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出轨(4)
霓裳风马2020-03-22 22:413,457

  这年头大概没人会用公用电话了吧,毕竟iPhone都出到7(2017年春)了,手机已经普及到不能再普及了。但临江市的市政倒并不打算把那些公用电话亭全部拆除,毕竟偶尔还是有人会用到,救个急什么的。文汇路的人民公园里就有两个,因为没什么人用,那两个公用电话基本处于闲置状态,平时的话,都被大爷大妈当成锻炼身体的器械用。

  倒春寒的这天晚上,人民公园几乎没人,两个电话亭终于迎来了一位使用者。一个带着黑帽子黑口罩、把脸捂得严严实实的男人四处打量着,警惕地走进了电话亭里,在确定周围没人后,男子摘下口罩,拨通了号码,“……B型血,淋巴细胞死亡数9%,PRA阴性,HLA配型3个点,可以移植。”

  说完这简短的一段话,男人便挂了电话,准备离开。一辆汽车驶过来,刺眼的车灯穿过公园的铁栅栏打在电话亭上,男人抬手遮住了眼睛,脸部也因此模糊地显现出来,是董冬。

  ……………………………………………………………………………………

  段泽辉背对着樊星,他微微侧着的脸,把下巴贴在颈窝处,用眼角的余光警惕着身后的樊星。他边接电话,边在纸上记下一小段话。

  樊星等着段泽辉打完电话,她还没给打印的钱呢。她随意打量这间打印社,发现墙上粘着一张价格表。樊星明了,从钱包里掏出二十块钱放在桌上。她也有感觉,段泽辉不希望自己听到他的对话,可能段泽辉正在说什么比较隐私的话吧。

  “钱放那了,我走了。”樊星指指桌子上的钱。

  段泽辉回过头,捂住手机,对樊星敷衍地笑了一下。

  樊星一边走一边打量自己的一寸照。这张一寸照是她照过最好看的一张了,她一直留着底片。未来几年内,如果她的容貌没什么大的变化的话,她打算一直用这个。樊星的手机响起来,她接起电话,“主任?”

  “还要身份证复印件吗?哦,我知道了……主任再见。”樊星语气恭敬地地和主任说。

  段泽辉刚好在锁门,行色匆匆地想要离开。樊星赶紧追上去,“等一下。”

  段泽辉显然没有听见樊星的话,他匆忙地锁好门,顺手把钥匙放进裤子口袋,但他不小心带出一张车票。车票轻飘飘地掉在地上,段泽辉全然不觉,只顾向前走。

  樊星见段泽辉走得急,赶紧捡起车票去追他,“哎,你的车票。”

  段泽辉快步绕过一个街角,樊星试图追上段泽辉,“等一下。”

  段泽辉脚步匆匆,他心思专注,根本听不到樊星的呼喊,没几步便消失在拐角处。樊星疾步追过去,转过街角时,段泽辉已不见踪影。她叹了口气,无奈地看看那张车票,那是一张第二天的火车票,地点是江州,是临江的邻市。樊星叹了一口气,蹲下身,将车票顺着打印社的门缝塞了进去。

  ……………………………………………………………………………………

  最近樊星又得了一个新任务,帮海姐写护理计划。因为护士站的网络路由器坏了,连不上网,樊星只好借医生办公室的的电脑用。她和科室里的同事相处的都不错,有几个中专护士的年龄都比她还要小,她们都管樊星叫星姐,传开了之后,有时候连海姐她们也叫她星姐星姐的。小张护士和小李护士本来想和樊星说几句闲话的,但樊星今天要打的东西有点多,两人便不再招惹樊星。

  因为肝病免疫科没什么男大夫,唯一一个男大夫还是一个“姿色平庸”、年过半百的老头。樊星她们科一直希望能有来个年轻男大夫什么的,以平衡雌性荷尔蒙过高的办公室氛围。不幸的是,医院新进的几个男医生都被分到了其他科室,樊星他们科室为此遗憾了好久。

  自从上次徐医生在食堂巧遇过徐然后,徐然的美名便在肝病免疫科得到了广泛的传播。几个小护士早就想一睹徐然的芳容了,张医生还搞笑地提议说,要带大家去食堂和徐然制造偶遇。

  海姐今天接了一个患者,这位患者不仅患有肝硬化,同时还有心脏病,在樊星她们科治疗之后,还要转去手外科会诊。樊星现在写得就是这位患者的护理计划,一会儿她还得和海姐去心外科和那里大夫交接一下。

  小张和小李护士听说樊星一会儿要去心外科,羡慕地不得了。樊星笑两人花痴,还逗小张和小李说需不需要自己帮忙带张徐然的签名什么的,小张小李都说要。

  樊星和海姐把患者送去心外科时,心外科里正忙的不可开交,每个人都像陀螺一样,来去如风,居然没人搭理两人。两人在护士站那里等了半天,才有一个胖大夫过来和两人交接。往回走的时候,海姐开玩笑说,“怎么样,你答应小张和小李的签名弄到手了吗?

  樊星笑,“对啊,我怎么忘了我还有这样的一个任务。”

  两人相视而笑,海姐羡慕地说,你看人家,这才叫医院嘛,每个人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精英范,咱们那……顶多算个疗养院。

  樊星笑,“我觉得挺好的呀……心外这边也太忙了,压力肯定特别大。”

  “哎,小樊星,你有点上进心行吗?年纪轻轻过什么清闲日子啊……”

  樊星笑,“是,海姐教育的对。”

  两人说笑着走出心外科所在的大楼,徐然正好迎面走了过来。海姐笑,“这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快去,快去,小张小李还等着你带签名照呢!”

  樊星笑,“海姐别逗我了,还签名照,我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樊星故意不去看徐然,侧着脸和海姐说笑,她觉得两人之间的关系还没到见了面要打招呼的程度。

  徐然心里很想和樊星说点什么的,最近他都在找机会认识樊星,可是真找不出什么像样的机会。如果太积极的话,樊星大概会误会自己。刚才樊星在那里等着交接病人的时候,徐然就看到了她,他很想上前打个招呼,可是他一看到樊星,就像的得了感冒似的浑身发热,口舌干燥,听力似乎也减弱了一般,连同事喊他他都没听见。刚才赵副主任让他去血检催病人的化验结果,出去被冷风吹了一遭,才渐渐恢复了理智。结果回来时却迎头遇见了樊星,他强壮淡定,目不斜视地匆匆从她身边走过,而樊星似乎也没有看到他。他心里又高兴又失落,高兴的是樊星没有看到他的窘态,失落的是樊星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

  郑家树和樊星已经三天没见面了,这在他们稳定的关系中是非常罕见的情况。但是樊星却并没把这当回事,她想当然的认为目前两人的关系已经足够稳定,几天不见面这种小事早就写在“可以理解迁就”的清单上了。

  今天是白班,郑家树主动打电话给樊星约她一起吃晚饭。自从上次同学会后,他和他的初恋林卓萱默契的达成了一种共识,暂时不确定两人的关系,只享受当下。今天他打算试探一下樊星的心意。

  一位老同事见郑家树站在花坛边上,知道他在等人,就笑着打招呼,“小郑,等女朋友呢?”

  郑家树正低着头想着心事,听到有人和自己打招呼,马上抬头微笑,“哦……李哥,刚走啊?”

  “嗯,先走啦。”

  同事离去后,郑家树的微笑马上消解了,脸上露出疲态。

  樊星今天穿了一件同事们都夸漂亮的大衣,因此很愿意和郑家树约会。要是郑家树昨天约她,她大概会觉得的为难吧,因为昨天她穿了一件特别丑的外套。她还是很愿意穿的漂漂亮亮去见男朋友的,虽然两人早就过了热恋期。樊星因为自己超前的预见性而觉得心情舒畅。

  樊星一出楼门口,就迫不及待地寻找郑家树的身影。四年恋爱谈下来,樊星在不知不觉中练就了一种在人群中一眼发现郑家树的本领。

  “家树!”樊星猫在郑家树身后叫到。

  郑家树一回头,樊星就习惯性地抱住他的胳膊。郑家树被樊星冲撞的歪了歪身体,他不自然地笑笑,不做声色地抽出了胳膊。

  “累了吗……是不是没睡好。”樊星敏感地察觉的郑家树异样。

  家树勉强地笑笑。

  樊星试探着,“晚上还要一起吃饭吗?要是累的话……就回去休息吧。”

  郑家树犹豫着,此刻他有一种迫不及待想要坦白的冲动,“星儿……”

  樊星疑惑着,“嗯……”

  “……我想和你说点事。”

  “嗯,你说。”樊星替家树整理一下衣领。

  家树看着樊星等待的眼睛,没忍心,“算了,都是没用的小事……我们去吃饭吧。”说着就去拉樊星的手。

  樊星站定,“……要是累的话,就回家休息吧。”樊星虽然很期待家树带着漂亮的自己去吃一顿浪漫的晚餐,但她不想勉强他。

  郑家树被樊星的体贴感动了,也为自己劈腿林卓萱而愧疚,他疲惫地笑着摇摇头,“……和休息比起来,我更愿意和星儿在一起。”

  樊星笑,“是真心话吗……看上去有点勉强啊……哎,你不用为了让我高兴而勉强自己,等你休息的时候咱俩再去,好吧?你回去休息吧。”

  家树更加用力地摇头,“没有,我是真想和你去吃饭。”

  樊星看着家树的眼睛确定他的心意,郑家树就笃定地看着樊星。他伸出胳膊,示意樊星挎着自己的胳膊。樊星笑了,伸手挎上家树的胳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Ta的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Ta的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