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主角告知我,他是重生的
馅裹核桃2020-01-23 19:234,585

  “师尊。”“师尊。”“师伯”

  “师尊,您如何了。是与这妖魔缠斗,伤了元气吗?”

  几批弟子,哗的——围上来搀扶住他。

  纪衍眼前金星阵阵,踉跄两步,吐出口血来。他通身雪白的袍子沾了点血迹,如株寒冬腊梅开在雪山。然而浑身凛然气质即便受了伤,也令人不敢忽视。斩魔族皇者,此番纪宗师威名在外,闲杂人等不敢造次。

  “为师无事,那魔头如何了?”纪衍故意开口,语调冷然。他声音像初冬薄雪。

  一个胆子大的小弟子上前查看,扭头喜悦的喊:“回师尊,死了,死绝了。鼻息湮灭,气绝身亡。”

  纪衍这才松了口气,头晕了晕,靠在离自己最近的貌似可靠的大弟子怀里。

  一时间,仙门沸腾,魔族哗然。

  两军交阵,将帅被斩,对士气的影响不言而喻。各类魔族萌生退意,心下骇然。他们此番攻打昆莱仙山,本来是线人来报,准备打个漂亮的奇袭。结果,倒像是掉入别人设计的陷阱。

  但依旧有魔不死心:“纪衍已经受重伤,我等此刻反扑,说不定有意外之喜。”

  此话一出,魔族又蠢蠢欲动。

  仙门里的人,也是个个义愤填膺:“宵小之徒,妄图袭击我昆莱,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魔族中有之呐喊:“昆莱究竟实力如何,还能不敢恭维!此番大战,只见纪宗师实力,何曾见诸位出过手?”

  仙门也不甘示弱:“纪前辈,一人便打的你们屁滚尿流,鱼鸟兽散。宵小之辈还敢猖狂?受死吧!”

  眼看着大战再起,忽然凌厉蓝色剑光闪过,横冲开两军阵营,仙魔两派受不住威压个推后三步。

  众人睁大眼,纪衍面色冷峻立于中央。

  只见霁月剑灵气暴涨,剑劈山谷。山谷壁涯之上赫然出现极深的沟壑。剑身轰鸣阵阵,彰显着主人的充沛灵力和非凡实力。

  纪衍,丝毫不见受伤的痕迹。

  “这这这……”魔族人大骇。

  “跑吧。咱们。”群魔中挤出个瘦弱的,语不成调的喊,然后魔们跟乌合之众一样,鱼鸟兽散。

  纪衍这才,松口气,看来他是挽救了“昆莱死伤大半”这个剧情了。他实在不敢,让魔们和仙门中人拼,因为他怕契合剧情,殊途同归还是个死伤惨重。只能让他们不战而败了。

  然后……他顺畅的晕倒了。

  等他醒过来,更残酷的在等着他。

  “不是,你们,为什么要审问主角!!!”

  他刚睁开眼,听到桃嫣说,萧丞莫被铐走了。顾不得形象,纪衍衣衫散乱,披了件袍子,赶到大殿。出现在大殿时,看到几个年轻弟子和几位伦莱长老正在呵斥些什么,然后他在心里呐喊。

  “少作死不好吗?伦莱经此浩劫,并未死半个弟子。干什么还要欺负主角,而且幕后黑手也不是主角啊。”

  大殿之上,尽是白衣飘飘和紫衣飒爽。全是仙主级别的长老,和内门弟子。这么兴师动众是要闹哪样?

  “衍儿,你怎么来这里?快回去好生修养着。”

  邴文霄,从大殿正上方的掌门位子上下来,一把拉住了纪衍。只见纪衍,面色潮红,嘴唇苍白,仍是病弱状。心急如焚的要将他抱回住处。

  “无碍。”纪衍手推拒了他,轻磕两声,站稳后问道:“师兄,这是什么情况。”

  “哦。”邴文霄厌恶鄙夷的看了眼跪在中央的萧丞莫,满满是讥讽不屑:“你这逆徒,叛变山门,同敌人通风报信已经石锤!长老们商讨,一致决定废全身修为,将他赶出伦莱。”

  what?怎么回事!原著明明是渣师尊从中作梗才判主角个通敌罪,他明明根本没出现。怎么着这戏码还是上演了?

  “师兄,定然是有什么误会。”一着急,纪衍咳嗽两声,带出些斑斑血迹。他脸色极虚弱,出现罕见的桃花面,竟有些风情潋滟,极度撩人。纪衍踉跄了下,邴文霄当即接住。

  他本是,居住于伦莱山巅的“清诀巅”,门内外弟子平日里皆不得见。有幸在伦莱盛会上睹得其风姿的,皆为其岭然傲雪,淬冰眸子,和浑身的凛然剑意所倾倒。那傲骨风姿,比着星辰璀璨,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今日见得。纪衍冷峻倾世的脸上,这般染上灼色桃花,让人不敢直视。尤其,他还衣衫颇为凌乱几分,依靠在邴文霄怀里微微喘息,精致的锁骨半隐半露。

  有年轻弟子甚至偷偷羞红了脸。

  “混账东西。”邴文霄厉声呵斥。那年轻的内门弟子当即跪下。邴文霄给纪衍理好衣衫,冷着脸训:“滚下去。”

  自知犯戒,没被剥籍已经是大恩,那年轻弟子连滚带爬的立刻。这下,再没人敢看纪衍。

  “衍儿,我知你良善。但这等卑劣行径绝对不可姑息,即便是你唯一徒弟,也不能纵容。”

  是的,伦莱分外门和内门。外门可拜入,门派,但不能称为徒。只有内门弟子,才能算的上徒弟。但,伦莱属仙界名流,百年基业,弟子众多。即便是内门也数量庞大,且人才济济。而纪衍仙尊,只收了萧丞莫。

  良善什么啊啊啊啊。拜托,原主纪衍是个黑心肠的。他对萧丞莫可从来不曾纵容,相反严厉异常。这次,就是原主设计,要害主角的好吧。

  别别别作死,让他多活两集吧。

  “定然是有误会!”

  纪衍又说了一遍,语调不容置喙。

  邴文霄深深看他一眼:“那好,就把刚才情景在同你演绎一遍。”

  这时站出来个,青年。年轻弟子里颇具大师兄风范的人,眉目朗峰似剑,体魄强健,笑容也极具端庄。这恐怕就是越炯云了。

  是伦莱济济人才里最出众的那个,掌门的大徒弟。也就是年轻弟子里的一把手。可不知为何,遗传了他那师傅邴文霄,对纪衍亲近的很。纪衍待他也算不薄,不,是极好。比这主角萧丞莫可是好上千万倍。

  “师叔。”他朝着纪衍拜了拜:“昨日,我例行戒备,巡查宫殿时,看见有人鬼鬼祟祟靠近神魔井。当即,于之缠斗。那人功力却极弱,不过三招,拜下阵来。”

  “你捉住了他?”纪衍皱眉,莫非是那人指认了萧丞莫,如此便是有了证人。要想翻盘,就难办了。

  “未曾。”越炯云又拜了拜纪衍,道:“他行事歹毒,所用兵器皆带剧毒,我不慎中招。被他得逞,让他遁去了。”

  哦,没证人啊。那还好。纪衍刚松口气,结果,这越炯云就给了他沉重一击:“但我确认,那人就是萧丞莫!”

  “……”孩子你确定吗?不确定不要乱讲话,你这样,是找死知道不?主角将来要凶残报复你的。

  “天色昏暗,你看错了。”

  “不!师伯就是他。体型,剑法,以及招数我确认无疑!”越炯云言辞凿凿。

  孩子,你别这样。

  “丞莫灵力低微,在你手里过不了三招。”纪衍开口,语气平淡。

  “师伯!你不能袒护于他。”越炯云殷切呼呼。

  “不用多言”纪衍扶起了萧丞莫,摸了摸他的头:“丞莫灵力如何,我最清楚。”

  “人品如何,我也最清楚。”

  确实,昆莱门派里,少有人知萧丞莫的真正实力。毕竟,他们见萧丞莫的次数,和见纪衍次数差不多。若,纪衍仙尊硬要说,萧丞莫在越炯云手里过不了三招。这样,那越炯云也无话可说。

  可是,这是赤裸裸的袒护啊!

  伦莱仙尊怎会如此自毁形象?就为个,他平日里还不怎么宠爱的徒弟。其中缘由,实在匪夷所思。

  但是,人们知道的是。纪衍仙尊,众目睽睽下,牵着那萧丞莫的手,离开了大殿。并以尊位担保,萧丞莫绝非是魔族奸细。

  不过,人们的注意力都在纪衍的身上了。没有人,注意到,萧丞莫离开时回眸望大殿时意味深长的眼神。以及看纪衍时,唇边若隐若现的笑意。

  纪衍把萧丞莫带回来时,基本已经支撑不住了。他以尊者之身和皇者拼灵力,实在是危险指数太高了!他内脏受到很严重的侵蚀。

  他陷入昏迷,然后就没完没了的做噩梦。

  毕竟穿过来时,主角已经被虐成翔了。他这番,虽然免除了他全身灵力被废的劫难,但之前的辱骂鞭打可还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他把握不了,主角黑化度是多少。内心实在恐慌啊。

  梦里。

  他好像来到个黑暗的屋子。这里潮湿阴冷,尽是发霉的臭气,虫子蟑螂到处乱飞。说不出的凄惨,悲凉。然后,屋内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唯一之物,是锁链。

  粗大,结实的锁链,像三条粗壮的蟒蛇狠狠缠绕,嘶嘶吐着冰冷的蛇信子,朝他扑来。再慌神,已经被锁链缠绕,吊在空中。

  面前是张阴森惨白,又俊美的脸。是萧丞莫,他穿着绣莽纹的锦服,黑色靴子踏在地上,一步步朝他走来。

  “师尊,以为小恩小惠,就能收买我吗?”

  说着,手持匕首,狠狠扎进他的大腿。纪衍只听见自己惨叫一声,然后两眼翻白要晕。然后,萧丞莫反手就是两个耳光,抽在纪衍脸上 。火辣辣的,刺激神经。紧接着,匕首在肉里旋转三百六十度,刮的白骨咯吱作响。

  “师尊待我如何,以为我不知吗?功法是错的,丹药是假的,连饭食都是馊的。三年如一日的,鞭抽责骂,是一天就能化解的吗?”

  “师尊别怕啊,我是你教的啊。自然传承你的手艺啊………”萧丞莫,笑意森然,露出两排白牙,如同啖人血肉的妖魔,地狱里的厉鬼。

  他拿出个小瓶子精致无比,兰花雕刻,白玉料子。里面装着的是强酸,只一滴就能腐蚀血肉,融化白骨。萧丞莫把,它塞进纪衍嘴里。

  我艹。

  纪衍冷汗连连,猛的惊醒。

  不,没醒。是逃离了这个梦,到了另外的梦。

  白茫茫一片,烟雾缭绕。纪衍环顾四周,原来他是在个亭子里。浓绿色荷叶,随风摇曳,荷花遍布水面,淡粉和白色交叠。美不胜收,如似仙境。

  纪衍可没功夫欣赏,他心下恍恍,害怕的紧。

  走两步,迎面撞上个人。白衣束身,玉冠马尾。笑容明艳,好个丰神俊貌的青年。他手持宝剑,很是气宇轩昂。怎么看,怎么顺眼。

  咦?五官长相,还是萧丞莫。但气质大为迥异。

  “师尊。”那人,很阳光的冲他笑,简直春风和煦,比那初升朝阳还有活力:“徒弟给您摘了莲蓬,剥几颗莲子给您煲汤可好?”

  “你,你不怪我?”纪衍小心翼翼的开口。

  “何来此说?”阳光明媚的萧丞莫歪着头问。

  这般单纯可爱,正直善良的模样。举手投足皆是,世家公子,仙门楷模。可,纪衍看着就是觉得可怕。总觉得冷不丁萧丞莫要掏出把匕首刺进他的胸膛。

  “你,幼时,我待你……”

  “那都过去了,师尊自魔玺谷事件发生后,待丞莫是极好的。小时的事,我就当成师尊对我的历练。绝对不埋怨师尊。”萧丞莫满脸的真诚。

  “真,真的吗?”纪衍瑟瑟发抖。

  然后,萧丞莫不知道哪里变出来的汤喂给他喝。一口接一口,纪衍喝的胆战心惊。但意外的,身体似乎舒畅了不少,心肺部灼热之气散去不少。

  就这样,纪衍悠悠转醒。

  睁眼,就看见十二三岁的萧丞莫。

  孩子真可怜,面黄肌瘦,骨瘦如柴。纪衍想着,一定绝对,得对萧丞莫好些。就当是为了日后他能死的,不那么凄惨。

  萧丞莫这时候应当还是个孩子,好好呵护。三观啊,性子啊,说不定能不那么扭曲。他绝对要达成梦里的第二种结局。

  “丞莫……”

  “啪……”孩子就跪下了。纪衍差点从椅子上弹开,瑟瑟发抖,跪我干嘛?

  接着萧丞莫哭的梨花带雨:“师尊,这次的魔族入侵,不是丞莫害的。丞莫不曾勾结魔族,丞莫冤枉。”

  纪衍嘴唇哆嗦了两下,哦,孩子可能吓坏了。毕竟魔族叛徒的罪名,可不是谁想要就能要的。凡,宗族仙门判定弟子中有堕魔道,与魔族为伍者,碎仙骨,散仙身,废全身功力,并且在胸膛之上雕刻永不磨灭的“叛徒”二字。纪衍额头冷汗连连,幸好他阻止了这件事。不然,这好感他绝对别想刷上去。

  诶,现在这是不是刷好感的时候了。

  纪衍招招手:“为师……”知道不是你的错。

  这句话还没说完,萧丞莫就哗的站起来。一双眼睛里冷光如兵刃,淬着阴寒的狠毒。他缓慢的扯动唇角,露出自己的白牙,笑容可怖。

  “师尊是不是很期待我能有这般表现。恩?”

继续阅读:第四章 啥也别说,直接逃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成反派妄图求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