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序章
缈忧2020-01-19 19:331,393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楔子

  今日仙族天气出奇的差,闷热的日头被暗云遮蔽,热风卷过天际,连带着殿里都乌沉沉的,只是这殿内却不热,而是令人神魂颤抖的冷。

  薄薄的微弱光线从窗户射出几束,拢着飞扬的白雪似的尘埃,照在他结冰的面庞上。

  寒烟一丝丝的,无力的漂浮在微弱烛光里,娉娉袅袅,好似美人无骨,断断续续提不上气,唯有傍着华胤这股子力,才得以苟延。

  可到底也不知是谁傍着谁,明明是个活生生的神仙,却跟个死的没什么两样。

  华胤就那么静静坐着,仿佛在等什么东西,许久了吧,夕阳的余晖撒下昏黄,天际浮起一条淡紫和着绯红的霞,厚重殿门被推开。

  浮躁立刻钻了进来,冰霜如同受了惊的猫儿一般逃窜、消融。一位白衣仙官携着天兵天将与神诏涌入殿内。

  华胤微微抬眸,端坐在上首,动也不动,他依然是个尊贵的神。仙官划开神诏,一行行神谕浮在空中。

  “黄帝三子,炼禁术,与炎帝结,有逆天之道,玄穹高上帝令,剥其神籍,置北荒之漠,无召令,不得出……”

  仙官朗声传召,全场皆俯首聆听,直至外头响起了喧杂的吵闹声。

  华胤噌的一下就站起来了,绕过趴了一地的兵将,向外走去。

  殿外不远处停着一辆豪华马车,龙马靠着金碧辉煌的马车百无聊赖的打着盹,在马车下方不远处跪着一位满眼清泪的少女,几位仙娥扯着她,却怎么也拉不动。

  “四王兄……四王兄你救救三哥哥吧,长姐已经没了,三哥不能被贬了,他会死的!他会死的!三哥……”

  少女声嘶力竭,深深呜咽抽泣甚至盖住了言语,她全然没发现身后愈来愈近的身影。

  “阿允。”

  被唤作阿允的少女暮然转身,眼眶里蓄着的泪瞬间涌了下来“三……哥哥……”

  “是我。”华胤轻轻扬起唇角,微凉的和风轻轻拂过,天际通透的霞光影影绰绰的扫在那张脸上,他伸出手,像从前一样摸了摸阿允的头顶。

  似乎有什么被唤醒,阿允的情绪再次不受控制调动起来,瘦弱纤细的小手扯着华胤的衣摆,仰着脸乞求而卑微的看着他“你会死的……别去了,好不好?”

  她知道华胤有能力摆脱仙界冲冲桎梏,不用去北荒之漠受炙热煎熬。

  “傻的……”华胤将阿允拉了起来,抚去她脸上的泪汗,扶正了歪斜的发髻“你是公主,是黄帝的女儿,不必为了什么屈膝下跪,没人配得上”他顿了顿,脸上的笑高傲却又带着难以察觉的嘲意“我也不会死,我亦是黄帝之子,睥睨众神的神上。”

  阿允还想再说什么,仙官已经跟了过来,冷冰冰的开口:“三殿下,时辰已到,请吧。”

  那本无比温柔的脸却在转身那一刻再次化为凛冽风雪,尽管阿允放声大哭,他也一次都没有回眸。

  踏入马车,龙马嘶吼一声,腾云而起,瞬息之间,已行万里。

  “三王兄安好。”

  马车内亦坐了一位,眉眼间有微微冷意,但那冷意不深,稚气未脱,像是故作深沉,与华胤有五分相像。

  “劳烦你来送我了。”华胤如是说,只是面上却没有一点歉意,好像越卿该是来送他的。

  “三王兄说笑……荒漠凶险,三王兄要多加小心。”

  “自然。”话音落罢,耳边风啸停止,华胤推开车门,车外大漠孤烟,昏沉黄沙一望无际。

  深红云彩映着丝丝墨黑浅蓝,夕阳只余半缕残光,落日西山,正如华胤,昔日辉煌不复,只有无尽黑暗。

  飒飒风沙隐去华胤模糊身影,那席红衣终究化为烟尘,越卿木木站着,风沙迷乱了双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荒—逐鹿之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