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眼惊鸿
石碗宛2020-01-11 00:172,823

  长安城迎来了这一年的第一场雪,这一场雪比往年来的都要猛烈,仿佛预示着什么即将来临。

  长乐宫,北朝新晋的宠妃楚南歌身着茜素红的华服立于长乐宫门前。明明是寒冬腊月天,长乐宫内却四季如春,四处的摆放的银骨炭无不彰显着主人的尊贵。

  “主子,雪大了,咱回吧。”侍女颤颤巍巍的说着,毕竟有前车之鉴。

  上一任侍女就是因为照顾不周,使得这位金贵的主子咳嗽了一声,便被王上赐予了极刑……

  好像是为了印证这句话,寒风拂过,卷起了女子轻柔的发丝,片片雪花落在地上,楚南歌望向满天的飞雪,一双桃花眼中,是掩盖不住的苍凉。

  “……那便回吧……”

  气若游丝,谁也不曾想过,如今这个形影消瘦,一阵风就可以吹倒的女子是当初那个惊才绝艳,肆意潇洒的南楚公主。

  在侍女的搀扶下进了内殿,手中的暖玉一刻也未曾离手。一步一步的走到殿内摆放的贵妃榻边,浅眠。

  看着窗外的漫天飞雪,一切好似又回到了当初那个令她心动的冬天。

  南楚国王宫

  女子着一身茜素红的罗裙站在王宫花园的琼花树下,身后便是一群侍女和太监,秋风起,卷起一缕青丝,花瓣如雨,金色阳光中,一双纤纤玉手伸手接住花瓣,那双手,指尖微翘,修长如葱,指甲在阳光的照射下粉润如玉,肤色如雪。

  “南歌。”

  迎面来的是南楚国的二殿下楚南弈,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成整齐的发髻,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中,俊美的五官看起来分外鲜明立体,薄唇紧闭,尤其是那双眼睛,看起来温润又骄傲。

  楚南歌放下手,见到楚南弈一双眼睛便炯炯有神的,贼兮兮的踱步到楚南弈身旁。

  “哎呀,二哥你看呐,你一来这里天气都变好了。”

  楚南弈看着她深思一会儿,今天天气本来就不错……随后用奇怪的眼神儿看着她,提防的往后退开一小步。

  “妹妹今日莫不是吃错了沈太医开的药?”

  方才贼兮兮的楚南歌一听这话,都快要炸毛了,但没办法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你退一步,我进一步不就好了。

  楚南歌向前一步,背着手依旧贼兮兮的,用肩膀轻轻撞了一下楚南弈的胳膊,这感觉,有点撒娇耍赖皮的意思。

  “听闻父王准许二哥在宫外开宅,还赐了一座府邸。”

  楚南弈就看着眼前这只小狐狸,心里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毕竟除了美食和金钱,还有什么东西能让咱南楚的嫡公主如此在意啊。

  “我还听说啊,二哥还把食味居的掌厨给请过来了……”

  果不其然……

  南楚弈深知不妙,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这时候可顾不上什么谦谦君子,彬彬有礼了。

  “那个,什么……我突然想起来,父王找我还有事儿,我先去了……”

  听他这么说,楚南歌哪里肯放过他,她的二王兄她还不了解吗,如果真有什么正事儿,哪里会到这花园瞎晃悠,分明就是挖空了心思想躲她嘛,这样可不行。

  “楚南弈!你敢走一个试试?”

  南歌双手叉腰,小脾气上来了。

  楚南弈颤颤转身,给了自家妹妹一个大大的笑容,无奈的又走了回去,看着南歌一语不发,就好像是砧板上的鱼肉,一幅任人宰割的模样。这模样楚南歌瞧见了欢喜得不得了,但是吧,适可而止。毕竟后面还要去撬人家墙角呢,表现得太开心不好,矜持一点。

  南歌看着自家哥哥自己清理了一下嗓音,随后……

  “二哥~,你收留我几天,好不好,二哥~”一边说着还一边撒娇似的左右摇晃楚南弈的胳膊。

  “二哥~你看我长这么大一次都没出去过,就这一次好不好。”

  楚南歌本来生的美丽,特别是那一双桃花眼,撒起娇来,那眼睛摄人魂魄的紧。饶是南楚最沉稳的王储殿下都抵挡不住,更何况是最宠爱南歌的楚南弈了。

  “那好吧,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每次听着楚南弈说着‘仅此一次,下不为例’这种话,南歌就觉得好笑,每次都这样说,每次又都答应。

  一旁的随从门看着兄妹俩感情如此好,不禁感叹,谁说皇家无真情,他们家二殿下和嫡公主这不感情很好嘛。

  南歌问他什么时候出发,楚南弈只是笑了笑,却并不回答,只吩咐南歌的护卫云卷和贴身侍女云舒去准备。

  为了方便行事,避人耳目,云卷出门都会易容,南歌和云舒则乔装成男子。南歌穿了一件质地上乘的蓝靛色长袍,将乌发用玉冠束起,又在黛眉上修饰几笔,顿时显得风姿卓然,加上她本身就身形高挑,气质出淤泥而不染,此刻手握折扇,干净爽朗,落落大方,俨然一副翩翩俏公子的模样。

  楚南弈知到自家妹妹生的美丽,却不想她穿上自己年少的衣裳如此俊俏,竟毫无违和感。

  “真不知道这样把你带出去是福还是祸……”

  楚南弈毫不掩饰他眼中的惊艳之色。

  南歌嗔了她一眼,不动声色的走到楚南弈身旁,学着王长兄楚南政平常的作态,一副沉稳淡漠仿佛看透一切的样子,看着远方。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夜里的朱雀街,虽不如白天的人声鼎沸,却也足够热闹。一行四人走在街上,竟引得无数目光,这不,还有更直白的。

  一位身着鹅黄色罗裙的卖花女子直接走到了楚南歌的面前。

  “公子,这个给你。”

  说完便递给她一支篮子里开得最盛最好的琼花。

  南歌接过琼花望向一旁的楚南弈。便见他从袖里拿出银子。

  “给。”卖花女子将钱有退还给了楚南弈。

  言道:“我不要你的钱,这花是我送给这位公子的。”

  周围有爱慕之意的女子也大着胆驻足看着俊俏的小公子楚南歌。

  “你看这位公子好帅气啊!”

  “是啊,看他身着华服,不知是哪家的小公子呢。”

  楚南歌看她不要钱一时间竟也不好意思起来,连忙说:“多谢。”

  卖花女离开后,那些同样有爱慕之意的女子立马上前。

  “敢问这位是哪家的小公子呀,生得好生俊俏。”

  南歌见情况不妙,投给她们一个迷人又抱歉的笑容,拉起楚南弈的手就走。那些人也就散了。

  这还没走几步呢,就听见一声哂笑。

  “呵,这南楚的女子到底不比北朝,知矜持,懂礼数。”

  这话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被楚南歌听到了。

  华灯初上,映入眼帘的是便是两男一女。方才说话的女子穿着一身颜色素雅的软罗轻纱,简单的发髻上玉钗松松簪起,再插上一枝金步摇,长长的珠饰颤颤垂下,在鬓间摇曳,雅致的玉颜上画着清淡的梅花妆,虽透着面纱,却也不难看出这是一位俏佳人,这女子,长的真美。

  而身侧的男子虽未有任何言语,可腰间挂着的玉牌晶莹通透成半月状,内有青光萦绕,一看就是一块上佳的白青玉,若非是皇亲,也必定是贵族。

  楚南歌看着眼前三人,只怕都不是普通人,敛了心神,带丝不屑,皇亲贵胄又如何。

  “确实,我们南楚民风淳朴,百姓热情爽朗,敢爱敢恨,确是北朝所不能比的。”说完转身便进了一家名叫十里香的茶楼。

  一句话便叫那女子只能干瞪着眼,毫不客气。男子看着那单薄的背影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有趣。

  楚南歌的心情并没有因为这一个小插曲而影响。楚南弈开了一个雅间,上了一壶香茗,听着琴音,可那男子的容颜却不知不觉映入了南歌的脑海里。南歌突然想起很久前王长兄的话。

  于我虽一眼惊鸿,于她却似指尖清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八月在等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