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霍
此夕岁岁2020-04-09 09:322,403

  然后她抱歉的看着我们笑笑“不好意思,刚才失礼了。”说罢,还不等我们反应,她又对着外面喊了“叶!你快点带几个人去厨房准备茶点到会客室!其他的人可以进来了!”

  然后她才又从椅子上起来,急匆匆朝我们走过来“你们先跟着仆人去会客室,我去准备一下,对了…”她指了指弥生怀里睡着的谜语“把它交给仆人吧,放心,我的仆人会照顾好它的。”

  然后转身向仆人吩咐“你带两位先生去会客室…你照顾好这只小猫。”吩咐完这一切以后,她又对我们说“先失陪了。”然后急匆匆带着仆人往楼上走。

  我和弥生不解的对视一眼,不知道她这突如其来的转变是怎么回事。一个仆人小心翼翼的上前“先生请把猫给我照顾吧。”我思考了一会儿,觉得那位亦夫人不像是坏人,于是我朝弥生轻轻点点头,弥生才把睡着的谜语递给仆人。

  然后我们跟着仆人一起走向会客室。我们走过一条长廊,长廊的墙上依旧是满墙壁画,都不外乎是刚才和我们打过交道的那位亦夫人的画像,这墙上,每一个亦夫人的神态相貌都不一样,或笑或怒,或立或坐。长廊的一侧种满了玫瑰,每一朵都鲜艳又张扬。

  前面是一扇白色的木门,仆人走到前面推开门,然后站到门旁边“两位先生请进。”

  弥生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我看看仆人脸上始终挂着的微笑,偏头朝弥生低声开口“我猜,这也许就是刚才亦夫人说的会客室了吧。”

  弥生皱起眉头表示不解“她刚一开始对我们的态度好像巴不得吃了我们,现在又这么殷勤,非奸即盗。”

  我看了眼站在门旁的仆人,朝弥生摇摇头,示意他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然后我一把拉住他的手腕,将他带入屋内。

  我打量着屋内的环境。这间屋子的墙壁上并没有那些张扬的壁画,反倒是华丽的装潢吸引了我的注意,墙顶挂着巨大的吊灯,墙壁上虽是没有壁画,却挂上了许多模样精美的壁灯。领我震惊的是屋子里居然挨着墙壁开出了一片室内的玫瑰花圃。这些布置,足以看出主人的富足。

  弥生却没有心情看这些,他信步走到长桌前的椅子上坐好,然后板着一张脸,全没有我初见他时的笑脸。

  我感受到他的情绪不佳,于是走到他旁边坐下,我猜得到他的情绪从何而来,因为在他看来我刚才的一系列行为都是对亦夫人的妥协,我试图向他解释“你想想刚才亦夫人情绪的转变是因为什么?是在我告诉她你有一个轮回的记忆的时候,之后你听到她跟她的仆人说什么了吗?她说的舟先生,十有八九就是我们要找到舟霍!”

  闻言,弥生的脸色稍有缓和“我还以为你为色所迷…看上那个女人了呢…”

  他后面那半句话声音低的不能再低,我没有听清楚“嗯?什么?”

  弥生摇摇头“没事。”

  看出他心情好了些,我便也没再继续追问。弥生曲起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对了,你们刚才说的总指挥到底是什么人?”

  若非他这么一问,我都快忘记了这回事了,刚才亦夫人说的总指挥我便有些奇怪,照她刚才的说法,总指挥好像跟我们的事情也有联系。我按耐住心里的疑惑向他解释“总指挥就是我们C区的领导者,他管理着C区所有的管理者、引导者、居民以及所有的领导层人员,也就是说他是C区的最高统治者。”

  弥生好像越听越糊涂,脸上的表情越发困惑“等等等等…你说的那个C区是什么?怎么分的?”

  我刚想回答,却有一个人替我回答了“你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C区的放逐区,第二时空被分为六片土地,A区人口最多,科技也最发达,按照顺序B到F依次排序就是每片土地的繁发展荣程度。”

  我和弥生同时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逆光站在门口处看着我们。我和弥生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读出一丝诧异,那男人向前走了几步站到我们面前,我和弥生也从椅子上起来打量着他。

  他不同于那些穿着随意的仆人,却也不是很正式。明明是寒冬,他却不觉冷似得,只单薄的穿了一件灰色毛衣,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当我的目光触及到他的眼睛时,我愣了愣然后移开了目光。老实说,我确实有些惊讶,我刚刚看见他的瞳孔是淡灰色的,这样的瞳孔在C区是很少见的。

  ‘咚咚’一个仆人站在门口敲了敲门,看到灰瞳男子转头看他,他才开口询问到“舟先生,现在可以上点心和茶了吗?”

  舟先生?!我心里一惊,莫不是这位就是我们要找的舟霍,我看他朝门口的仆人点点头示意可以上菜了,继而转过头看着我们似乎是想同我们打招呼。没想到反而被弥生抢了先“您好!我叫弥生!您怎么称呼?”

  舟先生朝他笑笑,然后开口回答“您好,叫我舟霍就好了。”我和弥生均是一怔,然后瞪大眼睛惊讶的看着他。

  弥生先我一步回过神,紧紧盯着舟霍“您真的是舟霍?前任277号引导者?”

  听了他的话,舟霍似是有些不解皱了皱眉“是的,我确实是您口中的那个舟霍。您认识我?”突然他话锋一转“你们…不会又是总指挥派来的吧?”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的疑惑越发不解,总指挥跟这件事情到底有什么联系,联想到昨天灼灼的反常,我感觉谜团似乎越来越大了。

  为了避免误会,我决定还是快点向他说明我们来找他的目的好了,于是我向他解释到“舟先生,您还记得湛儒温吗?”

  舟霍神色一变,警惕的看着我们“不记得,二位还是请回吧,顺便告诉总指挥,以后别再让人来套我的话了,湛儒温碎片的下落我真的不知情。”

  一时间我和弥生都有些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好在突然赶来的亦夫人化解了我们的尴尬。

  “干嘛都站着?”亦夫人好奇的看着我们三个,语气里不免带了些疑惑。

  舟霍突然转头看向她,道“水亦,你急匆匆让人叫我过来是有什么急事吗?”

  亦夫人朝他笑笑,然后用手指指弥生“看,湛儒温的碎片来找你了!”

  听了这话,舟霍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亦夫人“你确定这是他的碎片?万一—”

  “没有万一,的确不是总指挥那边派过来的。”亦夫人打断他的话。

  “你怎么确定他是真的碎片?”舟霍确认性的继续追问着。

  亦夫人刚准备开口,余光突然睹到门口送菜的仆人,于是噤了声,扯开了话题“先坐下吧,坐下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玫瑰与余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玫瑰与余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