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再回1999
悠鱿友又2020-01-25 18:003,701

  心里想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最终,时淮抱了一堆五三回家。

  既然他这么爱学习,让他学个够好了。对症下药才是硬道理!

  我们现在的辅导书知识点比那个时代的简明、先进得多,魏来这么聪明,有了这些辅导书还不如鱼得水?而自己抄作业,正确率也更高了……

  时淮嘴角扬起一丝得意的笑容。

  然而为了防止漏馅儿,时淮又花了一笔大价钱去复印了手里所有的五三,没有封面,只有题目。

  这样就不容易被发现端倪,就说是自己整理出来的或者是二手市场淘的。

  时淮喜滋滋地端着两摞书回了家。

  跟父母打了个视频交代了一下“禅修”心得,还把自己买的那堆准备送给魏来的五三拿出来显摆,装模作样地说自己爱上了学习。无论可信度有几分,这毕竟是时淮第一次主动买辅导书,时爸时妈再次为之感动落泪。

  应付完他们后,时淮便又坐在电脑跟前玩儿了会儿游戏,然后把音响开到最大,用自己的话筒模仿开演唱会的样子手舞足蹈摇头晃脑地大唱摇滚歌曲,过了一下午干瘾。

  时淮心里不禁感叹还是现代好啊,当新新人类当惯了,在99年都觉得像是在石器时代。

  晚上睡觉,时淮小心翼翼地把那堆复印的五三放在床上,抱着睡觉。生怕像以前那样突然一下就穿越了,什么都还来不及带。

  抱着书睡的感觉其实并不好受。虽然夏天很热,但是冰冰凉凉捂都捂不热的纸张隔着一层睡衣贴着肚子还是挺冷的。外加上纸张硬硬的,还有尖锐的边角,抱紧了嫌硌着,抱松了怕压着。

  想来这可能是自己这辈子唯一一次抱着书睡觉,堪比头悬梁,锥刺股,时淮都有点儿自我感动。想必魏来那大学霸都做不到如此吧?

  倒不是多在意魏来这个生日,只是觉得答应别人的事就一定要做到。既然都复印好了,带不过去,岂不是很浪费?再说了,万一带给他了人间真情,他就放弃犯罪了呢?

  怀着普度众生心思的时淮渐渐睡去。

  浑浑噩噩地又熬到了周末,毫无人性的高三补课终于结束了,铁三角又约着一起出去吃饭。

  三人为了吃火锅还是日料还是烤肉的问题各执其词争论了好久,最后选择了吃海底捞。

  林澈斯斯文文地喝着番茄汤,慢条斯理道:

  “时淮,你今天没带?”

  时淮一心一意看着一旁的捞面师傅耍杂技似的甩着面,不知所云:

  “什么没带?”

  泰山吃得满嘴油渍渍的,一边津津有味儿地涮着羊肉一边说:

  “就是林澈的生日礼物啊!上次你不是说正在国金给他挑吗?”

  “啪”地一声,泰山的这句话就如同现在猛地甩到时淮脸上的捞面一般,扇了时淮一个大耳刮子。

  “卧槽!”

  时淮猛地睁大眼睛,捂住脸,对面两人已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泰山猖狂地笑道:“哈哈哈哈哈……时淮,你真是贱得人家面都看不惯了!”

  捞面师傅则是在一旁紧 张地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带您去洗脸吧,作为赔偿,我们再送您两份捞面行吗?”

  “行行行!”

  还没等时淮同意,泰山就两眼放光连连叫好了。

  时淮白了泰山一眼儿,不耐烦地“操”了一声。

  捞面师傅看他脸色不好,赶紧道:“三份捞面怎么样!”

  时淮:“别他妈再给我提捞面了!”

  “……换成牛肉怎么样?”

  “我可谢谢你啊。”时淮没好气道。

  “好好好,谢谢谢谢……”

  泰山笑着送走了一脸慌张的捞面师傅。

  一场闹剧过后,时淮这才想起,当时在国金中心光想着给魏来买什么礼物去了,就忘了买鞋,这榆木脑袋!

  “那个……”时淮懊恼地搓着脸,望着林澈鄙视的眼神,心虚地咽了咽口水,谄笑道,“我这不还没选到合适的鞋吗?你别急啊,我又不会赖。下次选到合适的再给你,啊。”

  林澈白了他一眼儿:“我就知道你不靠谱。算了,捞面已经替我报仇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泰山林澈又夸张地笑了起来。

  时淮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晚上回家洗漱完换上睡衣,几百年不见回家的父母也回来了。开始念念叨叨催着时淮趁着暑假去禅修。

  时淮不耐烦道:“你们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就这么不想见你们的宝贝儿子?这么急着赶我走?”

  时妈笑了笑,撩了撩又顺又亮的褐色长发,时淮怀疑她在头发上抹了一斤护发素。

  “哪儿能啊,我的宝贝儿子这么帅。不过马上就又是高三了,争取在今年毕业吧。趁这个暑假好好禅修,争取把心彻底收回来。你本就比泰山和小澈他们大一年,留了一级现在正好同龄,如果顺利的话你们就可以一起毕业了,这不是很好吗?所以咱们高三好好读,啊。”

  时淮妈妈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女人。身材不算高挑但前凸后翘,皮肤白皙,五官深邃精致,时淮的眉眼可以说完全像她,眼角也有一颗泪痣。一张薄唇唇峰分明,抹上正红色口红,更显成熟魅力。

  她用手轻轻捏着时淮的耳朵,安抚似的轻声道。

  “哎,得了。”时淮从不中美人计,毫不留情地打开了妈妈的手,“下次再说吧。”

  “哪儿能下次说呢?”时淮爸爸和时淮一样的暴脾气,语气严厉道。

  这是一个中年发福的男人,大腹便便,身材高大,皮肤黝黑。不过还是可以从五官看出这是一个年轻时十分帅气的男人。他的存在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时淮:中年要注意身材管理!

  “啧,说了下次就下次。”

  “嘿你这臭小子怎么说话呢……”

  “好了好了,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吧!”

  时淮不耐烦地挥挥手。

  “什么好消息?还差90分儿就及格了?还是生活费‘只’用了三四千?”

  “……爸,你怎么想我的呢。”时淮嫌弃地撇撇嘴,继而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我决定听你们的话,明天就去禅修。”

  “真的呀?”时淮妈兴奋地握住时淮的手。

  时淮爸则是在一旁打量着时淮:“得了孩儿他妈,你别上当,这小子肯定是讨好你准备找你要钱呢。”

  “你怎么这么说呢,是真的。”其实原本有此意的时淮眼看没逃过爸爸的火眼金睛,只得赶紧改口。真是知子莫如父。

  “就是,怎么能这么说自己孩子呢。”

  还好妈妈是个典型的傻白甜。时爸白眼儿都要翻到天上去了。

  “好了好了,我去睡觉了。”

  时淮赶紧打发走父母,装出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关上了房门。

  “Yeah!”

  门一关,时淮兴奋地扑在了床上,拿出手机就在铁三角的群里发消息。

  “时代兄弟花”群消息:

  “杭州道明寺”:成都约起!老子可以出门浪了!辣妹子,冲冲冲!

  “杭州花泽类”:不行,要补课。

  “杭州美作+西门+10086”:

  “滚哦,上次翻墙去网吧被母老虎给告了,暑假被软禁在家了(此处省略100句脏话。)”

  “杭州道明寺”:886。

  “切,没意思。”

  时淮扫兴地瘫在床上,拿出耳机,开始摇头晃脑地听着摇滚。不知是不是睡觉功能进化了,听摇滚乐都像听摇篮曲似的,时淮昏昏欲睡,不一会儿便抱着那堆已经皱得不成样子的五三彻底睡过去。

  时淮做了个很奇怪的梦。梦里的自己被一坨坨的粑粑环绕,散发着恶臭。

  “操……怎么这么臭。”

  梦里的自己打着干呕,在屎山里漫无目的地徘徊,找着出口。

  不知怎的,一根根毛茸茸的藤蔓从粑粑里冒了出来。

  “wc?现在屎也能长花了?”

  惊恐的时淮跑着,可那些粑粑里长出来的藤蔓像是要黏在他身上似的,穷追不舍。时不时地挠着他的鼻子。

  “嘿嘿嘿……woc!”

  时淮被挠痒了就笑,一笑就无法屏住呼吸,一股股恶臭就扑面而来。时淮赶紧忍住呕吐的欲望,憋住气息,而藤蔓又来挠他的鼻子……

  “阿嚏!”

  时淮打了个哆嗦,惊醒。不知是被臭醒的还是被喷嚏给憋醒的。眼睛还疲惫得不想睁开,心里直纳闷儿:

  “怎么做梦越来越逼真了?这味儿怎么还有呢……我这是庄周梦蝶了?”

  迷迷糊糊支着鼻子确认了半天,时淮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梦里的味道,是真实的。

  “操!难不成我大小便失禁了?”

  时淮惊恐地睁开眼睛,对上的是一个白花花的屁股——猫屁股。

  那猫正用尾巴悠哉游哉地扫着时淮的鼻子,怪不得这么痒呢……

  “什么玩意儿?”

  时淮的起床气十分严重,一把打开猫的尾巴,把那橘猫吓得落荒而逃。

  时淮这才环顾四周——

  操?自己怎么睡在垃圾桶里?

  周围是砖红色的墙壁,墙上挂着时亮时暗的路灯,这是一个窄窄的小巷,小巷口外看起来灯红酒绿的。自己则是躺在这小巷子里的大垃圾桶里。

  身下是一大包一大包的用黑色塑料袋儿装起来的垃圾,怀里还好好地躺着那堆五三——自己果然是又穿越了。

  “呕——”

  时淮忍不住干呕起来,怪不得这么臭!恶心死了!

  时淮猛地跳下垃圾桶,烦躁地对它踢了两脚。

  “他妈的,虽然每次穿越回来都差不多是在这片红灯区附近,但是今儿咋这么倒霉,居然躺在了垃圾桶上,恶心死了!”

  发泄完怒气之后,时淮叹了口气,准备回曾祖母家。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每次穿越回来都是在这种风流之地,难道是上天对于平时自己太浪的惩罚?

  毕竟这里是红灯区,自己现在只穿了套睡衣,要是被饥渴的女人们占了便宜可不行,本大帅哥眼光可高着呢。时淮怀揣着那堆五三,双手抱胸,小心翼翼,蹑手蹑脚地走出小巷。

  悄悄咪咪地走到巷口,时淮谨慎地左顾右盼。

  “右边……嗯,没人。”

  “左边……woc!魏来?”

继续阅读:第八章:逃离红灯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像时淮这种男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