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只有分手了
霓裳风马2020-03-22 23:323,895

  晓晨愤恨地踩着高跟鞋,一边走一边气呼呼地抱怨:“真没想到郑家树竟是这样的人,看来我以前还真没冤枉他,居然还学会脚踩两只船了……樊星真是瞎了眼才看上他……”

  晓晨刚想拿出手机给樊星打电话,没想到樊星主动把电话打过来了,晓晨没好气地按下接听键,劈头盖脸地说:“哎,你怎么回事?你还知道打电话给我啊……不是要是我没发现,你是不还打算瞒下去啊?你这也忒不把我当朋友了吧……”她想当然地以为樊星要向她诉苦了。

  “啊……对不起啊,我才知道董叔的事,董叔的病情怎么样,我要是知道,就陪你一起去了……”樊星还以为晓晨是在埋怨她没去医院看望董为远,担心董爸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什么跟什么啊?我说得不是我爸的病,我是说郑家树劈腿的事……”

  “……哦……你是说这事啊……”樊星看看旁边的甄重和开车阿飞,看他们波澜不惊的样子,应该是没听到晓晨的话,樊星支支吾吾地想找几句话来堵住晓晨的嘴,“那什么,董叔哪不舒服啊……”

  樊星还没说完,就被晓晨抢断,“哎,你别避重就轻啊!快说,你和那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啊,前几天不都求婚了吗?怎么又冒出个女大夫来,你刚才没看着两人腻歪的样子,真是恶心死人了……两人的关系肯定不止勾肩搭背那么简单……”

  听到这,樊星仿佛被总比闪电晚一步的雷声震聋了一样,她举着手机,电话那头晓晨还在说个没完,但樊星已经完全听不到了……“不止勾肩搭背那么简单”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已经……不会的,这准是晓晨想象力太过丰富了,都是她单方面在瞎猜,她肯定没有亲眼看到两人……对,晓晨就是这样,爱幻想,爱想入非非,从认识她开始就这样……而且那天他们只是拥抱在一起,不像是旧情复燃的样子啊……可是如果连晓晨都看的出来的话,那应该不会错了吧……

  坐在樊星身旁的甄重,看着没来由变得失魂落魄的樊星,心里觉着诡异,他肆无忌惮地看着樊星,期望樊星有所收敛,不要摆出这么吓人的样子。但樊星已经没有心思再顾忌周围人的感受,她此刻正努力消化着郑家树出轨这一事实。

  甄重看看后视镜,希望和阿飞来个眼神交换,但阿飞开得认真,完全没有注意后座上的两个人。“哎,我说……那什么,阿飞她表妹……”

  樊星现在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甄重长吸一口气,“樊星,樊星……”

  樊星还是无动于衷,正当甄重准备伸手推一推樊星的时候,樊星好像突然还魂一样,突兀又大声地对阿飞说:“停车,表姐。”

  阿飞明明听到了樊星的话,可她的脑子却还来不及弄清樊星的真实意图,“什么?”

  甄重也被樊星吓到了,微张着嘴吃惊地看着她,心说这是遇见什么事了啊?

  “姐,你停下车,我有事…得回趟医院……”樊星试着用平常的语气说道,可是旁人还能听得出她语气的冷峻。

  “什么事啊?这么突然……”阿飞还是第一次见到樊星如此神经质的样子。

  “姐,你就停下车吧……我真的有事……”樊星的语气更像是在乞求。

  阿飞看着后视镜中樊星不停晃动、毫无焦点的眼珠,顺从地把车停到了路旁。车还没停稳,樊星就推开车门跨了出去。阿飞也跟着下车,“星儿,星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这副样子好吓人啊!”

  此时马路上车辆稀少,樊星趁此机会横穿马路,到马路对面去拦出租……

  阿飞也想追过去,无奈车流忽然密集起来,一时无法穿过去,阿飞气的直喊:“这孩子,你要有事,我把你拉回去呗,你跑什么跑嘛!”

  樊星此时已经拦下一辆出租车,坐上车往城里赶了……

  阿飞又气又急,大力拉开车门坐上车,扭头问甄重:“她这是发的什么疯?她刚才和谁打电话呢?你听见没?”

  甄重此时有点无辜,被迫地承受着阿飞的怒气,“我刚才真没听到什么特别的事……不过刚才她的脸色好吓人啊,一会青一会白……”

  “这孩子从小就这样,有什么话都别憋在心里……不过也是,我姨死的早……”阿飞最后不上了这么一句。

  甄重没想到樊星居然和自己有相似的经历,忽然间有一种和樊星拉近距离的亲切感……

  ……………………………………………………………………………………

  在没有见到郑家树前,樊星没办法集中精力得出什么结论,她必须当着他的面问个明白,要不然她无法接受任何“道听途说”。直到她来到电梯间,被迫停下来和一小撮人等电梯时,她似乎才恢复了一点思考能力。她深吸一口气,脑袋里想着此时郑家树最有可能停留的地方,他应该还在办公室吧?毕竟这个时间,樊星抬起手腕,想要看看时间,但她发现在她没有带手表,她又凭着习惯拉开包包寻找手机,她的手机不见了。刚才她还用了呢?手机跑哪去了,她想要弄明白这件事,可是她的脑袋像坏掉了似得,怎么也想不起来。于是她索性不去想。

  这时,徐然走进了电梯间。本来他不该来这的,要去心外科的话,不应该乘这边的电梯,要是乘这边的电梯的话,他就还得再过一个空中走廊,才能到心外的大楼。可是他还是不由自主地舍近取远,期望能在这里和樊星来个巧遇。不知道是天公作美,还是天公故意戏弄徐然,他果然巧遇了樊星。

  一看到樊星的侧脸,徐然的肾上腺素就忍不住飙升,唾液也开始不断分泌,不知道是不是中午吃了太甜还是怎么的,徐然觉得口中的唾液粘乎乎的。为了在接下来可能性很小的搭讪中不露怯,徐然用力咽着口水。

  樊星当然没有看到徐然,偶尔撇向徐然的一眼还是恼怒生气的一眼,看上去十分不耐烦。徐然还以为樊星很讨厌看到他,顿觉心痛,犹如坠入深渊。

  电梯停下来,众人涌进电梯,本来人流会把徐然挤向樊星所在的角落,但是徐然挣扎着躲开了,因为他粗鲁的动作,有两个女生已经开始用眼睛在向他投诉了。

  下了电梯,樊星本想直接冲到郑家树的办公室,但是临到门口,她忽然气馁了,要是这只是她的无理取闹,那该怎么办?就算分手了,要是弄得满院风雨的话,他应该会很难做吧。樊星倚在郑家树的办公室外面的墙上,努力镇静自己。

  这时,一个看上去有些眼熟的男医生走了过来。樊星赶紧背过了身,匆匆地走向了走廊深处,但那个医生好像紧追不放似的,樊星只好再次回到电梯间,装成在等电梯的样子。

  樊星等在郑家树下班必须会经过花坛旁边,花坛里有一些枯草,看上去有点破败,樊星不住地揪着那些枯草,焦躁地等待着。终于,不知过了多久,郑家树终于下班了。看到樊星时,他明显显得慌乱。

  “你和林卓萱在一起了?”樊星直截了当地问道。

  郑家树有些为难地:“星儿……”

  “这种神情,是承认了吗?那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是求婚前,还是求婚后?”

  郑家树看到樊星红了眼眶,忍不住想要拉樊星的手,樊星甩开他的手,不容他分辨,“说啊,什么时候开始的?”

  郑家树看着来来往往下班的同事,央求道,“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吧。”

  樊星看到经过的人的看热闹的眼神,什么也没说,动身走在了前面。郑家树试图跟上樊星,但樊星走的太快了,两人只好保持着一前一后的距离,走近了医院附近的一家咖啡厅,吧台前的服务员一看两人阴着的脸,都没敢上前让两人点单。

  樊星和郑家树面对面坐着,郑家树垂着眼看着桌子上木头纹路。

  “是同学聚会那天吗?因为同学聚会,所以想重温学生时代的恋情,是吗?”

  还不等郑家树解释,樊星又说,“以前你们也在一起工作啊,怎么会突然……感觉就又回来了吗?”

  郑家树伸手想要抓住樊星放在桌子上的手,阻止樊星说下去。樊星缩回手,不让郑家树去抓,“你说话啊……不说话是几个意思……愧疚……这不是我想要的……”

  郑家树叹了口气,“算是吧。”

  樊星听到回答后,眼泪立刻不争气的流下来了,“……那为什么不早说,那天我问你,你就该告诉我,为什么还要求婚……”

  郑家树无言以对。

  “……即使是昨天在露台上,我亲眼看到你和林卓萱抱在一起,我都坚信,你只是一时的不知所措。我只要加以警告,你会意识到那只是你一时意乱情迷……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如果晓晨没有发现的话,你打算欺骗我到什么时候,你把我当什么了?”

  郑家树急于解释,他看着樊星的眼睛,“求婚是真心的,是真心的……”

  樊星看着郑家树,判断郑家树的真心有几何。

  “那一刻,我没想到你那么信任,那么……理解我,那一瞬间我觉得我真的是你口中那个你可以放心的人,是虽然过了热恋期,但可以凭着对彼此的信任,了解,可以共同走过人生的伴侣,所以那天我下定决心……”

  樊星抹了抹眼泪,“那就那样做下去啊,为什么要反悔了呢……”她的声音因为抽泣而改变了音调。

  “……我原本真的是打算那么做下去的,和你一起上班下班,一起买菜做饭,一同建造属于我们的小家,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心告诉我,我还有很多不甘心的地方,具体是什么,我不清楚……即使不是林卓萱,也可能是别人……”郑家树顿了一下,“总之,我很抱歉……”

  樊星已没有刚才的气势,“是厌倦了吗……没有关注到你内心的起伏变化,对不起,可是要是告诉我的话,我会改的……为什么这样,不声不响,只等着我自己来发现吗?”

  郑家树犹豫了,“如果你不愿意分手的话……”说完郑家树又有点后悔,他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但是你也知道,那不过是在浪费时间……我不想继续伤害你……”

  樊星带着哭腔失声喊道:“这么说是必须分手的意思了吧?只等着我发现你们……等着我说分手吗?”

  郑家树不做声,樊星泄了气,“…我知道了,”她胡乱擦擦眼泪,正色道:“你知道的,我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容易心软的人,但是在恋爱这件事上,我是认真的人,我不会留恋一个左右摇摆的人……这样也要和我分手吗?”

  两人这样僵持了一会儿,郑家树难为看着樊星。樊星抽抽鼻子,吐了口气,不住地点头,“明白了……好吧,我知道了,咱们分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Ta的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Ta的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