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老酒鬼 黑袍人 美人儿
日以月为明2020-04-03 00:592,333

  “两位道友可否讨一碗酒喝?”吕明之闻着酒香也寻了过来,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吕明之此次下山,一文钱未带,又不肯放下架子给人算命赚钱,一路乞讨于此,沾了一路风尘气。

  举杯共饮的那些酒客看见吕明之这身装束,又带着风尘气,随即躲得远远的。

  “滚滚滚,哪来的老叫花子。”店小二本还不以为意,就当是朋友的玩笑,但看吕明之的装束,也拉下了脸,开始赶着吕明之。

  “慢着!他是我要请的客人。”杨严中丢了一袋钱,出言道。开玩笑,困龙村再有钱,能有杨严中这个权倾朝野的钦天监有钱?

  店小二颠了颠钱,拱手道了句有眼不识泰山,便去别的桌子招呼客人了。

  “嘿嘿。”吕明之笑了笑,端起一碗酒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你这个老道倒也不是抬举,我们未曾动碗,你又何故先呢?”王道士本就郁闷,来此地是的白莲的人,肯定没什么好事,他们好心收留,这个老道又不识抬举,自然大怒。

  “嘿嘿,你问他。”吕明之笑了笑,又端起酒罐开始倒酒。

  “道友你可知他是谁?”杨严中出言阻止道,脸上却有一抹不自然的神情。

  “未请教?”杨严中的话让王道士犯了难,这又是那位大人物?王道士只好恭恭敬敬的问道。

  “昆仑,吕明之。”吕明之淡淡开口,吕明之这三个字像是定身符一样,让王道士这个人定在那边,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杨严中心里倒有猜测,但是说出来更加震慑人心。

  “放心,我只想找二位帮个忙。”吕明之看出王道士的窘态,开口道。

  “请说。”杨严中淡淡的开口道,本就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怎么可能就因为这个名号乱了自己的阵脚呢?

  “原来是昆仑的老神仙,失敬失敬。”王道士楞了半响,说出了一句恭维的话。

  “莫怕!”吕明之笑了笑,摆摆手道:“帮我寻葬龙地即可,报酬是百年后两位仙人台,各有一位如何?”

  仙人台是什么?那是有大造化的人才有机会可登,当年张道陵在龙虎山炼丹,丹成而龙虎现,领悟其大造化,之后荣登仙人台,羽化登仙。

  “你!你居然可以摆仙人台?”王道士惊呼道,就连杨严中神色也变了一二。

  “三日后再会。”吕明之笑了笑,挥手而去。

  留下王道士和杨严中面面相觑,此时的王道士也没了醉意,拉着杨严中寻葬龙地去了。

  王道士和杨严中绕着困龙村转了一圈,来了乱坟岗。杨严中点了乱坟岗的一处道:“此地二龙盘踞,若非死气强盛,便是一处好地方。”

  “是啊,若非死气强盛居然压住了龙气,此地倒也可以交差了。”王道士感慨道,这乱坟岗也是当年的古战场,死伤无数,来到这里就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若非吕明之的承诺,又因寻了一圈也找不到龙脉或葬龙地,否则王道士也不会来此。

  “若摆一煞棺,以煞气压死气,龙气便可出。但是却有一处弊端,五代后必会飞黄腾达。但是其代价是每一代活不过二十岁。”杨严中掐了个手决,这手决居然是道家金光决。一时间金光大盛,周围的空气又清新了一般,无形的压力也消失了。

  “就这了,王兄守好这里,吕明之不可能只找了我们二人,这一场大造化也是我二人的大机缘,我去寻一煞棺,三日之内便回来。”杨严中朝着王道士挥挥手离去了。

  杨严中虽看不好道光爷,但他也忠心为国,自然第一时间就回了朝廷,将此事上报给道光爷。他一人的力量固然不过,但若是道光爷下旨,举天下之力,煞棺又如何找不到呢?

  道光爷一开始极为欣喜,昆仑那个老神仙他也是有所耳闻,如果这老神仙赐他一场大机缘该有多好。不过另一方面道光爷倒是对这个老神仙嗤之以鼻,若是这个老神仙真的这么厉害,当年那场战争,他多次请他们昆仑弟子下山,为何昆仑闭山门而不出呢?昆仑丢下一句话,天意不可为,而现在的道光爷同意也丢了一句,不可,便下朝了。

  杨严中轻叹一口气,呢喃道:“果然目光短浅之辈,以何护江山?”,随即摇摇头,一人寻着煞棺去了。杨严中虽是白莲教中人,但此事却不可求助白莲教。老神仙若知他是白莲中人,那此事多半要作废。白莲教对于那些名门正派来说,就是歪门邪道。因为白莲教分两派,一派护国,一派忤逆。而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总是自诩世外高人,不能逆天而为。

  吕明之和杨严中走后的第二日,一夜之间这困龙村出现了不少能人异士,而他们都汇聚到了一个地方,乱坟岗。

  而其中最独特的三人,其一是一独饮酒的老酒鬼,咧着一口老黄牙,面露猥琐,嘴里嚷嚷着快哉快哉。

  其二是身扛双刀的黑袍人,看不清脸,却一身死气环绕,拒人千里之外,三丈之内不可靠近。背上的双刀还在滴血,黑袍上沾染着点点暗红,看来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他从何而来,为谁而来不得所知。

  其三是一位是美人儿,身段修长,皮肤白泽,脸上却带着青铜古朴色的面具。但是怀中用紫色襁褓抱着一个孩子,看上去这孩子一岁有余,倒也是不怕生,时不时还吧唧嘴,像是饿了想要讨奶喝。而这个美人儿光看身段也让人联想翩翩,似九天仙女下凡,不经意间倒也让有些人咽了口水。

  “哟,吕明之那个老东西可真舍得,好一个美人儿就要自葬于此,你当真愿意为他这么做?你明明知道,他这般也是为了等她,而你不是她!”老酒鬼灌了一口酒,愤懑不平的说道。

  “与你无关。”那个抱着孩子的美人儿,皱了皱眉,面带不满的说道。

  “老酒鬼,你还喜欢她?她愿意为吕明之赴死,可一句话却不愿意与同你多说。”身扛双刀的黑袍人笑问道。

  老酒鬼被噎了一下,恼羞成怒的说道:“你难不成对她没有意思?她看不上我难不成能看得上你?看看你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沾了一身血气,也不知又与谁起了争端,你这般好斗之人,安稳不起。”

  “那看看你的样子,整天烂醉如泥。我还有机会,而杜鹃一辈子都不会看上你。”黑袍人嘲笑道。

  “呵呵,老酒鬼,我们俩目的一样,就不用多说了,杀了她手中的孩子,就可。”黑袍人冷笑一声,缓缓抽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道本于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道本于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