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恶臭之人
MLOVE白狼2020-01-17 17:214,060

  琼安城,唐国百年来最为引以为傲的产物,大唐百年皇族基业之所在,如今,迎来了一个不受欢迎的人。

  当李萧然背着破布包裹的剑,撑着破木棍走到城外的一处山丘上时,他吃力的坐下,静静打量着这个他生活了二十五年的王都。玉殿楼宇,浩瀚万里,琅琊环阁,可与天齐。

  此刻,李萧然的身上,散发着恶臭,这些气味,来自粘染在他身上的浓浓的血腥味。

  他从未打算摆脱剩下的追捕他的九十名高手,因为他很清楚,那是不现实的。从一开始,这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从一剑封喉近卫长开始,到刺杀最后一个幸存的士兵,他用了整整十天。他必须保证,这些前来追杀他的人,没有一个活口。他要塑造一个神话,一个以一敌百的神话,让这,成为他进入王都之后的一张护身符,若自己仅仅只是逃回了王都,那门太子,有一万个了借口可以杀了自己。

  在这期间,他用尽了人世间所能想到的种种丑陋,下贱的手段,自己也为此,乔装过乞丐,浸泡过粪坑,再不复侠客潇洒之姿。

  “这一身的血腥味,终究还是难看了点,可我,也没有其他的衣服了吧。”他笑了笑,身上的十几处刀伤依旧在隐隐作痛。

  他眺望着琼安城,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他明明早已下定决心,做一个逍遥九州的剑客。

  “命运弄人啊,再不能,有些许抱怨。”李萧然撑着拐杖,慢慢起身,一瘸一拐,走向琼安城的北门。

  当他靠近城门之时,城门边的侍卫拦住了他。

  “站住!不许进入!”

  “为什么?”

  士兵捂着鼻子,在他眼里,李萧然就是一个散发着恶臭的乞丐,对于从未上过战场的他,根本不会意识到,这中“恶臭”意味着什么。

  “你有病吗?”

  “没有。”李萧然讪笑着,“军爷,我走路不小心,掉到屠夫杀猪的血摊子上了。”

  “那你怎么不去洗了?”

  “我打算进城再洗。”

  “琼安城是什么地方?你洗澡的地方?”

  “军爷说笑了。”李萧然走到士兵身边,悄悄塞了些银子,“军爷,行个方便。”

  九州的初秋在唐国带着些许寒意,一只苍鹰在琼安城上盘旋,最后落在了北门的城墙上,注视着城内,一个衣服脏兮兮的,带着恶臭的男子,走在琼安城内的曾经第一代君主凯旋而归的青石路上,周围的行人纷纷避开,有些人甚至对他破口大骂,还有些人则向他丢烂菜叶。

  这份恶臭,让他们的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然而当他们发现这恶臭的来源是一个拄着拐杖的乞丐时,恐惧便化作了歹意。

  李萧然默默地走着,对发生在他周围的一切毫不在意。不知过了多久,来自一匹马的长鸣让他停了下来,他的面前,是一名衣着华贵的将军,骑着一匹战马,漠然地看着他。

  “王大人,好久不见,别来无恙。”李萧然笑了笑,然而他口中的王大人并没有回应他,只是及其冷漠地说道,“拿下。”便调转马头,策马离开,他身后的卫队则立马扑了上来,羁押了李萧然。

  李萧然没有丝毫的反抗,他看着那个远去的身影,漏出了无奈的苦笑。

  那一晚,李萧然躺在监狱的牢房内,牢房内的老鼠们,正在小小的洞内,用贪婪的目光注视着他,他身边的草床上,不时的,会有几只跳蚤跳动的身影。他静静地坐在牢房的墙边,微闭着双眼,似乎,正在熟睡。

  然而此时,太子府内,却已经炸开了锅。李孟审,如今的大唐太子,正烦躁的在大堂内来回踏步,边走边骂道,“饭桶!一群饭桶!”

  大堂之内,白天那位骑着高头大马的王大人,正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你不是说自己常年陪萧然练剑,你不是说别说一百个,十个就够了吗!如今呢!我卫队的一百名高手!就这样被他一个人杀了!”太子身着金缕衣,然而此时他,却没有了之前的胸有成竹。

  “卑职已经将他关押在大牢之内,只要殿下有意……”

  “人已经在琼安了!我还能有什么意!不出五个时辰,父上就会知道,这个他宠爱的小儿子回来了!我现在杀了,到时候父上问起来,你来回答吗!”

  “孟儿,休要失了王家风范。”大殿内,一个衣着金衣,衣上有宝石连缀而成的凤凰的中年女子慢慢走入大堂,这就是如今的大唐太后,欧阳雪。虽已人到中年,却依旧不失风韵。

  “母亲。”见到太后前来,李孟审立马收敛起怒色,变得毕恭毕敬起来。

  “王大人,你先下去。”欧阳雪从他身边走过时,只是随意的摆了摆手,如同驱赶一条脏兮兮的土狗。王大人只是应了一声,便低着头,退了出去。

  李孟审注视王大人来开,随后急不可待问道:“母亲大人,现在该如何是好?”

  “当初是你一意孤行才导致了今天这样的局面,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要把他回国的消息透漏给他的近卫长,或者是说,我们。”

  “近卫长不是他的亲信吗?”

  “如果是亲信,那他早就该被毒死了,然而如今他回来了,还杀了我们的一百名近卫。”欧阳雪说着,走到玉椅边,优雅而又随意的坐下,太子低着头,思索了片刻,有些惊恐地看着欧阳雪,“他是故意的?”

  “这一百人,虽不是欧阳家顶尖的高手,却也实力不俗,从玉梦之海,到王都,最快,是七天的行程,如果按照我们的人到位的日期来看,距离今天才仅仅过去了十五天。况且他也不可能在我们就位时刚好出现,唯一的解释是,这位外出浪荡的五皇子,在京城里依旧有着一些势力。这些躲藏在暗中的人制定了一个计划,将圣上宠爱的五皇子推到台前,与我们作对,到最后,他们坐收渔翁之利。”欧阳雪轻轻端起桌上的茶杯,等待着太子理解她话中的含义,而太子,也没有让她失望,仅仅是片刻之后,便说道,“是东方,西门他们两家杀的那一百个人,是吗?”

  “作为储君,你不能总是去问别人,对于事情,要有自己的判断力。现在,你要告诉我,你的解决办法。”

  “若是如此,不如除之而后快。”

  “这当然是最为避免麻烦的办法,就算陛下怪罪下来,也不过是他王武臣一个人的责任。”欧阳雪放下茶杯,看着太子,太子则赶忙坐到她的旁边,低声问道,“那,母亲的意思是?”

  “既然五皇子只是一枚棋子,那么谁都可以摆布他,既然如此,为何不为我所用?用他来对付其他两家,让他们体验一下,什么叫自取其辱。”

  “可改怎么利用他呢?”

  “我们见到他,便会明晰,走吧,随我去监牢,我要亲自见一见多年未见的五皇子,李萧然。”

  今夜,真的很难入眠,这个小小的牢房,关押过多少被欧阳家冤屈的灵魂,这牢房里的老鼠,又啃食了多少人的血肉。它们注视着李萧然,每当他有所懈怠,便立马扑上来撕咬他的皮肤,而每当李萧然有所动作,便会立马四散而去。

  牢房外,传来几个人细碎的交谈声,紧接着,传来监狱铁门打开的声音,监狱的通道被火把照亮,几个人下台阶的声音传来,不时还夹杂着,“母亲小心,”之类的关切。

  当这几个人来到李萧然牢房外时,太子吸了一口气,先是捂着鼻子,而后到一边,开始呕吐,而欧阳雪,面不改色的看着他。

  王武臣退了出去,他知道,接下来的谈话,不是他应该知道的。

  “这是人血的味道,对吗?”欧阳雪极其冷漠的说道。

  “只可惜,你派去的人都只是酒囊饭袋。”李萧然极其不屑的说道。

  “你,你说什么!”太子擦着被呕吐物弄脏的嘴,指着李萧然,随后赶忙捂着鼻子。

  “你为什么回来?”欧阳雪打开牢房的铁门,走了进去,俯视着坐在墙边的李萧然。

  “你不需要知道。”

  “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

  “如果你想杀我,便也没必要见我。”

  “你觉得你掌握了主动权吗?知道这里是哪里吗?”欧阳雪似乎有些不屑。

  “欧阳家的监狱。”

  “确切的说,是只有欧阳家能干涉的监狱。”欧阳雪此话一出,李萧然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他低着头,来自火把的微弱的光不能让人分辨他此刻的神情,但欧阳雪已经确信,她的推测,是对的。

  “现在告诉我,那一百个人,是你杀的吗?”

  “不是我,是那把剑。”李萧然指着牢房外墙上用破布包裹着的剑,他口中的寒渊剑。

  太子跑过去,取下剑,打算带入牢房,可他看到坐在墙边的李萧然,有些犹豫。

  “没关系,进来吧,孟儿。”欧阳雪看着李萧然,只感到可悲而又可笑,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不明白吗?成为他人的棋子,也并非不是没有道理的。

  欧阳雪接过破布包裹的剑,慢慢将剑抽出,在这昏暗的牢房内,它黯淡无光。

  “天下九剑,你告诉我,这是哪一把?”

  “寒渊。”

  “取深渊之寒冰,铸无尽之冰川,守地道之万世,似乎传说是这么说来着。”欧阳雪闭上双眼,将剑在空中轻轻一挥,剑锋指着李萧然,李萧然抬起头,双眼,正对着剑锋。

  “你不会觉得,杀了一百个人,粘上一身的脏血,再靠着这把剑的谎言,就能在琼安立足。”欧阳雪极其鄙夷地看着李萧然,“你当然知道不能。告诉我,他们许诺给你什么?”

  “他们是谁?”李萧然话音刚落,那柄剑刺入了他耳边的墙壁上,欧阳雪此刻,双目冷若冰雪。

  “我没有那么多耐心。”

  李萧然低下头,沉默了良久,随后用稍微有些发颤的声音说道,“帝位。”

  “什么?”太子听罢,突然笑了出来,“就凭你?”

  “是他们两家。”李萧然此刻的声音,极其卑微。

  “是他们安排的,我可以告诉你们是谁,但你们要放我走。”李萧然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欧阳雪,欧阳雪却只是冷笑一声,“没有死的觉悟,也敢觊觎帝位。”欧阳雪知道,此时此刻,李萧然的心理防线已经全部瓦解,此刻的他,任人宰割。

  “他们只不过是在利用你对付我欧阳家,一旦你没有了价值,他们会毫不留情的抹杀你,你不会天真的以为,自己一旦进入王都,便有机会翻身吧。”欧阳雪看着默不作声的李萧然,内心有一种征服带来的快感。

  “既然是利用,为什么不臣服于我们,至少我可以保证,事成之后,保你的荣华富贵。”欧阳雪开出了条件,而她很清楚,李萧然没有拒绝的权力。

  “我……”李萧然的声音有些沙哑,良久之后,他闭上双眼,点头同意。

  欧阳雪看着他,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随后吩咐道,“孟儿,安排人为他洗漱,更衣,明天,我要在朝堂之上,宣布五皇子的归来,置于这把你口中的寒渊剑,你自己,留着玩吧。”

  欧阳雪和太子,转身离开,随着火光愈来愈远,脚步声愈来愈悠长,李萧然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弈九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弈九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