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这是病但能治
十七姐2020-02-06 16:092,717

  “喂!穿着黑色蕾丝的美女童鞋,你当心手里拿的牛奶洒出来!”

  回春堂中医铺外,一道突兀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顿时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尤其是混在人群当中的柳明月,俏脸刷得一下变得通红,就连白皙粉颈也爬满嫣红。

  黑色蕾丝!这分明说得就是自己,柳明月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作为医科大学应届毕业生,所有人眼中的顶级女神,竟然被人无端调戏!

  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连自己内衣的颜色都被暴露出来,这是哪个混蛋耍流氓?竟敢在青天白日众目睽睽之下搞偷窥!

  柳明月立即羞怒转身张望,顿时看到人群后方,一名二十五六岁的青年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青年相貌清秀帅气,面庞白皙衬托着邪魅气质,乌黑头发迎风飞舞,一套干净整洁的休闲装打扮,背着斜肩挎包,双手插在裤兜里,看上去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这青年没有明显患病迹象,跟这些来看病的患者迥然不同,柳明月瞪着杏目死死盯住青年,恨不得生吞活剥这个臭流氓。

  看到柳明月转过身看着自己,秦奋立即露出笑容喊道:“美女,你得奶洒出来了!”

  “你…。。”柳明月原本对秦奋这种无聊的玩笑还未真正放在心里,但听到这句话,无异于火上浇油,俏脸越发羞怒低声骂道:“简直就是社会垃圾!”

  娇声斥责一句,柳明月立即气呼呼的走出拥挤人群,转身朝着街边方向走去,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因为实在受不住那些患者的目光。

  “社会垃圾?”秦奋站着得位置虽然较远,但也听得清清楚楚,不禁抬手摸着鼻子,自言自语道:“城市套路真深,爷爷不是说城市里妹纸素质高,怎么张口就要骂人?”

  秦奋无奈耸耸肩,挤进人群当中,走到柳明月站过得位置捡起一瓶拧开的营养快线,美美的喝起来,还不知廉耻的感慨:“味道果然好,这滋味确实不一般!”

  秦奋喝着营养快线,看着还没营业的回春堂中医药铺,眼神袒露出寒芒,不禁想起羅患尿毒症的叔叔,被坑害得惨不忍睹的模样,这黑店在云荒县声名赫赫,还被人传得神神叨叨,到要看看是哪路牛鬼蛇神在招摇撞骗!

  现在还没正式营业,秦奋干脆坐上花坛,翘着二郎腿悠哉喝着奶,回忆逃走女神那曼妙的身材。

  满腔怒气的柳明月,一边走一边咒骂那个猥琐的臭流氓,突然顿住步履,昂起精美绝伦的脸蛋,似是在回忆着什么事情,忽然就反应过来,心里忍不住产生疑惑,想起自己今天穿戴的内衣,还是闺蜜送来并强迫自己换得,臭流氓怎么可能知道是什么颜色款式?不行,我要回去问个清楚明白。

  柳明月气呼呼立即转身往回走,重新来到回春堂中医药铺外,看着一大群患者天还没亮就拿着马扎赶来排队,心里诽谤不已,这又不是追星,至于这么疯狂吗?

  柳明月一双美眸巡游着人群,终于找到坐在花坛正美美喝着营养快线的秦奋,登时羞得俏脸粉红,那瓶牛奶自己喝过,这混蛋怎么无耻到这种地步!

  “你居然敢偷喝我的牛奶?还有,你这臭流氓是不是一直跟踪偷窥我?”柳明月走到花坛跟前,一双白皙如玉的芊手掐着小蛮腰,瞪着杏目瞅着秦奋,大有匹妇一怒血溅五步的架势。

  秦奋听着娇滴滴的斥责声,立即就觉得浑身充满干劲,立即抬头佯装惊讶说:“你这样也不像结过婚,哪来的奶呀!”

  柳明月登时气急,美眸眨动充满着羞愤,抬起芊手遥指秦奋:“你……。”

  秦奋耸肩摆手说:“我偷窥你也是有正当理由,反正你也快要死了,但患上这种舒服死的病,确实让人有点羡慕!”

  柳明月已经自动过滤关于奶的事情,听到秦奋说自己羅患舒服死的病,登时就感觉隐私暴露,仿佛被这个臭流氓剥光欣赏一样,自从一年前突然发病,母亲甚至请来国外专家诊疗,但都没有丝毫办法,一旦进入状态真得羞死人。

  柳明月突然觉得秦奋再装一个很深沉的逼,这臭流氓又是从哪里看出来自己有病?立即冷哼一声反击说:“你不也跑来回春堂问诊,保不齐就是为治疗早泄不举甚至是不孕不育,大家都是成年人,我是不会嘲笑你的。”

  “你是不是每三天就会在夜晚发作?并且全都是啪啪啪的春梦,甚至每次醒来的时候,整张床单都是湿哒哒的!”秦奋喝完最后一口牛奶,拧好瓶盖放上花坛,翘着腿拿手拍打膝盖,昂着头看着柳明月似笑非笑说:“你这是病,但我会治!”

  柳明月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先杀掉眼前的臭流氓,然后找地缝钻进去,绝美的脸蛋羞得通红,仿佛快要滴出水来,但同时又感到异常震撼,虽说这家伙喜欢装腔作势,但偏偏说得全都正确,自己宁可天天吃药打针,也不想得这种舒服死的病。

  “你居然看得出来我有病,你这么厉害还跑来回春堂干什么?不会是来砸场子的吧!”柳明月眼巴巴瞅着秦奋,心里早就认定他有办法帮自己治病,可有这种本事,还跑来这里等着问诊,其中肯定有什么事。

  秦奋扭头看着拥挤人群,帅气面庞露出邪魅笑容,神神秘秘说:“有些人喜欢挂羊头卖狗肉,终于连上帝都看不过去,特意派我来代替奥特曼消灭他们,为保证地球安危,我可是呕心沥血,你一定要记得保密!”

  “你!肯定有神经病。”柳明月朝着秦奋丢过去一个白眼,但神情明显有些莫名兴奋,自己好歹也是省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还从来没看到过砸场子,直接坐到秦奋旁边,轻声说:“回春堂馆主可是鼎鼎大名的刘鹤,专为达官显贵问诊治病,平常都是他弟子坐堂,砸场子是不是跟电影里一样,先揍徒弟再爆打师傅呀?”

  突然人群爆发呼喊声,回春堂终于开门营业,大量患者就跟抢演唱会门票一样,百米冲刺都游刃有余,秦奋看到这一幕连连摇头,心里更是冷笑不已,这些所谓的患者,其中究竟有多少是拿钱找来的托?演戏好歹也要有技术,可不是谁都能当王宝强。

  秦奋跟着患者进入回春堂大厅,柳明月就跟鹌鹑一样亦步亦趋紧跟着不放,实际也想看看臭流氓的真本事,要想砸掉回春堂的招牌,可不是那么容易。

  回春堂确实有着雄厚资本,大厅装修的古色声香,大量患者涌进来也不显得拥堵,一张香案摆在中央,赵亮端着紫砂壶悠哉出来坐堂问诊,鲜亮复古的唐装打扮,看上去确实有中医圣手的架子,望闻问切就跟流水账般来一遍,诊病速度堪称一流。

  秦奋一屁股坐上休息椅,拿起一张旧报纸观赏起来,柳明月看着臭流氓悠哉模样,顿感一阵气恼,想象当中拳打中医,脚踩医馆招牌的画面没有出现,竟是嘟起粉腮挨着秦奋端坐,托着脑袋左摇右晃,眼巴巴瞅着那些病人千恩万谢拿着包好的药离开。

  柳明月怎么也想不通臭流氓的意图,更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形,秦奋拿着报纸佯装观赏,实际默默开启神眼,这些进出往返的患者,原本穿戴整齐的衣裳,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皮肤骨骼血肉经络细胞看得一清二楚。

  秦奋突然拉住柳明月皓腕捏在手里,脑袋凑过去轻声说:“这些患者九成都是拿钱请来的托,砸场子需要特定的装逼剧情,幸亏我聪明机智早有安排,很快就有大麻烦找来,那时候我再出手吊打刘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极品透视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极品透视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