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初见苏母
化十2020-02-10 20:085,025

  18 ,初见苏母

  人被拐走了,巫苏一点没防备

  他一门心思在长老殿周旋

  巫咸巫真不在府内,他反而无所顾忌

  六长老看见二长老回殿,从椅子上站起

  “濡儿呢?”

  “着什么急,在后面呢!无论如何我把他请回来了,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了!大家准备……”

  五长老冷哼一声插嘴

  “二哥真是好肚量!”

  四长老帮着腔

  “可不嘛!没有肚量拿什么养活揽来的儿子们”

  “二哥可不得紧着他们,毕竟不是自己生出来的!”

  二长老心里暗骂一句,小人得志!

  “生不生出来的,一起养着不也能成兄弟,五弟四弟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二哥这是什么话!咱们兄弟几个就不融洽了?只要一心向着巫族就好,不在外拉帮结派!二哥以为呢?”

  ……

  巫盼最受不了这几个哥哥,每次大长老不在,他们就要吵个没完!

  “好了,好了,都别说了,巫苏就要来了,几位哥哥还是该有个长辈的样子!”

  “再者!一会儿该将当时在祖宗面前施的禁束解开,虽说是自己儿子,可当时家主并未手软,是要费些神的!留着些力气吧!”

  众长老面面相觑,熄了火,都盘膝而坐 ,运行起长老们合力才能发挥作用的功法

  巫苏当时被罚去亳城,为了掩人耳目,完全按宗族条例走,禁其四层灵力,并且记录在册,巫即因为是一族长老仅仅被罚了几月禁足,还是对内,对外的说辞一直是巫苏触犯巫族条例,巫即身体不适闭关几月

  人云亦云,变成巫苏顶撞巫即,被赶去亳城,群众居然真相了一半!

  巫苏到长老殿时,几位长老已经消去宗族条例里的记录

  “众长老好!侄儿回来了!”

  巫苏说的漫不经心

  六长老向来疼爱巫苏

  “好,回来就好!来,我看看!”

  “叫你受苦了!我看着是瘦了许多!那寒毒去了也有两年!脾胃可还虚寒?”

  巫苏笑了笑

  “好多了,如今胃口也好,或许本就生的清瘦,叫姑姑担心了!”

  五长老自然也要寒暄几句

  “濡儿一切可都还好?那琅玕果叫你交了好运得了一枚,又叫巫彭毁了去,可真是一波三折,好在你母亲已经痊愈”

  二长老阴阳怪气的说

  “想不到三弟有这本事,还是半死不活的叫人抓了回来”

  “小侄是不得已打伤了三叔,毕竟琅玕果有大用处!几位叔叔不要怪罪”

  四长老落井下石

  “不关你事,你三叔确实该!二哥?虽说条例上的不良记录是消除了,可你口头的道歉还是要的吧!如今濡儿救回他母亲,他当初又何罪之有?”

  二长老横眉冷竖,虽然本来想好了要当众道歉,可被巫抵这么一说,就变了味道!好像自己确实小气极了

  巫苏见缝插针

  “当初确实是小侄不对,二叔心胸宽广,肚量极大”

  “当着众叔叔,姑姑的面,濡儿多谢二叔让濡儿回来的体面!”

  五长老上前劝到

  “诶!濡儿,道歉还是要的,你不能白白在亳城折腾五年!”

  巫苏对着巫阳摇了摇头

  “五叔有所不知,从亳城回来的路上,小侄的车群中有一鹿蜀发了狂,小侄的药童拖了大,驾着鹿蜀冲撞了二叔,弄的人仰车翻,损失惨重,二叔可是一点不怪罪!我怎么还好意思要这道歉!”

  六长老觉得新鲜

  “二哥!竟还有这等事!”

  “二叔的宽厚让人惭愧,二叔?路上的事您确实没有怪罪!”

  巫即咬碎了牙齿往肚里吞

  “小事,小事,我怎会怪罪”

  “好了好了,先去宗祠替濡儿解开灵力!”

  道不道歉的在巫苏看来不重要,他只要二长老不找日升麻烦

  巫苏的灵力恢复到十成,二长老以补偿巫苏为由,将巫苏引到自己院子当着众人的面给了水灵珠!暗地里两人交换了假琅玕果和起死回生术秘籍

  二长老拿到果子赶紧避开了人,他连连吃亏,已经难受到极点,无心应对

  其它长老也各自给了巫苏礼物,又关心几句,这才散了,各忙各的去

  巫苏神清气爽,当然也往自己院子里去

  巫漪一会儿便安顿妥当,日升相当佩服

  “小姐可真麻利!”

  “那可不,哎呀,你别小姐小姐的叫了,我看我们年岁差不多!你叫我漪漪就好!”

  “那可不行!还是叫小姐!小姐好”

  “人后可别了,听着就没劲!你可别向阿北那样讨厌!”

  “别介啊,让人听见可不落了话柄!”

  “你可真轴,行吧行吧随你,以后可得陪我玩,不能回哥哥那去”

  “这还是得看公子的意思!”

  “对了小姐,你刚刚同夫人说了什么呀?”

  “当然是秘密!换了院子你不愿意了?”

  “不是!我只是一点点好奇!”

  “小姐,夫人的毒去了也有两年,身子还不利索吗?”

  “按理说解是解了,可身子也损耗了不少,不是一时半会儿回的来的!若是琅玕果没有叫巫彭毁了去,入了药,娘亲也能好的快一些!”

  “小姐,你也觉得琅玕果被巫彭毁了?”

  “嗯!那当然啦,不是我觉得,那就是事实啊!你别告诉别人啊!哈哈哈,你这句话说的模样,像极了前些日子的我!”

  日升暗自松了口气,琅玕果一事看来天知地知,巫苏知

  “对了!你那性别变化的功夫就教教我吧,我一定教你变脸!”

  “小姐,之前我就说了,不是我不教,是我也搞不明白!”

  “那你变成女孩我看看,我找找破绽,我就不信了!”

  ……

  巫漪这厢缠日升缠的紧,那边巫苏还不知道情况

  他进了院子,慢慢逛到卧房前,淡淡一笑,熟悉感油然而生,果然一切都是五年前的模样,各种器件一尘不染,他的母亲果然是天下最好的母亲

  阿北瞧见主子,踌躇着上前,罢了罢了早晚得知道

  “主子你回来啦!那个,一切都还好吗?”

  “嗯,意料之中,日升呢?院子熟悉了吗?”

  “还没来的及熟悉呢,就,就,就跟着夫人走了!”

  巫苏满心疑惑,什么叫就跟着走了?

  一定是漪儿在搞鬼!

  “我一会儿去问安,你记得要日升回来,或许是个玩笑罢了”

  阿北难为的点点头,没好意思说,实在是高看了日升了,一看见夫人小姐就被迷的五迷三道的!连主子都忘了!

  “走吧,去母亲那里!”

  巫苏连卧房的门都没进去,直奔家主院

  婢子们先一步通报

  “夫人,公子来了!”

  夫人罩上外袍,忙不迭从床上起身

  “这么快就来了?也不知是紧着我,还是紧着他的人!到了就让他进来吧!”

  “是,夫人!”

  巫苏后脚就到了,夫人虽嘴上打趣,可心里多少有点紧张

  “母亲!”

  这一声唤出方雷氏憋了多年的愁绪,果然对儿子的思念牵挂比自己以为的要深的多!眼中泛出泪花

  “濡儿,母亲还能再见到你!”

  “母亲说什么呢?儿子无论如何要母亲天长地久!”

  “天长地久我不求,我只求你能多吃多睡,你怎么还是老样子!骨头上只挂着皮,怪我太不中用了!是母亲没有照顾好你!亳城……,娘亲对不起你!”

  “对不起你父亲跟漪儿!”

  “母亲!看来儿子回来惹您不开心了!”

  “怎么不开心了!也对,不说这些了!看看我的儿子,眉头皱的这样紧”

  她抚开巫苏的眉心

  “你开心,娘亲就开心!开心的不得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见着漪儿了吗?她念哥哥也念的紧!你父亲跟大长老为二殿下的事出去了,明日才回来,先去看看漪儿吧!一会儿我们一块用饭!”

  说着方雷氏眼里又闪着泪花,盼了多久的日子,终于来了

  “好,对了母亲!听阿北说您要了我新添的药童?那小子经不起玩笑,母亲可不能惯着漪儿捉弄她,我一会还是带回去!”

  “你怎么就给漪儿定罪?人是我要的!可不是玩笑!我想着等你回来再告诉你也一样,就先问了人家的意思,人家可是自己点了头的”

  夫人就要无理取闹一回,巫漪在她耳边说

  “日升是个女孩!是哥哥心眼里的人!不信就试试,您把她要来,哥哥最孝顺,就看他依不依!要是平常人肯定随便就答应了!若是不应,刚好逗哥哥一逗”

  巫漪说的是有鼻子有眼,她心想,不妨一试,这是天大的好事!别人不知道她还不知道?巫苏说好听点是稳重,可实际上就是铁木头桩子!眼看着到了年纪,谁也瞧不上!好容易开了朵花!

  可这花不定是她儿子的囊中之物,她不过一哄,就随便弃了巫苏,可见人家压根没见着巫苏的好!就算看见了巫苏好,也不定就往那方面想!

  方雷氏心里明镜似的,她那儿子必定认为,这人在眼巴前就万事大吉!两情相悦的事可不是这么简单!总要有人先捅破窗户纸!现在看来自己儿子剃头挑子一头热

  巫苏没由来的急了!

  “母亲!是不是漪儿跟您胡说了些什么!她的话也能信?您要是想要懂点药理的人贴身,我让阿北陪您一段时间”

  “漪儿跟我说了,你那药童是个女孩,再说了也不是我要人陪,你也该心疼你妹妹!府里那些小姐夫人的她都处不来!何况是其它人,如今她好容易瞧上一个趣味相投的,左右为难不了你的人!再说了,一个丫头而已给我就给我了,濡儿什么时候计较这些了?”

  “罢了罢了,我自己去问漪儿要!母亲您先去休息休息吧”

  巫漪日升那里,可是一片热闹,院儿里的婢子们都围作一团,听日升扯皮听的津津有味

  “漪小姐,你可不知道!那大蛇只差五十年就能成蛟龙!我把那妖精引过去,可害苦了它,妖精虽然不敌大蛇,被拍的半死不活,可也断了大蛇一尾,硬生生叫那大蛇散去了几百年修为!”

  “然后呢,然后呢,你怎么样?那大蛇放过你了?”

  “怎么可能!我能讨到什么好?要吃我的从妖精,变成了大蛇!我是后悔啊!心想保不齐妖精吃的还体面些!那蛇虽散了些修为,可脾气上来了呀!破罐子破摔了,一心只想弄死我!横扫四方,再如何的凹凸起伏也成了平地,它那蛇腹怕是也血肉模糊,我是避无可避啊!不敢回头一路狂奔”

  “嗯嗯!逃脱了?”

  “哪能?这能奔去哪?到了断山崖底,我心想完了!死路一条!难道这就要死了!我气啊!一拳捶到崖壁上,居然捶开了道小口子!那大蛇就要追上来,我管不了其它,一顿猛锤,我闭着眼睛捶捶捶捶,等我再睁开眼睛,发现后面没了动静”

  “我凿的洞黑漆漆的,等我壮着胆子出去,好家伙,那大蛇跟在我后面撞崖壁,可轴了!不知道撞了多久,硬是断了气!我再一看我的爪子,只剩下骨头!骨头还磨的所剩无几了!”

  婢子们咋乎

  “天哪,太神了!”

  “你当时不疼啊?”

  “疼啊,不过我的口水止痛,比那些什么草药有效多了,好些野兽我要抓新鲜的,不能拍死,直接咬上一口就好!”

  巫漪忙抓着日升的手看

  “稀罕,真的假的!你这手可好好的!真有那么大力气?”

  “那当然!我的腿也被咬掉过!连皮带骨!亲眼看见那熊精一家抛着玩呢!他们把我关起来,还让我亲眼看见他们吃!”

  “还有这回事?快说来听听?”

  “害,没什么好说的,吃了我的腿他们居然自己晕死过去,没活过一天一夜”

  众人都皱起脸,作呕吐的样子

  “呕,太恶心了”

  日升摆摆手

  “习惯就好!常有的事儿!”

  巫苏阿北在外面听了好一会儿,阿北见主子脸色越来越不对劲,候准时机拔腿,麻溜进了日升新屋子,硬着头皮打断众人

  “小姐!公子来了!”

  巫漪猛灌了口茶,且问且起身

  “哥哥来了?哪呢?”

  巫苏应声出现

  日升慌乱,忙收了声,跟着一众婢子们一起起身,埋着头以求降低存在感

  他对那些女孩们说

  “你们都出去吧!”

  日升紧跟着要逃跑,被揪了回来!巫漪替日升开脱

  “哥哥!不怪日升!”

  “公子,不是小姐夫人……我错了”

  巫苏不看日升

  “漪儿,你去母亲那呆着!阿北你也先出去!”

  巫漪对着日升作了放心的手势,跑去夫人那,哈哈,果然,她说的没错!日升果然是哥哥心眼里的人!

  巫苏本来是气极!想好了要将人强硬带走!

  可挫败的是他此刻全然没了那些想法,只听她说又是没了手,又是断了脚的

  他懊丧的看着日升,没了脾气

  “想好了,真要跟着夫人巫漪?”

  日升低垂眉眼,巫苏看的明明白白,日升每次心虚都是一个模样,他叹了口气,等她回答

  巫漪一口气跑到母亲面前

  “娘亲,哥哥果然去要人了!看吧!不是寻常丫头!哈哈哈”

  “希望如此!你哥哥那块木头!心意不说出来有什么用!他要是没用,泄了气没带走,那丫头我看着也喜欢留下来也不错!”

  “娘亲这么说,我倒两头为难了!不过还是先紧着哥哥,嘿嘿”

  “你这丫头!”

  那厢日升终于憋了句话出来

  “公子,我确实是自己跟着夫人走的!对不起!”

  “我,我,我就是迷糊了一下,我还是跟你回去吧!”

  日升头埋的更低,声音越来越小

  “您别不要我了”

  巫苏直敲日升脑袋,真是能把人活生生气死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府外好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年不耐盼日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