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回高辛之由
化十2020-02-10 20:093,815

  日升期盼能常常撞见早起的巫苏也不能如意,这天院子外非常之热闹

  他们三人在药房里也听的清清楚楚

  “他们可真够吵吵的!”阿北埋怨

  “二长老也一把年纪了,惯会倚老卖老,什么事嘛!”

  巫苏从容的理了理衣着,确保得体

  “不得无礼,切忌落下话柄,不理会他们就是”

  日升倒明白一些,想要回高辛还得找点由子,这些人是来给台阶来了

  “公子,这些人来干嘛来了?”日升很是好奇,巫苏给自己找了什么样的台阶下

  “接我们回高辛!”

  阿北心直口快“主子?咱们回咱们的,用得着他老人家这么大张旗鼓的来接?”

  “有空在这多嘴,不如去把茶沏好”巫苏漫不经心的说着话,心思全然不在当下

  阿北有眼力见的沏茶去了,日升看着巫苏皱巴巴的眉头,忍不住问

  “公子,可是被烦着了?要我去驱赶吗?”

  巫苏看着日升,犹豫不决

  “日升,这次怕是还要用点你的血,你……信我!”

  “好”日升相信巫苏

  巫苏惭愧不已,虽说是雕虫小技,可确实是能保她安全的万全之策

  说起这雕虫小技,巫漪可是占了大半功劳

  “琅玕果才没有叫三叔毁掉呢!你听谁说的?我告诉你,你别告诉别人啊,连你父亲母亲也不行”

  巫漪跟二长老家同龄的小丫头在院子里神神叨叨的

  “好好好,你快说,你快说,我决不告诉别人”

  “我哥哥要是知道我告诉了别人,我就死定了,不行!你得先发誓”

  “我发誓,我发誓,我要是告诉父亲母亲我,我我,哎呀我们不就是一家人吗?什么别人不别人的”

  “你说的也对!那好,我跟你说,当时三叔确实是将果子抢了去,可我哥哥向父亲大人要了祖宗的密法,把三叔治的妥妥的,双手奉还了果子,哥哥只是不希望琅玕果被别人染指,才说被毁了,再说了,那果子坚硬,自带一股力量,据说小龙要是想要服下也得颇费力气呢,三叔何德何能毁了它?”

  “也就是说,那举世无双的琅玕果就在亳城?”

  “那可不,千真万确”

  “你哥哥连这些事也告诉你?”

  “才不呢,哥哥瞒我瞒的厉害,我是自己偷偷听到的,吉青跟父亲大人报备来着”

  “这样啊,你放心我也不会告诉别人的”

  “我信你,咱们去外面玩玩吧”

  “那个……哎呀,我想起要温习功课,今晚父亲该查了,漪儿妹妹,要不我们改天再去吧”

  巫漪故作失望,点了点头

  “好吧,只能这样了,你去吧”

  巫漪看着巫菁难掩激动的回自己院子,做了个鬼脸,蠢货!这也信!

  她马上联络了吉安,只希望哥哥可以早日回来

  巫苏收到消息没几天,二长老就带着人来了,是不拿到果子不罢休的架势

  日升咬破手指滴了两滴血在那假果子上,果子倒没什么变化,二长老一流却更躁动了

  “公子!”

  “别怕,把假果子给他们就是了,以后你不在是众矢之的,这次才真是彻底断了后患了,你先回屋子,一会儿不要出来”

  巫苏拿着果子出去了,露管家在阵法外守着,二长老带了七八个门徒,他自己只育有三女,因此在家族内部收纳了许多不受重用的少年,供自己差遣,此时那些素质不高的人在门口跟露管家争论不休

  “放我们进去!”

  “有本事的话就自己走进去,我绝不拦着,只是不要在此处喧哗,惊扰主子就不好了”

  那些人偏不听好话,看人家还有好脸色时往往要蹬鼻子上脸

  “巫苏,你给我出来,摆什么普?你也还就是个公子,不知道的以为已经是家主了呢!”

  “就是,快出来”

  “出来呀”

  众人看见巫苏出来后,二长老才假模假式的开口

  “你们闭嘴!”

  巫苏不理会那些乌合之众,开门见山,寒暄道

  “什么风把二叔吹来了!?二叔近来可好?”

  “濡儿,二叔是来接你回高辛的”

  “哦?我在这亳城呆着很好,二叔有劳了”

  “这马上就是冬季,天寒地冻的,我看还是随我去高辛吧!嗯?”

  “二叔太客气了,我当初也是不愿意来,可一住就是五年,倒是习惯了,一时间也不想回去,二叔请回吧”

  二长老率先沉不住气

  “我就实话说了吧,我要你回去不为别的,就为你能跟巫彭当面对峙”

  “哦?对峙?不知三叔说了什么?”

  “你三叔已经交代了,琅玕果他没有毁,还是被你夺了回去!”

  “你今日要是能交给我,我便当做你三叔什么也没说,我们之前的恩怨也都一笔勾销,回高辛以后,我会当着众长老的面向你道歉,今后再不给你使绊子!”

  二长老这是面子里子都豁出去了,巫彭的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巫苏作出为难的模样

  “那!其它长老可知道?”

  “你三叔平时就与我往来,这次只悄悄告诉了我,连你父亲也瞒着,不然我从何得知?说老实话,我这次来,就是打着与你冰释前嫌的幌子,濡儿,你若是不回去,我的面子往哪搁?”二长老越发笃定,巫苏这样问,琅玕果一定在他手中

  “只要你交出琅玕果,我便不为难于你”

  “二叔这么说我不是亏极了?你用什么来换?”

  “有,我有水灵珠,如何?”

  “罢了罢了,二叔若也没什么好东西,族里知道就知道吧!我交给族里罢了”巫苏不屑

  二长老心一横,凑近了巫苏

  “救天神窫窳的技法和药丸!”

  巫苏满意一笑,恭敬的说

  “二叔不妨到院子里小坐”

  这是意料之外的收获,巫族上一位家主为了平衡家族内部的利益,各位继任长老与继任家主所得平均且不同,家主要有天赋继承祖宗的神力,而各位长老继承的也都不逊,二长老的技法与药丸就是他所继承之物的其中之一

  二长老一阵肉疼,可讨要琅玕果是为了头顶上那位,不得不讨,现在各大势力之间看着平和,不过是风雨前的平静罢了

  “你们都给我在这安静等着!”二长老把气撒在门徒身上

  巫苏带着他过了阵法,巫即以为这么复杂的阵法之内该是怎么了不起的院子,看见眼前灰扑扑的屋子,他轻蔑一笑,哼,天赋再好又如何,恐怕要落得巫彭一样的下场,巫即心里平衡了许多,药给了就给了,研究去吧,哈哈哈,走火入魔去吧!

  到了繁杂的药房,巫即眉头都解不开了,偏偏巫苏一副热情好客的模样,招呼阿北端了茶水来

  “二叔一来蓬荜生辉,不如先喝点茶水”

  “呵呵,不必了,还是先办要紧事,快快把琅玕果拿出来我看”

  “那二叔先喝着茶水,我这就去取”

  “好侄儿,快去快回!”

  巫即满足的呡一口茶,这事儿太好办了,上面哪位也该看出自己的决心了

  巫苏几口茶的功夫就取了假果子,还没到药房,巫即已经激动的出去迎,没错!就是琅玕果的气味啊

  巫苏让他细细看了,巫即不肯放手,他强硬的收了回来

  “二叔可确认了?”

  “不错,是这味道不错,回了高辛我们交换宝物,不可叫其他长辈知晓你可明白?不然你可吃不了兜着走”

  “可若父亲问起?我可没必要瞒他琅玕果的去向”

  “好好好,我的好侄儿!水灵珠也给你,你父亲那儿就糊弄过去,毕竟这也是你自己的东西,你父亲没道理要去”巫即一个头两个大,这巫苏真是个无底洞

  巫即胡说也不打草稿,前后矛盾,一会儿族里会要去琅玕果,一会儿又是巫苏自己的东西了

  巫苏对水灵珠势在必得,日升正是需要的时候

  巫苏作誓

  “我巫苏对天发誓,若是说了,不得好死!”

  “好!”虽然已经没有天条,但也没人敢轻易发誓,巫即终于放下心来

  “我明日便启程去高辛,二叔不妨在亳城里住一日,与我一同前去,放子弟们去玩一玩也好”

  “不错!你叫那管家安排我们住一日吧!”

  “园子简陋,我会另外安排住处,二叔宽心”

  正合巫即心意,这除了花就是草的地方实在是看不出什么好来

  高辛,终于还是要回了,这次巫即不出意料,他果然一心向外!不然何以如此迫切的拿下琅玕果,当下最迫切的可不该是他

  众人眼中巫苏回高辛,便是巫族长老放下面子,亲自去亳城低头请回了巫苏公子,那些权贵该不会猜度父亲在巫族该有的地位威信了

  巫苏让露管家打点好二长老之流后,去了日升屋子

  日升抢先开门,眼镜铮亮的看着巫苏

  “公子!我们明天就去高辛?”

  “不错,看来我是白来一趟了,你这丫头惯会偷听”

  “你从来没去过高辛?对了,你来亳城之前跟你爷爷在什么地方生活?”

  按说日升是没有亲人的,巫苏还从来不知道日升的过往

  “我跟着爷爷四处游走,极少定居,去过许多地方,可高辛是他生硬避开的,我倒是很想去看看”

  日升有意避重就轻,她可不想在仰慕的人面前提起任何惨淡的经历

  巫苏明白她不想多说,叹了口气

  “你想去就是极好的”

  他也不再问了,安慰自己以后会慢慢知道的,左右以后日升会一直在自己身边,他摸着日升的脑袋,提醒到

  “明日同行的还有二长老他们,那些人心高气傲,但是眼高手低,若生了口角忍一忍便好,若不得已打起来了,只管打回去”

  “他们会有意找麻烦?”

  “二长老这次亏损极大,以他的性子难免要出口恶气”

  “往后到了高辛,也要小心着些,不过也不必害怕,在我身边就好”

  日升轱辘一下脑袋,举起胳膊架住巫苏的手,涨着脸

  “公子!能不能别老是摸头,我不定能再长点个儿呢!”

  巫苏笑了笑,就着日升的手忍不住掐了掐她的脸,不过他可不给日升含糊过去

  “听明白没有?在我身边就好!”

  他要日升肯定的回答

  日升有些犹豫,她不敢保证自己会乖乖呆着,不过她能很确定她喜欢在巫苏身边,一瞬不瞬看了会巫苏,红着脸点了点头

  “嗯,明白,我会的”

  “公子放心,我不会给你惹祸的”

  巫苏笑了笑

  只要不离开就好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此行高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年不耐盼日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