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把她弄丢了
霸道的锤子2020-07-28 14:162,276

  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南宫臻转身欲走,就在面具男人忽的松了口气时,南宫臻抡起拳头朝着面具男人的脸上挥去。

  面具男人猝不及防挨了一拳,南宫臻趁机一把把面具男人脸上的面具扯了下来。

  面具下的脸顿时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在看到男人的脸时不约而同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南宫臻长期面无表情得脸也有些绷不住,乍一看也被吓到了。

  男人的左边脸上红红细细的血管都凸了出来,还能看到血在里面流动着,就像是有许多红色的蚯蚓在他的脸上蠕动着,可怖至极。

  仇天直挺挺地站在南宫臻的身边,一双眼睛瞪得死大死大的。

  南宫臻除去最初的惊惧之后就恢复了淡定,接着又看到了男人左眼下方的血管边有一颗泪痣。

  南宫臻突然想到一个人,再也无法淡定,直接惊呼出口:“是你!你居然没死!”

  “怎么,我没死,你很失望?”男人见他认出了自己,也干脆不隐瞒了,“南宫臻啊南宫臻,当初被你踩在脚底,并杀了我的你怎么也想不到我还能站在你面前吧。”

  “是你,二十年前是你把她放走的对吧。”南宫臻手握成拳,他的情绪起伏的厉害。

  他原以为二十年前陌儿的魂魄离体失踪,是因为那不知死活的灰仙闯入他的禁地,误打误撞打破了他在冰棺上设下的禁制,因而出现裂缝让陌儿魂魄逃离。

  没成想他竟在这里见到了他最不想见的人,以前没深想的问题全都一股脑的冒了出来。

  怎么就那么巧灰仙就出现在那,他在禁地周围设下一个又一个的叠加空间,每一个空间都设置的十分完善,根本就不可能有除了他以外的其他东西进去,更别提那区区灰仙了。

  可却偏偏就那么巧的灰仙跑到了他的地盘,不小心闯进了禁地却毫发无损,不小心的发现了冰棺,不小心的打破了冰棺上的禁制,又不小心的让陌儿魂魄跑了出去,二十年来没有半点她的踪迹。

  如果是他在背后推波助澜,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是他把灰仙送去暗裔。

  是他在暗中破坏了他对陌儿的禁锢。

  并且把她带走之后,隐去了她的行踪,让他找不到她。

  他以为那是一个意外,却不曾想是他的刻意为之,若不是这次他感觉到了属于她的灵力波动,只怕是很难再找到她了。

  “你把她带到哪去了?”一想到他找了那么久的人被他藏了起来,南宫臻就气的咬牙切齿。

  南宫臻思维跳跃的有些快,男人有点没跟上,反应过来,一双狐狸眼迸发出森森寒意,沉声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好一个不知道,那你告诉我,那股灵力来自哪里,这世上除了她,没有谁会那样的灵力。”南宫臻质问道。

  “那又如何,你不知道不代表没有,再者说,当年是你把她逼死的,如今又来假装深情,呵,你不觉得太迟了吗?” 男人冷倪着南宫臻,满眼的鄙夷漠然。

  “我知道是我辜负她在先,做了很多伤害她的事,可那时是我还没察觉到她对我的重要性,现在我只想好好弥补她,告诉她我有多爱她……”

  “伤害已经造成,你现在一句弥补就可以抵消所有的一切吗?”男人脸色阴沉如墨,极力压抑着心中怒火。

  “就是因为不能,所以我才更加要把她找回来,尽我所能对她好,告诉我,你把她藏哪去了?”南宫臻迫切的想知道叶陌的下落。

  二十年了,不,再加上她沉睡的那近千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等她。

  怪只怪他明白自己的心意时太晚了,他已经伤害了她,之后为了留下她又无所不用其极,其结果却是把她推的更远……

  “是你自己把她弄丢了,你还有脸来质问我她的下落,别说我不知道了,就算是知道,我也不可能会告诉你的,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你说你爱她,我还真没看出来,但凡你有一点喜欢她,你都不会舍得伤害她。

  试问,倘若一切可以重来,你会不会为了她与那些道貌岸然的愚蠢臣民对抗?

  会不会在别人处心积虑陷害她的时青挺身而出,做到信任她,你会吗?”男人这一番质问直接戳到南宫臻的痛处。

  回忆接踵而来

  ……

  九百年前

  暗裔,殿内

  殿内的金漆雕龙宝座上,坐着一位睥睨天下的王者。

  底下,武将、文官分两侧恭恭敬敬地等着这位新上任的暗裔神帝差遣。

  南宫臻看着桌上堆积起来的奏折,随手翻开了几本,好整以暇地盯着下面并排站着的几个人,手指笃笃敲打着桌面,“说说吧,你们都是怎么想的?”

  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还是以他们几人为首的尉迟孙上前一步,“禀告帝君,最近暗裔百姓常聚众闹事,只因那来自灵越的妖女肆意残害我国百姓,此妖女不除难平众怒。”

  “尉迟大人说的没错。”端木征也上前一步,“暗裔与其他地域签订了和平协议,所以一直以来都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

  每个地域都会有传送区,一般情况下,不管是妖、魔还是冥人想找到传送区去往别的地域这种几率少之又少。

  所以臣在想……”

  端木征犹豫了下,还是说出自己的顾虑:“那妖女会不会是灵越派过来的奸细,灵越想吞并暗裔?”

  “不会。”南宫臻说的笃定,那丫头·傻兮兮的,成天就只跟着他跑,哪有奸细会这么没心没肺?

  说起来,他也好久没有见到她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躲着他了呢?可这个节骨眼,他根本不可能会去找她……

  “帝君……”

  尉迟孙见南宫臻望着一个地方发呆,惊讶之余喊了一声。

  南宫臻这才回过神来,发觉自己居然有些想念那个小丫头了,有些无奈,他把这些归于是对她的愧疚。

  陆齐铭对着他弯了弯腰,“就算对方不是奸细,但她杀了我国臣民这确实无法否认的事实,倘若放任不管,后果不堪设想。”

  尉迟孙语气不卑不亢,“听闻帝君与那妖女平日里走的很近,帝君好好想想,我等与您筹划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才有了今日这般成就,为了一个女人毁了几十年的布局值得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娇鬼夫赖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娇鬼夫赖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