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仇敌再现
千歆2020-04-27 06:423,677

  渊赤淀

  兮筱筱回到家中,看到正在打坐的夕落沉,终于忍不住上去踢了一脚:“你可是能在这里享受了!我呢?起开。”兮筱筱果断的抢了她的位置。

  夕落沉起身之后,看到她:“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你要不要离我远一点?我这么令你讨厌,夕落沉,你给我去,去解决你自己的问题,我这次可不想替你承担了,这次我可是惊动了母神壳蛇,差点挽救不回来。”兮筱筱脾气上来,干脆躲到天寒笙来就不走了。

  “所以,好吧,自己的这点破事,终究还是得自己解决去。”夕落沉看了一眼兮筱筱就立刻离开了。

  再次来到这里,南头古城监狱安宁渠中已经是荒芜一片,再也难见当时的辉煌。

  家破人亡,万魂漂泊,常年凄惨,血遍大地,枯骨成灰,婴灵凄惨,黑屋笼罩,遍布安宁渠中。

  “黑怒,这里已经是你的地盘了?你盘旋位上,守着这些凄惨的白骨,也不会感觉到身体上有多处不适?”夕落沉来到这里已然是一片狼藉。

  “乱葬岗啊?也许昔日你是可以见到监狱的辉煌,可惜了,现在这里归我了,所以我自然是乐享其中。”黑怒见到夕落沉的时候,身边还跟着血絮掠。

  “她归你所属了?”夕落沉看到她的时候,她眼神的杀气已经没有了,这从来不曾见的温柔倒是有几分兮筱筱那玩意的影子。

  “你跟我来,你在这里等着。”夕落沉叫走了黑怒,让血絮掠在原地等着。

  “黑怒,你明白的告诉我,筱筱背着我做了什么?”夕落沉撇向了后面的血絮掠一眼。

  “她只不过比你做的还要多而已,包括我的出现,你应该为你的妹妹感到骄傲。”

  “骄傲?她把安宁渠中变成了如今的地盘开创了你,掌管监狱的血絮掠让你给收了?这叫骄傲?”夕落沉看向前面。

  “骄傲啊!敌人让妹妹制服了,不失为骄傲吗?甚至以后可以为你所用,你不觉得幸福吗?作为黑怒的我,只是静静地等着你们的命令。”黑怒半膝跪地:“月蝶曾再三警告黑怒,无论什么时候南度永远并同于她。”

  “如此甚好,我看她也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举动,如今这里又是在你的手下,我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严重的事,当年的事权当为我所成就如今奠基好了,黑怒,以后血絮掠的一切你要严刑掌管,我不希望下一次遇到还是她。”

  “鉴于你上次被伤也是她安排的。”

  “你说什么?”

  “我说月蝶说了,以后你便会记得你随意逃跑,将负担加重在她身上的报应了。”

  “我知道了。”

  “另外晨家当年的事情,也已经被解决了,你还要回去一趟吗?”黑怒的神色变得有些严重,她没有回头,只是沉默着。

  “我想你也不愿意回去的吧!”

  “当年我降身夕落沉的身上,月蝶变为兮筱筱,我发生那些事情的时候无意中让她快速的接收了我的一切,大概是在那个时候起,她对我就有了恨意。”夕落沉看到她的时候,就知道兮筱筱做了什么了。

  “这些您也不需要知道了吧!总之,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回忆的了,作为终结,我把血絮掠也带给了你,你以后回去之后,就会明白了。”黑怒这个时候也忍不住的把她撇向了另一个地方:“我希望,你不会回来了,这里将会为你默默守护,成为你前行路上,不可回头的一次。”

  夕落沉被扔到了今安河,回到这里的时候,看到了焰儿,看到了焰儿唤醒母神壳蛇的那一次,看到了她违反了日月,去唤醒了母神。

  “快来啊!我记得焰儿说过,这里她就是在这里看到我的。”茵茵跑了过来,望着前面。

  “原来是这里?看来焰儿还是不惧怕水的吗?怎么会怕水?”棍子没有想到她居然会来这里。

  “唤醒我母神的是焰儿,她不一定是下去了,也有可能是在上岸啊!只有你那脑子才会往这么危险的事情去想呢?”茵茵脱下了鞋子,走了下去,化作了原形,呈现在水面。

  “看来,只有你会这么天真啊!你在里面很舒服吗?家的感觉,它永远帮助你。”棍子看到她在里面尽情的泡着,周围的水清色都变成了青色。

  “我可没有想那么多,我只是想下来而已。”茵茵飞上来:“我也觉得焰儿应该可以做到水火相融。”

  “做到了,她不就死了?”棍子点了一把火扔了进去,转眼即灭。

  “她跟我们是一样的,怎么会死?你当转变之中,她不会离开?”

  夕落沉看到他俩这样,看向了天空那光影并不是很强的它,总是得这样,才能知道为什么!

  临近吃饭的时候了,茵茵和棍子来到了附近的店家,棍子总是很快,茵茵刚回过头,看到焰儿,她出门找去,却没有找到,可是恍惚间又像看到她进来了,环顾四周却并没有看到任何人:“我看到这里,总是觉得她就像是在这里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这么熟悉。”

  “可能是因为……你真的很累了吧?我得跟你说一下,你自从上次之后,你的身体就出现了问题,焰儿临走的时候送你东西你也并不是不知道,其中还有一味药,没有送你。”棍子放下了筷子。

  “我知道,这味药就是……你干嘛?”茵茵看到他的举动,一下子晕了:“快起来吧,这里人多眼杂的。”

  “我知道啊!但是要解决你这个麻烦,总归还是得诚实一点。”棍子忍不住的跟她坐到了一起:“我们俩个还是在一起的比较好,感觉你在我身边,才不会出事。”

  “我……”茵茵感觉身子晃动了一下,可是周围并没有人,她不甘心的跑了出去:“焰儿!”

  “她不在,她灰飞烟灭了,就是在,她也不在乎,而且你母神也说了,因为我叛变,所以,你才会出事,她才会出现,不是这样的话,我们怎么可能见不到焰儿呢?”棍子看到她就想起了焰儿,她是火,会燃烧了他们,但是木可成舟,舟可载人,人可捕鱼……鱼未到,全是草!

  “什么啊?你明明就是捕鱼的,为什么跟我有缘分?”茵茵不甘心的甩着头发,我……不对啊!我飞蛾扑火,我是蛾子?

  “差不多了,谁知道你去了哪里,经历了什么?焰儿不也是只是一撮火苗。”棍子很无奈的点了一把火:“我看她是不会出现了。”

  “金木水火土本是相克,他们出自自己并互相克制,焰儿离开说明。”茵茵拍了一下他:“你将来会有两任妻子哎!”

  “哪有,我爹娘为了让我远离你给我找了个童养妻,就是我跟你说的我哥,其实你本来是属于他的,也就是他之后才是我,可是很无奈,他去的太快,这事不张扬,我家养活人尸体,焰儿到来之后,才知道怎么回事,最后一打转,又回到了我们,我爹娘那天哭着喊着为哥哥送终,嘴里喊着,你去了,终是灾难成真了。”棍子摆着脑袋,回想,那一天,焰儿到来的时候,握起我哥的手,放下的那一刻,似乎,他看到了焰儿对他说了什么,之后焰儿走后没几天,他就过去了,爹娘没追究焰儿,他倒是对她起了好奇之心。

  “你是说,你哥是你当年所捕抓的那条鱼?本来她是正宫,后来她跳走了,所以旁边飘着的我……什么……我是替补?”茵茵大怒:“要我也会走!我要回家!见我母神,问个清楚,究竟我是怎么跳跃让你抓了?”

  “本来人是邻居,可是就是因为舟的原因,当年的那株水草就有了灵性,吸收天地灵气长大,旁边的木舟就是由木头所接成的,久而久之,就出来了!”棍子实在很无奈,可是就是这样,由于两人都是灵成所以辗转至今就变了如今的模样。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焰儿能转,我不能?”

  “她?”

  夕落沉从旁边吃面,都知道兮筱筱为何牺牲他俩了:“壳蛇,真该让你有伴,可是……”夕落沉很无奈的摇摇头,终止一切,终究有所牺牲。

  门口有个背包的人走了过来,他的眼神流落在了夕落沉的身上,夕落沉很无奈的看着他,被盯了?她下意识的结账离开。

  黑漆漆的路道旁,五行咒在她的脚下,她回过头:“你跟踪我?”

  “前期我还觉得你可以靠的住,谁知后期你半路而退,本来应是蜉蝣奈何蝶走纷飞,你可真够渺小的。”

  “你捆的那么扎实干嘛?省的别人不知道你的面容似的,逃跑这么多年,竟也有理由再次出现,你研究这个干嘛?”夕落沉挥刀指向。

  “前世恩仇今世怨,你的孽障终究要归还?”

  “我信你啊?要不要在我脖间割一刀?刻个印?我蜉蝣拒绝为敌!”

  “敌?你竟连人都不认了?变得这么心狠手辣?让我说什么好?”

  “得见真容,真的很惊讶,原本以为你会消失在天际,可是没想到你最终还是出现在我的视线,不知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笑,还是觉得,你义正言辞?既然来了,今日就做一场生死决斗吧!”夕落沉最终后退一步,化作了原形。

  “别以为我是他,那天的事,我并不是故意的,只是为了成全血絮掠,如果没有我,何来你今日,没想到,你会变成这样?”

  “你当日的所做所为还不够丢人吗?为此,我追杀了你千万年,只为了复仇,可如今,你竟然如此不知悔改,还妄想,能够伤我本尊姐妹?”兮筱筱突然到来。

  “我说呢,五行咒是你给他的?看来我是没有大碍啊!”夕落沉这才仔细审核了一下全身。

  “放心,这家伙也不敢闯出什么大乱子了,落沉,你大可以离开了,这里交给我好了。”兮筱筱将夕落沉扔出这个地方,设立了结界。

  “真是好久不见啊!我记得上次见面,你还是个……别的话就不说了,我这次找你也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就是得和你做一次生意了。”兮筱筱将五行咒收回置入手心:“这个本不属于你的东西,本来不应该在你身上,如今我物归原主,它的主人,你也不配看见。”兮筱筱收回五行咒之后,他即刻被黑怒带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风绘北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风绘北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