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睡睡2020-08-03 22:301,520

  民国四年,十一月。当《二十一条》被袁世凯接受后,袁世凯称帝被日本反对,那时候我们家还开开心心的吃着生煎包,完全不在乎这世道。

  我父亲是做生意的,家里很富裕,他有三个姨子,而我是最小的也是唯一的囡囡,家里很宠我,可以说我每星期都能去吃一次糖人。

  我有三个哥哥,最大的已经三十了,因家里钱多,哥哥也是聪明,已经某好了职位,也上工了五六个月,可是他不是为国民党做工,而是为袁世凯。

  他很焦虑,我知道,因为这几天回来时他都非常烦躁,每次见了他都好像老了一阵子。

  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记得那么清晰。到了十二月悲惨才刚刚开始。

  那天,是傍晚,看不见太阳,但是甜是红的似血,云是黑的,三哥哥终于用石子打了个逼家那头一直吵着的土狗子,我待在二姨子的房里吃着柿饼望着一脸紧张的她,她却看着正在写字的二哥哥,额头上布满了汗珠,炉子里冒出了星星的火光,没有人说话,在这热烘烘的屋子里显得十分安静。

  我听见了二哥哥砸石子的声音,也听见了狗的唔咽声,柿饼酸酸甜甜的化在我口中,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这种莫名的安静。

  是管家叫徐德胜,闯进了二姨子的房里,拉着二姨子的手,说道:“你快跟我走吧,姥爷他救不了你喽。”我和二哥哥都没有管,只是静静的听着。

  “跟你走,跟你走去哪啊,这里不是中心,又没得车你想咋么嗲,逃,逃去哪,我这么大个年纪喽,服侍了那老头子那么久,我不想再换地了。”

  二姨子坐下摇了摇头,徐德胜愣了:“咋啦,你不想和我走,那你就待在这儿等着国名党的人抓你们吧。”然后硬生生的把二姨子拽到外面去了,我只听到了二姨子被徐德胜打了,转头望了望还在写字的二哥哥,继续吃柿饼。

  反倒是三哥哥回来了,见到正在被打的二姨子用弹弓把石子弹到了徐德胜的脸上,徐德胜一把把二哥哥拎回了屋子内。

  二姨子的声音越来越远了,我知道她走了,和徐德胜走了,没过多久父亲便回来了,父亲把东西大包小包的放到黄包车上,把我们一个个带上,问了问三哥哥二姨子呢,如实回答道被老徐带走了,父亲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车夫蹬起了车,一路向山里奔去,我坐在父亲膝上,看到了隔壁家土狗子奄奄一息,口吐白沫,也看到了父亲眼中的泪水。

  到了山上已是大天黑,福清带我们来到一座庙前,我们一人拿一个箱子拥挤的进入了老庙里,庙很大,一点也不破,一群和尚和一个方丈急急忙忙的出来迎接,父亲就把我们托付在这里了。

  父亲走了,后面的几天,我和两个哥哥都住在庙里,有几个比我们大些的小和尚照看着,我在庙里住的很舒服,二哥哥也是抱着一种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但三哥哥就不一样了,非常闹腾,隔三差五的就去做一些砸鸟蛋之类的事。

  父亲三个姨子只剩二姨子还活着,大姨子因病早死,但大哥哥也已成人,我娘亲却是生我的那一段时间没挺住,最后也去了,如今二姨子也和徐德胜那个没良心的走了。

  我们三个再一次见到父亲是两个月后的事了,他仿佛换了一个人,变老了,头发也白了不少,再次来到庙里,拜了拜佛,和方丈聊了起来。

  最终他带着二哥哥和三哥哥走了,临走前看着我,眼里尽是无奈,我没有哭,是带着儿童的那种心气,有知道父亲的难处,我在庙的门口望着他们远去,二哥哥看我的那种留恋似乎把我推进了心底。

  方丈牵着我的手把我带回了他的房间,方丈很年轻,我看着似乎也不过才十几,他长得十分漂亮,和玉一样,我跟着他,我问他:“和尚,这座庙有多久了。”

  他笑着回答道:“有百年了。”

  进了他的房间后他给我煮了碗面,是素食的,我乖乖坐着吃了起来,方丈坐在我旁边,笑颜望着我:“你父亲走了,从今以后跟着我如何。”

  我点了点头,也没多说就慢慢的吃面,后来我才晓得,他叫药筌,这和尚心智成熟,小小年纪便与这寺庙真正的方丈一起,不过老方丈云游海外,这寺庙几百的和尚都由他来管了。

  那年他十八,我六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