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灵界(上)
程十三2020-04-10 17:093,286

  隔天萧和去出席一场艺术活动,活动还没结束了,他就接到了邻居的电话。

  邻居说,他画室的窗户正在冒烟,呛人的很,让他赶紧回去看看。

  萧和也顾不上活动不活动了,利索麻溜的滚去了画室,一进门,就看到浓烟里站着一个清瘦的人影,用看指头猜都能知道那人是俞桑君,他冲上去就把那人给拽出了门。

  萧和看着依旧神情平淡的俞桑君,只觉得脑壳有点痛。

  “……发生什么了?怎么变成这样了?”

  俞桑君微微皱了皱眉,似乎也有一些费解。

  “做饭,然后,炸了。”

  “……”

  萧和捂着口鼻重新冲进房子,找到厨房,便看到了冒着滚滚浓烟的锅,还有被炸的焦黑的壁柜。他还找到几块焦黑的方便面面饼,稍微一碰,就碎成了黑色的渣渣。

  把门窗都打开放烟气,萧和坐在房子外的院子里,看着俞桑君犯愁。

  他知道这个人在某些方面有些不太正常,可他没想到,俞桑君在生活技能方面会如此的白痴。

  “以后你不要用厨房了,等我来给你做饭吧。”

  厨房被炸一次就够了,他真的不想再迎来第二次了。

  俞桑君看了萧和一眼,对着他伸出了手,手掌上明晃晃的大珍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那光芒刺的萧和眼睛都在痛。

  “赔钱。”他说。

  萧和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这个人动不动就拿价值连城的珍珠来说事可还行?

  “……十个厨房加起来也没你的珍珠值钱,你还是收回去吧。”

  俞桑君微微侧头,似乎在思考什么,没多大一会,他又一次伸出了手,上面的珍珠变成了一颗硕大的红宝石。

  萧和的下巴都要惊掉了。

  这个家伙究竟从哪来的?怎么就有这么多宝贝?专门养蚌还是家里有矿?

  见萧和没反应,俞桑君缩回手,又伸出手。

  好嘛,这一次他手心上的东西又变成了绿油油的翡翠。

  萧和:“……好了我知道你很有钱,但我真的不用你给钱,你之前给的珍珠还没花完呢。”

  俞桑君这才缩回手,也没再伸手,那些各式各样的宝贝也没再拿出来。

  两个人站在房子外,等烟散了,又找人来把厨房坏掉的橱柜给收拾了,天色也暗了,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为了填饱自己和俞桑君的肚子,萧和去了刚收拾好的厨房,简单做了几个小菜端到餐桌上,招呼俞桑君过来吃。

  俞桑君便老老实实的坐在椅子上安静吃饭,他似乎不挑食,什么菜都吃,吃饭的时候也是安安静静的。

  萧和以为这个人遵守传统的“食不言寝不语”规矩,也不敢说话,两个人沉默的吃,俞桑君却忽然发出了声音。

  “近期不要去西边。”

  萧和微怔:“西边?历城区?为什么?”

  俞桑君淡淡道:“不安全。”

  萧和想了半天,琢磨这这个不安全是怎么个不安全,难道那边出现了小混混扎堆?可现在是法治社会,再怎么也不会当街沿路抢劫吧?

  见萧和满脸疑惑,俞桑君也不解释,吃完了饭便径自出了门,萧和一个人刷着碗,透过窗户看到那人站在路边,似乎是要打车,但他也不知道要挥手才会有车停……后来大约是急了,居然直接跳上了一辆行驶中的车,坐在车顶跟着车走了。

  目睹这场面的萧和:“……”

  这人是妖怪吧?这种动作也能做到?

  这可真的是……夭寿啊!!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萧和看到了城市新闻,一个男人坐在一辆车顶随着车疾驰,引交警狂追十八条街之后,车终于被逼停了,警察这才发现车里的居然是一名正在被通缉的逃犯。

  交警憨厚的笑着接受采访。

  “怪不得司机被狂追还一直不停车,多亏了车顶上的这位先生,用另类的方式将我们的目光引到了这辆车上……啊当然这种做法是不可取啊,哎?那位先生呢?怎么一瞬间就没影了?”

  镜头在周围晃了一圈,俞桑君连个影子都没有,一群人一头雾水,电视机前面的萧和一头冷汗。

  他很确定,俞桑君的目的才不是抓什么逃犯,他就是想打个车,无意间找了逃犯的车罢了。

  萧和简单收拾了一下画室卫生,给花花草草浇了浇水,之后回了家,刚到家,他就接到了任海洋的电话。

  “老萧啊,我跟你说,我刚才看到了一个男人老神在在的坐在一辆车顶上,后面七八个交警狂追哈哈哈可笑死我了!”

  “……哦,如果你要跟我说的就是这事那我挂了。”

  “哎别呀,我要跟你说的还有别的事,有一个海外画家詹姆斯来我们这开国际画家交流会了,邀请参会的画家里有你的名字,我今天刚好路过,听到这件事,顺便帮你领了邀请函。”

  “那谢谢了,对了,交流会地址是?”

  “历城区海棠路5001号。”

  “……”

  萧和觉得自己有点惨,他拍了拍额头。

  “我说,我能不去吗?”

  “都被邀请了为啥不去?多好的机会啊!”

  “有人跟我说,历城区那边有点危险。”

  “有个屁的危险啊,地震了洪水了还是外星人侵略地球了,你可别听那些阴谋论者瞎说,我们国家国泰民安繁荣昌盛哪有什么危险地方啊!”

  萧和听的头疼,扔下一句“行行行去去去”就把电话挂了。

  任海洋的话痨属性可真的是让人无奈。

  一夜好眠,萧和隔天就去了场地,在外面遇到了任海洋,领了邀请函,随后进到了会场里。

  任海洋很兴奋,全程都在盯着会场里的一些女艺术工作者的屁股看,有一个女记者上来搭话,任海洋连忙屁颠屁颠的显摆着学识跟那记者走了。

  被扔下的萧和安静的欣赏四周摆放的一些画作,忽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是一个面容精致又妩媚的女孩子,她穿着张扬的红色长裙,和同样大红色的樱唇相得益彰。

  萧和有些意外。

  “安娜?你怎么在这里?”

  女孩子名叫孟安娜,是他发小,两个人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但他们的关系就是非常亲密的朋友,玩玩闹闹第一,和爱情半点边都沾不上。

  孟安娜嘿嘿笑着,指了指远处一位正在高谈阔论的西装男。

  “我新谈了个男朋友,是个做雕塑的艺术家,我是跟他一起来的,我就知道一定会遇见你。”

  孟安娜是做模特的,身段窈窕长得漂亮,有些虚荣神经大条,终身以嫁给富二代或者富二代他爹为目标,一个月前的男友还是某位富商,一个月后又换了现在这个雕塑家,萧和知道他换男友就像换衣服,所以也没觉得多意外。

  孟安娜道:“不是说这是交流会吗?你怎么自己在这里傻站着,去找别人交流啊!”

  萧和笑了笑:“我不太擅长和陌生人谈论专业上的问题,我就在这里看看画就可以了。”

  孟安娜道:“就知道你这一点还是没变,反正我知道你画的好看就行了……哎对了,我正好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呢。”

  孟安娜神秘兮兮的,让萧和起了很大的兴趣。

  “什么事?”

  “我男朋友很喜欢收集一些很有年代感的艺术品,这一次他就找到了一个好东西送给我,特别好看特别霸气,等哪天我带到你那里去让你看啊!”

  孟安娜就是这样,有什么事情都喜欢和别人分享,她的衣服她的包她的车她的房子,她的所有事情,几乎都会和萧和说。

  萧和笑着点头说好,孟安娜对着他眨了眨眼睛,随后扭着腰往男朋友那边去了。

  在交流会上待了半天,和一些长辈艺术家聊了聊对艺术的理解,又欣赏了一些画作,萧和感觉再待下去也没什么必要了,便独自从会场里走了出来。

  开车路过手机店的时候,萧和想着俞桑君那个家伙还没有手机,想联系他有些麻烦,便干脆进去买了一个出来,在联系人那里存上了自己的号码。

  刚出手机店,萧和忽然感觉到头顶有些发麻,他下意识的停顿了半秒,忽然一个巨大的冰凌从楼顶掉下来砸到了他的身前。

  碎掉的冰凌四处飞溅,溅了萧和一身,

  冰块碎掉的声音伴随周围路人的惊叫炸响了整条街道,萧和退后一步,只觉得脊背发凉。

  因为在那一瞬间,他听到了声音。

  很细很细,又很尖很尖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围绕在他身前。

  “……好讨厌啊,这个人好讨厌啊。”

  “……就是啊,为什么要把我们抓回去啊!”

  “……我们杀了他吧,杀了他吧……”

  萧和不由慌乱起来,他向四周看去,但并没有看到发出那声音的东西。

  而就在这时,他又听到了那声音。

  就响在他的耳边。

  “……哎呀,失败了,没能砸死他……”

  “……没关系,我们再试试嘛……”

  忽的一阵风吹来,萧和只觉周身的皮肤都在刺痛,他心跳的快要从喉咙里冲出来,来不及多想,转身便跑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从天而降(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从天而降(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