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汤婆婆(下)
程十三2020-04-10 17:093,308

  萧和一个激灵站了起来。

  “什么也不是!什么也没有!我们什么也没说!”

  孟安娜瞅瞅这个又瞅瞅那个,很想对萧和说一句:欲盖弥彰。

  但出乎她意料的是,俞桑君听了萧和的话之后便点了点头,没有继续问下去了,而是看向了孟安娜。

  “出去。”他说。

  “??”

  孟安娜觉得自己耳朵可能出现了什么问题。

  俞桑君脱下外套,看了看萧和一塌糊涂的画,又对着孟安娜补充了一句。

  “出去。”

  “……你让我出去?”

  夭寿啊!她孟安娜向来都是被众星捧月的,多少男士请她上门她都不去,而现在,俞桑君居然要她,出去?

  孟安娜被气的够呛,萧和也被吓的够呛。

  他连忙连推带拉的把怒火上升就要破口大骂的孟安娜拽出了房子。

  “……你今天先回吧,改天再过来。”

  “我不!还没有人这么对我呢,他这人怎么回事的啊?趾高气昂的看不起谁啊?”

  萧和一头冷汗,感觉屋里屋外这两个人他谁也惹不起,好说歹说的又哄又劝的,才把气炸了的孟安娜弄了回去。

  重新回到房子里的萧和一脸无奈。

  “……俞神仙,安娜她哪里惹到你了吗?”

  “她身上有从鬼手那里沾到的浊气,还没完全散尽。”

  “所以?”

  “对你的眼睛不好。”

  萧和刚才还有些翻涌的情绪一瞬间就平静下来了。

  他摸了摸自己眼睛上还没好的伤口。

  原来这位俞神仙是在为他考虑。

  想来想去,不知道说什么,于是便干巴巴的道:“……谢谢……还有,关于那天晚上我说的话,我要对你道歉。”

  俞桑君微微皱眉。

  “你说了什么话?”

  敢情这位神仙压根就不记得这件事啊!

  萧和正要把那句话重新说一遍,忽然门又开了。

  任海洋扛着萧和专门定制的画框唠唠叨叨的走了进来。

  “哎呀我跟你说,你这次画展一定要好好准备,我还指着拿你签名去卖钱呢!”

  萧和忍不住想,平时他这里个把月都没个人来的,今天这是刮了什么风,一个两个的都这么想念他,这是来开茶话会吗?

  任海洋絮叨半天,忽然看见安静站在花草前静立的俞桑君,先是呆了呆,继而过去介绍自己。

  “你好啊,我叫任海洋,是萧和兄弟,以后多关照啊!”

  任海洋对着俞桑君伸出了手,但俞桑君只是看了他一眼,便将视线转到了一旁。

  任海洋的手还伸着,很是尴尬的缩了回来,又撤回到萧和身边,小声道:“你这位租客,挺怪啊。”

  这已经不算怪了,更怪的任海洋还没见过呢。

  幸好任海洋也不是较真的人,俞桑君不理他,他也就不往上凑了,只是一直在萧和旁边说话。

  “对了,你看新闻了没有?咱们大学城那里发生车祸了!”

  “车祸?什么车祸?”

  “一个卡车司机喝醉酒了,在马路上狂飙,正巧两个男人当街打架难舍难分的,面包车冲着他俩就撞过去了,现场那个惨呦。那两人一个断了只手,一个断了条腿,那手那脚被车轮碾的跟渣似的,救都救不回来,这辈子算是毁了……”

  任海洋“啧啧”两声,继续喋喋不休。

  “对了,那两个人还是亲兄弟呢,为了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打起来的,那狠劲儿,恨不得把对方打死才罢休,要不是因为这一场车祸,没准他俩中间真的得死一个。”

  “……都是亲兄弟,何必呢?对了,那司机呢?”

  “我正要跟你说呢,也真的是有点邪门,那司机一下车就开始哭,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对在场的人忏悔,还说他这不是第一次撞人,之前还有一次,是一个老太太,他把人家腿压断了之后跑了,那老太太就是之前在咱们学校附近乞讨的那个,原来就是死在他手里的,也真是可怜。”

  萧和一下子就怔住了。

  他看向了俞桑君。

  任海洋没察觉到房间里顿时变得诡异的气氛,还在自顾自的说着。

  “后来警方一查,这两个断手断脚的人刚好就是当初死去的老人的儿子,不想赡养老人,把老人赶出来了,这也真的是因果报应,活该这三个人有这样的下场。”

  任海洋凑到萧和身边,有些神秘兮兮的道:“萧和,你说这算不算是举头三尺有神明?做的孽早晚都要还的,老天爷看着呢!”

  “是的,所以人还是要善良点,没准神明就在我们身边。”

  而且就在这个房间。

  任海洋又说了一大堆,最后从萧和画室里顺手拿了一个苹果啃着走了。

  送走了任海洋,萧和走到俞桑君身前。

  “是你做的,对吧?”

  俞桑君点头。

  萧和沉默片刻,继而道:“对不起,之前那样说你,你是一个好神仙。”

  俞桑君看着他,忽然道:“我饿了。”

  “啊?”

  “想吃面。”

  俞神仙转移话题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快,萧和怔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着急忙慌的去厨房,一边煮面一边忍不住腹诽。

  神仙果然是神仙,心怀宽广,就是这个神经太跳了一点,他有点跟不上。

  虽然俞桑君说想吃面,但萧和当然不会只给他做面,毕竟那样实在太寒酸了一点。

  两碗面,三道菜,两素一荤,都是萧和最拿手的。

  俞桑君吃的认真又斯文,每样菜都动了筷子,他模样始终淡淡的,萧和摸不清楚俞桑君最爱吃的是什么菜。

  不懂自然就应该问。

  “你有没有什么喜欢吃的食物?”

  俞桑君想了想,回答的认真。

  “你做的。”

  “我做的?”

  意思是不是他做的菜比较好吃,俞神仙喜欢吃他做的菜?

  “嗯,手艺不错。”

  得到了神仙夸奖的萧和谦虚摆手。

  “只是家常菜而已,大约是因为你只吃过我做的菜才会这样觉得。”

  俞桑君没有再接话,安静吃饭,吃光了一整碗米饭,等他放下筷子的时候,碗里干干净净的,连粒米都没有剩下。

  这顿饭的主厨萧和很有成就感。

  见俞桑君吃完了饭又穿上了外套,萧和问道:“你又要出去办事吗?”

  “嗯。”

  “那个犯人,很难抓吗?”

  “嗯,它隐藏在普通人的身体里,很难找到他。”

  萧和“哦”了一声,从钱包里抽了一些钱出来递了过去。

  “我也不知道你又要在外面待几天,拿着这钱,饿了就找餐厅吃饭。”

  俞桑君接过钱看了看,朝着萧和伸出手,再一次拿出了那明晃晃的大珍珠。

  “交换。”

  “……我这钱可没你的珍珠值钱,你还是收起来吧。”

  俞桑君收回手,再伸出来,手里躺着一枚蓝宝石。

  “交换。”

  “……你从哪弄得这些东西?神仙家里都有矿的吗?”

  见萧和还不收,俞桑君又换了一块金子出来。

  “交换。”

  “……好了我知道神仙都很有钱了你可以不要刺激我了。”

  萧和欲哭无泪。

  “我不是贪心的人,你之前给我的珍珠已经价值不菲,我理所应当把差价补给你的,算下来我现在还欠你不少,所以你以后可以不要把这些宝贝拿出来展示了。”

  俞桑君这才收回手。

  萧和也松了一口气。

  俞桑君看向了萧和的画。

  那是一片茂密的树林,一只鹿在林间静卧,鹿角很长,鹿头微微耷下来,画外人一眼望过去,便会感觉到画中鹿的失落。

  萧和的画向来是积极向上的,活力满满,还是第一次出现给人这样感觉的时候。

  所以孟安娜才会在看见这画的第一眼,说萧和今天状态不对。

  萧和干笑了两声。

  “这幅画毁了,我会重新画的。”

  “可以继续画。”

  俞桑君对着那画伸出手,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伴随着他手指轻点在画板上,一阵淡淡的白光从他手掌间渗透出来。画上刮刀留下的痕迹一点点的被修复,画中的小鹿忽然就像是有了生命一样活了起来,它在画中抬起头,蹦跳了几下,继而看着画外,还眨了眨眼睛。

  萧和几乎看呆了。

  差点就把一句平常不会说的“卧槽”喊出来了。

  他看着那小鹿嗅了嗅旁边的树叶,又用鼻子去碰了碰俞桑君手指落下的地方,继而垂头对俞桑君行了礼,最后气宇轩昂的站在树林中,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画外,动作一点点的停止了下来。

  白光消失,画面静止,同是一幅画,但画面变了,给人的感觉也完全不同了。

  萧和很喜欢现在的画。

  他对俞桑君佩服的五体投地。

  俞桑君看起来也很喜欢现在的画,看了好一会儿,才在萧和接连不断的恭维声里走出门去了。

  萧和对着那画左看看右看看,找不到什么可以继续画的地方,觉得现在的画就已经很完美了,于是他找了墙面上最显眼的一个位置,把那画挂了上去。

  这可是他和俞神仙共同完成的作品,可得好好收藏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从天而降(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从天而降(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