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半夜偷袭
粉色记忆2020-03-31 21:251,757

  袁今夏呆在陆府这几天,倒也快快乐乐,没什么特烦心的事。因着欺骗馨悦胳膊上的伤是她之前待的那个大户人家的人打成那样的,于是更博得了她的同情与厚爱。

  就这样,两个人经常在一起谈天说地,因为聊得来,她们成了特别要好的一对姐妹。而今夏也在馨悦的热情带领下,将她三年前没来得及参观的陆府尽收眼底。馨悦还唏嘘地说:“你看这偌大的陆府,连个小妾都没有,更不说正妻了!”今夏的心猛烈的颤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正常。也许是他想隐瞒什么也不一定呢。

  于是她熟悉了这里的一切,不过,是以这种方式,想想就有些憋屈。

  “可能这辈子就这么一次机会了吧…”

  恩人的回信已经到了,就是让她熟悉陆府,找一个合适的时机杀掉陆绎。

  呆了这么几天,饶是今夏磨了三年的性子,也有些沉不住气了。每天几次看到陆绎,联系到他残害娘的残忍神情,今夏就怒火中烧。她觉得是时候行动了,就在今夜吧,她要亲手结束那个结束她娘生命的人的生命。

  (有没有很绕嘴?但是没错(ฅ•﹏•ฅ))

  今夏就这样心不在焉的过了一天,就连馨悦也察觉到今夏时不时的分神有些不对劲。今夏还是善良的,总是在想如果被抓包了,怎么跟馨悦撇清关系?说接近她只是为了套取情报?那一定会让她很失望,很失望,今夏也不想失去这个朋友。她这一天都陷在纠结之中。

  (是不是我描写陆绎的太少了?好多好多读者大大都给我反映总是在虐今夏,其实陆绎一样难受啊)

  陆绎此时刚退朝,满怀心事地来到了北镇抚司的后门口。他就那么站着,慢慢的回忆着三年前,他的今夏穿着粉红色的衣衫,是跑着,扑进了他的怀抱。

  可后来……是怎么了呢,怎么会有这么一连串的事情总是在阻止着他和今夏?如果说让他离开今夏她就能幸福,他也是百分百愿意的啊!至少不要让她受伤,至少能让她快乐,哪怕他痛苦一辈子,他也心甘情愿会去做啊!

  “今夏,你不记得了我了吗……你忘了你曾经说过爱我了吗……为什么我找不到你?”陆绎难得地红了眼眶,“你现在快乐吗?快乐的话,忘了我也好……”

  没有人知道他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即便没有人怨他,他也深深地恨着自己。他以前从来不爱吃什么东西,但是这三年他爱上了桂花糕,也爱上了肉夹馍,因为他知道,今夏喜欢;他的里衣从来都不换,补了又破,破了又补,即便遭人非议,也从来不扔,因为他知道,那胸口处绣着三个字:“我等你”。

  他总会梦见今夏,无论是枫林坳、屋顶吻,还是爱别离,不管是第一次见面,还是最后一次拥抱,无论是快乐也好,或伤心也罢,只要醒来,一切如旧,他的今夏,不在了,他再也见不到,那个爱笑的女孩了……

  “今夏,我永远不会忘了你,因为想你,因为爱你,所以望山是你,观水…也是你。”

  “我答应过你,此生,只娶你一人!”

  —————————————————

  (该切入正题了)

  陆绎就这么魂不守舍地回了陆府,他不能做过多停留,因为他必须振作,大明还需要他,人民还需要他!

  今夏早早的就和馨悦以身体不舒服为借口就寝了,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上了那张男的人皮面具,又利落的收拾了一番,蒙住口鼻,就等天完全黑透,再悄悄动手。她深知陆绎不是那样好对付的人,因此拼命的想万全之策,终于觉得这个计划可行,就迫不及待地要尝试了。

  等陆绎就寝已经很晚了,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幸亏今夏经过特殊训练,又加上对陆府的熟悉,也算是顺利的打晕了两名值夜班的守卫,摸到了陆绎的窗前。

  等她看到陆绎已经熄了灯,彻底睡下时,悄悄地拿出迷烟往房间里吹了一些,又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确定没有危险了,才翻窗到了陆绎的屋里。

  看着就连熟睡时也是绝世容颜的曾经的心上人,今夏双眼含泪,咬着嘴唇,慢慢的从袖子里拿出她的手铳,到底……是见不得他被刀砍后流那么多血。举起手铳,对准陆绎的额头,闭上眼,手都在颤抖。

  而陆绎今日也许是太过痛苦,警惕性放松了些,迷香吹了半天,他才猛地反映过来,屏住了呼吸,可为时还是有些睌,头晕目眩地睁不开眼。直到现在,他才模模糊糊地看到眼前有一个人影,好像…还拿着什么东西,指着他。

  在今夏就要狠下心扣动板机的那一刻,陆绎猛的清醒过来,今夏见状,连忙把手铳收起来,生怕他认出自己。就在这一瞬间,陆绎飞快地站起身,直勾勾地盯着她。

  “去北镇抚司劫狱的人……是你?”

继续阅读:第八章 侥幸逃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