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3)
霓裳风马2020-03-23 10:493,067

  男人把昏迷的刘小慧放倒在墙边,推开门警惕地查看楼道,楼道里空无一人。他出门把纸箱推进屋,关好门,徒手把纸箱上的胶带撕下来,从纸箱里拎出一个超大号的黑色行李箱。行李箱里有绳子和胶带,他先用绳子把刘小慧的手脚绑好,又用胶带封紧刘小慧的嘴。为了把刘小慧塞进箱子,男人只好费力地把刘小慧的身体弯曲成“Z”字型,不过幸好箱子够大。

  做完这一切后,男人筋疲力尽地瘫坐在刘小慧客厅的沙发上喘息休息。他不是第一次这样做,可是刚才那一系列动作耗费了他太多精神和气力,他需要一点时间来恢复体力。男人抬手摘掉帽子,这时我们看清了他的眉眼,没错,他就是段泽辉。段泽辉一边大口地喘息着,一边打量刘小慧客厅内的装潢,和客厅相连的是一间开放式的厨房,里面各种厨房用具一应俱全。洗碗槽和炉灶发出清洁的、鲜有人触碰过的金属光泽,看来刘小慧并不是一个经常开火做饭的人。

  男人站起身,走到冰箱前,拉开冰箱门,翻看冰箱内的食物。刘小慧的冰箱冷藏区放了五花八门的面膜和一些水果,他翻弄一下那些水果,其中并没有他想吃的,但当他看到半塑料袋桃金娘时,他的脸色变了,他呆愣了半天,伸手取出了那半袋桃金娘。他把那半袋桃金娘丢在茶几上,呆呆看着那些手指肚大小的紫色果实,不知想起了什么。

  电梯下到第六层时,一个身穿检察官制服的女孩上了电梯。她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戴着口罩的段泽辉,段泽辉已经换下快递制服,现在的装扮更像是即将踏上旅途的出行之人。女孩又低头瞥了一眼段泽辉旁边的行李箱,然后低着头转过了身。

  电梯门逐渐合上,失重感再次袭来,段泽辉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他的脑袋快速的转动着,如果说下一层楼是4秒钟的话,那么到地下停车场的话是24秒,24秒内他能保持不露声色吗?段泽辉暗自着急,额头上生出细密的汗,他真想夺门而出啊!

  段泽辉推着行李箱走出电梯,停车场地面上虽然铺着地砖,但是并没多平坦,行李箱因为凹凸不平的地面而反复颠簸,段泽辉有点担心行李箱里刘小慧,他也记不清自己是否把刘小慧脑袋朝上放置了,她不会因为磕破脑袋死在半路上吧?他开始挑那些看上去相对平坦的路面走。

  段泽辉把行李箱抬进刘小慧那辆黑色宝马的后备箱中,正当他放松警惕时,他忽然发现墙角有一个摄像头正对准他,这让他惊慌失措,手脚发麻,好一会儿他才恢复了镇静,动作僵硬地钻进驾驶室,发动车子,开出了停车场。

  段泽辉开着车驶出风扬国际,等他确认自己脱离危险时,他再次拉下口罩,拨通了一个电话,一会儿蓝牙耳机中发出电话接通时声音,他声音颤抖又急切的问道,“停车场的摄像头你处理了吧!”

  ……………………………………………………………………………………

  “这回我算是你的前辈了吧!”晓晨手边放着一大堆留学材料,笑嘻嘻地对樊星说。

  “是啊,前辈……”樊星附和晓晨,瞥了一眼刚刚走进咖啡厅的一个男子。

  晓晨大笑,“啊,被人叫前辈感觉真好啊!你知道吗?我最服日本人的就一点,就是人家特别有礼貌……”

  “这个确实是……”樊星忽然想到,“你要去日本留学吗?”

  “倒是看了几个日本的大学,不过我估计最后我还是会去欧洲,但我还挺崇拜妹岛和世的,她的设计精致,又富于女性气息……”

  “这么说她是一名女建筑师啦!”

  “对啊……”

  “所以你也不是漫无目标嘛……”

  晓晨笑,“虽然有目标,但是我总觉得我没有人家那种…那种努力把事情做到最好的力量,所以我总是三心二意的,三分钟热度……”

  “哪里只有三分钟,你都念了七年建筑了吧,结婚七年还痒呢……”樊星没有继续说下去,大概又联想到自己了吧……

  晓晨明白樊星心中所想,懂她现在那种突然占据心头的感伤,“……你的驾照拿到手了吗?”

  “嗯,马上就到手了……”樊星很感谢晓晨及时转变话题。

  “新手上路,要注意安全啊!不过要是你害怕的话,哪天我陪你再练练?”

  “……好啊!”

  “没事,开开就好了……有我在旁边监督,肯定会安全行万里的!”

  ……………………………………………………………………………………

  夜色降临。两个穿着暗色外套的男人一前一后的走在池塘岸边。因为夜色浓郁,看不清两人的脸,池塘反射的城市的幽光照亮他们的眼睛,他们的瞳孔中发出孤注一掷的冷光。两个男人都带着口罩。前面的男人负责带路,步履轻松。后面的男人却脚步沉重,原来他身上背着一个人,那人伏在他肩膀上,似乎睡着了。

  穿越那片泥泞的杂草,在灌木和浓密杂树的前方,一块比较空旷的草地上面立着一间老旧别墅。前面的男人镇静自若的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别墅大门。

  后面的男人一歪肩膀,背上的人滑了下来,他一边扶住那个失去意识的人,一边大口喘着粗气,摘下了口罩,正是段泽辉,他看上去累的不轻。

  简陋却基本医疗设施齐全手术中,刘小慧正在手术床上昏迷着,腹部裸露在手术灯下。董冬穿着一次性手术外衣,熟练拿起手术刀划开刘小慧的肚皮,下刀精准而坚决,鲜血黏着手术刀流了出来,段泽辉拿着纱布笨拙的擦拭着鲜血。

  “撑住这两边。”

  段泽辉一脸厌恶地用拉钩撑开那个刀口,里面除了鲜血和粘液的混合体,还能看出一个已经成型的胚胎,闭着眼安静的沉睡在羊水中。董冬把手伸了进去,取出了那个四个多月的胚胎,他熟练的剪掉脐带,把那个胚胎放在一个不锈钢的手术托盘中。

  董冬继续他的手术,从他用止血钳夹住子宫两角的动作中,我们明白,他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切除刘小慧的子宫。董冬取出刘小慧的子宫,看也没看便甩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段泽辉不忍直视,偏过了头,“哎,你能不这么变态吗,既然要杀了她,还缝什么伤口!”

  董冬冷漠地看了段泽辉一眼,转过头继续做着缝合工作。

  段泽辉忍受不了这种视觉刺激,别过脸,但是那种和饺子馅一样的声音仍旧在折磨着他。

  那个胚胎尚不能称为人,此刻正静静的躺在那个不锈钢托盘中。

  董冬的手术堪称完美,刘小慧的伤口缝得很漂亮。他不慌不忙的走向洗手池,脱掉一次性手套扔进了垃圾桶。

  段泽辉实在忍受不了,拉开门出去抽烟去了。等他回到屋内时,男人正在给刘小慧做右肾摘除手术。刚刚缝合的腹部伤口和新切开的的刀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段泽辉这次没有不耐烦,他快速从旁边拿来一个专业的冷冻箱。待董冬成功取下刘小慧的右肾,便迅速打开冷冻箱,将刘小慧的右肾保存在冷冻箱中。

  两人没有做任何交谈,段泽辉就拎起那个冷冻箱,推开门走了出去。董冬缝好伤口,清理了血污。

  刘小慧醒来的瞬间,就觉得不对劲,她用视觉模糊的眼睛观察着周围的环境。疼痛让她恢复了理智,她明白自己被绑架了。她惊恐地睁圆双眼,想要坐起身,但是麻药的作用还没有完全消退,巨痛从腹部传来。她发现自己四肢已经被绑在了手术床上。

  董冬提着医用电锯走了过来。从他冷漠冰冷的眼中,刘小慧明白自己的处境。

  刘小慧惊恐地求饶:“求求你,放了我吧,放了我……你要什么你说,我一定满足你。”

  董冬冷漠地看着她,半晌,他端起了那个放着胚胎的托盘,放到了刘小慧的眼前。

  刘小慧开始还很迷惑,歪着头试图躲避那个托盘,但她忽然明了,绝望地叫到,“你杀了我的孩子!”

  董冬不理刘小慧,只是端走了那个托盘,他用低沉而冰冷的声音说道:“你应该谢谢我,我帮你做了决定。”

  电锯开始旋转,当电锯触及她的皮肤,割裂她的脖子时,刘小慧发出了生命中最后一次呼喊。“不要……”

  鲜血喷溅出来,血涌如柱,“倏”地喷溅到董冬的眼睛上,他只是敷衍式地歪歪头,伸手摸掉了脸上的血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Ta的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Ta的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