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出轨(6)
霓裳风马2020-03-22 23:186,291

  樊星边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边走出卫生间,想到下班时甄重求婚的情景,她就忍不住偷偷傻笑。她琢磨着要怎么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爸爸,可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她谨慎的处事原则,她觉得现在还不能告诉爸爸,也许晓晨才是最适合第一个分享好消息的人选。樊星趴在床上,随手把毛巾放在床头柜那里,放任湿漉漉的头发濡湿她的睡衣。她伸手捡起床头的手机给晓晨打电话,电话很快被接起,樊星的声音因为喜悦而变得热情洋溢,“干什么呢?”

  电话那头,晓晨正坐在地毯上无聊地浏览地网页,樊星的来电打破了房间的寂静,“没干什么,上网呢!”

  樊星翻了个身,仰面躺在在床上,这时她才注意到她的湿头发惹的麻烦,她坐起身,捡起毛巾继续擦头发,她决定先问问晓晨最近的情况,她觉得直接告诉晓晨自己被求婚的事话,会让晓晨产生一种“樊星原来这么恨嫁”的感觉,“助理当的怎么样?”

  晓晨正想找机会和樊星炫耀一番,“当然是幸福的要死,哎,你不知道,甄重人真是好好啊。昨天天我帮垫了邮费,下班时他居然说要请我吃饭。”

  樊星敷衍着,不想在晓晨那些“没用”的小事浪费时间,她真希望善解人意的晓晨能放过她,可是她却忘了是她先问起这个问题。“切,你们是同事关系,请你吃个饭不用这么夸张吧,而且他赚那么多,请下属吃饭还不是小case!”

  晓晨对樊星回答很不满意,她放下电脑站起身,“哎,你这么说可不对啊,就算是同事关系,人家也不一定非得请你吃饭啊,而且有钱这件事好像也和请客吃饭没有直接关系吧……星星你不了解娱乐圈,好多艺人都是表面上看着大方,私下里抠门的要死。嗯……哈哈,我家甄重可真不错,人品给88个赞。再加上他完美无敌的颜,哇,就算是不给工资,我也愿意给他当助理。现在只要看到他的脸,我就好像打了兴奋剂一样,满满的都是动力……哎,对了,你给我打电话是不有什么事啊?”晓晨后知后觉地问起樊星。

  樊星心说你可终于问到点子上了,她本想大大方方地宣布这件事,可话到嘴边又吞吞吐吐起来,“嗯,那个……”

  晓晨握着手机,弯腰捡起地毯上的毛绒娃娃,撩起床幔,扔到床上,“什么?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樊星鼓足勇气,“……甄,重,向我求婚了!”

  晓晨听到这个消息很是意外,她站定了笑说,“真的?”

  樊星也从自己床上站起身,用力地点着头,好像电话晓晨可以看见她是的,“嗯。”

  晓晨撩起床边粉色的纱幔,坐在铺着粉色床品的软包大床上,“什么时候的事?”

  樊星笑嘻嘻地,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辉,“就是今天下班的时候。”

  晓晨笑着靠在绣着蔷薇花的抱枕上,踢掉粉色的毛毛拖鞋,“我说也是,现在才拿出来显摆,都憋出内伤了吧……不过,呀,太好了,祝福祝福。”晓晨衷心地赞叹。

  “什么呀!”

  晓晨自然而然地想到,“钻戒呢?好看吗?谁家的?”

  樊星因为被人问道痛点,脸上露出一丝不悦,“……哪来得及……嗯…我觉得家树也是临时决定的,不过我知道他一定考虑了好久。”

  晓晨不过脑子地抱怨,“哎,没有戒指求什么婚啊?”

  樊星不爽地反击,“哎,你这是在嫉妒我吧!”

  晓晨意识到失言,违心地找补道:“嫉妒吗…是有点……”她有点替樊星抱不平,“不过他平时不是挺浪漫的嘛,怎么关键的时候掉链子。女孩子被求婚时怎么能没有戒指……”

  挂掉电话,樊星仔细回味着两人的谈话,被晓晨那么一说,被家树求婚的喜悦也打了折。她忍不住想起了当时的情形,忽然记起家树说过这么一句:星星,要是我犯了什么错误,你会怎么惩罚我?樊星脑子飞快地转动起来,但她努力告诫自己不要想歪,心里替有嫌疑的郑家树辩白,“……求婚必须送钻戒是电视剧才有的事,现实中有几个买的起像样的钻戒的,钻戒太小的话也没意义吧。”

  ……………………………………………………………………………………

  郑家树心事重重地朝单元门走去,他决定了:要和林卓萱摊牌,他选择的是樊星。

  单元门楼道里灯火通明让外面的夜更加寂寞。单元门外,林卓萱正抱着肩膀等在那里,见郑家树走过来,她便朝家树走过去。

  “…你怎么在这?”口气生硬又意外,郑家树没想到林卓萱会找上门,他还以为林卓萱只是玩玩的,没想到她居然认真起来。

  看着郑家树仿佛迎接不速之客的神情,林卓萱心里十分不爽,但她很快平复自己的小情绪,笑盈盈地反问,“怎么我不能来吗?”

  “哦,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怎么没给我打个电话?要是知道你过来,我就早点回来了。”

  林卓萱明知道他在说谎,但她脸上仍然挂着笑,“哦,我还以为你不欢迎我呢!”

  “怎么会……嗯,走吧,上去吧。”

  林卓萱摇摇头,“今天就不上去了,我来是想告诉你,我妈妈说你想换科室的事情已经和李主任打过招呼了。”

  郑家树开始认真起来。

  林卓萱用力掩饰眼中的不屑,“我妈都那样说了,你就不要担心了。”

  家树仍旧有些担心,不过他没有继续追问,他知道刚才自己有些失态,他僵硬地说,“谢谢。”

  林卓萱眨眨化了淡妆的眼睛,“明天晚上有安排吗?”

  郑家树有些为难,他答应了和樊星去看电影。

  林卓萱马上加码,“我妈她想见见你,我说过不让她这么着急的……可能是我年龄大了,她很想我结婚,所以才这么……你不要见怪才好。”

  “额……不会。”

  “那我们约定了。”

  家树勉强微笑,“嗯。”

  林卓萱主动趴到家树的怀里,家树只得张开手臂抱住她。两人温存了一会儿,林卓萱趴在家树的背上轻声问道,“你和樊星,你们……”

  家树打断林卓萱,“能再给我一点时间吗?……”他因为急于解释而语速加快,“……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林卓萱勉强点笑了一下,点了点头,“哦……我明白,我也没有催你的意思……那天我看见樊星了,是很不错的姑娘,换了我也会舍不得……也请你不要伤害到她……你知道,我不愿意伤害任何一个人,尤其是我觉得也不错的姑娘。”

  家树感激地摸摸林卓萱的脑袋,“谢谢。”

  ……………………………………………………………………………………

  医院对面开了一间饭馆,那里的厨师手艺不错,做菜非常好吃,樊星经常在这里订饭。今天中午樊订了几个郑家树爱吃的菜,想要和郑家树来个短暂的午餐约会。求婚的事提醒了樊星,她想对郑家树更好一点,只要有机会,她就要尽可能对家树好。本来她可以等在医院的,等饭馆的人来送上门,但她还有别的东西要买,于是出了趟医院。

  樊星买好东西,拎着外卖在道边等着人行道上的绿灯,一会而绿灯亮起,她拎起盒饭匆匆走上人行道。

  巧的是,晓晨和甄重也在这段路上等信号。晓晨放空心思坐在车里静静地等待着,她在后视镜中打量后排座上眯着眼的甄重,忽然用余光瞄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樊星?”晓晨看过去,果然是樊星,晓晨把头探出车窗,“樊星……樊星!”

  樊星只顾着往前走,完全没听到晓晨在叫她。

  车子后排座上,甄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向窗外,樊星正转过头来看向这边,是她!

  晓晨按响了喇叭,樊星显然被吓了一跳,仔细一看,竟然是晓晨,“晓晨!”

  这时人行道上交通灯指示灯变成了红色。晓晨赶紧摆着手示意樊星快点过马路,樊星会意地快步走到马路对面。

  晓晨启动车子,她看着后视镜里的甄重,“重重,我能停下车去见见我的朋友吗,哦,就是那个之前给你当过临时助理的樊星。”

  甄重心说:这女的原来在医院工作啊,是护士吗?“嗯,你停吧。”

  晓晨甜甜地说:“谢谢重重,我一会就回来。”

  晓晨把车停到路边,下了车。樊星正等在不远处,看到晓晨下车,她就脚步轻快地迎了上去。

  晓晨见樊星拎着饭盒,就笑说:“还没吃饭吗?我们的准新娘。”

  樊星害羞了,“哎,别逗我了……你吃午饭了吗?”

  甄重预感一会儿樊星可能会问起自己,于是摆好一张冷漠的脸,半眯着眼靠在靠背上等着樊星看向自己,他想象着樊星会用什么表情看向自己,忽然注意到晓晨刚才说了“准新娘”三个字,他怅然若失地想到:这么年轻就结婚吗?

  “不是说过两年再结婚的么?”

  “哦,本来是那么想的来着,但既然家树想结婚,我也不介意。”樊星完全沉浸在幸福中,整个人周围有一圈光环。

  “……那伴娘是我吧。”晓晨也觉得樊星现在结婚确实有点早,樊星比她还小一岁呢!想到樊星结婚后,郑家树就会成为她生活的中心,而自己和樊星也将变得没有以前那么亲近,晓晨有点难过。

  “必须的啊!”

  晓晨拉起樊星的手,“这还差不多。”

  樊星猜想车里人的可能是甄重,忍不住看向车子,透过车窗,樊星发现甄重正眯着眼睡觉。

  “你这是要去哪?……片场?”

  “嗯,一会儿去片场。”

  “哦。”看样子,甄重应该不想被自己打扰,樊星这样判断到。

  “那我先走了?”

  “嗯,快去吧!”

  晓晨冲樊星挥手再见,樊星也和晓晨挥手,看着晓晨上车。晓晨笑嘻嘻地发动车子,本想和甄重闲聊几句,抬眼一看甄重正在睡觉,遂打消了那个念头。

  甄重闭着眼假寐,等晓晨说几句关于樊星的话,晓晨却沉默地开着车。甄重假模假样地打了个哈欠,伸着懒腰试着弄出点声响。

  晓晨看看后视镜中的甄重,“重重要是困的话,就继续睡吧,到了我叫你。”

  甄重露出好看的笑容,“不睡了,一会儿头发该睡塌了。”

  晓晨关心地问,“那要喝水吗?”

  “不,谢谢……”甄重犹豫着,“……刚才我无意中听到,你朋友要结婚了?”

  “哦,还没有,她刚答应男朋友的求婚。”

  “哦……她男朋友是做什么的?”

  “是医生,哦,他俩还是一个单位的呢!她是那的护士,这个你知道是吧?”

  甄重愣了一下,言辞模糊地说:“啊…嗯。”

  “樊星人特别好,她男朋友算是赚到了。”

  甄重不敢苟同地轻声问:“是吗?”

  晓晨也没听出甄重语气中怀疑,“嗯,你和她接触时间短可能不了解,她是那种总是为别人考虑,委屈自己的人,特别的善解人意。”

  “……哦……”

  “其实我不太喜欢她男友,”晓晨瞄了一眼后视镜里的甄重,“虽然看上去是个不错的男生啦,长相啊,身材啊,工作啊都不错,不过我总觉的他哪里不太招人喜欢……具体是什么地方,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既然樊星喜欢,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甄重笑,果然是各花入各眼。晓晨自我嘲解地笑笑,“嘿嘿,这也可能是……你知道,闺蜜之间互相看不上对方的男友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

  “你倒是够坦白……”

  “这是必须的啊,樊星也知道我不是很喜欢她男朋友,还说我要是喜欢的那才糟了呢……”晓晨又笑,大概是想表明接下来的话是玩笑话吧,“防火防盗防闺蜜嘛!”

  樊星提着外卖来到郑家树他们的办公室门前,她偷偷地整理一下衣服,为了给郑家树的同事留给不错的印象,樊星今天特意换了一条毛呢的棕黄色毛呢连衣裙。刚才出去买饭时,樊星特意脱下了护士服,为的就是一会儿见郑家树和他的同事。

  樊星敲敲门,不一会儿,屋里传来“请进”的陌生声音,樊星推开门,发现屋里只有一个下巴地包天的年轻男医生。

  男医生抬头看着樊星,“请问你找谁?”

  “麻烦问一下,你知道郑医生去哪了吗?”

  男医生肆意地打量着樊星,估计在判断樊星和郑家树的关系吧,过了一会儿,“郑医生啊……他好像有事出去了……额……具体去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那个……”男医生看看樊星手中的盒饭,“那是给郑医生的吧……放他桌子上吧,他回来我告诉他。”

  “哦,不用啦,谢谢。”

  男医生笑说,“没关系。”

  樊星走出办公室后,男医生感叹,“人长得帅就是没办法,妹子们排队送饭,饭钱都省了,我什么时候也能这样的桃花运啊!”

  ……………………………………………………………………………………

  医院的天台上,林卓萱和郑家树面对面坐在露天的石桌前,石桌上摆放着几个精致的饭盒,其中一个饭盒里是饺子,五颜六色的,包的玲珑剔透,看上去很有食欲,一看就知道是用心准备的爱心盒饭。林卓萱夹起一个饺子放到郑家树碗里,“尝尝这个吧,是我亲手包的。”

  郑家树夹起饺子咬了一口,嚼过几下之后,礼貌地说:“味道很好,你费心了。”

  林卓萱半嗔怒道,“哎,你总说那些麻烦了,谢谢了,费心了之类的话,让人感觉很不爽啊,好像我们是陌生人似的。”

  “哦……对不起,我是真的觉得这样很麻烦你……如果你不喜欢的话,那我下次会注意的。”郑家树仍旧没有纠正掉他语气中的生硬。

  林卓萱听到郑家树这样说,心里更气了,她堵着气说:“……要是坐在你对面的是樊星的话,你就不会这么小心翼翼了吧。”

  郑家树又想解释,林卓萱“刷”地站起身。“真正的情人之间是不会这么客气的,即使是那种……彼此……相敬如宾的那种说起感谢的话来也不会这这种感觉……一副怕我赖上你,努力和我保持距离的样子,你让觉得自己……自己好像是超市里打折促销、被人翻捡的商品一样……”林卓萱委屈地流下泪水,“……我不是珍贵的初恋吗?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郑家树看着哭花脸的林卓萱,无奈又自责地走了过去,拉过林卓萱,抱住了她。

  樊星听郑家树他们科的护士说郑家树好像是去天台了,心里后悔没有叫郑家树出去吃,这大冬天的,家树上天台上干什么去?其实这天天气不错,气温也没有樊星想象的那样低。上了天台,樊星四处搜寻家树的身影,然后就看到了紧紧相拥的郑家树和林卓萱。家树背对着樊星,可是她认识家树的背影。

  林卓萱一眼认出樊星,为了彻底打败樊星,她用力的抱紧郑家树,家树也不明所以地拍拍林卓萱的背,安慰她。

  樊星呆呆地看着郑家树的背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家树……”

  家树听到樊星的声音,胃部一下子收缩在一起,他愣了一下,僵硬地松开了林卓萱,缓缓地转过了身。

  樊星确认是郑家树后,受惊似地松开了手里的外卖,外卖啪掉在地上,菜汤溅了一地,她难以置信地看着郑家树,不解又迷惑。

  郑家树下意识想要推开林卓萱,过来向樊星解释。樊星却像看到了异类似的,向后退了几步。郑家树慌张地跑过来,想要抓住樊星。“樊星,你听我解释……”

  樊星回过神来,她敏捷地向后退了一步,躲开了郑家树伸过来的手,她盯着郑家树看了几秒,转身跑开了。

  走廊的人怎么这么多?樊星边跑边拨开走廊里人,郑家树从后面追过来。他到底是求婚前还是求婚后跟林卓萱在一起的?樊星脑子这样疑问着,她在脑海中搜寻这个疑问的答案,可是她的脑袋像浆糊似的不能思考。

  不远处的妇产科门口,刘小慧满腹心事地走出门。樊星只顾向前走,完全没注意到前方的刘小慧。郑家树在后面看的清楚,可他已经来不及提醒樊星。樊星一个没留神,撞到了刘小慧身上,刘小慧身形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樊星一惊,赶紧蹲下身想要扶起地上女人,“啊,对不起,对不起,您没事吧,很痛吗?”

  刘小慧脸上都是冷汗,双眉拧在一起,她痛苦地捂着肚子,坐在地上起不来,“我的肚子。”

  樊星张嘴结舌地,“啊,肚子很疼吗?”

  刘小慧疼得说不出话,妇产科办公室里的大夫闻声也走出来,郑家树也赶过来,他也有些惊慌失措。

  妇产科大夫赶紧蹲下身,“刘小姐,你怎么样?”

  刘小慧痛得直抽气,白裤子也很快被血染红,“我的肚子……”

  樊星张着双手不知所措的看着地上的血,有两滴冷泪从她的脸上流下,。

  妇产科大夫十分气愤的喊道,“没看见吗,赶紧的送屋里来,我给她做个B超。”这大夫是身形瘦小的中年女人,说这话的意思大概是谁能抱起刘小慧的话赶紧帮忙。

  樊星赶紧蹲下身想要抱起刘小慧,以她的身板怎么可能抱得动刘小慧,郑家树伸手拦住她,弯腰抱起了刘小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Ta的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Ta的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