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上)
雨之2020-04-16 17:082,201

  等待中不见关仞岳动作,皇帝决定先发制人,召关仞岳上京,圣旨一下,不得违抗。

  听闻皇帝下了圣旨,仪宁一时坐立难安,倒是红棘宽慰她,

  “大将军就要入京来接公主了,公主安心。”

  渐渐的,红棘在仪宁跟前也能说上些话了,仪宁对红棘少了些防备,但遇上关仞岳的事,红棘定是偏向关仞岳。

  皇帝决然下旨,关仞岳坦然接了,红棘不慌不忙。如此这样,红棘三言两语劝慰如何叫仪宁当真安心。

  当日,仪宁去御书房见皇帝,离开时京城第一场春雨下了下来,雨下得很大,从德听了皇帝吩咐来请仪宁回御书房避到雨小再走,仪宁拒了,就站在廊下瞧着雨幕,皇帝听了回禀,欲起身又坐下,叫从德搬了椅子出去,还拿着一块薄毯。雨下了好一会儿,仪宁坐下,膝上盖着薄毯,手在薄毯下紧捏成拳一直未松,而她面容平静。

  这天晚上仪宁彻夜未眠,在书桌前看着海图,间或看向窗外明亮的月。

  疏风院中花盛最好时,关仞岳到了京城。

  近来下雨太多,秋千的绳索不甚稳当,仪宁自己动手修整,对做工不熟,越修越坏,只得从新扎一个了,宫人要帮忙,仪宁不给,挑了新的木板和绳索继续自己做,耗了几日,才弄好个新的秋千。

  仪宁试着新秋千,大问题没有,就是木板没太栓平,略有些前倾,脚一蹬向前荡,落回来时仪宁就停住了,一愣神,关仞岳已经走到面前。

  仰着头用目光细细描摹他的面庞,每一分都是她熟悉的样子,半晌仪宁才喃喃开口:

  “你回来了……”

  才说完仪宁就红了眼眶,关仞岳抬手摁了摁她的眼角。

  “你这疏风院中,花开得真好。”

  新潮一刹澎湃,随机回落,只留一圈圈涟漪久久不散,仪宁嘴唇有些细微的颤动,关仞岳缓缓蹲下,单膝点地,草中冒出的不知名的小野花擦着他的衣裳。

  “我头一次见你,便是在这里?”

  双手扶上秋千,再往上一挪,就握住仪宁拉着绳索的双手。仪宁顺势低头,改为垂眼看关仞岳,环顾了一下四周,他望向仪宁的眼睛。

  “这里扎的第一个秋千,也是我扎的。”

  小小的惊讶之后,仪宁静候关仞岳下言。

  “我知道你不记得了,你那时还太小,与那么年幼的你定下婚约,当时我觉得简直是个笑话。”

  “自然我更觉得那个婚约没有丝毫必要,我不理解父亲为何做出那样的决定。”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

  接下来仪宁从关仞岳口中听到了关峻识和倾欹的过往。

  “……父亲来京城与先帝定下婚约,正是倾欹离开之后。父亲并不能接受她的离开。他很困惑,甚至……无措,或许订下你我婚约有他的一时冲动,但往后他都未去更改。”

  “他想从我身上证实一些事,他的选择的对错。面对立场对立的你,我会怎么选择呢?把权衡利弊放于处事之最前,经历过诸多阴谋和战争,我是否也会像他一样,还是会对某个女子动心?”

  话至此,仪宁倏尔凝神,她抬手起来。

  “你……”

  手掌贴近关仞岳的脸颊,指尖微动,关仞岳覆上她的手,按上自己的脸颊。

  “我走之前你跟我说的我都想清楚了。”

  “我不做皇帝。”

  “我只要你。”

  仪宁拿着海图去找皇帝,海图在皇案上铺开,仪宁指着上面的一处岛屿说:

  “此国与大陆接近,物产丰富,也是海上交通要处,皇弟若想丰盈国库,开港口、增贸易或为良策。”

  不知仪宁何时开始考虑这些,其中她又打点了多少。皇帝手指来回划过海图,思量片刻,对仪宁道:

  “朕会好好考虑。”

  仪宁轻笑了下,颇有些如释重负,皇帝一愣,勉强也笑起来。

  “皇姐别急着和大将军回骁州,朕与皇后大婚,皇姐可不能缺席。”

  “皇姐记着呢。”

  有些未言之语,姐弟心中都明白。此刻仪宁仍是奋不顾身,她也说不清未来,但选择了便不退缩,有许多的担忧是解不开的,其中一些终会消散。

  其实皇帝想过,若到了万不得已必要保全自己和家人性命的时候,让出皇位又何妨,而且比起其他人,关仞岳更叫他信服。多次回想关仞岳讲过的话,皇帝才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敬佩。

  直到此刻,关仞岳当真放弃了唾手可得的至高无上之位,皇帝恍惚,他的姐姐,还是做到了。

  “等帝后大婚过后,我们就回临城。”

  在宫廷的甬道上,仪宁牵起关仞岳的手,关仞岳回握她,两人悠然散步。

  “钦天监在择日子了,看陛下的意思,是要尽早的。”

  “总感觉昨日他才这么高。”

  仪宁比比自己腰的位置。

  “今日便要娶妻了。”

  有些感慨。关仞岳特意对上仪宁的步伐,放缓了脚步。

  “你我能至今日心意相通,先前又有谁能预料?陛下聪慧,定是择来贤后,举案齐眉。”

  “我预料到了。”

  笑开去看关仞岳,仪宁接他的话。心意相通的场景,仪宁想的很久了。关仞岳浅笑,

  “既然心意相通,外界诸多疑虑也能一一化解,陛下和太后也总会明白,我会让他们放心。”

  回头思索片刻,仪宁才又说:

  “那张海图本是我设下的最后退路,是我筹谋最久的一样了。”

  顺着宫廷甬道看向远处,仪宁目光悠远,再看向关仞岳时,她又笑了。

  “皇弟和母后都可全身而退,还有竹声,没有至尊之位和泼天富贵 但他们可以在海岛上安家落户,平静度过余生。只有我从决定去蔺城始便没有退路了。”

  “我可以斩断所有牵挂,杀了你,我的结局,便是与你死同穴。”

  抬手伸出食指点在关仞岳心口,似有万钧之力。关仞岳笑容忽深,涌出杀伐嗜血之气。

  “记住你的话,现在也一样,生同寝,死同穴。

  斜下的日光将两人的影子拉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带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带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