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山药奶香小馒头
一株雪2020-06-05 14:542,436

  婉晴咬着发白的唇,不畏不惧站在那里,纤瘦的脊背挺得笔直。就如那峭壁上的一株雪莲,暴风骤雨,依旧玉立亭亭。

  赵沐心中闪过一抹奇异的感觉,这般倔强,怎么会是奸细呢?

  “公子不是怀疑我是庞管事的人吗?”婉晴忽然收回刚咄咄逼人的态度,目光诚恳:“既是如此,我如何能近身伺候?当初庞管事买我的身价银是十六两银,公子何不许我自赎自身?您也不必处处觉得我是奸细如鲠在喉,我也能脱身自由,那秦娘子更能伺候您的饭食,这样岂不是一举三得?”

  “你要赎身?”

  “是!”为了表现自己态度坚决,婉晴还深深纳了万福,至于下跪,不好意思,不到万不得已,她可不想和自己的膝盖过不去。

  赵沐轩的目光中带了深深的审视,似乎想弄清楚她说的是真是假。

  婉晴静静与他对视,目光清澈明亮。

  半晌,赵沐轩才微微狼狈扭头,淡淡问:“你如何能保证自己不是奸细?”

  婉晴嗤笑出声,反问一句:“我的来历,公子难道就没人去调查过?”

  赵沐轩一滞,因为早就取中了秦似锦的厨艺,而那庞管事又积极热心地帮他买人,他便想当然认为婉晴有问题!而偏偏对方的厨艺高超,颇符合他的胃口,他就更加深信不疑了!

  不过半天时间,那庞管事若不是提前有准备,又如何在这样一个偏僻小城找到这么一个容貌厨艺兼上等的妙龄女子来?

  他再也想不到“穿越”二字了。

  “我李宛娘坦坦荡荡,事无不可对人言。公子只需劳驾手下查一下就是了。”婉晴一字一顿,掷地有声。只莫名的,让人感到一种淡淡的嘲讽。

  赵沐轩抿紧唇,冷冷看了一眼婉晴,甩袖而去。

  啧,这算不算恼羞成怒?

  婉晴撇嘴,有点破罐子破摔,虽没能一口让他应承自己赎身的事,但下回再接再厉,说不得财大气粗的贵公子连身价银都赏了她呢!

  虎妞姗姗来迟,一脸歉意:“我忽然肚子疼,去了茅厕,婉娘你没事吧?”

  婉晴收回思绪,摇头一笑:“没事,其实你和二丫都不必太紧张,我身上没大碍,也就手不能做事罢了。”

  虎妞本不是个多话的人,闻言只一笑,扶了婉娘去床上休息。

  晚饭是观言亲自送来的,一盅百合莲子粥,一道清炒茭白,并两个奶香四溢的小馒头。

  中午吃的清淡,婉晴早就饿了,但看到观言,二人都有些尴尬,彼此对视一眼,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婉晴已将话说破,就不好再拿先前的态度对待他了。

   观言更不自在,脸颊微红,不与婉晴的目光对视。

  “二丫和虎妞呢?”婉晴率先开口。

  观言轻咳一声:“给你们几人做好的衣裳送来了,我让她们去外院拿进来。”他将托盘放到桌上:“这是特意给你做的,你等会儿让她们谁喂你吃吧。”

  婉晴未吭声。

  观言迟疑了下,便盯着地面:“我刚听公子说你想赎身……所以,我来是向你道歉的……让你打碎瓶子的确是公子派给我的任务。但我没把控好力道,才致使你摔到烧烤架子上,差点让你……你要怨,就怨我吧!我,无话可说!”

  他视死如归般,直直看着婉晴。

  后者讶然:“难道你没准备毁我容?”

  “……当然没有。”观言苦笑:“后宅上不得台面的一些小手段而已,又不是生死大仇。公子只是不喜身边安插了其他眼线……”

  婉晴若有所思,那适才自己斥责对方想让她毁容的时候,那人怎么竟没有解释?

  是不屑?还是没在意?

  再联想到昨天他的种种举动,婉晴一时五味复杂。

  观言又再次郑重说道:“抱歉!”便抬脚出去了。

  婉晴却忽而瞥见桌子上多了一个素色荷包。

  眉头一皱,走过去小心打开一看,竟是四枚雪白沉甸甸的小元宝。相比较那一锭一钱的碎银子,这元宝就有分量多了,估摸着一枚应该是五两银子。这四枚,就是二十两!

  婉晴有片刻的心跳加速。

  有了这二十两,不仅她的身价银有了着落,连她赎身后的启动资金都有了。四两银子,在这物价低下的时代,足够她做很多事情了……

  “婉娘,你怎么下床了?”门外传来二丫咋咋呼呼的声音。

  婉晴忙将元宝连同荷包放到怀里,怀璧其罪,这个道理她还是知道的。况这二十两来历不明,不好透露出去。

  因不小心动到了伤口,婉晴龇牙咧嘴起来。

  “怎么了?我说会动到伤口的吧!”二丫忙扶着她的双臂,小心翼翼把她送回床上,又埋怨道:“你可千万别自己行动了,有什么事等我们回来再说。姜神医说了,你这手上的泡可千万不能弄破,只用膏药慢慢养着。”

  婉晴看着她放下的厚厚一包裹,不由笑:“这是给我们做的?虎妞呢?不是和你一起去拿的衣服?”

  “我让她去打饭了,帮我也打一份带回来,我就在咱们这吃,也方便照顾你!”二丫很兴奋,简直眉飞色舞:“那衣服啊,是咱们的份例,听曲大娘说咱们侯府规矩,粗使丫头每一季都有两套衣服呢,我看了,都是上好的细棉布呢,不是粗布。”想她在家长这么大,穿新衣的机会屈指可数。

  曲大娘就是那胖乎乎的厨娘,现在二丫和她相处很好。

  当初曲大娘针对他们,无非是自己有个女儿想要入内院伺候拿一份月钱罢了。但她本是忠厚人,见二丫几个老实肯干,又个个命苦,便慢慢把厌恶之心给去了。

  婉晴笑了笑:“那今晚麻烦你把我的一套拿去还给秦娘子吧!”

  二丫忙答应下来。欠人家的是该早还。

  她便先喂婉晴吃饭。

  秦似锦的厨艺没的说,最简单的一粥一菜也被她做得精致美味。那一道百合莲子粥,米粒皆是半粒,似是故意掐断的,这样熬出来的米粒才能颗颗饱满,粒粒黏稠;还有那几朵百合清甜,莲子新鲜,着实温润可口。

  清炒茭白,是搭配了青椒一起炒,一莹白一碧绿,煞是好看,茭白本就鲜嫩,清炒后保留了食物原本的清香,更脆嫩清爽。

  婉晴却最爱吃那馒头,上等的细面,加了牛乳和磨的极细的山药泥,奶香四溢,吃起来便特别软糯香醇。偏做的又极小,她一口气吃掉两个后,还砸吧砸吧嘴,意犹未尽。

  秦似锦很会做人,二丫就笑:“今个儿下午我去小厨房,秦娘子也让我尝了两个,确实好吃,是我吃的最好吃的馒头了。”

  贫穷限制了想象,在以前,二丫可再想不到精细白面里还能加牛乳吃呢,只那白面馒头就足够美味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俏美厨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俏美厨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