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晨间打扫
化十2020-02-10 19:563,294

  隔天日升平常心态早早起床,不出阿北所料,全然将即日起要轮番打扫的事情抛之脑后,她哼着曲儿就去了林子里

  天色晦明晦暗之际,吉青来了

  日升已经浑身是汗

  “师父今日怎么这样迟?”

  “我去讨了些吃食,给!”吉青将温在怀里的面点抛给日升

  “功夫一日比一日见长,不错!”

  日升咬着馒头,嘴脸含糊“师父,别老夸我!还差的远呢!如今才能土遁一丈罢了”

  “你是被巫彭搓过一次,心态弱了,在我看来你的御土之术将来不会差于他,万万不能丢了决心”

  “那我再试试?”说着就往土里钻,谁料嘴里呛了一口,土遁没成,土人倒是成了,日升在土里乱了分寸,没有术法护身,口鼻都进了泥巴

  把人拽回来后,铁面吉青也忍不住笑一声

  “呸呸呸呸”日升蹦跳着身上的土

  “师父看来真不能夸我!我现在更搓了”

  “你用术法把土摘掉不就好了,等等,你也该洗洗澡了,借此机会好好洗”吉青摇头嫌弃,虽说是个小子,但也太不爱整洁清爽了

  日升运行完功法,身上的泥巴都流回了地面

  “师父,我又不是什么美人儿,要什么干净漂亮,自在就好,您要是介意着我以后戴个什么有香气的药囊子见您!”

  “别介,比起第一次见你,你现在的味道算好闻的了,我这是替主子介意,明明主子最喜净,对你真是有天大的包容!”

  日升得意的说

  “药房味道杂乱着呢,公子闻不着的,现在天寒地冻的,有什么好洗的!”

  吉青淡淡的说“主子可是有大神通的药师!”

  日升兀自捶头,一跺脚,一步不停的去了林子深处,遵着硫味找池子

  “师父我这就去洗!”

  吉青摇了摇头,这小子!

  她不情不愿的在温泉池子里搓洗,羞恼极了,公子不会一直闻的着吧?阿北怎么也不说一声!阿北真是对人生一点帮助也没有!

  等等!阿北!

  日升顾不上湿漉漉的头发身子,从水里一跃而起,胡乱套上衣服

  看了看天色,还好,还能赶的急,真是奔波的命!

  日升至巫苏卧房前止步,调整了急促的气息,将五指作梳拢了拢头发,敲门

  “公子?可有起身?我来扫洒来了”

  “嗯,进来吧!”

  巫苏身子已经大变,不惧寒意,着暖白里衣仰躺在软榻上,手持图册认真翻阅,看样子刚刚起身,衣未着,发未束

  日升不禁屏气凝神,呆呆的看了好一会,发尖上滴的水滚进脖子里,才叫日升拔开了眼默默埋头清扫

  刚刚一阵疾跑衣服是干的差不多了,也捂热乎了,可头发还是挂着水,绵密的滴到地上,简直可免去洒水压尘

  巫苏觉得好笑,这丫头不声不吭的

  他乍的出声“日升你过来!”

  “嗯?”日升且去了巫苏跟前

  “头发怎么湿成这样?”

  她红着脸说“刚刚弄了一身泥,洗了”

  “你这丫头终于肯舍得洗澡?”巫苏大笑

  日升无地自容,巫苏看她这会儿干干净净水灵的不行,放下图册掐了掐她的脸颊,不等日升反应,很快松手,说

  “你且转过身去”

  日升乖觉

  “我只是帮你捂捂头发”巫苏叹气,已经坐起

  看她这才背过身去蹲下,巫苏轻轻拿起她的头发细细用灵力烘干,他看不到日升小脸变幻莫测,红了又白,日升粉嫩嫩的耳朵,倒是忍不住也摸了摸

  日升紧张的超过,身子僵硬,头脑发热,一时间居然感觉不到,日升是个轴人,她很欢喜,也很受累,这么就让巫苏捂头发了呢?

  ……

  “公子好了吗?”

  “还早!”

  “公子!好了吗?”日升脸已经烫的不行

  “还没”

  “公子……”

  “快了,等下不如顺便束上吧”

  日升用手也握住头发,捏了捏

  “不了不了,太麻烦了,已经了很干了”日升且站了起来,捶了捶腿,都不敢看衣着松散的巫苏

  巫苏看着她细软的头发坎在肩上,不禁问到

  “你女孩儿的模样你自己可知道?”

  日升脸一热,点了点头,那些梦里旖旎的画面历历在目,她支支吾吾起来

  “那个,公子我…我,我还要打扫院子,我先告退了…”

  巫苏笑笑摇了摇头,指正

  “我的屋子你还没扫”

  日升提起扫把就扫,嘴巴下意识都闭紧了许多

  “罢了罢了,我不问了,你现在这样很好”

  日升扫了一圈,倒是忍不住说了,她自己就心怀芥蒂,放下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她问

  “其实我女孩的样貌,跟现在相差无几,太奇怪了,为什么我同时是男人和女人?天下怎么还有我这样的人呢?”

  巫苏一时居然不知如何作答,日升她本就是果子,没有性别可言,何况应龙是有传承意识的神兽,它为下一代培育的果子,即使落地为人后性别可以由自己的意识改变,也依然不能逃脱宿命,日升珍惜的血脉绝不是天授,是不能理所当然的接受的

  她成长的过程受外物影响,接受了自己女孩的身份,巫苏才不会戳穿,他更希望应龙没有留下龙息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你只是没遇见罢了,如今你的样貌性别可有给你困扰?”

  日升想了想“那倒没有”

  “不论何事,不一定要想个明白,你这样已经很好”

  日升心里想,可人偏颇,只愿意认可女子跟男子结合啊!

  “那公子,我打个比方,若我是男子时喜欢上男子了,那怎么办?”

  巫苏心里一紧,喜欢男子?什么男子?

  不过他还是语重心长

  “你大可只专注你喜欢的人,何必在乎喜欢以外的事情”

  巫苏严厉道

  “不过你现在还小,想这些情爱之事,唯恐入了魔障”

  “嘿嘿,公子我只是打个比方,打个比方而已!”

  日升喜笑颜开,只要巫苏不介意就好,真想冲过去抱一抱他!

  害怕做出奇怪的事,她赶紧扫地去了

  巫苏看日升欢快,面色凝重起来,平日里日升相处的男人就这么几个,自己就先被排除在外,他认定日升是女子的事情是心照不宣的,叫过多少次丫头了,那认定日升是男孩,还有可能被日升喜欢上的…莫非是吉青?

  也是,小孩子嘛!对这种看起来气质锋利,好像侠肝义胆又灵力高的人,会有一点敬畏之心,难免的,误以为是什么特别的感情,难免的

  巫苏头疼,罢了罢了以后再慢慢引导

  是该让吉青再忙一点了

  日升扫完了屋子

  “公子,我去扫洒院子去了,对了公子,那些丫鬟婆子再不会来了?”

  “嗯,总是误碰了我的药罐,很不得力,就让她们不用再来”

  日升拿着扫把点头,这样啊,她看着角落那些难分辨的瓶瓶罐罐,拿起来细细擦了确实不容易放回原样,可卧房里怎么会放药罐?

  却不知这些不容易辨别的药罐,当然是巫苏找来的由头

  巫苏已经离开软榻,拢了拢衣襟,随手盘发,盘了几次都没盘好,干脆先穿衣服,且穿且问

  “用过早饭了吗?”

  “嗯,跟师父草草吃了”

  巫苏面色一沉,当初怎么会让吉青教她?失策极了

  “为何今天沾了一身泥巴,可是吉青过于严厉?”

  日升郁闷

  “师父是个好师父,徒弟是个笨徒弟”

  好师父?哼!什么师父会让自己的徒弟吃了一嘴泥巴

  几句话间巫苏外袍已经穿好,垂坠的头发,就像宣纸上的墨泼,晨间脸上的线条格外柔和,注视着日升,说着话

  日升已经听不清巫苏说什么了,扶着扫把呆呆的看着他

  “丫头?丫头?日升!”

  “嗯?”

  巫苏微微一笑,大概知道日升为什么出神,欢喜道

  “发呆发的这样起劲!且过来帮我束发”他把木簪递给日升

  “嗯”日升接过,起劲的摸了一会,这簪子简单,却居然是圩琪木的!

  巫苏双手放在膝上,暗暗握紧等了半天,回头一看,神情一松,原来是玩起了簪子,笑着说

  “你若喜欢便拿去,我再换一个”

  “哈哈,公子我就是客气一下,就怕你真给!”

  “你这丫头,快快束发”

  日升把头发缠绕在木簪上,一圈又一圈

  “公子,往日都是谁给你束发,阿北吗?”

  “咳,我母亲曾经给我束过”

  日升把头发盘好

  “哦,这样啊,夫人如今身体好了,往后也能常常给公子束发了”

  日升还特别拍了拍巫苏肩膀聊表安慰

  巫苏哭笑不得!

  待巫苏收拾好,日升也擦完了桌椅

  “公子,没别的事我就去扫院子了,一会儿露管家送吃食来,我再给你端进来”

  日升粗泛的扫着院子,想的全是巫苏,今天的公子好奇怪!烦躁的是奇怪在哪里说不上来

  不过日升常常会放下这些费解的想法,想不明白就不想呗,眼下这样与公子相处,妙极!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回高辛之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年不耐盼日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