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妖孽校霸的小白兔
花的双重奏2020-01-14 20:541,740

  东篱紧紧跟在沐晔身后,他们高三年级快高考了,女主都不来学校在家专心复习,她已经十来天没有遇见女主了。

  男主身边又全是黑色地带人物,东篱暂时还不能动。

  于是东篱只好跟紧反派,看看能不能遇到偶尔出门买菜的女主。

  两人走进回沐晔家必经的小巷子,沐晔停住了。

  巷口有七八个露出满口黄牙淫笑着的大汉,都持着一把成年人腿长的大刀。

  沐晔转头看着面无表情的东篱,眉间多了一丝阴郁,连累她了。

  穆翰离还真是小人。

  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过。

  为什么要一直欺压他?!

  东篱丝毫没注意旁边脸色越来越不好的沐晔,直步上前,捏着拳头,倨傲的扬着下巴。

  打架?她最喜欢了。

  “纪东篱是吧,哎呦,看这水灵灵的模样,好好伺候爷爷们,让爷爷们快活快活,说不定爷爷们还可以让你死的舒服点!”为首的花臂男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嘴角泛着诡异的油光。

  东篱不知道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但是纪东篱的记忆却给她翻译了一波。

  大佬面色不变,默默的从衣兜里掏出来一打符咒。

  沐晔一怔,不是穆翰离的人?是冲着纪东篱来的?

  听完了混混的话后,沐晔甚至希望是穆翰离的人,是冲着他来的,而不是来欺辱这个娇小的女孩。

  十多天东篱没干架,沐晔天天看着她这幅极具欺骗性的皮囊,都忘记了她其实是个会玩符咒的神婆。

  东篱:……

  “小姑娘~”花臂男笑的一脸荡漾,他的下属们眼底里也都是隐晦的色意。

  “恶心!纪东篱你快走,我挡着他们!”沐晔闭着眼睛大喊。

  东篱奇怪的看了这个分明害怕却想着保护她的男生。

  还是她保护他吧。

  “恶心。”东篱学着沐晔说,顺便甩了一张符咒在花臂男胸口。

  这是傀儡咒,之前在杂毛女身上试过了,可以维持两个小时的操纵。

  “跪下。”

  东篱淡淡吩咐。

  花臂男二话不说咚的跪下,甚至还磕了个头。

  把沐晔吓了一跳,袖中的小刀差点戳中自己。

  一跪下,就想磕头,这奴性,没得治了。沐晔默默点评。

  东篱趁其他混混没有反应过来时,给他们都下了傀儡咒,下了命令就飞快的拉着沐晔跑了。

  善良的小反派可不能知道那些肮脏的事。

  “你干嘛?”确认她是神婆的沐晔有点怕,生怕她什么时候就把自己给煮了,就像动画片的那种老巫婆一样。

  东篱放开他的衣领子,狐疑的看着他,小小年纪,脑瓜子里都在想什么,一副害怕的样子。

  由于东篱拽住沐晔疾跑,把他厚重的刘海吹散了,露出了大半的脸蛋,红扑扑的像软软的樱花棉花糖。

  想戳——

  东篱爪子直接扒上沐晔的脸,捏了两把又戳了几下。

  还挺软。

  沐晔呆滞的看着这个动手动脚的女人。

  她她她!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沐晔的脸红透了。

  谁能想到沐晔厚重的刘海下是一张精致可爱正太脸,带着一点婴儿肥,像撒娇的小弟弟。

  “你放、放手啦!”沐晔咬着嘴唇,本来以为东篱只是随便摸摸,可是她现在掐着不放是怎么回事?!

  东篱掐着他的脸往两边扯,安慰道:“你别害怕,是夏欣的人,不是冲你来的。”

  沐晔:……他哪里害怕那群混混?明明刚刚只怕她这个神婆!

  “你、你放手!”沐晔的脸都快熟透了,又烫又红。

  他十七岁之前唯一接触过的女性是他的妈妈,而现在这个女性让他害怕的想逃离,她的手指纤长细腻,在他的脸反复流连蹂躏,冰凉的触觉让他贪恋,想要更多……

  “你这脸怎么这么烫?”东篱拍了拍沐晔的脸,不解的问。

  “我不知道!”脸解放了的沐晔飞快的跑了。

  东篱瘪嘴:“生病有什么不可说的,传染病本座也不嫌弃啊,话说这是什么病?来势汹汹的,脸那么烫,他不会要熟了吧?……”

  东篱回沐晔家后发现平时在客厅写作业复习的沐晔此时把自己反锁在了房间里,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哎,孩子大了,青春期有秘密了。

  东篱装模作样的感叹完就拿着笔记本电脑进自己房间了。

  有好几只股票到了丰收的时候了,有了足够的资金,就可以对纪家动手了。

  但是夏家,夏欣,总要付出代价的。

  凭借夏家的权势就肆无忌惮对自己动手,夏欣不免太天真了,她就没想过?她想杀的已经不是那个好无能力的纪东篱了,是现在的东篱,但现在的东篱,她惹不起。

  夜深了,狭窄的巷子里出来了一伙人,他们夹紧双腿骂骂咧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大佬的心头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大佬的心头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