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入栏杆山
馅裹核桃2020-01-26 19:342,931

  “他什么毛病?莫名其妙的。”纪衍边走边吐槽,几日下来已经离开伦莱,往西走好久了。

  实话说,他确实搞不清楚这萧丞莫什么套路。

  重生而来的主角,不把他这个反派扒皮抽筋竟然留出时间供他修行,筹谋。这不是放虎归山,给自己埋祸患吗?

  唉……想的头大。

  “莫名其妙!”

  纪衍束了头篷,带了斗笠。行走在山雨朦胧间,他浑身白衣早就脏污,实在没半点宗师模样。只顾气呼呼自己遭遇,本以为穿进书里来,没什么大不了。反派又如何,抱上主角大腿不就行了。结果大腿没抱成,到是多了个赌约。

  幸在当时没死!

  哀在五年后要死了。

  他纪衍想活下去怎么就这么难……

  唉……

  继续爬山。

  纪衍想着,《修罗魔神尊》里除了渣师尊,还有个大boss,竹栏杆。不要问他,这名字为何如此沙雕。这是作者起的,与他无关。

  竹栏杆是个修士,隐于野的高人。

  他修为极高,可于主角媲美。是,作者极为青睐的角色,用了大量笔法描绘他出神入化的棍法。不要问他为什么是丐帮打狗棍,作者写的,与他无关。

  据描写,此棍降龙如海,直捣天宫。竹栏杆更是单挑过十八魔主,无败记。

  最重要的是,他和主角,滕阁山一战,竟然打成平手!!果真奇人!!而他就住在这……额,栏杆山。这名字依然是不忍直视,俗气且low。

  不过,没关系。五年后和主角一战,他们能混个全身而退也不错。

  “哎,乖。呼噜呼噜毛。”纪衍小心翼翼抱紧自己怀里,毛绒绒的团团。

  这可是他半路捡的小神兽。就他离开伦莱那天,突然爬他腿上的。想来有缘,纪衍就带上了。也算排解胸中苦闷。

  虽然他不清楚这是个什么物种,但是长的可爱,娇憨娇憨的,发起怒来又霸气。想来,是神兽。毕竟龙傲天文里,神器神兽都是满地跑的,随便捡的。

  这小家伙,实在可爱。偶尔还会亲亲他的脸颊。睡觉的时候,还会变大,围着他取暖。

  就是爱撒娇了些。

  “乖,快到了。”纪衍小声安抚,摸摸它的脑袋手法娴熟到堪比宠物店老板。

  不过说来也奇怪,他一路寻来没什么阻碍,很顺畅。是到了这门前,反倒迷路。他走了三天也没摸出个所以然。

  “看来,是障眼法。”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个青年,气宇轩昂,酷似伦莱大师兄越炯云。

  纪衍回头问道:“你是?”

  “哦,还未像兄台介绍。我是前来拜师学艺的,汪元恺。来自蓬莱阁的符修。”说完像纪衍行了礼。

  纪衍上下打量了汪元恺一番,发觉自己果然是幸运。竹栏杆轻易不露面,而汪元恺拜师,则是其出面的契机之一。他何不借此,一同前往?妙哉。

  纪衍回之:“我是昆莱阁的剑修,纪染。也来拜师学艺。”

  “哦。以后就是同窗!在此遇见,实在幸运。我还在想,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万一就那老师傅一个人,我岂不是闷死。”

  纪衍礼貌笑笑:“实在幸运。”

  不过内心里吐槽两句,合着这汪元恺是个自来熟,外加话痨子啊。书中对他倒是没怎么描写,只写过,和竹栏杆决裂。哈哈,莫不是山里太闷想离开,而老先生拦着不让,才决裂的?怎么可能。

  刚这样想……

  山门就开了。

  这仙山仿佛被横批两半,上下分离,光芒四溢。而这时,里面就走出个,涕泗横流的老头。飞扑而来,直直撞进汪元恺怀里。

  “徒弟。你可来了。老头子我空虚寂寞冷啊。”

  纪衍目瞪口呆。

  好像发觉了什么了不得的真相,纪衍现在慌的很。这老先生,仔细看看……嗯,还是平平无奇。纪衍决定谨慎行事。

  “是竹老先生吗?”

  闻声,这才注意到纪衍。那老头松开,差点被他勒死的汪元恺,上下扫了眼纪衍,语气极其恶劣:“不救人,不卖药。请回吧。”

  “嗯?”纪衍歪歪脑袋,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老头饶有兴趣的围着他转一圈:“你不是来求药的?”

  纪衍:“不是,我来拜师。”

  “哦?”老头摸着胡子,又围着纪衍转了圈,笑道:“将死之人,不来求药,倒来拜师。有意思……”

  “什么将死之人。”汪元恺摸着自己差点被勒断的脖子,满脸疑惑的问。

  “就他啊。”老头指着他,云淡风轻的开口:“毒入肺腑,三日后必定毒发身亡!”

  ???what?

  “啊?”汪元恺恨不得蹦起来,蓬莱无一人愿意同他前来拜师,好不容易逮到个同窗,竟然是个快死的。不要这么惨不。

  纪衍也懵了,怎么回事啊?他什么时候中毒了,还这么严重,可他身体不觉有异啊。

  “我不曾感受到身体不舒服啊。”

  “那是你灵力厚,自然感觉不到痛意。但中毒就是中毒,灵力高深也无用。到时候,该死还得死。早些买棺材去吧。”

  ???

  纪衍忽然想到,桃嫣也曾问过他,身上种的毒可曾解过。难道他真的中毒?那是谁给他种的毒?

  ……主角是重生的。

  脑子里飘过一行字。得,不用五年后,现在他就得死了。惨啊,惨!

  汪元恺观到纪衍脸色有异问,上前半步牵了他的手:“纪兄可是想到了什么?”

  纪衍嘴角抽搐,总不能让他告诉汪元恺是师门不幸吧。且不说暴露身份,就是这脸都丢不起啊。

  “哎呦。”汪元恺忽然脸色大变,抱住手臂大呼小叫。脸色忽青忽白,瞪住纪衍:“纪兄,你干嘛?”

  “什么?”纪衍刚才陷入沉思,没注意到他做了什么,也没注意到他干了什么。很奇怪的看了他两眼,这个人怎么疯疯癫癫的。

  看着纪衍懵懂无知的无辜眼睛,汪元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撸起袖子让他看手臂:“你看!我好心关怀你,你竟然放狐狸咬我。”

  纪衍低头去看,怀里抱的小家伙,很乖巧,缩着脖子歪着脑袋看他,葡萄似的大眼睛尽是无辜。

  “别跟小畜生计较了。”纪衍微微一笑,如在通体精纯的古玉上披了薄纱,艳丽,带着桃花的灼色。

  “我带它像你道歉。”

  “哼—”汪元恺傲娇的别过头。

  看着他们互动满满,竹栏杆感觉到自己被忽视个彻底。干咳两声,来刷存在感。

  汪元恺回过神来,现在可不是闹别扭的时候,纪兄都快魂归故里了。他和纪衍相遇在栏杆山,就是缘分。相传竹栏杆棍法了得,医术更是超绝。活死肌,生白骨。起死回生,妙手回春。

  “师傅,你帮帮他吧。你看他长的这么好看。死了多可惜,我们把他救活了带回去养养眼也好啊。”

  “……”纪衍很是无语。这理由也是简直了,生的美吗?竹栏杆铁定不会答应的。因为这老头看起来就像是痴迷修行或者医道的那类,对皮相自然是不感兴趣。说不定还会勃然大怒,吾命休矣。

  “说的对啊。好徒弟!”竹栏杆拍手叫好,答应的十分果决。

  “???”纪衍呆掉,不按套路出牌吗?

  汪元恺喜笑颜开:“得嘞,师傅。走着!”

  就这样,纪衍说顺利也顺利,说不顺利也不顺利,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入住了栏杆山。

  而,走在前面的竹栏杆饶有兴趣的那余光瞅纪衍。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应该三年前有幸见过纪宗师一面。

  是在厥地谷……

  纪衍,一身白袍立于山尖,寒风猎猎,吹动他的衣袖,他浑身冷然,孤傲的踏碎了天际银河。那时的他,面如寒雪,眼如冷芒。

  他手里抱了个弃婴,眼里是万能的孤寂。

  那时的他,仿佛万物全部寂灭于眼中,像极得到元师,开天辟地时无情无欲,灭恨绝爱的神。

  而,今天见他。倒像个凡夫俗子了。眼底是温和的柔色,语调都是平缓的,尤其看那宠物的神情甚至是宠溺的……

  那宠物也极有意思。

继续阅读:第六章 老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成反派妄图求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