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有神自远方来(上)
程十三2020-04-10 17:093,356

  忽然一声巨大轰鸣响起的时候,是在深夜里。

  彼此全世界似乎都已经陷入了深眠,万籁俱寂,这一声巨响惊醒了许多人的好梦,有人骂骂咧咧的翻个身继续睡,也有起身去查看情况的。

  萧和便是后者。

  他披上衣服,走到阳台往声响来源看,因为距离远,倒是什么都没看到,但不知道是不是幻觉,他似乎看到远处的那一片天空微微泛红,是很不吉祥的颜色。

  因为这一声巨响,萧和顿时没了睡意,长夜漫漫,总不能这样浪费时间,于是他穿上衣服出了门,准备去工作了。

  萧和是一名画家。

  还是一名年纪轻轻的画家。

  萧和毕业于首都美术学院油画专业,已经办过多次画展,出过多本画册,接受过多次采访,二十多岁,就已经达到了其他人四五十岁都达不到的高度。

  偏偏他不但才华横溢,还生的英俊非凡。

  成功当然不只是因为他有天赋,更重要的是他足够勤奋,毕竟能在冬天的凌晨从床上爬起来去画画的可没几人。

  凌晨两点钟的夜里,大街上只有他一个人影。

  因为路面上有前一天下的雪的覆盖,反射着月光,所以路上并不怎么黑。

  萧和一边走一边思考要不要画一幅雪景,积雪在脚底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很好听。

  走到一棵树下的时候,萧和在那里发现了不知道被谁抛弃的一把破旧的吉他。

  萧和这个人在别人眼中通常是完美无缺的那一类,但很少有人知道,他有个怪癖,喜欢收集一些没人要的小东西。那些东西在他看来都是可以改造后再利用的,换个颜色,画上花纹,便是一样崭新的艺术品。

  如今看着那吉他,萧和觉得那东西就这么被扔掉太可怜了一点,也许可以拿回画室去画点什么重新改造一下做装饰品,于是他低头捡起吉他,正要走,却忽然听到头顶传来了几声轻响。

  是树枝受到压力时会发出的“咔吱”声。

  他停下脚步,抬起头,而后就看到了他此生都无法忘记的一幕。

  他最先看到的是一只赤脚,很白很细很有力量很好看,而后顺着那只脚,他看到了一袭月白色的长袍,再顺着那袍子,他看到了一张美到惊世骇俗的容貌。

  这棵树据说有快千年的历史了,很高,那人姿态慵懒随意的坐在树枝上,也不知道坐了多久,身上和头上都落了一层积雪。

  大约是因为感觉到了萧和的视线,他低下头,积雪顺着他的长发滑落,那双精致的过分的漆黑眼瞳就这么和树底下的人对视了。

  萧和莫名觉得全身汗毛微微立起,一瞬间搞不懂今夕是何夕。

  不管是谁,看到这个场景都会忍不住觉得诡异——大冬天大半夜大树上,一个如此美貌的人形雕塑光着两只脚面无表情看着你,大部分的人恐怕都只会觉得,要么自己中邪了,要么这棵树中邪了。

  萧和觉得自己不止中邪了,还得精神病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人忽然从树上跳了下来,稳稳的落在萧和面前。

  “何年?”他忽然问。

  美貌的人,声音也是清朗悦耳的,只是不含半分感情,就像是正在落下的雪花一样,清清冷冷冰冰凉凉的。

  萧和呆怔半晌,才想着回话。

  “公元……2020年。”

  “何月?”

  “一月……”

  “何日?”

  “23日……”

  那人点了点头,沉思不语。

  萧和得以有时间仔细打量他。

  个头很高,萧和一米八三的身量,这人竟比他还要高出半头。

  身板很挺,根骨很绝,姿态像是一根竹子一样笔直锋利。

  头发很长,又黑又顺,一直到腰,如果不是那明显突出的喉结,萧和真的会怀疑他的性别。

  容颜绝世,用欺霜赛雪来形容也不过分,恐怕最优秀的雕塑家,都雕不出他那样好看的眉眼。

  衣袍独特,看起来有些像是古人的服饰,宽袍大袖,月白色的布料干干净净,上面有许多精致的银线刺绣,仙气飘飘。

  萧和最后将目光移到了他的双脚。

  “嗯……你的脚,不冷吗?”

  “哦,出门太急,忘记穿了。”

  仙气飘飘的人完全不在意这个问题,萧和却觉得自己眼皮猛的跳了一下。

  寒冬腊月冰天雪地的,好歹你也要尊重冬天一点啊兄弟?

  “多谢。”那人忽然说。

  “啊?”萧和一时反应不过来。

  “多谢,告诉我时间。”

  说完这句话,那人便往远处走去了,他似乎没什么目的,东看一眼,西看一眼,雪地上留下了他有些犹豫不决的脚印。

  萧和一直到那人身影从视线里消失了,才回过神,心想自己大约是遇到了神经病。

  到了画廊,萧和调好了颜料,拿起笔在画板前停顿了好久,才想起来自己看到那人的时候太惊讶,吉他掉地上,忘记捡回来了。

  萧和微微皱眉,长叹一声。

  真是可惜。

  ——

  隔天,祁城的国际会展中心办了一场俄罗斯画家的油画展,很是难得,萧和慕名去看。

  路上经过一条路,发现有很多警察围在那里拉了隔离栏,再仔细看,马路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大洞。

  有人在悄声议论,说昨夜的那声巨响就是在这里发生的,这大洞绝对和那声音有关,只是这洞明显就是外力硬生生砸出来的,就是不知道是啥东西会有这样的重量。

  “或许是天降陨石?”

  熟悉的声音忽然在看热闹的萧和耳边响起,萧和侧过头,忍不住道:“杨老师,好巧。”

  “都是来看画展的,难得的好机会,不能错过。”

  说话的人是萧和在学校时候的老师,教美术史,姓杨名修安。他还是很出名的一个雕塑家,三十岁出头,斯文俊秀,为人彬彬有礼,是一个谦和君子。不止在学生群中被大受欢迎,在未婚女教师群中,也是妥妥的追求首选。

  优秀的人总是会互相吸引,萧和很喜欢杨修安,很尊重自己的这个老师,就算毕业了,两个人还是时常会联系,就一些艺术上的问题进行探讨。

  既然见到了,便干脆同行了,不再理会路边大坑,直接去了目的地。

  画展很好,俄罗斯的画家很优秀,两个人看了半晌,都觉得收益颇丰。

  “……他的笔触非常好,干脆利落。”

  “……颜色用的也很不错,赭黄和紫罗兰的搭配用的妙极。”

  讨论着走出画展的时候,忽然来了一股怪风,明明是大冬天,那风却带着一丝怪异的灼热,同时,萧和猛的听到耳旁响起了一声轻笑。

  那笑声听起来很奸很滑,又带着几分阴险,莫名让人汗毛耸立,很是难受。

  萧和皱眉转身,但奇怪的是,他并没看到人。

  杨修安疑惑问道:“你在看什么?”

  萧和道:“好像有人在笑……算了,可能是幻觉吧。”

  最近睡眠不太好,产生幻觉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没准昨晚那个奇怪的男人也是他的一场幻觉也说不准,

  两个人一起又走了走逛了逛,吃了个饭,随即道别,各自回家了。

  杨修安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回想着刚才和萧和的短暂接触,不由得微微皱眉。

  对于优秀的学生,没有老师是不喜欢的,但是当这个学生优秀的甚至赶超自己的时候……难免会让人心里不对味了。

  尤其是刚才萧和在谈话时透露的,明年下半年要在祁城要举办的国际设计展,有一些前辈艺术家说想让他的作品参展。

  萧和说,他觉得很荣幸,但又觉得自己的作品太稚嫩,达不到那个级别……听听这些话,这是在炫耀还是在显摆?

  那可是国际艺术展,三年才举办一次,国内所有搞艺术的人做梦都想上的展览,他杨修安从上大学就开始准备,这么多年都没有拿到参展资格,总算是在这一年做出了一个备受人称赞的雕塑,有了可以参展的苗头,偏偏又在这个时候听到了萧和的这番话。

  要知道这个参展名额非常难拿到,年轻一辈的艺术家作品名额,整个祁城只有那么一个。

  奋斗了多年的目标,被一个后辈轻轻松松的拿到了,他心里难受的都快要炸开了。

  那些老不死的艺术家们,还真的是没眼光。

  当然,这些都只是杨修安的心里话,这些年,他类似的心里话并不少,但他不会表现出来就是了。毕竟他的形象一直都是谦逊斯文的,不能给其他人留下任何不好的印象。

  杨修安想着这些事,忽然觉得头有些痛,他停下脚步,扶住旁边的路灯,很是难受。

  也就在他低头的一瞬间,他发现自己的脚底下竟然有两个影子,一个影子是他的身形,另一个影子却是庞大的怪物,无数条丝线在空中扭曲缠绕,紧紧缠在他的身体上。

  杨修安一惊,猛的退后一步,却因为他的这个动作,刚才看到的异样顿时消失不见了。

  脚底下干干净净的,影子还是原本的影子,没有多出来的怪物,也没有那些丝线。

  杨修安揉了揉太阳穴,心想看来最近还是太劳累了一些,果然上了三十岁状态就不行了,和年轻人比不了了。

  他离开了路灯,走进了远处的黑暗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从天而降(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神从天而降(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