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幕幕再现
千歆2020-04-27 06:423,710

  行走在边缘线的夕落沉,反转落地,踩着这个地板提起脚尖,回想着兮筱筱的每一句话,每当想起那个人,内心还是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滋生,简直是一种致命的伤害,好在无碍,本应是个大罪,可筱筱如今……

  渗透心尖的痛,压榨了她的神经,时光的暂停,她的消失,看来,筱筱这是又给了她时间,月光透彻的清凉,入骨即心,此刻她守着一轮孤月,向往着外面的生活。

  “要我说呢,你就不应该,出去,也是这次你也实在发生的太过于让人不敢相信了,更重要的是还得逼着你去承认和原谅,我真的觉得,这是……”一只飞鹰飞了过来,落在了她的眼前,化作了窈窕魅女:“沉儿,我终于感知到你的到来了!这里我等了好久。”

  “我飞湘自从在筱筱那里得知消息,就一直盼望着你的归来,可是一直都没有等到,今天,筱筱说你来了,我立刻赶了回来,你可让我好不担心?”飞湘抱住了她:“我相信,筱筱会帮你,你可安心在这里等待。”

  “嗯!”

  飞湘坐在那里,看着远处的森林:“这里是黎月亮最近的地方,我想你大概不知道斩月滴吧!”

  “我没兴趣知道!”

  “你这个难伺候的主,怎么这么不听话?在这里,你是走不出去的,左不过你可以见到平日你所看不见的一面。”飞湘飞下去,闯出了结界。

  夕落沉独自一人走进了黑暗无底,不知道眼睛看到了什么,她全身遍布伤痕:“这就是你对待主子的代价?”

  “我可没有说过伤你分毫,毕竟你可是我的最爱,我的主人!”它随后下来,跪在了她的面前,伸出手,触上她那冰冷赤透如月的肌肤:“如今,你就算是自伤,想必也不会原谅自己离开了我们的庇佑!”

  “月箭,你说过的,无论什么时候,都会为我驻守,如今,这句话在看到你这样的主人时,可是还当真?”夕落沉抓住了胳膊上的血,那银色的光芒透入洞内,月箭立刻抓住了她的手:“我说过了,任何时候,你自伤都会被发现,如今你却还在用这样的方式,你是想让我们为你陪葬吗?”

  “落沉本是一个小姑娘,怎不知入了歧途,如今已经难以回去,你让我何以承担?”

  “够了!当初,我和飞湘都说过要陪在你的身边直到永远,是你自己放弃了,你宁可走向一个人,也不肯向我们走来。”月箭指着洞壁:“我在这里挂了上万年不止,可有等到你一次回归?你有没有来见过我?飞湘长这么大以来,你都没有见过,她已经能破了结界,自由出入了,可是她都没有选择让你出去,你都不想为什么?”

  “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也不希望被人看到。”

  “我知道你不是她,她不会像你一样,绝对不会!”月箭无奈的看到她,去外面等待飞湘的回来:“夕落沉对吧?”

  “是!”

  “那就等飞湘回来吧!”

  夕落沉只能在一旁等着,这个时候的她并不想说一句话,而且月箭当年确实说了要在她身边的话,飞湘也确实同意他的决定,如今她因私断忘,从未回归,她的心灼裂般的难受,她压抑不住自己的心裂,只能强行忍住:“如果说当年,我成心气你们离开,那么今日,就没有理由再回来。”

  夕落沉见月箭什么都没说,他只是回来扶着她:“如果实在很心痛,我有一个办法。”

  月箭带她走到了滴口,那道月光正好向这里射入,射入她的心口:“这是你自己的本体在救你,可不是我在救你。”

  “谢谢啊!月箭!”

  月箭见她笑了,他自然也很开心,毕竟南度本来就是不爱笑的,很少见过她笑,自从那天之后,他就几乎再也没有见过她笑了,他也开始默默后退,不敢靠近一步,只怕影响了她的情绪,激怒了她,月蝶更是离她很远,平常也照顾不到,这一去,她竟然也是冷漠相对,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让人感到害怕和疏远,他和飞湘一直没有弄清楚,究竟是因为什么带走了她。

  月箭的身体上,是她亲自刻画的纹裂,是月蝶亲自寻找的银石,她们是相生相对的姐妹,大家见到她们都会很开心,凌高的曦月,我们都属于她们的附属。

  “不知道,黑怒那丫头,如今如何了?还记得……额!忘了,你说过不许我接近他们,当时我还以为你吃醋了!我让飞湘嘲笑了好一顿!”月箭故意找了话题,想斗她开心。

  “没有,我当时……心情不好,别当真!”夕落沉说了这句话,月箭就感觉她不像她了。

  “那月蝶将我拿走的时候,你为什么哭?明明你在乎我,害得飞湘也跟我走了?你不是一个人,都很要强吗?”

  “你闭嘴!”夕落沉这下被彻底激怒了。

  月箭看到她生气的样子,就没有办法,终究还是老样子:“磨炼什么心性啊?有什么用?不如真真实实的,毕竟你又用不到去对付那么多人,你身边的都是死忠之士,月蝶也是完全在你这边的,你可没有必要接着斗了吧?”

  “月蝶?她一百年都不带见我一次的,你居然说她在乎我?”夕落沉生气的指向了外面,月箭抓住了她的胳膊:“其实呢,没有你想的那么恐怖,我知道月蝶,她也只是一个人,身边除了黑怒和茵茵已经没有其他了,而且……她不是喜欢你吗?要不干嘛夺你的?”

  “这叫喜欢吗?这叫嫉妒好不好?我还喜欢黑怒和茵茵呢!”

  “那不就得了,有本事,你也将我从月蝶手中拿回来,断了姐妹情,为我开战,这样,飞湘一定很开心,她最喜欢这样的你。”月箭跟她说起曾经,她脸颊泛红:“我哪里有那么可恶?我一直都很有底线!”

  “你的底线就是被人不尽其数的打破?还要继续装着深情的样子?”

  “你再说一句我杀了你!”

  “你若是杀了我,心还痛!每到深夜想起来时,你就会疼痛难忍,不然你也不会一直去找月蝶以祈求月蝶的救助,你知道她那里可以带给你救治,让你这颗紧绷的心得到宁静。”月箭抓住她的手:“你不想把自己看的崇高也不想搭理任何人的时候,我和飞湘都知道。”

  “你们是故意的,想让我去找你们。”

  “你本来也是喜欢四处跑啊!别以为到处惹是生非的是我们,是你好不好?”

  “现在你让我回忆这些是什么意思?你也觉得我太过可怜了是不是?”

  “不是可怜,是……可……叹!”

  “如果水能止痛,那我就愿意泡进去。”

  月箭直接抱起她给她扔了下去:“崭月滴不就是虚水,你去试试!”

  月箭看到泡在里面的她:“鱼会为你让路,花瓣会为你自然出现……飞湘?”

  “飞湘?”夕落沉回过头,飞湘直接将物品砸向了月箭:“你又给我整这些,哪回让我抓住你,我不把你削了!”

  飞湘抓住夕落沉的手:“我带你上去吧!”飞湘直接带回了夕落沉:“救兵治人不能向他这个样子,如果都是像他这个样子,我看也别治了,都消失绝了。”

  飞湘推开月箭:“你给我滚远一点,家都让你毁了!”飞湘把下面恢复原形,回过头看向夕落沉:“对不起啊!你挡住大门,我进不来。”飞湘低头认错,夕落沉把她的头抬了起来:“没事,在我面前,不需要这样。”

  “我知道了,只是习惯了。”

  “飞湘!”夕落沉突然从她的身后抱了上去:“我好想你。”

  “那就别走了,留下来陪我啊!”飞湘握住她的手:“我可是不希望你离开的。”

  “她会停住她的步伐?我才不会相信呢!你就白日做梦吧!”月箭靠着墙边说了句,飞湘直接向他撇过一支羽毛针。

  “落沉,你会心疼的吧?救我!”月箭跑到她的身后。

  “真是多少年都没有变化,除了躲还是躲!”飞湘生气的拿着东西就走了:“你陪着落沉,我去做饭。”

  “你们这么多年都没有改变吗?”夕落沉看到飞湘的样子。

  “飞湘这千万年都在想你,我……也想你,每次看到她犯傻的样子,就忍不住上前找她玩,你知道她犯傻的样子好像你,你总是喜欢喃喃自语的说着哪天出门一定让飞湘在你前面,不然你老受伤。”

  “什么啊?我有说过吗?”

  “我挂在你房间长达万年,我会不知道你的习惯,行为方式?别骗我了,哪一天我能从你口中听到我的名字,都是很荣幸的,只是却比不过一个飞湘。”月箭手里不知玩着什么:“南度,你长大是不是要嫁给飞湘啊?飞湘那么凶婆娘,你怎么会喜欢她?而且她就是一只破飞鹰,还是被我射下来的。”

  “月箭,你找死,你再说一句,我就把你掰断,重新炼制,反正我已经熟练了,也不在乎重新来过。”夕落沉打算上前,抓他的时候,飞湘一手脏的过来了:“他?不值当,你俩谁来帮我忙?”

  “当然……”

  “都去!”

  月箭特别委屈的哪里都得顾着他们,夕落沉看到飞湘的一屋垃圾:“你怎么越来越会整理了?”

  “兽也食五谷杂粮,我也是没办法,要不你牺牲让我吃,我顺便也增长一下!”飞湘眼珠子不怀好意的打转。

  “看出来了,你是得寸进尺了。”夕落沉撸起袖子就开打,飞湘躲了过去,月箭躲了好远:“有一天你也会求救啊!”

  “月箭,你不是来帮忙的吗?”夕落沉看向他,他立刻问了飞湘:“需要帮什么?”

  “呶,洗菜吧!”

  “我切!”

  “不行,我切,你洗。”

  “至于吗?又不会出事!”

  “我喜欢不行啊!”

  “好了,没必要,我很随便啊!”夕落沉拿起了菜偷偷跟月箭说:“我让给你好了。”

  “落沉,你这让是要多久啊?”飞湘从一边看着,不禁笑了一下:“你干脆全部让了算了。”

  “我哪里有那么可恶。”夕落沉看着手里的东西,不是无聊死了:“我洗完了,我出去待会儿!”

  外面的空气都还是蛮不错的,走起路来,竟然想起了当时飞湘嘲笑的她的脚都是弯的,当时气的她再也没有在她的面前脱下过鞋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风绘北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风绘北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