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少年将军
胡姬2020-03-30 22:361,224

  使团队伍浩浩荡荡行至辛阳城官道,再有一日时间便能到西延国都盛京。

  西延国都盛京——

  盛京最大的医馆崇善堂刚开张没一个时辰早早便关了门,此时崇善堂掌柜的何酩正在后堂来来回回走个不停。

  这时紧闭的房门被人推开,一名头戴斗笠的男子抖了抖满身白雪进来,何掌柜哎呦一声吊着嗓子亲自上前招呼,“哎呦,曹兄弟,你可算来了,我这边担心的不得了,主子身体可还好?这场大雪下的太不是时候了。”

  曹禺摘下斗笠拍了拍上面的积雪,“苏神医跟着一起来了,有她在主子肯定会没事的。”

  何掌柜接过斗笠搭在一旁架子上,又倒了杯热茶递过去,惊喜道,“苏神医也跟着过来了?太好了,上次一别我们有一年没见了。”

  曹禺接过热茶灌了一大口,“嘿嘿,你只想苏姑娘,不想我和主子啊?”

  何酩忙赔笑,“当然想了,只是几个大男人说想不想的未免太奇怪了,对了,主子让你带的信呢?”

  “这里,”曹禺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上面写着几个漂亮熟悉的大字,何酩接过拆开拿出信仔细看了一遍,“就这样?”

  曹禺对着手哈了口热气,“对啊,写的什么我看看。”

  何酩将信递给他,问道,“主子没和你说别的吗?”

  曹禺接过信看了一眼,抿了抿嘴,说道,“主子没说别的啊,奇怪,这信上画的是个什么东西?是地图吗?”

  何酩将信折了一下扔进火炉中,“是相国寺。”

  曹禺坐到火炉旁伸出手烤火,不解问道,“相国寺?阁主最讨厌和尚了,怎么主子还画了个相国寺?”

  “我也不知道,你住的地方我已经安排好了,我一会去趟相国寺看看。”何酩拿起挂在一旁的狐裘大衣披上。

  曹禺点了点头,何酩推开门刚好遇到留在前面的伙计匆匆忙忙过来,两人差点撞了个满怀,“嘚,火烧眉毛了?你跑这么快?”

  伙计拍了拍大腿,仿佛真的火烧眉毛了,“掌柜的,忠小王爷来了!”

  何酩一拧眉,“你说谁?”

  伙计又重复了一遍,何酩这才反应过来,“他不去飘香院倚翠偎红,来我这崇善堂干什么?出门没吃药啊?”

  伙计听完自家掌柜的一番话忍不住嘴角抽搐,“掌柜的,他现在就在外面呢!非要请你过去!”

  “你没告诉他我们今天不营业?”

  “说了,而且大门都关了,他硬闯进来了,非要见您,我们又不敢得罪他!”

  何酩转身将狐裘放回去,对伙计说道,“走,我去看看咱们这位小王爷吃错什么药了!”

  崇善堂前厅,一名少年气息未脱的男子翘着二郎腿大大咧咧坐在堂前,男子一身富家少爷装扮,脚底踩着一双黑色皮靴,腰间挂着一枚香囊,即使外面是呵气成冰的大冬天他的领口也是微微歪着敞开,如果用一个字形容此人,那便唯有一个“骚”。

  这位骚里骚气的骚包王爷此时正不耐烦的打量着崇善堂周围摆设,一双细长好看的手交叠放在腿上,右手拇指在左手拇指指节处没规律的轻叩着。

  何酩推开侧门进来就看到这幅光景,整理好神色笑着迎上去,“王爷今个怎么有空到我们崇善堂来,莫非是身体不舒服?”潜台词就是您老人家是不是有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思君成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思君成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