,萧和很无奈的叹气:“别看了,他不在。”

  那天虽然走的仓促,但俞桑君还是一挥手抹了孟安娜的记忆,那些诡异的事情她不记得了,但她却记得最后出现的俞桑君。

  乖乖,那可真是世间少有的美人,她看一眼就再也忘不了了。

  没有见到帅哥哥的孟安娜“哦”了一声,有些失望。

  于是她开始了满屋子闲逛,看了看萧和的画,啧啧两声。

  “老萧啊,你今天不在状态啊。”

  “……”

  连孟安娜这种一点艺术细胞都没有的人都能看出问题,可见这幅画画的有多失败了。

  萧和毫不犹豫的用刮刀毁了这幅画,继而叹气。

  他现在也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被这双眼睛看到的东西影响了,还是被俞桑君那个神仙影响了。

  见萧和心情不佳,孟安娜识趣的没有多在画上唠叨,反正她来这里的目的也不是为了看画的。

  “老萧啊,那个啥,我打听一下哈,那个帅哥哥究竟是做什么的?有女朋友了没?”

  萧和挠了挠头,不擅长撒谎的他很是无奈。

  “你还是别在他身上费心思了,你们两个是没结果的。”

  “为什么啊?一切皆有可能!”

  “真的没可能。”

  “为什么没可能?”

  孟安娜美眸一瞪。

  “他长得帅我长得美,我们不般配吗?还是说他已经有女朋友了?那样也没关系,我可以把他抢过来嘛!”

  萧和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总不能说那家伙是个神仙,绝对不可能和神话小说似的和凡人姑娘谈恋爱。

  若他这么说了,恐怕孟安娜直接就要把他送精神病院去。

  见萧和表情和吃了苦瓜一样难看,孟安娜怔了怔,忽然深吸一口气。

  “……他不会是个gay吧?”

  想想俞桑君,再瞅瞅萧和,孟安娜眨了眨眼睛,思维一下子就飞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

  萧和被孟安娜的话惊到了,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孟安娜,你就不能有点正常人的思维吗?”

  话音刚落,门忽然被拉开。

  萧和和孟安娜同时身板一僵,看向了缓步走进来的男人。

  突然回来的俞桑君完全不明白此刻那两个人的微妙心情,他神情是一如既往的清冷淡漠,只是眼眸微垂,长睫微颤,看起来有些疑惑。

  “你们说的,那是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从天而降(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从天而降(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