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霓裳风马2020-03-24 14:2117,287

  第二集

  1。  片场 日 外

  △  休息区,甄重身着戏服,翘着二郎腿看剧本。

  △  洪芝廷坐在甄重旁边,她也在看剧本。

  △  不远处,樊星满脸大汗,费力地抱着几个快递盒子走过来。

  △  甄重瞥了一眼樊星,得意地偷笑。

  △  甄重手机响起,他接起电话。

  甄重:喂,你好……哦,知道了,基地门口是吧……嗯,行,一会儿我助理就过去……女的……嗯,行。

  △  甄重挂掉电话。

  △  樊星走过来把快递盒子放在甄重面前的桌子上。

  甄重:回来啦?

  △  樊星点点头,没搭话。

  △  甄重不爽。

  甄重:你再去趟基地门口吧,我那个椅子到了,你帮我取回来吧。

  樊星:哦。

  樊星离去。

  洪芝廷:(笑)你这助理话挺少啊!从早晨到现在也没听她说过十句话,这和谁赌气呢吧……重哥你也真是的,都说你特纵容助理,这回我算是见着了……

  甄重:(笑)估计这丫头就这性格吧……

  1。 影视基地大门口 日 外

  △  快递员递给樊星一个超大盒子。

  △  樊星签收快递。

  △  快递员离去。

  △  樊星费力的抱起盒子往回走。

  2。 片场 日 外

  △  樊星抱着大盒子向甄重方向走来。

  △  甄重看着满脸大汗的樊星,于心不忍,放下剧本,走过去帮忙。

  甄重:(不看樊星)先把这个大的拆了吧。

  △  樊星蹲下身,试图拆箱,但纸箱密封严实。

  甄重:车里有剪子,去拿吧,顺便把后备箱的工具箱拿来。

  △  樊星取来剪子和工具箱。

  △  樊星拆开纸箱。

  甄重:这个你能组装吗?

  樊星:(为难)额……应该能。

  甄重:那你在这弄吧,我得去拍戏了。

  △  甄重离去。

  △  樊星蹲下身,看着椅子零件发愁,不过也只好动手组装。

  ……

  △  甄重回来时,樊星仍旧在试图组装椅子。

  △  樊星尴尬地站起身。

  樊星:不好意思,这个我好像弄不了。

  甄重:(叹口气)行啦,放那吧……走吧,收工了。

  樊星:我可以走了吗?

  甄重:那你还想再待会?

  樊星:……

  甄重:行啦,你下班了,走吧。

  樊星:哦,那……我走了。

  △  樊星说完转身要走。

  △  甄重望着樊星背影叹口气。

  甄重OS:走的还真是干脆啊……(犹豫)我是不得送她回去啊,这荒郊野外的,要是出点事,还有飞姐,我要不把她安全送回去,她还不得……算了吧,我还是把她送回去吧。

  3。 大街上/新正打印 夜 外/内

  △  甄重开车,樊星坐在副驾驶位上。

  △  樊星看着车窗外的路牌。

  樊星:那个……甄重,在这停就行了,谢谢。

  △  甄重看也不看樊星,默默停下车。

  △  樊星推门下车。

  樊星:谢谢你送我。

  甄重:不用,(转头,故意强调)顺路送飞姐的妹妹回家,这种事我拒绝也不太好。

  樊星:额(尴尬)……

  △  甄重不看樊星,启动车子,绝尘而去。

  △  樊星无奈地叹口气,往回走。

  △  到街口的时候,樊星手机响起微信提示音。

  △  樊星查看微信,是护士长发来的。内容如下:小樊,明天别忘了带一寸照!

  樊星:呀,我差点忘了,好像手机就有电子版吧。

  △  樊星给护士长回微信:收到,护士长。

  △  樊星打量街上的各种小店。

  △  前方不远就有一家招牌很新叫做“新正打印”的复印社。

  △  复印社里开着灯,段泽辉正背对着门口坐在桌前浏览网页。

  △  樊星走进新正打印。

  樊星:打扰一下……

  △  段泽辉转过了脸(和甄重长的非常像,只不过上唇有个明显疤痕,怪异的向上翻起,露出里面的嫩肉,之前应该是兔唇),站起身。

  △  看到男人脸的一刻,樊星忍不住低呼。

  樊星:啊……哦!

  段泽辉:(不悦)怎么啦!

  △  樊星赶紧一笑,摇着头。

  樊星:啊,没事……不知道别人和你说过没有,你长的很像一个明星!

  段泽辉:是吗,我像明星(笑)……你是?

  樊星:(哦)哦,我想打印照片。

  △  樊星拿出手机。

  樊星:手机可以吗?

  段泽辉:可以,有数据线吗?

  △  连接好设备,段泽辉按了打印键。

  △  打印机艰难的吐出照片,段泽辉看了看照片的打印效果,递给了樊星。

  △  樊星接过打印好的照片。

  △  段泽辉手机忽然响起来,他一看来电显示,马上警戒起来,他拿起手机转身走到一边接起了电话。

  4。 公共电话亭 夜 外

  △  公共电话亭里,一个穿着黑色连帽衫,还带着棒球帽的男人正在打电话,背对着镜头。

  △  一辆汽车驶过来,刺眼车灯打在电话亭上,男人扭过头抬手遮住了眼睛,脸部也因此模糊地显现出来,是常城。

  常城:血型同为B型,淋巴细胞死亡数9%,PRA阴性,HLA配型3个点,准备行动吧。

  5。 新正打印/大街 夜 内/外

  △  段泽辉背对着樊星。

  段泽辉:我知道了。

  △  樊星等着段泽辉打完电话,在一旁等着。樊星

  △  抬眼看到墙上那张打印复印的价格表。樊星拿出钱包,掏出二十块钱放在桌上。

  樊星:钱放那了,我走了。

  △  段泽辉回过头,捂住手机,对樊星笑了一下,不过笑容一闪而逝,注意力马上回到通话上。

  △  樊星走出门,一边走一边打量自己的一寸照。

  △  樊星的手机响起来,她接起电话。

  樊星:护士长?

  ……

  樊星:还要身份证复印件吗?哦,我知道了。

  ……

  樊星:嗯,护士长再见。

  △  樊星转身往回走。

  △  段泽辉刚好在锁门,行色匆匆地想要离开。

  △  樊星追上去。

  樊星:等一下。

  △  段泽辉没有听见樊星的呼叫,他匆忙地锁好门,把钥匙放进裤子口袋,但不小心带出一张车票,车票轻飘飘地掉在地上,段泽辉全然不觉,只顾向前走。

  △  樊星见段泽辉走得急,赶紧捡起车票去追段泽辉。

  樊星:哎,你的车票。

  △  段泽辉马上要绕过一个街角,樊星试图追上段泽辉。

  樊星:等一下。

  △  段泽辉脚步匆匆,心思专注,根本听不到樊星的呼喊,没几步便消失在拐角处。

  △  樊星赶紧追过去,转过街角时,段泽辉已不见踪影。

  △  樊星叹了口气,低头仔细看那张车票,这是第二天的火车票,地点是XX。

  6。 市第一医院 日 外

  第一医院全景。

  7。 医院护士站 日 内

  △  樊星在用电脑查东西。

  △  小张护士和小李护士在对护理计划。

  △  常城自不远处走过来。

  △  小张抬头一眼看见常城,双眼放光,她用手肘捅捅一旁李护士。

  △  小李回过神,朝小张的眼光方向望去。

  △  常城微笑着走过来。

  常城:今天是你们的班啊,怎么样,今天忙吗?

  △  常城随意看了一眼樊星的方向。

  △  樊星正好看向常城,樊星挥一下手算做打招呼。

  小张:到目前为止,还不忙,一会儿就难说了。

  常城:(笑)是,我这两天也是深有体会。

  小李:那常医生决定要去那个科室了吗?

  常城:我决定?我哪有这种权利啊?

  △  小李自觉有点失言。

  常城:(笑)要是我有这权利的话,那我就选你们科!

  △  小李很高兴。

  小张:为什么呀,我们科室那么忙!

  常城:(笑)越忙奖金才越多嘛!

  △  三人笑。

  常城:行了,不和你们说了,一会儿主任该来查岗了,我也得干活去了。

  △  两护士花痴地目送常城离开。

  小张:(感慨)哎,你说,这得什么样的女孩才能配上常医生啊,人长的帅,性格还那么好,简直是个完美男人。

  小李:(理智)那是,卫生局局长的儿子,一般人怕是看不上了。

  小张忽然想起,她转头看向樊星。

  小张:哎,小樊,郑医生是不和常医生是同学?

  樊星:嗯,他们研究生的时候是同学。

  小张:那常医生有女朋友吗?

  樊星:(愣)这个不清楚啊!

  8。 医院更衣室 日 内

  △  樊星在更衣室换好衣服,拎起包出了更衣室。

  9。 医院大门 日 外

  △  郑家树正在医院门口等樊星。

  △  某大龄同事经过打招呼。

  同事:小郑,等女朋友呢?

  △  郑家树正低着头想着心事,听到有人和自己打招呼,马上微笑着抬头。

  郑家树:哦,李哥,刚走啊?

  同事:嗯,走啦。

  △  同事离去后,郑家树的微笑马上消解了,脸上露出疲态。

  △  一会儿,樊星高兴地走出来,她一看见郑家树的身影,立刻跑过去抱住郑家树的胳膊。

  樊星:家树。

  △  郑家树被樊星冲撞的歪了歪身体,他不自然地笑笑,抽出了胳膊。

  樊星:累了吗……是不是手术时间太长了。

  △  家树勉强地笑笑。

  樊星:(试探)晚上还要一起吃饭吗?要是累的话就回去休息吧。

  郑家树:(犹豫着)星儿……

  樊星:(疑惑)嗯。

  郑家树:……我想和你说点事。

  樊星:嗯,你说。

  △  家树看着樊星等待的眼睛,没忍心。

  家树:算了,都是没用的小事,我们去吃饭吧。

  △  樊星站定。

  樊星:……要是累的话,就回家休息吧。

  △  郑家树被樊星感动,他摇摇头。

  家树:(笑)和休息比起来,我更愿意和星儿在一起。

  樊星:(笑)是真心话吗……看上去有点勉强啊……哎,你不用为了让我高兴而勉强自己,等你休息的时候咱俩再去,好吧?你回去休息吧。

  △  家树更加用力的摇头。

  家树:没有,我是真想和你去吃饭。

  △  樊星不明所以地看着家树。

  △  郑家树笃定地看着樊星,他伸出胳膊,示意樊星挎着自己的胳膊。

  △  樊星笑了,她抬头看着郑家树的眼睛,挎上家树的胳膊,两人朝公交车站走去。

  10。城市 夜 外

  城市夜转日。

  11。甄重卧室 日 内

  △  桌上的电子钟显示是8:00。

  △  甄重安静的睡在床上。

  △  一会儿,甄重忽然一脸着急地掀开被子,光着脚下床急忙奔向卫生间。

  △  甄重踩到了什么东西,呲牙咧嘴的抬脚一看,地上有一颗一颗水晶珠。甄重疑惑地把水晶珠放在桌子上,冲进卫生间。

  △  从卫生间回来,甄重看上去舒坦不少。他捡起水晶珠,忽然想起了樊星翻自己内衣的样子。

  (闪回镜头)

  12。甄重衣帽间 日 内

  △  樊星蹲下身捡地上的几颗珠子,并把水晶珠放到包包里。地上的捡完了,才看着掉在抽屉里几颗珠子,她无奈地摇头,没办法,她只好两只手指在甄重一抽屉的内裤中翻找水晶珠。

  △  樊星找的认真,没有发现甄重已经走进来。

  △  甄重恼怒看着樊星在自己的内衣抽屉里随意翻捡,一脸嫌弃的样子。

  △  甄重恼怒地大声叫道:你在干什么?

  (闪回结束)

  13。甄重卧室 日 内

  △  甄重笑,他拉开抽屉,找了个放着手表的盒子,把水晶珠放了进去。

  14。甄重家露台 日 外

  △  甄重的别墅外面有一大块露台,露台下面有一个人工湖。正值盛夏,周围景色很漂亮,满眼的绿意盎然,看的人很舒服。甄重坐在巨大的白色遮阳伞下,他坐在桌旁,一手端着咖啡,另一只手拿着一颗水晶珠在阳光下端看。

  甄重(自言自语):是水晶吗?

  △  甄重陷入回忆,神情愉悦。他举起水晶珠,水晶在阳光的照耀下,晶莹剔透,让甄重想起樊星的脸。

  15。甄重家院外大街 日 外

  △  一个年轻男人手拿照相机,鬼鬼祟祟地藏在墙外,对准院子里甄重一顿偷拍。

  △  拍完还检查拍摄相片的质量。

  △  年轻男人打量露台上的甄重。

  年轻男人:他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不会是给前女友的戒指吧?那我可挖到大新闻了。

  △  年轻男人把照片细节放大。

  年轻男人:不像是戒指啊。

  △  年轻男人电话响起,接电话。

  年轻男人:是,主编,拍到了。

  ……

  年轻男人:好,我马上把照片给您发过去。

  16。甄重家露台 日 外

  △  保姆悄悄走过来。

  保姆:先生,早饭准备好了。

  甄重(回过神):哦,我知道了。

  ¡ 保姆准备转身离去。

  甄重:等一下,我原来房子那边收拾干净了吗?

  保姆:是,收拾好了。

  △  甄重点点头。

  甄重:那明天你把钥匙给董工送去。

  保姆:嗯。

  17。医院护士站 日 内

  △  护士站里,樊星和小张正在对护理计划。

  △  林卓萱从不远处走过来,待走近了,林卓萱对着樊星和另一名护士点点头,信手翻开病历夹。

  林卓萱:(对小张)邵仲先患者的出院手续办完了吗?

  小张:已经办完了,林大夫。

  △  林卓萱点头,转身要走,忽又转过身,饶有深意的看了樊星一眼。

  △  樊星不明所以的挤出微笑。

  △  林卓萱冲樊星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  护士看林卓萱走远了。

  护士:(小声)你是不得罪她了?

  △  樊星不解地抓抓头发。

  樊星:没有吧。

  护士:刚才林大夫看你的眼神好……奇怪啊。

  △  樊星莫名其妙。

  △  樊星:哦,是吗?

  18。消毒室  夜 内

  △  常城一遍又一遍的清洗自己的双手,然后再用小刷子仔细清理指缝间残留的细小的污垢。

  △  在护士的帮助下,常城穿上青绿色的消毒手术服。

  19。手术室 夜 内

  △  两个医生已经等在病床旁。

  △  病人不安地躺在病床上。

  △  麻醉师正在准备麻药。

  △  常城走进屋,两位医生用怪异的目光看着他。

  麻醉师(对患者):刚才在外面看着你家姑娘了,长得挺好看的嘛!

  △  患者本来担忧紧张的脸因为这个话题而有所舒缓,他躺在那里点点头。

  患者(笑):嗯,我家姑娘随我老婆。

  器械护士:嗯,现在的小孩长得都好看,只挑大人的优点长。

  患者:您也结婚了吗?

  △  器械护士和麻醉师相视一笑。

  器械护士:对啊!

  △  秦主任派头十足的走进来,后面跟着几个医学院的学生。众人的眼光聚集在他身上,秦主任谁也没看。

  秦主任(关切对患者):我是你的主刀大夫秦晨阳,一会儿由我和我的团队为你做这个手术,术前须知您爱人已经签过字了吧?

  △  患者的神经紧张起来。

  患者:(不安)是,我老婆已经签过字了。

  秦主任:那好,请您放松,手术马上就要开始了。

  △  麻醉师把麻醉剂注射到患者体内。

  △  患者逐渐失去了意识。

  △  麻醉师注射镇痛剂。

  △  常城看着自己戴着胶皮手套的双手,眼光变得深邃,一丝冰冷阴狠的光一闪而过。

  秦主任:常城。

  常城:是,主任。

  常城:你来取大隐静脉。

  △  其他两个大夫气愤看着秦大夫。

  大夫A:(对大夫B)活被人抢了。

  △  秦主任斜了说话的那个医生一眼。

  △  常城在两人嫉妒愤怒的眼光中,熟练的在患者腿上取下一截大隐静脉,静脉的小分支也处理很好。他有些得意,嘴角泛起不易察觉的微笑。

  △  秦主任对常城从容不迫的样子很满意,点头表示欣赏。

  △  常城心中虽然得意,但面上仍不改色,一副谦虚受教的样子。

  20。消毒室 日 内

  △  常城清理干净走出消毒室时,秦大夫刚好走过来。

  常城:主任。

  秦主任:小常啊,今天表现不错,怪不得崔主任一直夸你呢!

  常城:主任过奖了,是老师您教的好。

  秦主任:晚上回学院吗?

  常城:(摇头)不,我晚上还有点事。

  秦主任:哦,那改天到老师家串门,我让你师娘给你做好吃的。

  常城:(笑)嗯,老师。

  △  常城痛快地答应,看上去非常洒脱阳光。

  秦主任OS:是个好小伙子。

  秦主任:那行,我就先走了。

  常城:嗯,老师您忙。

  △  常城目送秦主任离开,表情变得冷漠。

  21。医院大门 日 外/外/内

  △  樊星挎着郑家树(仍旧穿着白大褂)的胳膊一起走出医院。

  樊星:(状似无意)那个林大夫和你是同学吗?

  △  家树听到林卓萱的名字,停住了脚步,他反应激烈看向樊星。

  △  樊星面无表情。

  家树:(沉住气)嗯,怎么问起她了。

  樊星: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今天在护士站时,她看我的眼神好像……

  △  樊星看看家树。

  樊星:好像有些敌意。

  △  家树有些紧张,他努力的让自己显得平静自如,甚至调笑着。

  家树:怎么会,你想多了,她那个人个性冷淡,看谁都好像人家欠了她钱似的。

  樊星:哦。

  樊星OS:(憋着笑)我都知道她是你前女友了,你还和我装!

  △  樊星并不打算深究,两人沉默着继续向前走。

  家树:(补充)也可能是知道你是我女朋友,感到好奇,才那么看你的。

  樊星:(状似不明所以)哦,是哦……不过我听说林卓萱是某人的初恋女友!

  △  家树忽然止住脚步。

  △  樊星也停下脚步,樊星假装严肃,不过眼里的笑意已经出卖了她。

  樊星:不想解释一下吗?

  △  家树看着樊星的眼睛,放心了,他摇摇头。

  家树:(笑)我知道星星会相信我的。

  樊星:(笑)那么肯定?

  △  家树点头。

  △  樊星笑地轻松,她又挎上家树的胳膊。

  樊星:好吧,看在目前我还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的份上,我就暂时相信你吧,不过我得事先声明,要是林卓萱真的对你旧情难忘的话,你一定抵抗住美色的诱惑……我听说男人都是很难忘掉初恋的。

  △  家树眼神闪烁,含糊其辞的。

  家树:……你们女人也很爱疑神疑鬼吧?

  樊星:(眨眨眼睛)怎么,不行……那个林卓萱一副忘不了你,恨我入骨样子……

  △  家树笑着抽出手,抱住樊星的肩膀。

  家树:可以以以……我一定抵抗住诱惑。

  樊星:这还差不多。

  △  家树拍拍樊星的脸颊,两人继续向前走,到了公交车站。

  △  家树顿了一下,欲言又止。

  家树:星星,要是我犯了什么错误,你会怎么惩罚我。

  樊星:(警觉地)怎么突然这么问?

  △  家树见识到樊星的反应,马上掩饰着,好一会儿才状似轻松的开起玩笑。

  家树:我一个结婚的哥们说女人一旦结了婚,就会变成母老虎,婚前的小鸟依人什么的就都会变成过去式……

  樊星(笑):那还不是因为你们男的不听话,总害我们女的伤心,不变成母老虎总么收拾你们这帮自以为是的臭男人。

  郑家树:那星儿以后会变成母老虎吗?

  樊星:(认真思考)那要看你婚后的表现了,不过以我对你三年的了解,我觉得就算结婚后,你也翻不出我的手掌心。

  △  樊星伸出一只手用力地合上手掌,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  家树笑,过了一会儿忽然一本正经双手搭在樊星肩上。

  家树:星儿,我们结婚吧!

  △  樊星意外又惊喜的,张大了双眼,说不出话。

  樊星:……你这是在向我求婚吗?

  △  家树深情的点头。

  家树:虽然这只是个平常的下班的傍晚,而且晚上我还得值班……更抱歉的是,我还没准备戒指……但是,我现在唯一想说的是:樊星,你愿意嫁给我吗?

  △  樊星看着家树的眼睛,郑家树的眼睛里全是期待,她用力的点了头。

  △  家树高兴地抱起樊星转了个圈。

  22。公交车站/公交车  日 外/内

  △  樊星、家树情意绵绵地看着对方。

  △  与樊星隔着几个人,人群边缘,常城面无表情等在那里。

  △  公交车来了,樊星依依不舍地放开郑家树。

  樊星:那我上车了。

  △  郑家树点头,目送樊星三步一回头地上了车。

  △  常城随着队伍上了公交。

  △  上车后,常城漫无目标的打量车里。

  △  樊星正坐在自己斜后方的位置,脸上的笑容不知已挂了多久,依旧是一副中了彩票的样子。

  △  常城见了忍不住一笑。

  △  公交车自动报站:下一站,XX商业城。

  23。商场 夜 内

  △  孕婴店,刘小慧爱心爆棚的看着那些婴儿用品,她的脸上闪现出母爱的光辉。

  △  商场内店员们开始礼貌的送别客人。

  △  店员们虽然面上堆满笑容,可是从语气中,还是听出一丝疲惫不堪。

  △  店员:欢迎您下次再来。

  △  店里只剩刘小慧一个顾客。

  ¡ 刘小慧的表情忽然变得难看。

  △  刘小慧心神不安,不知不觉出了商场。

  24。大街上 夜 外

  △  马路上的车流已经变得稀疏。

  △  刘小慧绕过灯火通明的商场橱窗,拐进了一片幽暗中。一阵夜风吹来,她忍不住用手护住了肚子。

  △  刘小慧心底忽然升起一股恐惧,她四下里看了一圈,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她颇为紧张地加快脚步,向停车场走去。

  △  忽然刘小慧身后响起了易拉罐被踢翻的声音。她一惊,转过头去,什么人也没有!

  △  刘小慧大气也不敢出,快步向停车场走去。

  25。停车场 夜 内

  △  停车场的车所剩无几。

  △  刘小慧发动车子,把车开出停车场。

  △  刘小慧开车拐上一个斜坡。

  △  开出停车场时,刘小慧注意到,有一个人正悄无声息的躲在斜坡的拐角阴暗处注视着她。

  △  刘小慧有点害怕,她透过车窗,迅速瞥了一眼那个人,还没有与那个人眼神相触,就转过头来。她踩了一脚油门,加速开出了停车场。

  26。刘小慧公寓 夜 内

  △  刘小慧开门,忍不住回想停车场那个男人。

  (闪回开始)

  27。停车场  夜 内

  △  开出停车场时,刘小慧注意到,有一个人正悄无声息的躲在斜坡的拐角阴暗处注视着她。

  △  刘小慧有点害怕,她透过车窗,迅速瞥了一眼那个人,还没有与那个人眼神相触,就转过头来。她踩了一脚油门,加速开出了停车场。

  (闪回结束)

  28。刘小慧公寓  夜 内

  △  刘小慧警惕地看看门外,四下看了看,确认没有人后,才小心的关上了门。

  △  刘小慧放下安全栓,用力拉了拉坚固的防盗门,这才放心的换上了拖鞋。

  29。樊星卧室 夜 内

  △  樊星从盥洗室出来,趴在床上回想下班时甄重求婚的情景,想到高兴时忍不住抓起枕头捂住脸,偷偷傻笑。

  △  樊星放下枕头,捡起手机给晓晨打电话。

  △  樊星:(喜悦)干什么呢?

  30。晓晨卧室(粉色公主范) 夜 内

  △  晓晨坐在书桌旁,手里握着鼠标,面前的电脑屏保是一张甄重的照片。

  晓晨:没干什么,待着呢!

  31。(一组镜头)樊星卧室/晓晨卧室  夜 内

  △  (樊星卧室)樊星趴在床上换了个姿势。

  樊星:助理当的怎么样?

  (晓晨卧室)晓晨:(兴起)当然是幸福的要死,哎,你不知道,甄重人真是好好啊。昨天天我帮垫了邮费,下班时他居然说要请我吃饭。

  (樊星卧室)樊星:(不感兴趣)切,你们是同事关系,请你吃个饭不用这么夸张吧,而且他赚那么多,请你吃饭还不是小case!

  △  (晓晨卧室)晓晨对樊星回答很是不满意,她放下翘着的二郎腿,站起身。

  晓晨:哎,你这么说可不对,就算是同事关系,人家也不一定非得请你吃饭啊,而且有钱这件事好像也和请客吃饭没有直接关系吧。星星你不了解娱乐圈,好多艺人都是表面上看着大方,私下里抠门的要死。嗯……哈哈,我家甄重可真不错,人品给88个赞。再加上他完美无敌的颜,哇,就算是不给工资,我也愿意给他当助理。每天只要看到他的脸,我就好像打了兴奋剂一样,满满的都是动力……哎,对了,你给我打电话是不有什么事啊?

  △  (樊星卧室)樊星根本没心情听下去。

  樊星:(吞吞吐吐)嗯,那个……

  (晓晨卧室)晓晨:(没听清)什么?

  (樊星卧室)樊星:(一鼓作气)甄重向我求婚了!

  △  (晓晨卧室)晓晨听到这个消息,很惊讶,她站定了。

  晓晨:真的?

  △  (樊星卧室)樊星也从自己床上坐起身。

  樊星:嗯。

  △  (晓晨卧室)晓晨坐回椅子。

  晓晨:什么时候的事?

  (樊星卧室)樊星:(笑嘻嘻地)就是今天下班的时候。

  △  (晓晨卧室)晓晨笑,随便晃动鼠标,光标在电脑屏幕上胡乱移动。

  晓晨:我说也是,现在才拿出来显摆,都憋出内伤了吧。呀,太好了。

  (樊星卧室)樊星:什么呀!

  (晓晨卧室)晓晨:(随意地)钻戒呢?

  △  (樊星卧室)樊星脸上露出一丝不高兴。

  樊星:……哪来得及……嗯…我觉得家树也是临时决定的,不过我知道他一定考虑了好久。

  (晓晨卧室)晓晨:(不过脑子)没有戒指求什么婚啊?

  (樊星卧室)樊星:(不爽地)哎,你这是在嫉妒我吧!

  △  (晓晨卧室)晓晨意识到失言。

  晓晨:嫉妒吗…(违心)是有点,(抱怨)不过他平时不是挺浪漫的嘛,怎么关键的时候掉链子。女孩子被求婚时怎么能没有戒指……

  △  (樊星卧室)挂掉电话,樊星仔细回味着两人的谈话,被晓晨这么一说,被求婚的喜悦也打了折,她忍不住想起了当时的情形,忽然想起家树说过这么一句:星星,要是我犯了什么错误,你会怎么惩罚我。

  △  樊星脑子飞快的转动起来,但她努力挤出微笑,给自己打气。

  樊星:(自我安慰,犹疑)是求婚前恐惧症吧……求婚必须送钻戒是电视剧才有的事,现实中有几个买的起像样的钻戒的,钻戒太小的话也没意义吧。

  32。居民小区 夜 外

  △  郑家树心事重重地朝单元门走去。

  △  单元门前,林卓萱正等在那里,见家树走过来,林卓萱便朝家树走过去。

  家树:(意外)…你怎么在这?

  △  林卓萱有点不高兴,但她很快平复自己的小情绪。

  林卓萱:(笑盈盈地)怎么我不能来吗?

  家树:哦,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怎么没给我打个电话?要是知道你过来,我就早点回来了。

  林卓萱:(笑)哦,我还以为你不欢迎我呢!

  家树:怎么会……走吧,上去吧。

  林卓萱:今天就不上去了,我来是想告诉你,我妈妈说你想换科室的事情已经和李主任打过招呼了。

  △  郑家树开始神经紧张起来。

  林卓萱:(明了)我妈都那样说了,你就不要担心了。

  △  家树仍旧有些不放心。

  家树:(僵硬地)谢谢。

  △  林卓萱眨眨眼睛。

  林卓萱:明天晚上有安排吗?

  △  家树看着林卓萱的眼睛,他有些为难。

  林卓萱:我妈她想见见你,我说过不让她这么着急的……可能是我年龄大了,她很想我结婚,所以才这么……你不要见怪才好。

  郑家树:额,不会。

  林卓萱:那我们约定了。

  家树:(勉强微笑)嗯。

  △  林卓萱主动趴到家树的怀里,家树只得抱住她。

  △  两人温存了一会儿。

  林卓萱:你和樊星,你们……

  △  家树打断林卓萱。

  家树:能再给我一点时间吗?……(急于解释)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  林卓萱勉强点着头。

  林卓萱:哦……我明白,我也没有催你的意思,那天我看见樊星了,是很不错的姑娘,换了我也会舍不得……也请你不要伤害到她……你知道,我不愿意伤害任何一个人,尤其是我觉得也不错的姑娘。

  △  家树感激地摸摸林卓萱的脑袋。

  家树:谢谢你。

  △  林卓萱露出僵硬的笑容。

  33。三弯河河岸 日 外

  △  天刚蒙蒙亮。常城身着运动衣,沿着三弯河河岸跑步。

  △  常城逆着晨光望去,一股轻微的眩晕袭来,他的身体似乎晃动了一下。

  △  在泛着金色晨光的河涛中,有一艘船鸣着汽笛驶过来。

  △  常城停下脚步,望着那条由远及近,又渐渐驶离自己船,他眯着眼,看清那是一艘轮渡。

  △  常城四下打量着,发现三弯河第一道湾里停着三艘小船,用粗重的铁链锁着。

  34。医院护士站 日 内

  △  樊星向护士站走来。

  某护士:(微笑着)送走了?

  樊星:(点头)嗯。

  护士:他可算是走了,再不走我都要走了,太爱折腾人了。

  △  樊星深有同感的笑着点着头。

  护士:行啦,你先去吃饭吧。

  樊星:那孙老师,我先去了?

  护士:嗯……一会儿给我们发张午饭照片,哎,对了,今天食堂是不是有麻辣烫?

  樊星:(有点为难)额,孙老师,今天我想去外面吃。

  △  护士抬头看了樊星一眼,笑。

  护士:和你家郑医生?

  樊星(有点难为情):…额,嘿嘿。

  护士:(笑)这给你俩甜蜜的,好羡慕呀!

  △  樊星嘻嘻笑着。

  35。医院外的大街/甄重车内 日 外/内

  △  樊星拎着盒饭从医院对面一家小饭店中走出。

  △  过街的人行道正好是变成绿灯,她拎起盒饭匆匆走上人行道。

  △  晓晨正和甄重正在车上等绿灯。

  △  晓晨坐在车里正在想事,她不自觉地从后视镜中打量后排座的眯着眼的甄重,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前方的人行道上一闪而过。

  晓晨OS:樊星?

  晓晨从车窗探出头。

  晓晨:樊星……樊星!

  △  樊星没听见,只顾往前走。

  △  车子后排座上,甄重睁开了眼睛,看见樊星正从自己的车前经过。

  甄重OS:是她!

  △  晓晨按响了喇叭,樊星显然被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竟然是晓晨。

  樊星:晓晨!

  △  这时路灯亮了,晓晨摆着手示意樊星快点过马路,樊星会意的快步走到马路对面。

  △  晓晨启动车子。

  晓晨:(看着后视镜)重重,我能停下车去见见我的朋友吗,哦,就是那个之前给你当过临时助理的樊星。

  甄重OS:这女人原来在医院工作,是护士吗?

  △  甄重看到正在等待自己回答的晓晨。

  甄重:嗯,你停吧。

  晓晨:(甜甜地)谢谢重重,我一会就回来。

  △  晓晨把车停到路边,下了车。

  △  樊星正等在不远处,樊星看到晓晨的车马上迎上去。

  晓晨:(笑嘻嘻)还没吃饭吗?我们的准新娘。

  樊星:(害羞)哎,别逗我了……你吃午饭了吗?

  △  甄重坐在车里,靠着车窗看着说话的两人。

  甄重:这么年轻就结婚?

  晓晨:不是说过两年再结婚的么?

  樊星:哦,本来是那么想的来着,但既然家树想结婚,我也不介意。

  △  晓晨撇着嘴,打量着樊星幸福的样子。

  晓晨:哎,那伴娘是我的吧。

  樊星:必须的啊!

  △  晓晨拉起樊星的手。

  晓晨:这还差不多。

  △  樊星看向甄重的车。

  樊星:你这是要去哪?

  △  樊星认出是甄重的车。

  樊星:(压低声音)……甄重?

  晓晨:嗯,一会儿去片场。

  樊星:哦。

  晓晨:那我先走了?

  樊星:嗯,快去吧!

  △  刚才还偷听别人说话的甄重赶紧缩回身子,调整了一下姿势,眯眼假寐。

  △  晓晨冲樊星挥手再见。

  △  樊星也和晓晨挥手,看着晓晨上车。

  △  晓晨上了车,笑嘻嘻的发动车子。

  △  晓晨默不作声的开着车。

  △  甄重见晓晨也不出声,就假模假样地打了个哈欠,伸着懒腰弄出点声响。

  △  晓晨看看后视镜中的甄重。

  晓晨:重重要是困的话,就继续睡吧,到了我叫你。

  △  甄重露出好看的笑容。

  甄重:不睡了,一会儿头发该睡塌了。

  晓晨:那要喝水吗?

  甄重:不,谢谢……刚才我无意中听到,你朋友要结婚了?

  晓晨:哦,没有,她刚答应男朋友的求婚。

  甄重:哦……她男朋友是做什么的?

  晓晨:是医生,哦,他俩还是一个单位的呢!她是那的护士,这个你知道是吧?

  甄重:(愣了一下)啊…嗯。

  晓晨:樊星人特别好,她男朋友算是赚到了。

  甄重:(不敢苟同)是吗?

  晓晨:嗯,你和她接触时间短可能不了解,她是那种总是为别人考虑,委屈自己的人,特别的善解人意。

  甄重:哦。

  晓晨:其实我不太喜欢她男友(看了一眼后视镜),虽然看上去是个不错的男生啦,长相啊,身材啊,工作啊都不错,不过我总觉的他哪里不太招人喜欢……具体是什么地方,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既然樊星喜欢,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  甄重笑。

  △  晓晨自嘲地笑笑。

  晓晨:嘿嘿,这也可能是……你知道,闺蜜之间互相看不上对方的男友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

  甄重:你倒是够坦白。

  晓晨:这是必须的啊,我和樊星我们俩之所以能够这么铁,就是因为我们都够坦白。

  36。医院走廊/医生办公室 日 内

  △  樊星提着盒饭走过走廊,来到医生办公室跟前。

  △  樊星整理一下衣服,敲敲门,屋内传出请进的陌生声音。

  △  樊星推开门,发现屋里只有一个男医生。

  △  男医生抬头看着樊星。

  男医生:请问你找谁?

  樊星:麻烦问一下,你知道郑医生去哪了吗?

  △  男医生打量着樊星。

  男医生:郑医生啊……他好像有事出去了……额……(画蛇添足)具体去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那个……

  △  男医生打量着樊星手中的盒饭。

  男医生:那是给郑医生的吧……放他桌子上吧,他回来我告诉他。

  樊星:哦,不用啦,谢谢。

  男医生:(笑)没关系。

  △  樊星走出办公室。

  男医生 :(嘀咕)人长得帅就是没办法,这么多女孩追,我什么时候也能这样的桃花运啊!

  37。医院露台 日 内

  △  露台上,林卓萱和郑家树面对面坐在露天的石桌前。

  △  石桌上摆放着几个精致的饭盒,其中一个饭盒里是饺子,包的很漂亮,玲珑剔透的,看上去很有食欲,一看就知道是用心准备的爱心盒饭。

  △  林卓萱夹起一个饺子放到郑家树碗里。

  林卓萱:尝尝这个吧,是我亲手包的。

  △  郑家树夹起饺子咬了一口,嚼过几下之后。

  郑家树:味道很好,你费心了。

  林卓萱:(半嗔怒)哎,你总说那些麻烦了,谢谢了,费心了之类的话,让人感觉很不爽啊,好像我们是陌生人似的。

  郑家树:哦……对不起,我是真的觉得这样很麻烦你……如果你不喜欢的过话,那我下次会注意的。

  △  林卓萱听到郑家树这样说,真的生气了。

  林卓萱:(冷脸)……要是坐在你对面的是樊星的话,你就不会这么小心翼翼了吧。

  △  郑家树刚想解释,林卓萱就站起身。

  林卓萱:真正的情侣之间是不会这么客气的,即使是那种……彼此……相敬如宾的情侣说起感谢的话来也不会这么生硬……一副怕我赖上你,努力和我保持距离的样子,让我觉得自己好……

  △  林卓萱委屈流泪。

  林卓萱:……我不是你的初恋吗?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  郑家树看着哭花脸的林卓萱,无奈又自责地走了过去,拉过林卓萱,抱住她。

  38。医院走廊 日 内

  △  医院走廊,樊星正在和一个护士说话。

  樊星:在露台上面吗?哦,谢谢。

  △  护士离去。

  樊星OS:刚才叫他出去吃好了,这么费事,不过也好,让他见识见识我有多贤惠(傻笑)。

  39。医院露台 日 外

  △  五楼露台入口处,樊星拎着盒饭走了过来。

  △  樊星四处寻找着郑家树,忽然看到石桌旁紧紧相拥的郑家树和林卓萱。

  △  家树背对着樊星,林卓萱一眼看到了樊星。

  △  林卓萱眼角露出得意之色,用力的抱紧郑家树,家树也安慰地拍拍林卓萱的背。

  △  樊星看着郑家树的背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樊星:家树……

  △  家树听到樊星的声音,愣了一下,僵硬地松开了林卓萱,缓缓地转过了身。

  △  樊星确认是郑家树后,受惊似地松开了手里的外卖,外卖啪掉在地上,菜汤溅了一地。

  △  樊星呆立几秒。

  △  家树慌张松开林卓萱。

  △  林卓萱气愤。

  △  家树走过去,想要抓住樊星。

  家树:樊星,你听我解……

  △  樊星回过神来,她敏捷地向后退了一步,躲开了郑家树伸过来的手,她盯着郑家树看了一会儿,跑开了。

  △  樊星噔噔地跑下露台台阶。

  △  家树追过去。

  40。医院走廊 日 内

  △  樊星飞快的穿行在医院走廊里。

  △  郑家从后面追了过来。

  △  不远处的妇产科门口,刘小慧满腹心事地走出门。

  △  樊星只顾向前走,完全没注意到前方的刘小慧。

  △  郑家树在后面看的清楚,已经来不及提醒樊星。

  △  樊星一个没留神,撞到了刘小慧身上。

  △  刘小慧身形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  樊星一惊,赶紧蹲下身,想要扶起地上女人。

  樊星:啊,对不起,对不起,您没事吧,很痛吗?

  △  刘小慧脸上都是冷汗,拧着双眉,她痛苦的捂着肚子。

  刘小慧:我的肚子。

  樊星:(慌张地)啊,肚子很疼吗?

  △  刘小慧疼得说不出话。

  △  妇产科办公室里的大夫闻声也走出来。

  △  郑家树也赶到了,他也有些惊慌失措。

  △  妇产科大夫赶紧蹲下身。

  妇产科大夫:刘小姐,没事吧?

  刘小慧痛得直抽气,白裤子也很快被血染红。

  刘小慧:我的肚子……

  △  樊星惊恐地张着嘴巴,有两滴冷泪挂在脸颊上,她张着双手不知所措的看着地上的血。

  △  妇产科大夫看到樊星也穿着护士服,十分气愤的喊道。

  妇产科大夫:没看见吗,赶紧的。

  41。急救室外/外 日 内

  △  急救室门前,樊星坐立不安地盯着急救室的门。

  △  郑家树站在她身旁,看到樊星着急的样子,他想伸出手安慰安慰樊星,不过手伸出一半,又停在半空中。

  △  急救室门打开了。

  △  女大夫摘下口罩走过来。

  △  樊星赶上去。

  樊星:秦大夫……她怎么样了。

  女大夫:(冷冷地)孩子和大人都没事。下次走路注意点,幸亏刘女士不是爱计较的人,否则,有你受的,进去看看吧。

  42。病房 日 内

  △  樊星忐忑地推开门,愧疚地咬着嘴唇站在门前,不敢进去。

  △  郑家树也想进去,樊星回头看了他一眼,又垂下眼。

  樊星:你别进去了。

  郑家树:(结巴)……哦……

  △  郑家树看着樊星走进去。

  △  刘小慧还没有醒来。

  △  樊星的眼泪簌簌地流下来。

  樊星:对不起,刘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不知道怎么表达我的歉意。

  △  刘小慧听到有人说话,忍着痛睁开了眼睛。

  △  刘小慧醒来的第一动作就是摸自己的肚子。

  刘小慧:(急切地)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没事吧?

  樊星:您的孩子没事,您放心……对不起,我不该那么莽莽撞撞的。

  △  刘小慧摸到自己的肚子还在,这才松了口气,认出了樊星。

  △  樊星已经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悔恨。

  樊星:对不起,刘小姐,我刚才太冒失了。害你……我真心的向您道歉,您放心,我一定会对您负责的,不管是药费还是赔偿……

  △  刘小慧看着樊星悔恨的样子,有点动容。

  刘小慧:(虚弱地)不……不用。

  △  樊星不明所以,她有些紧张的看着刘小慧。

  刘小慧:(苦涩地笑)不,我不怪你……我反而要谢谢你……

  43。樊星不解。

  刘小慧:要不是你这一撞,我还不知道我这么想要这个孩子……

  △  樊星疑惑地看着刘小慧。

  △  刘小慧抚摸肚子。

  刘小慧:其实…我是一个……一个未婚妈妈…孩子他爸有家庭,本来我来医院是想把他……

  △  樊星愣了一下,明了。

  樊星:…大夫说了,您和孩子都没事,不过……您得住院观察一天……实在对不起,我今天……我今天……

  △  刘小慧不解,温柔的等待着……

  △  樊星擦了一把泪水,没有说出那个理由。

  樊星:……对不起……

  △  刘小慧似乎也看出樊星有难言之隐,体贴地摸摸樊星的手……

  44。新正打印 日 内

  △  新正打印生意冷清,段泽辉似乎也并不着急。他正在坐在抽烟,不时吐出一口烟圈。

  △  一直嗡嗡响着的打印机自动停了下来,他歪过头看了一眼打印机,在烟灰缸中按灭了剩下的半截烟,他站起身,转身进了里屋。

  △  手机铃声打破静寂,他一边接起电话,一边关上了门。

  △  他随意拿过一张A4纸,在纸上写下了一行字:景东路16号风扬国际B座负一层停车场。

  45。护士长办公室 日 内

  △  护士长坐在办公桌前,樊星垂着头站在桌前。

  护士长:(恨铁不成钢)这次事我必须得上报护理部了,你也知道医院的规定。

  △  樊星点头。

  护士长:本来我挺喜欢你的,你也一直表现的挺好的,但是这件事不是小事,幸好人家不计较,可是万一遇到爱计较的人……而且你还没签合同,我恐怕……这次你不能留下了。

  △  樊星一副杀剐存留任由处置的样子,她抬眼看着护士长。

  樊星:我知道,护士长,我都明白,谢谢您,您一直都那么照顾我,是我自己……

  △  樊星眼泪流了下来。

  樊星:是我自己……不争气……

  △  护士长看上去也很为难。

  护士长:呀,别哭了。你这一哭,我也怪伤心的……没事,我听说下半年卫生局还有招聘,回去好好复习。你放心,这件事不会写到实习证明里的。

  △  樊星擦了一把眼泪。

  樊星:谢谢您,护士长。

  46。护士站 日 内

  △  樊星已经收拾好东西,海姐和几个小护士都有些舍不得樊星。

  △  樊星微笑着安慰她们。

  △  樊星疲惫地拎着一个大袋子,斜背着包走出了医院的大门。

  47。医院院内 日 外

  △  花坛拐角处,郑家树正等在那里,看到樊星走出来,郑家树犹豫着不敢上前,等樊星走近了,才鼓足勇气走过来。

  △  樊星一看是家树,叹了口气。

  樊星:(低声)你什么也不要说了,今天……先这样吧……别打电话也别发短信……我有点累,先回家了。

  △  樊星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开了,留下郑家树呆呆地看着樊星的背影消失在大街上。

  48。樊星卧室 夜 内

  △  樊星疲惫的把东西放在一边,身子一歪,倒在了床上。她脸朝下趴了一会儿,又翻过身,仰面看着天花板。过了一会儿,她坐起身,拉过包包,从里面拿出一个纸条来,纸条上是一个地址:景东路16号风扬国际B座1302。

  49。病房 夜 内

  △  刘小慧收拾好东西,走出病房。

  50。风扬国际地下车库 夜 内

  △  刘小慧开着她的红色宝马驶入停车场,找到车位,熟练的停稳车。

  △  刘小慧打开车门准备下车,一个身穿黑色连帽衫,戴着墨镜和口罩的男人袭击了她。

  △  刘小慧晕了过去,男人把刘小慧安置在副驾驶位上,并为她系上安全带。

  △  男人一抬头,愕然发现有一个摄像头正对准了他,瞬间呆掉,手脚所措起来,好一会儿他才恢复了镇静,他敏捷钻进驾驶位发动车子,开出了停车场。

  51.4大街上/车 夜 内

  △  男人拉下挂在左耳朵上的松紧带,是段泽辉,用蓝牙耳机讲电话。

  △  段泽辉声音颤抖又急切。

  段泽辉:那个摄像头你处理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Ta的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Ta的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