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大结局 让你久等了
南星一闪2020-07-07 22:525,568

  “义父!”花影跟着元正来到一处山崖后,却见脸色惨白的元正再也支撑不住直接倒在尖锐的石壁上。

  “这句身体需要能量……”元正在花影的扶持下才堪堪坐正,他看着一脸担忧的花影缓缓开口道。

  闻言,花影连忙点头道:“义父你放心,我这就去帮你找新的能量!”

  “前阵子你收的水珠都炼化了?”元正继续问着。

  花影以为义父是想用水珠来补充能量,但是水珠已经被她都吸收了,便低着头一脸愧意,“义父,我该死,应该把水珠留着给您用的。”

  “没事,你收了对我也是一样。”元正看着花影轻轻一笑,他伸出手对花影招招手道:“来义父这里。”

  花影连忙凑上去,问道:“义父,还有什么要吩咐的。”

  但是元正却在花影毫无防备之际猛然出手,他紧紧扼住花影的喉咙,哑着嗓子道:“何必舍近求远,你不就是现成的能量?”

  “呃呃呃!”这时花影才明白义父是要夺走她的能量,她死命的挣扎连蛇尾都现出来了,但是元正哪里会给花影反击的机会,手中一用力,花影的能量顿时源源不断地被吸入元正的身体内。

  带着虚弱的封渊回道临时住所,姬常璎居然没有见到殷生生几人,刚要开始着急,一旁的方花却已经掌握好消息,他道:“白大人传来消息说生生小姐在他那边,可以不用担心那边。”

  “那就好,这边的水妖也处理好了,我们回书店吧,你们老板需要休息。”姬常璎说道。

  回到青竹书肆后,封渊就直接陷入沉睡中,虽然身上的寒症已经被姬常璎控制住了,但是还是需要时间修复消耗的能量。

  白千层被召唤来的时候就知道这边一定又出事了,在给主君诊脉后白千层就知道,依旧是竹心不完整的问题。

  介于他们君上下的死令,白千层是不能对姬常璎进行劝说的,所以白千层全程都保持沉默,只在诊疗结束后道了句,“还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姬常璎本以为休养的意思是几天时间,但是实际上封渊沉睡了一周都没有要醒的迹象,时间拖得越久姬常璎就越难受,自责的心就越强烈。

  一周的时间里,姬常璎的内心就像被火烧一样煎熬,直到第八日夜晚,姬常璎照常在封渊的身侧躺下,她看着静静睡着的封渊伸手在他的俊脸上轻轻摸了一下,只一下,因为她怕自己会舍不得离开他。

  进入意识前,姬常璎在封渊的脸颊上留下轻轻一吻,“睡了这么久,你该醒了。”

  意识里,小火在姬常璎的呼唤下缓缓显出原形,它飘着一身的火焰在姬常璎面前晃荡了几下,才犹豫道:“还是不要了吧,要是封渊醒来知道是我帮你的,我就死定了。”

  姬常璎伸手将小火捧在手里温柔一笑,“没那么严重的,他顶多会摆一张臭脸给人看,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封渊虽然脾气不好,却是个赏罚分明的领导,不会随便进行惩罚。而且姬常璎相信封渊会尊重自己的决定的,就算反对可是已经水到渠成,到时他不接受也得接受了。

  这件事情很早之前姬常璎就跟小说说过,当时的小火可是绝对反对的,但是在见到姬常璎手里拿着左神给的树枝后,小火才犹豫了。

  “别犹豫了,你知道我很坚定的。”姬常璎摇了摇小火的身上的一小串火焰,恳求道。

  “好吧。”考虑到有左神大人的树枝,小火觉得即便冒着风险进行煅炼可能还是有成功机会的。

  “你要什么时候开始。”小火问道。

  “不用另外找时间,就现在了。”姬常璎果决道。

  还真是没有一丝犹豫啊,小火有点佩服姬常璎的勇气了,但他还是叮嘱道:“煅炼过程会非常痛苦的,你要是忍受不了就放弃吧。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谁都承受不住封渊的怒火的。”

  想到封渊绝对会生气,不过姬常璎以后顾不上以后的事情了,这一关能不能安然渡过还是个严峻的问题呢。

  本来的小火不管什么只管一掌火焰轰过去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那是不用需要耗费什么精力的,但是这次的锻炼却异常费神,不仅要把竹心里的那点属于姬常璎的血液煅炼掉,同时还要保证竹心的完整跟姬常璎的小命,这么重的人物压在肩上,此刻的小火也收起平时的大大咧咧,集中注意力凝心调用火力。

  在小火小心翼翼把竹心从封渊的心脏取出后,同时用自己的精火护住封渊的心脉,就算是这样心脉也不能断开太久,所以煅炼的过程必须要又快又稳。

  一旁的姬常璎亲眼看着这一幕,她内心平静等待接下来的痛苦,她告诉自己就算自己撑不住了也不能出声,绝对不能干扰到小火的状态。

  而小火也看着姬常璎无比郑重道:“开始了。”

  这是一个开始了就无法停止的煅炼之术,虽然一直知道小火的火焰很霸道很厉害,但是在小火的火焰架上竹心之后,姬常璎的身体竟然马上就开始剧痛。

  是全身的每一处骨头都在痛,姬常璎觉得自己的血管里流动的血液都被架在火焰上烘烤,因为疼痛她直冒冷汗,脸色苍白,但是却始终没有喊出一声。

  嘴唇被姬常璎都咬破了,鲜血缓缓渗出,姬常璎的脑中嗡嗡作响,视线也开始模糊了,也不知道是身体习惯了疼痛还是接近死亡感丧失,总之,姬常璎觉得现在是最舒服的时候了。

  方花跟大龙在一楼察觉到异样赶到二楼的时候,见到的就是倒在血泊中的姬常璎,而圣火大人正在进行最后的煅炼,一步差错就不能有。

  “怎么办?”姬常璎鲜血的味道他们都很熟悉,所以一下就判断出那么大的一滩血全是姬常璎自己的。

  “没办法!就算集合我们二人之力都不可能打破圣火所设的结界啊!”方花抓着自己的头发很抓狂。

  就在结界外的方花跟大龙焦躁到要疯狂的时刻,结界内的小火也将煅炼进行到最后的阶段,只见竹心在妖火的煅炼下越发精纯越发明亮,直至小火把最后的一股火焰消耗殆尽,那竹心猛然间射出一道纯白的光芒后迅速回到封渊的胸腔中,很快封渊空洞的心脏便完美的跟竹心结合在一起。

  见此,小火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成功了!关心完封渊,小火忙去看姬常璎,本想夸一下姬常璎厉害,居然能在天地间独一无二的圣火下存活下来,但是见到的确实姬常璎无声无息地倒在血泊中!

  “完蛋!”小火大叫不好,连忙把姬常璎之前交到他手里保管的左神树枝拿出放在姬常璎的身体上。

  那树枝像是有生命一般,接触到姬常璎的血液后就快速发芽生枝,枝条吸了满满的血液急速伸长,不过片刻间便把姬常璎从头到脚完全包裹住,形成一个密不透风的木蛹。

  小火见到木蛹后,心急如焚的心反倒镇定了下来,还是左神大人厉害,早就准备了一手。

  木蛹是神树拥有的特殊秘法,小火作为妖界的圣火,千百年来也只是有所听闻,却没想到能有机会亲眼见到,据说木蛹秘法的形成也需要一定条件的,其中一条便是被救者还是活着的。

  小火庆幸自己刚才幸好动作快,不然把全身血液几乎流干净的姬常璎可连一秒都等不得。

  累及的小火把装着姬常璎的木蛹往沉睡中的封渊身边一推,自己能做的也就这些了,小火转而对方花跟大龙道:“本座累了,他们俩就交给你们照顾了。”

  说完,小火升腾的火焰突然一灭,只剩下一小簇落在木蛹上,闪着暗淡的光芒。

  小火进入睡眠后,在场只剩下方花跟大龙,若是一般人可能会被眼前的场面吓到惊慌失措,但是方花在妖界有行走的百科全书之称,所以方花也是知道木蛹秘术的。

  看着眼前的场景,方花轻声道:“我们能做的只有等待了。”

  等他们君上醒来,还有等姬常璎醒来。

  时间过得飞快,日出日落几次后,在一个新的夜晚来临之前,原本安静躺着的封渊周身瞬间卷起一阵阵的冷风,冷风过后封渊的双眼猛然睁开,刹那间无数的灵气从封渊的身体里涌出,瞬间又尽数被收回。

  一直守在门口的方花跟大龙见此,顿时跪拜叩首道:“君上,您醒了。”

  周身隐隐闪着灵动光芒的封渊闻言缓缓嗯了一声后,便不看他们,他双眼紧紧盯着床上的那个木蛹。

  “君上,这是常璎。”方花小心道。

  “本君知道。”木蛹秘术,身为妖皇的封渊怎么会不知道。那是需要当事人非常非常多的血液啊,封渊指尖在木蛹上轻轻一抚,左神的力量希望能帮到她。

  木蛹之术虽有治疗之力,但是也需要本人有自我修复的能力,不然就只能永远被禁锢在木蛹里,不死不活。

  封渊掌心一翻,把木蛹缩成微型模样小心放进衣领中。尽管心再痛,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千年大祭快到了吧。”封渊问道。

  方花一直不敢开口提醒这件事情,没想到他们一向觉得这事麻烦的君上会主动提起这件事情,有点惶恐,但是方花还是尽职道:“是,我们是该赶回去了。”

  封渊嗯了一声,一个闪身身影便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句淡淡的冷哼,“整理一下,本君处理完垃圾就走。”

  方花跟大龙对视一眼后,对着封渊消失的方向恭敬道:“是!”

  山洞里,元正正在消化最后一点花影的能量,却感到一股杀意朝自己射来。急忙中,元正只来得及稍稍避开头胸部要害,下一秒一只尖锐的青竹戳进他的肩胛骨,冲击力杀气之大直接把他钉在身后的石壁上。

  元正没想到,不过几日时间,那人的实力竟然可以不日而语,若说上次还有机会逃走,但是这次元正知道自己是在劫难逃了!

  “你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强!”元正阴阴看着缓步而来的封渊厉声道。

  在失去姬常璎的情绪中,封渊现在的心情非常差,但是也不屑拿着鬼东西出气,他在元正的面前站定,冷冷看着元气涣散的元正,哼了一声道:“你不必知道。”

  “噗呲”一声,封渊自己灵气凝出的一截青竹直直插进元正的心脏。

  直到亲眼看着元正化成粉末消失后,封渊才转身离去。站在洞口时,东边的晨光刚刚冲破晨雾将周围的天地照得一片明亮。

  封渊不禁想起那夜他跟姬常璎在月光下的美好时光,女子言笑晏晏的美丽脸庞深深印刻在他的心头,永远的。

  千年大祭是妖界隆重的节日,因为五百年前的那次大祭,妖皇没有出现,所以这次妖界的众生对这次他们的皇会不会出席很是好奇。

  终于,在万众瞩目中,一身金丝环绕的封渊穿着妖皇专用君服出现在大典之上。底下的妖界的九族十老见到闭关出来的封渊一身灵气更甚从前,脸上的恭敬之意没有少掉一份,更有一种荣光的自豪感,他们的君上果然是最厉害的。

  庆典过办后,就有长老开始提出选拔妖后的事情,这件事情大家都是看脸色,但是一旦有人开了口,第二个人也马上跟着附和,很快九族十老中除了唯一知道姬常璎存在的白千层之外,其余的族长长老都一一开口上请妖后的事情。

  高高坐在妖皇位置上的封渊静静等着十几个族长、长老都发言之后,才面无表情道:“妖后的事情你们不必再说,本君心中有数。”

  慑于自家君上的超强武力,十几人也不敢逼得太紧,有一个比较精明的长老本体是狐狸,可能也正是这样特别会察言观色,听了他们君上含糊的话,他大胆猜测,“君上,您是不是有中意的妖后人选了?”

  闻言,封渊斜眼看着那个长老,直直盯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平静无波道:“是又如何?你要管本君的事情?”

  那为长老就算摸不清封渊的脾气,也听出了他们君上不喜的声音,他连忙躬身道:“不敢不敢,就是好奇,好奇……”

  大祭过后,虽然没有明文的宣召,但是一夜之间,妖界的大大小小之处都知道了一件事情,他们妖界有妖后了!

  妖界之巅,封渊的住所里,还是在那泉温泉之上,包裹着姬常璎的木蛹静静漂浮在上面,而封渊则站在泉边双眼一刻都没有离开木蛹的位置。

  一个月后,因为妖界里对妖后好奇的呼声越来越高,一直在处理这方面事情的方花最终还是抵不住九族十老的连环轰炸,最后硬是被逼得来找他们的皇。

  方花来了之后,在一旁静候着,虽然心里打了无数的草稿,但是在他们君上的面前,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特别是在看到君上眼中的深情后,方花更是开不了口了。

  封渊撇了一眼垂眸静待的方花,挑眉道:“何事?”

  方花听到这句问话,简直如听到天籁之声般高兴,他躬了躬身体犹豫道:“是关于您之前说的妖后事情,大家好像都很关心。”

  说是关心已经算是委婉的了,方花那么圆滑的人一个月下来逢人就被问有关妖后的事情,被问了一个月方花觉得自己都快神经衰落了。

  九族十老那些家伙封渊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为了以后耳边的清净,封渊想了想道:“传令下去,要是有人好奇妖后的事情,让他亲自来找我挑战,挑战赢了就能知道妖后的消息,不然就闭嘴等着。”

  “是!”得令的方花心中一松,他相信只要这道令传下去,大家都会安静许多,谁敢来挑战妖皇了,好奇心不会死,但是挑战可是会死人的,还是妖皇亲自送去的。

  就这样,在漫长的时光里,妖后一词成了妖界里的禁忌话题,时间一久再也没有人好奇妖后的事情,妖后的出身、长相、实力成了妖界的一个谜团。

  一日,陪着木蛹看日出的封渊突然接到左神大人的传音,自从右神回到妖界后,左神就带着右神一起沉睡除去魔气,这是在经过一百年的时间后,封渊初次接到左神的传音。

  来到秘境,封渊就看到原本已经枯萎的右半边神树又恢复了原来的活力,神树再次合二为一闪着耀眼的盛辉。

  “恭喜右神成功去除魔气。”封渊朝神树微微一躬身。

  “时间过得真快,都百年了啊……”右神的脸缓缓在树身上浮现,他道:“你的事情我很抱歉。”

  右神没有说是什么事情,但是封渊知道右神说的是什么,他抬头看着摇曳的神树缓缓道:“没事,那一天会到来的。”

  “难为你耐着性子等了百年。”左神的声音从巨大的树身中传出,只听左神轻笑道:“回去吧,你等的人已经醒了。”

  原本平静的封渊在左神的轻笑里微微瞪大的双眼,他迟疑道:“您再说一遍?”

  “她的命可是我救下的,回去带人来见吧。”左神继续道。

  “是!我一定把她带来谢恩。”封渊哈哈一笑,瞬间消失不见。

  姬常璎醒来时,周围的景象让她在记忆里搜索了好一会儿,毕竟已经睡了百年的时间,她的反应有点迟钝,最后姬常璎从记忆中知道这里封渊带自己来过,也是他们共度美好时光的地方,没想到会在这里醒来。

  姬常璎真环顾四周找封渊的身影时,一道带着浓浓情意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你终于醒了!”

  转过身来,看着不远处那个俊美的男人,姬常璎灿烂一笑:“让你久等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皇在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皇在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