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戏发布会(1)
霓裳风马2020-03-22 21:476,397

  大欧和大熊百无聊赖地坐在甄重的化妆室里。大熊正在浏览手机新闻,因为他是个近视眼,所以眼睛紧贴着手机屏上。一旁大欧不知在想什么,表情很是复杂,他突然问道,“大熊,咱家重重真的会…‘克女人’吗……我以前只听说过克夫的女人,还是头一次听说会‘克女人’的男人。”

  大熊抬起头,心里很高兴,作为职场前辈,他终于有机会向后辈传授一些经验了,他故弄玄虚地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么说吧,凡是待在甄重身边的女人都没有好‘下场’?”

  大欧十分好奇,走近大熊,“怎么这么说?”

  “是这样的,大家闲着没事,做了一个统计:给甄重当过助理的女人,有三个在工作期间被男友劈腿,有两个失恋,剩下的全是嫁不出去的。”

  “这是巧合吧,她们……肯定不是丑就是眼光高。”

  大熊皱眉,“行许吧……更邪门的是甄重的前女友们。”

  这回大欧兴致更浓了,可见男的和女的一样,都有一颗八卦的心,“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重哥出道后一共交了三个女朋友。第一任是个女大学生,和重哥交往后的第三个月,出了车祸,女学生养好伤后,两人分了手;第二任女朋友是个设计师,是特有想法特别帅气的女人……”大熊一副倾慕的表情,看上去是见过这位设计师了。

  “两人交往一周年时去国外度假,重哥有通告提前回了国,设计师没玩够,自己留在国外,谁知道遇见了海啸,瞬间就被龙王请去陪下棋了;第三个……应该算半个同行,哦,对了,那个女人的妹妹就是洪芝廷,长得挺漂亮吧?她叫洪芝美,工作…应该算是名媛吧,洪芝美和甄重在一起后的某天,她弟弟被歹徒绑架了,她弟救回来之后得了抑郁症,去年清明节的时候跳了楼,当时重哥就在楼下,亲眼见证了那骇人的一幕……”

  大欧咂着舌,“不会吧,真这么邪门啊!”

  “就是说啊!”

  大欧表情怪异地陷入自己的思绪中。

  半敞着的门外,甄重和阿飞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那里,甄重脸色铁青,阿飞看上去也非常生气,但大熊和大欧却全然不知。

  大欧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那飞姐怎么没事?”

  大熊故意装成一本正经的样子,但又忍不住发笑,“飞姐当然没事了,为什么呢?因为飞姐根本就是个男人,哈哈哈。”

  大欧也跟着笑起来。

  门“咣当”一声被推开了,阿飞率先冲进来,甄重也脸色阴沉地跟在阿飞身后,阿飞爆发,“就算你们两个看上去娘,可不能就这么放弃自己啊,学什么不好学人家做八婆……”

  大欧和大熊吓得呆若木鸡,大欧心里暗自祈祷,千万不要被炒鱿鱼啊……

  阿飞使劲地白了大欧和大熊一眼,缓了缓说道,“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甄重的保姆车行驶在大街上,甄重和阿飞各自面无表情坐在后面,大熊和大欧则小心翼翼坐在前面,大熊开着车。甄重闭着眼,他的思绪回到三年前……

  警察局的小型会议室里,两名警察面色凝重坐在阿飞和甄重对面,其中一位警察好奇地打量着甄重的古装打扮,看上去应该不是清宫戏,因为甄重没有剃头。

  阿飞警惕地陪在甄重身旁,警察虽然没去片场直接找甄重,可是被传唤这件事要是传出去的话,不知媒体会发挥怎样的想象力来大肆炒作,阿飞觉得自己一定要趁着这次机会让甄重彻底摆脱嫌疑。

  甄重震惊看着警察递过来的照片,照片上是一截人的右前臂,食指上有一个蛇型纹身。

  稍微胖一点的那个警察不错眼珠地盯着甄重,“是在环卫工人在护城河边发现的。根据人口失踪记录和亲缘关系鉴定,确定这截手臂属于韩晓茹,法医证实韩晓茹女士已经被害。目前我们正在全力搜寻韩晓茹的尸体,我们猜测韩晓茹……被分尸了……”警察似乎也有些不忍心,“并且被凶手多处抛尸……寻找起来可能有点困难……”

  甄重还沉浸在打击中。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警察放缓语气,少了刚才的咄咄逼人。

  阿飞抢着说道,“早在三年前的夏天,小重就和韩晓茹分手了。”

  警察警觉地看向阿飞,然后转而打量着甄重。

  甄重对阿飞轻轻摇摇头,安抚阿飞。

  “……我们俩都是医学院的学生,哦,我是大三才开始念音乐学院的。”

  “怎么就分手了?”

  甄重有些犹豫。

  “你放心,我们是有规定的,不会泄露你的隐私……”

  甄重垂下眼,“……晓茹人各方面都挺优秀的……我们在一起也挺开心的。但是……后来我发现她家经济状况好像不太好,”甄重忽然不受控制地加快语速,“我当时比较年轻,家里比较宠我,手里也有点钱,送给她东西也算……比较贵重吧,但是我从来没见她用过那些东西……后来我才知道那些东西是被她卖掉了……她妈妈是植物人,住院需要一笔钱。开始我是不介意的,毕竟我喜欢她。但是大三时候,我要在学医和学音乐之间做出选择,家人在这方面并不支持我,断了我的生活费。我脾气有些暴躁,她还继续向我要一些比较贵重礼物,我就生气说她只当我是提款机,她也有点…恼羞成怒吧……我之前从来没有挑明我知道她的秘密,后来慢慢的我们就分手了。就这样,我其实挺后悔的,她都是为了她妈。”

  ……………………………………………………………………………………

  甄重的保姆车从不远处驶过来,在元泰酒店门口停下。早有一大帮粉丝等在那里,甄重的车刚停下,众粉丝就将甄重的车围个水泄不通。那些小孩尖叫着挥舞着各种牌子。

  甄重很满意有这么多粉丝守候在这里,他随意望向车窗外一个身形高挑的长发女粉丝,女粉丝拉着卷轴式的手执标牌,标牌上印着甄重卡通画像,还附附着一句话:春风十里不如你。甄重得意地想,“现在流行这种款式的牌子吗?”虽然他脑袋里时常冒出逃离娱乐圈的想法,但是每当他看见那些热情的粉丝,他还是一次次感动于他们单纯地热情和喜爱,放弃离开娱乐圈的念头。

  粉丝们尖叫着,“重重!重重!”

  大熊艰难地下车,为甄重打开车门。甄重身着黑白竖纹的西服,微笑着跨出保姆车,亲切对着粉丝打招呼,“大家好。”

  粉丝们手中的闪光灯闪个不停。

  阿飞也下来护驾,在粉丝中开道,大欧和大熊簇拥着甄重走入酒店。艺人一进酒店,当即有保安人员上来拦住粉丝们,引着他们走上一条一直从门口铺向到电梯间的红地毯。

  电梯拐角处摆着一个醒目的指示牌,制作精良的海报上清晰地写着“《潘安的奋斗史》新剧开机仪式“这几个打字,指示牌旁站着两位穿制服的工作人员。粉丝追随着甄重的脚步。

  阿飞礼貌地对粉丝,“谢谢大家,谢谢,开机仪式上见。”

  甄重分别对着被保安拦到两边的粉丝微笑致意,每一个微笑都会惹得粉丝尖叫眩晕。

  电视剧制作方为甄重准备会议室临时供他休息补妆,甄重对这种特殊照顾早就习以为常了,并不觉得这是特殊照顾。甄重闭着眼坐在沙发上,有化妆师正在给他补妆。

  阿飞打量甄重的衣服,好像并不满意甄重的着装,她抱着右胳膊说,“换那身深蓝色的西服吧。”

  甄重张开眼,用眼角斜了一眼阿飞,化妆师正在给他的眼睛上妆。

  阿飞又补充道,“我刚打电话听说欧阳旭也穿了黑白条的……而且这件衣服看上去好像不太庄重。”

  “他为什么不换?我可是男一号!”甄重再一次被这种虽然是小事,但是有关男性尊严的事惹怒。

  阿飞早就料到甄重会这么说,她看上颇感无奈,叹了口气,“我知道,但是女二号薇薇安也穿了黑白条的裙子,你要是也穿黑白条,别人还以为你是男二号呢!”

  甄重对这个理由还算认同,他突然想到,“那芝廷穿的什么?”

  阿飞警惕地看看甄重,“芝廷,什么时候叫的这么亲?”

  甄重似乎有些慌乱,“……芝廷不是芝美的妹妹嘛!”

  阿飞恍然大悟,“哦,是啊……那你记着,待会主持人问你,你别说你认识芝廷,要不孙导又该敏感了!”

  “……哦。”

  一直在旁边闷声不语的大欧和大熊,因为早晨说老板坏话被抓到而显得小心翼翼。但这会儿大欧似乎忘了早晨的事,又开始忘乎所以,他小声地问大熊,“怎么回事?”

  “哦,这个孙导有病……他离婚了,就看不得别人好……他老婆演戏时跟男二号跑了,现在最忌讳男女主角谈恋爱。”大熊也压低声音说,上次见那个导演时他就看出来,那个导演并不十分看好甄重。

  大欧懵懂着,“哦,这样锕。”

  阿飞把一张房卡递给大欧,“大欧,拿着房卡,带着甄重去换衣服,切记扣子和裤子拉链什么的要弄好。”这间房间是阿飞自己定的,为的是下午的粉丝见面会。大欧接过房卡,等着甄重站起身,上楼去了。

  樊星和晓晨急匆匆地冲进酒店大堂,晓晨一边走一边抱怨,“都怪李晓峰,平时就抠不拉几的,好不容易请吃顿饭,还要去吃什么有情调的…浪漫的路边摊,害我拉了三天肚子还没好,耽误我见重重,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他。”

  “诶,别抱怨了,10点才开始呢!现在还来得及。”樊星笑说,她还是被晓晨拉来了。原因是晓晨央求她陪着她去参加粉丝见面会时,樊星被晓晨众多无意义的话里的一句感动到了:少年时期的浪漫幻想总还是需要祭奠一下的。樊星高中时喜欢过一个叫欧阳旭的明星,他是这部戏的男二号。

  董晓晨一手拎着一个灯牌,一手抱着一大捧玫瑰花,灯牌上是蓝色的,是甄重最喜欢的颜色。晓晨低头看着那捧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心情开始变好,她闭着眼陶醉地,“重重看到这么漂亮的玫瑰花,一定会原谅我没有提前赶来的。”

  樊星无奈地笑,“哎,人家可是大明星,你来不来有什么关系,谁会记得你这个小粉丝。

  董晓晨马上严肃地站住脚,“当然记得,重重不仅记得我,还知道我的名字呢。”

  “真的假的?”不知什么时候,樊星也喜欢上晓晨这句口头禅,她说完这句话时突然意识到。

  “当然是真的,重重记得我们所有人的名字。”

  樊星很是怀疑,“所有?”

  董晓晨有点心虚,“嗯……”说完又解释,“即使不是全部,他也能记个八九不离十,再说了,我可是他的骨灰级粉丝,你知道吗?他的每场演唱会我都去过,每次粉丝见面会我都参加过,而且……”晓晨得意起来,“这次的粉丝见面会我还参与组织了呢!”

  樊星赶紧点头,制止董晓晨再说下去,“嗯嗯,我知道了,你最爱你家甄重了。”

  几部电梯都有人在用,两人只好等电梯,晓晨一边等一边和樊星闲扯,“哎,你说我们家重重怎么这么帅呢?哎,光是看看就让人觉得世界都变得美好了。”

  樊星口不对心地,“是啊,现在还挺流行李敏镐这种长相的,但说实话李敏镐确实挺帅的。“

  董晓晨不解地看着樊星,“李敏镐?”

  樊星有点拿不准,“对啊,你们家那什么……哦,重重,他不是长得很像李敏镐吗?”

  董晓晨气,“重重长得才不像李敏镐呢……哎,不是,你到底认不认识重重啊?”

  樊星歪歪头有点心虚,心说:……难道我记错了?但现在的男明星长得都差不多,我怎么分得开哪个是哪个……但看晓晨较真的样子,樊星没言语,她在心里感叹,电视说的那个心理年龄和实际年龄的理论看来还是有科学依据。

  董晓晨抱怨,“……你都不知道甄重是谁,那你来干什么?

  樊星看看董晓晨,愣了几秒钟后,满脸堆笑地,“其实…我想看的是男二号。”

  董晓晨忽然一脸鄙视,“纳尼?欧阳旭……不是吧,你怎么会喜欢他那种型的…他绯闻那么多?”

  樊星立刻反击,“哎,哪个明星没有绯闻啊?

  晓晨失望地摇摇头,不敢苟同樊星的品味。樊星不知道的是,闯荡娱乐圈多年的欧阳旭,当初那个阳光美少年的人设早就坍塌。樊星喜欢的只是过去记忆里那个欧阳旭,喜欢的是那种听着欧阳旭的歌乘车上学的青春。樊星怒目而视,回看晓晨。

  让人觉得画风突变的是,晓晨忽然拧起眉毛,捂着肚子表情痛苦地弯下腰。

  樊星不明所以,拉住晓晨,“怎么啦?这是?”

  晓晨表情狰狞的半天说不出话,“……我好像……还得拉。”说完晓晨就把花和灯牌塞在樊星怀里,脚下生烟地跑开了,边跑边扭过头来嘱咐樊星,“星星,你先上去吧……去粉丝见面会那屋等我。 ”

  樊星不放心地看着晓晨消失在拐角处,无奈地朝电梯走去。

  甄重对着镜子系好衣服扣子,大欧也左看右看,确认甄重的穿着、发型万无一失。蓝色的西装很衬甄重,甄重也觉得这身蓝色的果然比那个黑白纹的穿着得体。他强迫症似的在镜子前整理一下一丝不苟的发型,忽然想起一件事,遂看着镜子里的大欧,“欧儿,粉丝见面会是在这层楼吧?”

  “嗯。”

  “那一会儿顺道过去看看。”

  大欧就怕甄重临时提出什么不靠谱的要求,耽误参加发布会,“……可是发布会一会儿就开始了……”

  甄重脸上不悦地地看了大欧一眼。

  大欧赔着笑脸。

  “谁是你的衣食父母?”甄重反问大欧,有时候他会问些自以为是的问题。

  大欧被甄重搞得莫名其妙,不明白他想说什么。

  “……我就去看一下那的灯光怎么样,调一下光线,别再像上次似的,一拍照把我的脸照得和包公似的,你还想让我掉粉啊?”甄重费力解释,仿佛全世界都不理解他的良苦用心似的。

  大欧恍然大悟,“……重哥说得是,那咱们这就过去。”

  房间以蓝色为基调,左边设计了颇具未来感的飞船船舱的通道,还陈列着星球大战中BB-8和电光剑;右边则是三排太空战士的模型,俨然正要出征的样子。小舞台上侧是这期粉丝见面会的主题:2017甄重原力觉醒。樊星看着如此良心的会场设计,十分好奇这到底是谁的主意,同时也感叹甄重粉丝的大手笔。

  屋里有一名小哥正在摆放椅子,一回身发现樊星正站在门口处好奇地打量。“唉,你总算来了,再不来我就疯了……我得回学校上课了!”小哥说着就抓起包向门口走来,见樊星还在发愣,“哎,你不能这样啊,咱俩可是挣一样的钱……椅子我都摆的差不多了,你再把这些废材料收拾起来就行了。”小哥气愤地指指墙角的一些废弃包装箱和废纸板。

  樊星正想说你认错人了吧,小哥已经侧身出门。樊星简直无语,心说我到底是长得多路人,才被各种错认。樊星曾和晓晨聊到“厕所脸”的这个话题,晓晨得意地说自己从来没有被路人拦住问路的经历。

  虽然樊星有点无语,可是想到这是晓晨参与布置的,还是决定帮忙收拾。她把花和灯牌放在一旁,顺手捡起旁边的垃圾袋,开始收拾垃圾。

  门被推开,甄重带着墨镜打量屋内的设计布置,忍不住眼前一亮,他把墨镜拉大鼻翼处,从墨镜上方打量整个会场,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

  樊星听到声响,随意看向门口。

  甄重发现有人在,立即昂首挺胸,摆出不可一世的明星范。

  樊星看看甄重,只当甄重是某个追赶时尚潮流的男粉丝。

  对于樊星的身份,甄重心里做着判断:戴了墨镜就认不出来我的,一定不是我的粉丝,但这个家伙在这干什么?看样子也不像是社会不法分子,难道是工作人员?甄重不屑地扬起了头。

  樊星发现自己正在打量人家,不好意思地转过了头。

  大欧去调试灯光,“这样行吗?重哥?”

  甄重看看天花板上的灯,拿出手机随意自拍了一张,然后又查看照片,“再稍微调暗一点!”

  樊星把垃圾袋绑好,提到门外,门外正有一个年轻的女孩赶过来,女孩急匆匆地跑过来,满脸歉意地说,“对不起啊,我来晚了,”她见樊星正要丢垃圾,就赶紧抢过樊星手里的垃圾,“这个我去扔吧,你不用再干了,真不好意思,让你一个人收拾这里。”

  樊星心说,看来那男孩是把我当成这个女孩了。樊星回到屋里,发现那个年轻男人还在调灯光的明暗,那个戴着墨镜的人正从墨镜上方看手机。樊星走到原来的位置,她对一旁的灯牌很好奇,随意摆弄一下,很快发现灯牌的开关,她打开开关,灯牌上甄重的名字开始闪烁起蓝光。

  大欧试着把灯调暗,却一不小心将灯光彻底调暗,屋里一片漆黑。

  甄重马上抱怨,“搞什么呢?”

  “对不起,重哥,我马上调回来。”

  漆黑的小会场里,灯牌不断闪烁着甄重这两个字。甄重本来没注意樊星,灯牌上开始闪烁后,也忍不住瞄了一眼,发现灯牌上居然是自己的名字,心里又一阵窃喜。

  屋内重新变回光明。

  甄重觉得有些好笑,他在墨镜后翻翻眼睛,远远地打量樊星,心说:妹子,你的眼力还真是差,这么玉树临风,酷帅狂拽,除了我甄重还有谁啊!真是的,难道是个近视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Ta的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Ta的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