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温暖的光
拉面熊2020-01-14 23:472,572

  电梯停了,萧言抬头看到了站在电梯外的一个胖脸的中年男人,不知为何,这个男人给萧言的第一感觉有些滑稽。

  何塞对柳研点点头,问道:“那对夫妻的离婚案的怎么样了?”

  柳研一脸苦笑:“老何,我当初真不应该答应你接这个案子,可头疼了,好在今天终于步入正轨了,不在搞全武行了。”

  “可喜可贺啊,能搞定这个案子,我得跟老罗给你请功,你这是帮了我的大忙啊。”

  柳研白了他一眼,狠狠在电梯上按了好几个键,这才出去。

  电梯下行,柳研主动介绍道:“那是何赛,咱们律所的高级合伙人之一,听说和罗槟很多年交情了,也是资深律师。你以后如果有时间的话,必须远离这个人。”

  “……”

  “妍姐,你转折的弯有点大,为什么不让我跟何律师接触?”

  柳研哈的一笑:“那家伙要是知道你这么能干,肯定跟我抢人,我不舍得放走你,准备把你留在身边,好好压榨压榨你。”

  “请随意。”

  正式工作第一天,萧言整个人都处在极度兴奋的状态,尤其是第一天就跟着柳研见识到了律师间的交锋。但下班后,萧言又立马疲软下来了,他还没找到住处,酒店住的倒是舒服,荷包不允许。

  好在下班的时间不算晚,天还没黑,萧言回到酒店,在网上挨个查找租房信息。萧言一面看,一面心痛,帝都的房价真的贵啊。即便是相对比较体面的律师行业,租房也得扣扣索索的。

  租房网上大部分都是中介发布的,只有小部分个人发布的房源,萧言不信任那些中介以及房托,好容易找到一家个人发布的房源。

  打电话联系,恰好人家还没走,地方也不是很远,萧言离开酒店,坐了几站公交就到了。

  萧言住的酒店就属于外环的外环了,再往西北方向走点就出帝都了。要看的房子就在边缘,接近省市交界。

  下了公交,根据导航,萧言看到了一个比较老的小区,看设施应该是上世纪的了,不过并不脏,看着蛮干净。

  “萧言。”萧言看着手机往前走,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叫他,声音有些熟悉。

  萧言转头一看,惊讶道:“妍姐,你怎么在这里?”

  柳研三步并做两步,惊喜道:“在车上我看着就眼熟,真是你,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之前的房子到期了,我来看房子,妍姐你住在这里?”

  “十二栋。”

  萧言低头看了看手机,真巧,不是十二栋。萧言心里有些失望,心里那点男人的小心思没有瞒过柳研的法眼,她跺了跺脚,坏笑道:“你是不是幻想来着?”

  萧言骚了一个大红脸:“没有,绝对没有,我用我纯洁的人格发誓。”

  “行啦,不听你发誓,一会打雷了怎么办。我看看哪里,八栋,也不远,我带你过去。”

  柳研主动带路,萧言落后一个身位,问道:“妍姐,你怎么住在这么远的地方?以你的工资,在五环租个房子问题不大。”

  “你入职第一天就知道我工资啦?其实没那么多,而且这里是我的房子,远是远了点,但住着舒服。”

  萧言悄悄查了一下这里的房价,恩,还是幻想吧。

  这里的房子三栋一排,八栋和十二栋隔了一个大过道。萧言要看的房子在六楼,没有电梯,楼道里也没有灯,黑漆漆的,有点恐怖片的感觉。

  柳研早就习惯了这样,拿手机照着,带萧言上了六楼。

  人还没进去,柳研说道:“这家房租便宜,但我不建议你住。”

  “为什么?”

  柳研说:“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萧言上去敲了敲门,门很快就开了,随着门开启,一股臭味也随之飘了出来,萧言差点吐出来。柳研早早就站到了楼梯上,没有闻到。

  一个形容枯槁的中年人抓着门把手,上下看了看萧言:“你是来看房子的?”

  萧言这时候可算知道柳研为啥不建议了,太味了,不仅是屋里,面前这个中年人身上也是臭气熏天,这种味道像是整天干体力活,却一年没洗澡一样冲。

  忍着恶心,萧言点点头:“萧言,咱们刚才联系过的。那个,大爷,您家这什么情况啊。”

  男人身上的臭味难以忍受,更难以忍受的是屋里的味道,那是一种可以做生化武器的臭味。

  中年男人说:“进来,那边的丫头,进不进来?”

  柳研摇摇头,礼貌道:“他来看房,我不用,我在外面等着就行。”

  “行,臭着你也不好。小伙子,你也看到了,我这里房租便宜,就是味大点。里面有一个空房间,你要是觉得行呢,就在这里住,也不要你押金,住一个月交一个月钱就行。”

  萧言探头进去,寻着臭味察觉了臭气来源,从主卧散发出来的。

  中年男人说道:“房里是我爹,全身瘫痪,动不了。我呢,平时上工早,下工晚,打扫也不勤快,久而久之,屋里就这味了,你要是受不了就算了。”

  一种名为同情的情绪从萧言心里涌了出来,平心而论,他不想住在这里,但听到了这家的情况,以及钱包的压力,他还是很难作出决定。

  犹豫间,对门忽然开了,一个胖老太太捏着鼻子,满脸横肉的骂道:“曹茂鹏,你*****”

  污言秽语,不堪入耳,中年男人,也就是曹茂鹏出去低声下气的赔礼道歉,却并没能让胖老太太消气,说出来的话更难听了。

  萧言火蹭的一下上来了,他一把将曹茂鹏拉到身后,对胖老太太说:“对不起,我们会尽快处理的。奶奶,你先回去,很快就处理好。”

  萧言的好态度终于让胖老太太回去了,本来一脸气愤的柳研诧异不已道:“你?”

  萧言道:“我对门要是整天发出臭味,我也不愿意,说不定我会骂的比她还狠。对不起啊,曹大叔,但你家就是这么个情况。”

  曹茂鹏苦笑一声:“没事,我都习惯了。我也不想被人这样戳脊梁骨的骂,但我真的很累。”

  说着,这个年近半百的大男人竟然蹲在地上哭了起来,生活的压抑,工作的压力全部压在这个中年男人的肩膀上,压得他喘不过气,几近崩溃。

  萧言拍了拍曹茂鹏的肩膀:“大叔,我就住您这里了,我会帮着你打扫家里的。”

  柳研的眼睛一直看着萧言,这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身上有一道光,很温暖,暖到了人心中,好像可以驱散一切的黑暗和阴冷。

  曹茂鹏终于崩溃了,抱住了萧言的手臂:“谢谢,谢谢。”

  曹茂鹏哭够了,张张嘴,萧言抢在他面前,拿出几张钞票说:“曹大叔,这是第一个月的房租,我先……”

  话没说完,钱被柳研抢了过去:“看什么看,住在我那里不用交房租吗?这是你第一个月的房租,我先收下了。曹大叔,这小子我看中了,截胡了您不介意吧。恩,作为补偿,我会和他一起帮您照顾老人,打扫房间。”

  漆黑的楼道内,只听得咚咚咚的声音,以及被声音掩盖住的,压抑住的哭泣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精英律师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精英律师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