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今夏赌神
元風不冻2020-02-01 19:262,123

  就在陆绎刚转过身的时候,从天上也一起下来了五六个锦衣卫。

  这可把正在看着陆绎夫妇的人们看傻眼了。

  “锦衣卫呀!跑呀!”

  其中有一个人终于反应过来了大叫起来。众人听到这话,纷纷都想着从大门那边跑出去。

  “磬!”齐刷刷的声音响起来。

  屋内的锦衣卫们都拔出来自己的剑,对着这帮想要逃走的人。

  有的人手快刚打了开门,门口两个锦衣卫已经拔出剑做好作战的准备了。

  “放弃挣扎吧!我们可是锦衣卫。”岑福说道。

  “拼了!”其中有个人大喊,想要跟锦衣卫们决一死战。

  袁今夏看着这场面,就知道这将会是一场腥风血雨,她想要阻止这场战斗,毕竟现在要做的事情是去抓住面前这帮人的老大。

  “停。大家听我说。”袁今夏一步跨上桌子上面大声地喊。

  “横也是死,竖也是死,不如跟锦衣卫们合作,这样大家都不用受伤,你们还能减轻罪罚。”袁今夏调皮地说。

  那边,那帮赌徒们半信半疑地在讨论着。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袁今夏笑了一下,然后当着众人的面从桌子上跳下来,走到陆绎的身旁说:“你们看好了,一会就知道我的厉害。”

  陆绎奇怪地看着来到自己身旁的袁今夏。只见袁今夏离陆绎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

  “啵!”

  袁今夏当着在场人的面前重重地亲一口陆绎,然后顾不得陆绎那红起来的脸庞,便从他怀中摸出他的腰牌,展示给众人看。

  “这是锦衣卫指挥使,陆绎!”

  “莫非她就是陆经历的夫人?”

  “我们要不要听她的?”

  ……

  赌徒中人们惊讶地在讨论。

  袁今夏拉过陆绎的右手将他的令牌放在他手心里面,示意陆绎将这事情交给她处理。

  陆绎轻轻叹出一口气,然后“嗯”了一声,表示同意。

  “刚才,你们也说了,你们也是迫不得已,赌输了,害怕妻离子散所以才答应帮忙你们所谓的“老大”做事的,要是跟我们一起扳倒他,不仅不用还钱、不用帮忙工作,还能得到好群众的称号。”袁今夏又站在桌子上说。

  下面的人,又在细声地讨论了,毕竟现在除了相信帮面前这些锦衣卫,

  剩下两条就是死在锦衣卫手上和死在“老大”手上。

  一盏茶的时间之后,有人终于大声地说:“要怎么帮?”

  “也算我一份。”

  “死就死,拼一下,相信锦衣卫。”

  “我也来。”

  ……

  画风突变,一下子那些人都选择帮忙锦衣卫抓住那个所谓的“老大”。

  “行,岑福你吩咐兄弟,记录下他们的口供。”袁今夏对着岑福说。

  岑福看一下陆绎,陆绎点点头之后,岑福才敢去做。

  袁今夏看着陆绎一脸严肃地看着面前这些人,于是就走过去,用自己左手搭在陆绎的肩膀上说:“相公,你看,你娘子机智吧!不仅避免一场腥风血雨的战争,还能收获到许许多多的情报。”

  “你的手。”陆绎凌厉的眼神看向袁今夏。

  袁今夏放开手之后,立刻就撒娇起来,她把自己的头抵在陆绎的胸前,然后说:“不要那么凶嘛,人家好怕怕的呀!”

  “怕?你都快要成为赌神了,还会怕吗?尽学这些有的没的,不学无术。”陆绎指责袁今夏说,虽然他嘴上指着她,但是他的手还是紧紧搂着袁今夏的。

  “我是博学多才呀!我什么东西都会,就连骗人的把戏我也在街头上学会了,你羡慕就羡慕吧!”袁今夏偷笑着说。

  “你呀!什么时候才能让我放心,你不知道,我知道你失踪之后有多么的担心,我很害怕你会发生什么意外,你要是有什么事情,我就不可能原谅我自己。”陆绎抱着袁今夏说。

  袁今夏偷偷笑了,心里面甜滋滋的。

  这时候陆绎像是想到什么一样,他紧张地问:“对了,你还认得那个抓走你的人?他长什么样子?有没有伤到你?”

  “化了灰我都认得他,现在他离开的,而且他不像是我们明朝的人,应该是倭寇,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能说这样流利的中原话?”袁今夏说。

  “认得就好,他怎么将你弄来这里的?”陆绎问,此时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恶意。

  袁今夏当然知道这陆绎要干嘛,怕是想要抓那个人回去诏狱,让他感受一下绝望的滋味,谁叫他惹到的是他陆绎的娘子。

  袁今夏愣了一下,然后笑着道:“别说你了,让我看到他我也要把他打晕了,然后绑起来。”

  “他有没有伤害你?”陆绎再一次问。

  袁今夏说:“其实他就是打晕了我,将我绑在这里就离开了,我醒来之后发现面前只有现在这帮人,他们正在摇骰子,之后我就加入他们,才得以解绑的。”

  其中一名中年男人听到袁今夏这样说,便走过来说:“是呀,是呀!大人你娘子真的是赌神,把把都赢,要是我有这样的运气,我可一辈子不用愁了。”

  袁今夏冷哼一声说:“这不是运气,这是技术,是有手段的,你呀!以后好好对你的家人吧,不要再赌博了。”

  “是是是,都听你的。”

  袁今夏对着陆绎奇怪地问:“相公,我很奇怪,你为什么知道我在这里,这地方可不好找,处于闹事中比较隐秘。”

  陆绎慢慢转过身然后对着袁今夏说:“师爷也死了,我在县令的房间里面找到了一些线索,就猜测是这里。而且,我在瓦顶上面看你很久了,我觉得你压根就不需要我的拯救。”

  袁今夏知道陆绎有点生气,于是便说:“没有,需要,非常需要,我什么时候都需要我亲爱的相公。”

  说完之后,袁今夏向前走一步,两只手抱着陆绎的胳膊然后撒起娇来。

继续阅读:第8章 袁今夏吃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绎夏有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