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此行高辛
化十2020-02-10 19:584,111

  临行前,日升自然是想东想西的一晚没睡

  她先是想巫苏那些话,听起来好像自己也是可以选择去留的,不去高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已经答应了他,要去的,况且自己确实想去,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谁知道会遇见谁呢?

  但是自从遇见巫苏,自己的初衷就改变了很多,她发现自己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很有活头

  老刘头说的一点没错,未来还很长远。就算自私的决定有什么事情不能随时间一起过去,也要让时间过去

  两年了,居然在亳城呆了两年,除去巫彭那茬,平平静静的两年,巫苏是有叫人平静的魔力,可日升还是会有莫名悲观的时候,有隐隐的顾虑,她是浮萍,周身都是空落落的,即便她的路数常常是且行且看,也要一且再且

  日升明白自己不可能一直在巫苏身边,她常常想要亲近巫苏,可是害怕缘分到头的那一天,巫苏会对自己好,或许是种种原因,但绝不会是自己期盼的那一种

  他又不是凭空长自己几百岁,对自己或许是对待妹妹一样的心思,仅仅把自己当做是个孩子,若是缘分尽了,就是散了,巫苏没道理做一分努力

  这还只是一重顾虑,另外老刘头的伊祁还是要去,他终究还是有他自己的亲人,他死前拧下玉拇指时,不外乎就是告诉日升,纵然渊源纠葛颇多,他的亲人还是亲人,他的故乡还是故乡

  再者,日升还没弄明白自己的毛病,她为什么是男是女?她究竟是男是女!为什么跟琅玕果有关系,为什么被人抛弃

  或许她还能找到抛弃她的父亲母亲呢?或许只是误会呢,她被不得已弄丢了,有没有可能她们也在找她?!

  凌晨日升照常去林子,吉青没来,快天亮时她还是忍不住回去还是睡了会儿

  被院子外二长老一流的人闹醒,烦躁的坐起,听外面的响

  “这一大早的,二长老精神头可真足!可一点不像上了年纪的,凭谁能想到您千儿八百岁啊”

  看样子阿北也被惊起,他可是不能忍的

  “我家主子就比不了二长老了,虽说是年轻跟您差着辈儿,可这才刚刚大病初愈,往常这个时辰是起不来身的,哎哟,可得辛苦二长老等等了,好在您老人家硬朗”

  日升笑了笑,据她所知巫苏压根不在院子,他昨日连夜去收拾产业了,许多事情要体面收尾,往后亳城还要常来常往

  二长老想着该等到太阳照顶了,他压住火

  “我不同你一般见识,快叫你主子准备着,即刻出发”

  “二长老,对不住了,主子昨个没吩咐,我是万万不会叫主子起身的,您要是能进来,您去,我不拦着就是”

  “你这个小药童放的什么狗屁,让昨天那个管家来,我不跟你说了”

  “露管家昨个已经出发去高辛了,他先运了主子吩咐的物件儿去,那儿主子住的院子也要准备着”

  二长老彻底怒了

  “好,好,好,一会儿你主子起了,让他自己去吧,我不等了,看你担待的起吗?”

  阿北有恃无恐

  “二长老去吧,主子说了,您要是自个先去了东西就别想要了”

  “好他个嫡长公子!好,好,好,我等着他就是!”

  巫即自从是巫族长老之后再没受过这样的气,等果子到手有他巫苏好受的!

  巫族共有六个长老,三长老百年前犯事已经除名,实际只有五个。长老跟族长一样,只能出在嫡系里,大长老与六长老还有巫苏的父亲是一母所生,六长老是巫苏的亲姑姑,二长老与前三长老是一母所生,四长老与五长老是一母所养

  巫咸在嫡系里是家主,在族里是族长

  这几位长老协助族长处理巫族事宜,不过除去一母同宗的亲兄弟,其它几位长老个个野心勃勃,毕竟巫族不一定能到巫苏手里,他们是没有希望了,可各自都有许多子嗣

  三长老被废那年,二长老受到牵连,势头弱了许多,这些年一直在寻求外力,对自己的威信一直颇为敏感的二长老,居然为了琅玕果向晚辈低头

  他带着人灰扑扑的走了

  午膳后巫苏跟吉青一同回了院子

  跟着巫苏去高辛的,只有阿北和日升,吉青留在了亳城,替他料理亳城的事宜

  吉青还没有来得及告诉日升,可日升耳力非凡,在药房听得见巫苏卧房的声音,她先一步听到了,巫苏并未遮掩

  日升瞬间泪眼婆娑,她想去求求巫苏,可也没有立场,她干什么的心情都没有了,木木的立了一会,拿好蛋,去找了正在收拾东西的阿北

  阿北埋头清理自己的东西,日升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阿北!我来帮你来了!”

  二长老再次来催人出发时,巫苏还在对吉青交代事情

  “我说的你都记住了吗?”

  “嗯”

  “主子他们来了!”

  “嗯,你去吧”

  “主子!一路顺风,日升那里……”

  “到了高辛我会替你解释,暂时先别告诉她”

  “……是”

  日升也有意回避着,出发之前没有见到吉青一眼

  这次回高辛是正正经经的,光明正大的,在亳城境内不便御风,巫苏坐在神兽拉的车里,日升和阿北架着神兽,二长老一流紧随其后

  日升闷闷不乐,埋着头不知道想些什么。阿北波澜不惊,只要是跟着主子去哪里都一样

  不过他倒是发觉日升的不对劲

  “小升,你怎么啦?”

  “我没事……挺好的”

  “那你还摆张臭脸,跟二八五万似的!”

  “诶!怎么没瞧见吉青大哥!你师父呢?”

  日升白了一眼阿北,哪壶不开提哪壶!

  “……,不知道!”

  阿北莫名其妙,摸了摸鼻头,换了个话题

  “对了,你的蛋啥时候破壳儿?”

  “不知道!”

  “蛋里到底是什么鸟儿啊?”

  “不知道!”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没劲儿”

  “我凭什么什么都得知道?你非要问……”

  日升阿北正呛着嘴,前面的神兽突然一惊,狂躁起来,所幸其它那三匹还好,没有发狂,现在还没有出亳城,所架皆是在陆路上奔驰的鹿蜀

  巫苏本来在车里闭目养神,车身突然一阵颠簸

  日升冷哼一声,看来二长老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正好一肚子郁闷没处发泄

  日升稳住心神,当机立断,扯断了套在鹿蜀身上的套绳,踩断车辕松开挽具,随即骑上兽背,双手各持一缰,将缰绳与双手拉成直线,双腿夹紧鹿蜀腹部,巧劲一收,吆喝一声,发狂的鹿蜀平地而起,最终脱离车群

  日升神速,没有波及其它车匹,巫苏怕日升有事管不了车厢一跃而出,看见日升已经扬长而去,不禁屏气凝神

  鹿蜀温良,连叫声都美好动听,发狂?多半是人为!哼!日升架着发狂的鹿蜀兜了一圈,猛的折回

  二长老在车中稳坐,心里想弟子们还算得力,他们看到巫苏那边的动静,都了然一笑,老早为了避嫌让巫苏自己选的车匹,只不过在路上动了手脚罢了,他们走在后面自然不会中招!不过看见日升稳当的操作,他们又是一恨!这小子御兽的本领不弱,看来是白白折腾了!

  众人紧盯着日升架住发狂的鹿蜀一阵疾跑,不好!

  日升折返,俯身向二长老一流冲去,那些弟子反应过来

  “二长老小心!”

  呼声虽起,为时已晚

  鹿蜀鲜红的兽尾化作残影,二长老一流人仰车翻,好不热闹,日升一个旋身飞起,彻底放纵那匹疯兽,她落下踩住二长老的车厢,用力一蹬退远脱身开来

  哈哈,始作俑者可没这么轻松,二长老低调奢华的车碎裂,七零八落的砸下来,他虽然灵力强不至于被砸到,可也不免一身狼狈,还要腾出功夫解救弟子,他气的要七窍生烟,心中大骂!废物!废物!

  发狂的鹿蜀在车匹中纠缠,绊住许多套绳,二长老的子弟们在车兽中挣扎,一时间哀嚎四起

  一群蠢货,一条路上的人,在架骑上做手脚最容易赔了夫人又折兵!日升退远后,巫苏也追到她身边,只看见日升在一旁大笑,眼角居然还笑出了泪花,巫苏哭笑不得想来也是没事,他松了口气,且看着那一团乌烟瘴气且靠近日升,二长老一群人确实诙谐

  可日升笑着笑着笑不出来了,她想师父一定也很喜欢这样的场子,虽然吉青往往是冷冰冰的样子,但其实很恶趣味,如果师父也在,他们的下场一定会精彩的过了头!

  日升眼角的泪花更超过了,眼睛不仅仅是笑酸的,她活动眼睛,一抬眼看见巫苏

  “公子!?你没事吧?咳……你们没事吧!”

  巫苏揩去日升眼角的泪水,他心里后怕

  “我们能有什么事,倒是你!怎么可以以身犯险!”

  日升没想到能笑出眼泪来,假意擦泪拂开巫苏的手,勉强笑起来

  “哈哈,我一点事也没有,猎兽御兽是我以前的营生,把握十足!”

  日升指着二长老他们,那边把疯兽团团围住,已经差不多应付下来,二长老在一旁观战避嫌

  “糟了!公子,您还是去帮帮忙吧!我去避一避”

  巫苏出手,很快抚平了那匹疯兽,他上前

  “二叔,没事吧!”

  二长老正在清点损毁的东西

  “哼!你看看你的人都干了什么!这些车都毁了,还怎么出发?你也难逃其咎!”

  日升躲起来听了二长老颠倒黑白,耷拉起来,真倒霉,要连累公子了!

  只听巫苏说

  “二叔言重!车再换就是,人没事就好”

  他再朗声询问

  “大家都没事吧?”

  二长老冷声打断

  “人有没有事另当别论,我这些损失就不是损失?”

  其中一子弟颇能接茬

  “长老,除去四辆车十六匹兽,诸位师兄弟采买的礼品货物都毁于一旦,其中有许多是带给家中长辈的贵重物品,还有,还有长老您带给夫人的布匹也有破损!”

  二长老吹胡子瞪眼

  “什么?亳城水云锦!那可是夫人点名要的!现在去办也来不及了!巫苏小儿!这些东西必须照价赔偿!那个惹下祸事的小子必须发落!”

  巫苏笑了,这一老一少演的真是妙极!

  “二叔,陪偿是一定的,只不过没有查明这好好的鹿蜀为何发狂就要发落我的人?绝对不行!毕竟现在看来我这小子也是受累,为了主子不得已驱使着疯兽,那匹疯兽现在就瘫倒着,不如待我去查看清楚原因再做定论!”

  巫苏作势就要过去,二长老心里没底,他手下的弟子做了什么他完全不知道,当时只是让他们伺机发难,万一那疯兽上有什么蛛丝马迹叫巫苏发现,可不是得不偿失!

  “罢了罢了,我自认倒霉!这节骨眼上可没时间浪费!已经向高辛那边通报我们具体回城的时间,不容更改!”

  他回头招唤了一名弟子

  “巫般,你回头一一询问,将赔偿的清单列出来!”

  “好在本就是在亳城郊区,大家都唤来自己的坐骑,准备出发”

  “巫苏你也去吧!赔偿的事到了高辛再说”

  “那小侄就去准备了!二叔宽心,这次必能顺风到高辛”

  二长老听巫苏这般腔调,得意的点了点头,看来祸福相依,结果还是向着他的,那个御兽的小子真是帮了大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年不耐盼日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年不耐盼日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